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围殴致一人倒地,被过往车辆撞死,是交通事故?还是故意杀人?

2020-03-27 11:0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在高速上围殴,一人被打到在地后,被过往车辆撞击死亡。是交通事故?是过失致人死亡?还是故意杀人?
昨天,长兴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这起十年前的“高速命案”,该案隐匿十年的最后一名加害者被当庭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九个月。
1
高速上的惊险十分钟
十年前秋天的一个下午,22岁的韩伟(化名)正在出租屋里看着电视。门外表弟袁晖(化名)的一声叫唤,让那一天成了他往后十年记忆中挥之不去的一天。
当时,韩伟、袁晖都是长兴洪桥镇陈桥村一家石料厂的驾驶员。2010年9月25日下午3点左右,与韩伟、袁晖同一车队的付某因车辆让行问题与来自另一车队的驾驶员李照(化名)发生矛盾打起了架。
随后,为了帮各自车队的老乡出气,多名驾驶员加入了一场“两方车队老乡”的群架。韩伟也被表弟袁晖叫了去帮架。“当时就想帮我们这边出口气,就冲出去了。”庭审中,韩伟回忆道。
打架过程中,李照在内的三名同车队驾驶员看到另一车队众多驾驶员赶来便想要逃跑,他们一路被追赶,最终竟被追至石矿附近的申苏浙皖高速公路。
车子从身边呼啸而过,李照冒险拦下一辆小轿车想要上车逃跑。正当小轿车减速,他准备打开车门上车时,被追赶上来的袁晖一把拉住。先后赶到的袁晖、韩伟等7人在高速公路上对李照实施了围殴。
“他被一把拉住后,倒在了地上,我们一起打了他,我在他的大腿上踢了两脚。后来,我就去追另外两个人了。”眼看李照躺在高速公路上,袁晖、韩伟等人却对其放任不顾,殴打完李照后继续追赶另外两人。
高速路上惊险的十分钟后,一个噩耗传来。“我们追了没多久,就听说李照被过路的车压死了。”法庭上,韩伟说到。
2
隐匿的人生十年
事发后,浙江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警总队湖州支队三大队到现场勘查,经调查后认为该案不符合道路交通事故构成要件,不予立案。
而得知李照的死讯后,袁晖、韩伟等人马上离开了石料厂,躲进了山里。但迫于内心的压力和恐惧,事情发生后第三天,除了韩伟以外,其余6人纷纷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6人均已判刑)
唯独韩伟却选择了隐匿人生的十年。
十年间,韩伟辗转多地,去过北京、郑州等处,2019年10月18日投案前,他定居在西藏日喀则市吉隆县。十年间,他结婚生子,育有一儿一女,外人看来韩伟拥有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没人知道,他内心隐藏的秘密和恐惧。
“事情发生以后,我后来在电视上看到其余6人都被判刑了,心里很害怕,日子过得心惊胆战,心里也越来越内疚。”
2019年10月,长兴公安侦查发现韩伟踪迹。当年10月18日,韩伟到西藏日喀则市吉隆县吉隆口岸公安分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至此,这桩十年前命案的最后一名加害者终于落网。
3
审判
长兴县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韩伟及同案人袁晖等人作为心智正常的成年人,且从事驾驶员工作,对行人在高速公路上的危险性应当认知。被告人韩伟等人明知被害人李照被殴打倒在高速公路车道上的行为可能会造成李某死亡的后果,而置其不顾,放任该结果的发生,其在主观上是间接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会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而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构成间接故意杀人。在间接故意的情况下,行为人只对危害后果发生的可能性有认识,而不存在必然性认识。
客观方面,被害人李照卧于高速公路车道内这一危险状态是被告人韩伟等人对被害人追赶、殴打的先行行为所致,被告人韩伟负有救助被害人李照脱离该危险状态的法定义务,由于被告人未履行该法定义务致使李照死亡后果的发生,其犯罪行为与犯罪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被告人韩伟的行为侵犯的客体是被害人李照的生命权利。
被告人韩伟的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的罪名成立。法庭当庭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韩某有期徒刑六年九个月。
��
��
��
浙江天平 转载发布
来源:长兴县人民法院
原标题:《高速围殴致一人倒地,被过往车辆撞死,是交通事故?还是故意杀人?》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