除夕夜,我一个人在家自行观察丨5位在武汉过年的青年人

2020-01-28 12:0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地青 地球青年图鉴
“此刻的中国版图中,武汉好像是一座孤城,但实际上在这座孤城之内还有无数个孤城,有成千上万个原驻家庭把自己锁在家里,他们表面上安静祥和,心头却有一根线紧绷着。”受访者张恒写道。
我们采访了五位在武汉过年的青年人,聊了聊他们近期的经历,他们中有从北京、上海等地赶回到武汉过年的人,也有未曾离开的武汉本地人。
表面上安静祥和,
心头却有一根线紧绷着

△ 爸爸在家种的菜
张恒(化名) 24岁 咖啡店店主 家住江夏区
我在上海和朋友一起经营咖啡店,12月30号在网上看到了那张流传的华南海鲜市场的通报,我当下的反应是马上找信息去看看,发现好像确实有这回事,赶紧发给在武汉的爸妈看,他们当时还不知道。
后来关于肺炎的消息越来越多,到1月20号的样子,身边的人都在劝我不要回家过年了,我当时还觉得也没什么,大家都很害怕,反而只有我这个武汉人不怕。
△ 妈妈做的菜
我心想,每年都只有过年才有时间回去看看爸爸妈妈,现在不回去,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了。家里还有很多腊鱼腊肉等着我,行李箱里已经包好了给爸妈的红包。所有人都劝我不要回去了,我真的不愿意不回去,我告诉他们没事的,就这样在1月22号下午抵达了武汉。
出了地铁,我看到爸妈在地铁口等着我,他们竟然没有带口罩,我当即就批评了他们,说心也太大了,爸妈玩笑着说没事的,一会儿就回家了。一路上我给爸妈说了很多关于这次肺炎的信息,现在的感染数据,口罩要怎么选、怎么戴,如何预防等等。
按照往年的习惯,我回来之后,一家的行程都是满满当当的,所以我有一点担心。果不其然,妈妈跟我说,明天就去外婆家。第二天一早,我打开手机就看到了武汉全城“封城”的消息,机场火车站关闭通道,公共交通都停止运营。出门前我把自己从上海带回来的口罩给爸妈,叫他们一定要戴上。
△ 爸爸从年前就开始雕刻的手串
离姥姥家不远,我们决定打滴滴去。大街上没有行人,只有零星的车跑着。这天打车不算太容易,早上十点,我们打上的时候已经是排在第六位,大概等待了半个小时才上车。爸妈坐在后面,我坐在副驾驶位置,还没坐稳,司机直接说,“要加价的”。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想到在平台打车,司机还敢如此大胆。我很惊讶地说:“你还加价?你不怕我投诉你吗?”
司机更刚,“我都出来开滴滴了,我还怕你投诉?”爸妈坐在后面,我也不好继续再跟司机争执,想着本来打车也不容易,万一他不送我们就不好了。我不耐烦地说“好,走走走。”
包括司机在内,我们四个人全都戴着口罩,车开了一会儿,我注意到爸爸悄悄把车窗打开一条缝,很冷的风吹进来。
△ 年三十,妈妈在厨房准备做鱼。
年二十九的中午,在姥姥家,我们和大舅、二舅两家,勉强算是吃了一顿年夜饭。本来就因为亲戚之间有些许摩擦,大家只是“身体”出现在这张餐桌上。
没人打开话茬子,更没人聊起工作、学业和爱情,只有外公讲起他今天在电视上看到说有肺炎。我竟然吃过了一餐有些窃喜的年夜饭。那天下午我们赶在五点之前就回家了。
△ 年夜饭
除夕这天开始,爸妈对于肺炎的认知发生了一些变化,或许是封城让他们意识到了疫情有多严重。除夕夜,爸妈忙活了一下午,我们三个人五点多就吃上了。
春晚开始了,我们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边吐槽边大笑,在大家都不感兴趣的节目间隙,爸妈都在做两件事情。一件事是在各种社交平台抢红包、集卡片等,另一件事,就是爸妈一直在刷各种肺炎的文章及视频。
我听到爸爸刷到一个视频,大概是医护人员压力太大,视频中一位女医生传来绝望的叙述,在说“坚持不住了,太累了,不要指望有谁能救你”之类的话。爸爸看完了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抬起头来看春晚。
那一刻,我甚至觉得爸妈在这次疫情中得到了过度的信息,某种程度上加重了他们的焦虑,当然,更不用说以他们的辨别能力,是否能判断信息的真假了。
在这个疫情泛滥的除夕节里,我们都努力保持克制冷静,叫自己学会坚强乐观。可是谁也不知道笑脸下的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爸爸送了我金老鼠。
封城之后所有武汉人都变得更加谨慎,封城好像是有一双手把所有武汉人的头摁下来,让我们弯腰认错。不过也许我们确实应该认错。
回家这些天,虽然我也发了朋友圈告诉大家我在武汉了,但碰到不太熟的微信好友过来私信问我是不是在武汉的时候,我都是心头一紧,觉得他们是来凑热闹的,我都没有回复他们的信息。
此刻的中国版图中,武汉好像是一座孤城,但实际上在这座孤城之内还有无数个孤城,有成千上万个原驻家庭把自己锁在家里,他们表面上安静祥和,心头却有一根线紧绷着。
我很害怕等我回了上海,大家会不会因为我是从武汉来的,而跟我保持距离。哦对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武汉呢。期待有更多好消息出来,疫情得到控制,治愈方法出来了,疫苗可以打了。
感冒了,我在家打游戏、撸猫
△ 我服用的感冒药
书尧 25岁 私募基金研究员 家住武昌区
我是在杭州工作的武汉人,目前在一家金融公司做私募基金研究员。以前每年都是回湖北过年,今年也不例外。
回武汉之前,我感冒了,在杭州看了医生,也开了药,不过我自己总是没按时吃药,就一直反复感冒。刚开始其实没太在意,看报道上宣传的传染性不如SARS,致死率也不高,而且当时显示的死亡病例大多是本身就有别的疾病,所以就直接回家了。
后来逐渐扩散到封城,自己也有点紧张了,看来比一开始想的要严峻很多。原计划回武汉之后再去赤壁老家,离武汉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地方,最后只好取消了。
我一直呆在家里,没出过门,自己回来也没做什么准备,家里人都囤好物资了,蔬菜、肉、水,还有卫生用品都备得很齐。我感冒一直没好,还挺提心吊胆的,我都怀疑是不是已经转成一般肺炎了。
△ 年三十的下午,我约朋友一块线上打游戏。
因为怕在武汉的医院里交叉感染,就没去医院。在家约了几个朋友在steam上打游戏《命运2》,还有撸猫,养了三年的橘猫“毛豆”。
△ 我和妈妈一起包饺子
以前小时候过年回老家,一大家子看完春晚会围在木炭烧的火炉边,取暖、聊天、守岁,后来爷爷奶奶也搬城里来了,过年就是大家一块聚在家里吃个饭,春晚也不咋看了。这次算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封城以后,反而感觉到过年的珍贵了,所以挺珍惜这几天,能多在家陪陪我妈和毛豆。
虽然生病了会比较担心,但这样简单的过年,感觉还是挺好的。因为我本身就比较宅,也不喜欢应酬和热闹。
除夕夜,我一个人在家自行观察
△ 21号,我戴着口罩出门。
妮子(化名) 25岁 舞蹈老师 家住江汉区
我是武汉人,在本地当舞蹈老师,我平时上课的地点就在汉口火车站旁边的写字楼。自从感觉到事态严重后,就没有出过门了,一直在家。
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份上旬,基本都在上舞蹈课,刚开始听说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其实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当时能看到的新闻都是叫大家不要担心,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迹象。包括汉口火车站,也没看到任何防护措施。我也没怎么上心,生活节奏完全没有被影响。
一直到封城,这期间收到的信息越来越多,更多的是非官方的,一些武汉的群,或者是存活度不高的微博消息。直到封城的官方公告出来,心里直接慌神了,意识到有多严重。
封城的消息是23号凌晨两点发布的,我三点钟起床赶紧在App上下单囤货,买了一些速食品和好存放的蔬果。消毒水一直都抢不到,只能第二天全副武装出门找,但出门也要花费口罩和消毒水,家里的存货也已经见底了。
△ 家里的狗狗
因为疫情的潜伏期最多达十几天,我又频频出入高危区,所以我把所有聚会推掉,爸妈要给我送蔬菜也被我劝阻了。感觉自己被传染的几率还是蛮大的,最近一个人在家自行观察中。
这次疫情对工作肯定会有影响,但现在压根没心思去想。之前在高危区接触太多了,觉得能平安躲过去就很难得了。
最开始我还会出门遛狗,后来只在小区遛狗,再后来就开门让狗在走廊跑两步,现在门都不敢开。每天在家把电视打开看剧,说实话,也看不进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不停地刷新闻,看消息,刷着刷着,会哭一会儿,哭完了继续刷。
△ 在家的简餐
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食欲依旧很好,想吃热干面想吃火锅,有食欲就是健康的证据吧。当然,每顿不敢吃太多,尽量量少但营养均衡。
对于现有的信息其实是有些悲观的,感觉在等一个“英雄"出现。但实际上如果事态发展初期得到好的监控和管理,我们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期待一个“英雄”。
△ 除夕夜的火锅
除夕夜,我打开电视放春晚的节目,还准备了火锅,不过春晚是看不进去的,远程跟朋友视频聊天。用手机刷到一条自称“了解内部体系体质的人”发的微博,总算是看到了一点点希望。
原来的过年计划是和家人团聚,和喜欢的人一起逛年货,不过现实是只能一个人在家里过了除夕,这天也是我近期心理状态最差的一天。
互相陪伴着度过“特别”的新年
△ 家里贴了窗花
冰点(化名)25岁 分析师 家住汉阳区
18岁之前我一直生活在湖北襄阳,之后来到北京读书,现在在北京一家创业公司做分析师。我爸妈前几年搬到了武汉,所以我每年都会回武汉过年。
我早早地就定好了回武汉的车票。小年夜,世界还是一片祥和。我满脑袋都是这周只休一天的紧张,因为下周就要回家过年了,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完。
△ 家里冰箱囤放了食物
19号那天,有些令人不安的消息开始蔓延。大家都在讨论武汉肺炎,有些人发消息问我,过年还回家吗。那时我还没有当回事,我说再怎么样,家还是要回去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铺天盖地的就都是武汉爆发肺炎的情况了。从这一天开始,所有的微信群像爆炸了一样,各种不知道真假的消息涌现。许多武汉及周边城市的同学、朋友们都开始讨论退票留守的事情。
△ 忙碌的爸妈
我看到了所有的消息,也劝说爸妈及时戴上了口罩,减少出门。那个时候开始有点慌,不是担心自己回家可能会被感染,是担心自己再回北京的时候会被大家“区别对待”。但我始终没有动摇过,我想回家和爸妈一起过年。
我们每年一直是一家三口聚在家里吃年夜饭,坐在沙发上喝茶、吃点心、抢红包、看春晚,这个很平常的流程,是一家人最重要的年终仪式。
△ 小区楼下没有行人
其实我想得非常清楚,我的体质很好,而且我会做好防护、远离人群、时刻观察身体状况,保证自己的健康;如果真的不幸被感染,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医院,避免传给其他人。
可是在周围人的舆论面前,我仍然感觉自己像一个大逆不道的罪人。每当他们讨论起“武汉人”,我都会觉得是在指责我。在他们眼里,每个去过武汉的人都是随时可能爆发的“病毒炸弹”。我分不清大家的劝阻是关心我,还是关心他们自己。好在还是有一些朋友对我表示了理解。
△ 做饭的爸爸
我在22号下午抵达武汉,第二天刚睡醒就收到好多朋友发来的消息,告诉我武汉封城了。听到封城的时候心情反而很平静,因为此时此刻我和父母在一起,而不是孤身留守北京,只能远程了解疫区里父母的情况。
我有很多朋友留在外地过年,他们只能转发一些新闻,劝父母带口罩。但我可以和父母在一起,互相陪伴着度过这个“特别”的新年。
△ 大年三十,出发去上班的爸爸。
我爸是武汉一个货运站的民警,很久之前就被安排大年三十的晚上在车站值班,然后初一要在火车上值班,他们叫做“跑车”。于是,大年三十,我们一家三口就提前在中午吃了团年饭,然后送爸爸出门上班。
虽然武汉宣布封城了,但具体货运车次的停运消息一直没下来,直到除夕夜晚上,我和妈妈还有点担心,毕竟不确定车上会有多少人,会不会有疑似患者。好在我爸接到通知,初一货车停了,他值完班就可以回家了。
△ 我在“非典”时期写的日记
因为我从小是在襄阳长大的,我们一家人在武汉的亲戚也不多,原本就没有外出的打算,所以这两天就是安心在家里待着,哪里也没去。
这次的事情让很多人提到了17年前的SARS时期,但我没有什么印象。于是在家翻出来小时候的日记本,竟然真的找到了当年的日记。2003年非典爆发的时候,我九岁,小学三年级。那时候湖北不是重灾区,也没有停课什么的,所以印象不深。这次再翻到当年的日记,感觉“非典”没有对日常生活造成太大影响,但连小学生都意识到了“非典”,说明当时的宣传工作做得还是很好的。
△ 年夜饭
今年的除夕之夜,原本是一家三口在家里吃年夜饭、看春晚,现在变成了我和妈妈两个人,各自看春晚、抢红包。但只要和家人在一起,除夕夜都是好过的。我早就给爸妈准备了红包,在跨过0点的时候亲手交给他们。
△ 单元楼门口的告示
目前而言,因为自己和家人都不太出门,所以不是特别担心会被感染。但有一些亲人是医护人员,已经连续工作很久了,有点担心他们的健康。我看到消息,整体的防疫情况应该是很艰难的,但我和家人作为疫区群众,少出门、做好防护、不在网络上传播流言和恐慌情绪,应该就是做好我们能做的事情了。
不知道后续回北京的行程会不会被改变。我回来之前想到可能返程存在变数,甚至还多装了两本书……就静观其变吧。不过还是非常担心自己回北京之后,会被合租的室友、同事、甚至一些朋友当成“病毒传染源”,避之不及,毕竟没有症状不代表没有被感染。还是很多人会有“你为什么要回武汉”之类的想法,我能理解大家的担忧,但还是希望大家可以互相理解吧。
期待全国人民都能互相理解,而不是一边说着“加油武汉”,一边又开地图炮抨击武汉人。期待生活可以尽快恢复正常吧,但这一定是个很漫长的过程。
虽然外部环境不安全,
但一家人每天都能在一起

△ 年三十,我在家看手机。
沛溪 30岁 自由摄影师 家住盘龙城经济开发区
我是湖北十堰人,是一名自由摄影师,在武汉经营着自己的摄影工作室,2020年是我第一次在武汉过年,恰好2019年我们搬了新家,年前家人们就决定在武汉过年。
然而不巧的是赶上了武汉疫情加重,家人1月20日就从十堰过来了,当天她们就已经看新闻说疫情好像加重,有些忧虑,所以在高铁上一路都是带着口罩。
△ 家里囤的口罩
△ 家里囤的蔬菜瓜果
1月23日封城那天,看到新闻说实话我心里慌,家人们互相告诫要带口罩,勤洗手,少出门。对于这次的疫情,我很担心,去趟超市都感觉自己像是去战场,人群稍微有点多我就有些不安,尽管大多数人都带着口罩。
封城之前我还带着妈妈们去家附近的连锁超市、商场购物。但到了封城当天,我们吓得连门都不敢出了,蜗居在家里,我清点了阳台上摆放的物资,扛2周没问题。
△ 大年三十,和家人一起吃午饭。
封城后我和家人几乎不出门,虽然外部环境不安全,但是我们一家人每天都能在一起,吃妈妈做的丰盛的菜肴,内心感觉得很暖。
△ 年夜饭
除夕的晚上,我没有心情看春晚,尽管今年春晚有很多我喜欢的明星,但是一想到医院物资紧缺,奋斗在一线的白衣战士们得不到很好的资源配置,我就很着急。
这个年我过得很焦虑,很担心,心里很难受,除夕夜会是很多人的无眠之夜,只希望第二天早上醒来,会有好消息传来,武汉慢慢变好。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 | 张恒、书尧、妮子、冰点、沛溪
编辑 | 图拉
实习生 | 匡若彤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