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发行特别国债:规模有多大?钱会怎么用?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20-03-27 22: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召开会议,分析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运行形势。在宏观政策方面,中央首次提出“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来应对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影响。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1-2月经济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的国内内部经济承压。而随着海外疫情的快速恶化,外需下滑与全球产业链受阻或使经济在二季度继续承压。3月26日召开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例会也提出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判断。
当前欧美多个国家都推行了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中国的宏观政策怎么走?
此次政治局会议定调指出,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和实施力度。抓紧研究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
这是疫情以来,中央首次提出要“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
考虑到2019年的赤字率为2.8%,这或意味着今年的赤字率有可能突破3%。此前多家机构和经济学家建言,可将公共预算赤字率提高至3%-4%。
今年2月,全国人大财经委原副主任吴晓灵、全国社保基金原副理事长王忠民、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等17人建议适当提高今年的赤字率至3.5%,如此可争取7000亿元资金;二是建议发行特别国债,规模建议不少于1万亿元。
中国历史上曾有两次发行特别国债。首次是在1998年,财政部向四大国有行发行了2700亿元特别国债,所筹集资金用于补充四大行资本金,化解不良资产,提高四大行的资本充足率。第二次是在2007年,发行15500亿元特别国债用于购买2000亿美元外汇,作为中投公司的资本金,减轻央行的流动性对冲压力。日本、韩国、智利、阿根廷等国家都有特别国债发行的案例,主要用于应对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灾后恢复、金融危机或主权信用危机的对冲等。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此前向澎湃新闻表示,当前宏观经济运行呈现总需求水平偏低、经济增速低于潜在增速的特点,防范广义信贷收缩风险尤为重要。发行特别国债可增加全社会的广义信贷,弥补疫情阶段的商业贷款下降,有助于保持广义信贷增长的基本稳定。凭借政府信用发行低成本、长周期的特别国债是为收支缺口融资的最佳方式
张斌还强调说,需要汲取过去经济刺激方案的教训,政府收支缺口不能让地方政府从商业金融机构融资,这样做其实是放弃了利用政府信用低成本融资的优势,不仅融资成本更高,而且可能给金融机构留下大量不良资产,增加系统性金融风险。政府收支缺口不能让企业买单,这样做没有起到帮助居民和企业部门渡过难关的政策初衷。
中信证券研究部指出,若发行特别国债,基建补短板或为其主要投向:1)预计特别国债或主要用于基建补短板,在专项债和政策性金融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基建对稳定经济的作用,以应对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和就业压力;2)可创新特别国债的使用用途,将部分特别国债用于支持银行的永续债发行,提高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和投放意愿,并通过乘数作用进一步放大特别国债的政策效果;3)在客观上,若发行特别国债有助于缓解财政压力,间接地助推政策在其他领域落实,如疫情防控、企业减税降费、地方转移支付等。
从此前的两次发行历史来看,特别国债发行需由财政部提出议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比赤字率调整等需要在全国“两会”上决定的事项更为灵活。若发行特别国债或可助推基建增长,为稳定经济和主体预期起到关键作用。
增加地方专项债规模
此次政治局会议还重申,要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2019年新增专项债务限额2.15万亿元。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刘世虎在3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抓紧准备专项债券项目,支持有一定收益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建设。中金公司研究部预计,2020年一般公共预算赤字率可能提高至3-4%,地方政府专项债可能增加至4万亿元左右。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景昕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