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航空废止“高跟鞋规定”,#KuToo背后的女性苦痛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2020-04-01 10: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日本时事通讯报道,日本航空(JAL)于4月1日推出新的制服政策,将过去女性乘务员鞋跟高度的最低标准从“3至4厘米”改为“ 0厘米”,即从此以后,女性乘务员可以不用穿高跟鞋上班。这是#KuToo运动始发展一年内,日本领先企业首次废止了职场内的“高跟鞋”规定。
新规定产生前,在日航分发给职员的着装手册中,对女性乘务员有着这样的要求:客舱乘务员鞋跟高度为3~4厘米,地勤人员的鞋跟高度为3~6厘米,颜色为黑色。而在新规定中,鞋的要求做了调整—— “0厘米以上,黑色皮革、设计简约”,因此女性员工在工作中可以选择乐福鞋、驾车专用鞋等更方便行走的鞋子。
日航的一位女性发言人表示,公司之所以作出改变,是因为员工对着装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涉及性别,安全和健康等问题。有员工反映,应该取消高跟鞋,因为“工作时走路不稳定”,“穿上后显得个子太高”等等。为此,公司成立了工作小组,听取了员工们对新制服的意见。除了高跟鞋,2019年7月,日本航空还发布了首批女性专用的“裤装”制服,一时间也成为了热门话题。 

除了高跟鞋,2019年7月,日本航空还发布了首批女性专用的“裤装”制服,一时间也成为了热门话题。 

其实不仅在空乘行业中,酒店、餐馆、百货商店等各种行业里都有类似“女性必须穿高更鞋”的着装规定,甚至平底鞋则会被认为是“工作的疏忽、不认真”的表现。因此2019年,一场呼吁职场女性摆脱高跟鞋痛苦的“#KuToo运动”在Twitter上兴起。
#KuToo运动兴起始末
日本写真模特、自由作家石川优实是“#KuToo运动”运动的发起者。起初,她只是受“#MeToo”运动的影响,回想起了自己在工作时,被公司强制要求穿上高跟鞋的痛苦时光。她忍不住在推特上抱怨了一句,没想到瞬间收获了许多网友的响应。随后,石川便发起了一场名为#KuToo的活动。
2019年,石川优实发起了实名请愿书,向日本政府呼吁禁止雇佣者强迫女性穿高跟鞋,请愿活动收集到2万多个署名,并于6月3日提交至日本厚生劳动省。
石川在接受采访中表示:“并不是希望大家仇视高跟鞋,而是希望日本的职场女性有选择穿还是不穿高跟鞋的权利。”石川优实发起了实名请愿书,向日本政府呼吁禁止雇佣者强迫女性穿高跟鞋,请愿活动收集到2万多个署名。

石川优实发起了实名请愿书,向日本政府呼吁禁止雇佣者强迫女性穿高跟鞋,请愿活动收集到2万多个署名。

围绕这个问题,日本国会也在同年6月的众议院议会上进行了讨论。当时的厚生劳动省大臣根本匠表示,“这(穿高跟鞋)是女性在社会职场上以及业务方面中的一环”,但有议员则表示,“公司强制女性穿高跟鞋属于权利骚扰的范畴之内”。
2020年3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再次被询问了关于#KuToo的问题。关于“女性在工作中穿高跟鞋”的问题,安倍指出,“不应强迫女性实行不合理的规定”。
安倍说:“我要明确指出,不管男人和女人是否在做同样的事情,都不应强迫女性忍受她们服装中提到的痛苦。”在Twitter上,“安倍对#KuToo发声”也迅速成为了热搜话题。
但对于个别公司的规则,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伸则表示,政府很难统一判断其适用性。
如今,日航率先作出表率。对于日航的最新规定,石川由美评价道:“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决定。我们在Twitter上听到了大家对日航的赞誉。我希望其他的航空公司、酒店业、婚葬服务业等存在女性必须穿高跟鞋的企业也能学习,继续下去。''
石川说,“有人说女性穿高跟鞋是礼貌的行为,但如今关于什么是礼貌的定义已经发生了改变。并且与职业女性的健康和安全相比,哪一个重要?”
日本社会里的高跟鞋苦痛
在日语中,“靴”读作 “kutsu”,与“苦痛(Kutsuu)”一词读音相近。
2019年6月至2019年7月期间,新闻网站BuzzFeed日文版采访了日本6家主要航空公司(日本航空公司,全日空航空公司,Peach Aviation,AIRDO,Jetstar Japan和Skymark),询问了公司内部是否存在“要求女性员工穿高跟鞋”的规定,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
所有六家公司均表示,出于“仪容仪表”和“统一美”的原因,要求女性穿高跟鞋。
一位曾上述航空公司工作过的女士向BuzzFeed反映道:“我在机场地勤部工作,每天都穿着高跟鞋,在登机柜台和登机口之间往返奔波,真的很辛苦。一天能走上10公里,不仅脚很痛,脚的形状也会改变。”不仅如此,她的后背也因此时常疼痛,并且情况不断恶化,医疗按摩师建议她最好在不要穿高跟鞋,但由于公司规定,她表示无法不穿。
“我希望大家能关注女性脚部的健康。不仅如此,一些怀孕的同事还穿着高跟鞋工作,这让我感到很害怕。”
还有女性表示:“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要穿高跟鞋。尤其地勤人员经常要赶时间,在机场内奔跑,本来穿运动鞋就更方便。”石川优实作为#KuToo运动的代表,登上了日本杂志的封面

石川优实作为#KuToo运动的代表,登上了日本杂志的封面

在正常的陆地工作中,长时间穿高跟鞋显然已经让许多女性产生了负担。那如果在飞机上,特别是出现紧急降落或逃生的情况,高跟鞋又存在着怎样的隐患呢?
一名曾担任机舱服务员的女性说:“如果真发生紧急情况,我想知道穿着制服裙,踩着高跟鞋怎么能够行动方便?”她表示高跟鞋不适合紧急情况。另外,双脚会因为长途飞行而浮肿。“比如飞往纽约一般要持续13个小时以上。如果在休息期间脱下高跟鞋,等再穿时,就会发现脚肿得已经再也穿不进去了,即便这样,我们都要强迫自己穿进去。”
该女职员表示,有的同事还因此患上拇脚趾外翻的病症。为此,她们不能穿正常销售的高跟鞋,需要特别订制。
全球女性的“反高跟鞋”态度
不仅在日本,世界各地也曾出现过“抗议强制职业女性穿高跟鞋”的运动。
2016年的法国戛纳电影节上,朱莉娅·罗伯茨等女演员特意赤脚或穿着运动鞋走上红毯,以此抗议有许多女性因为没有穿高跟鞋而被禁止参加展映活动。
2017年,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州内政府宣布废止强制女性穿高跟鞋上班的规定。废止理由是因为女性穿着高跟鞋后,滑倒或摔倒的几率上升,受伤的危险程度高。
在英国伦敦,一位在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女临时工尼古拉·索普( Nicola Thorpe )因为没穿高跟鞋去上班,遭到公司解雇。此事在英国掀起轩然大波,普华永道被平权组织群起而攻之。尼古拉·索普发起了一份请愿,请求英国政府将“公司要求女员工上班期间穿高跟鞋”的规定定为违法行为。 该请愿书获得了超过13.5万个签名。2017年3月,英国政府终于承诺,将禁止企业制订歧视女性的着装规定。
在中国,企业对于女性员工的着装管理算是相对宽松的,除了政府机构、银行等特殊行业要求较为严格,很少有雇主会对女职员的着装做出详细的要求。尼古拉·索普因为没穿高跟鞋去上班,遭到普华永道解雇。后成为英国版#KuToo运动的代表人物,

尼古拉·索普因为没穿高跟鞋去上班,遭到普华永道解雇。后成为英国版#KuToo运动的代表人物,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现在国内大部分白领都不用穿正装。在外企工作的于小姐说:“有些着装禁忌是不需要特别说明的,比如穿拖鞋,露出脚趾和文身等肯定是不行的,大部分人都有这个自觉。我平时上班会穿高跟鞋,不过不是细跟的,也不会太高,有点儿坡度就行了。”
据说在西方,高跟鞋最初的出现是为了方便人们骑马时双脚能够扣紧马镫。直到16世纪末高跟鞋才成为贵族的时尚玩意。但不管是实用还是时尚,穿戴高跟鞋都是一种个人的喜好。
日本高跟鞋协会理事长由美子女士在接受东京电视台采访时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舒适地行走,我认为没有必要强制要求(穿高跟鞋),应该给予宽容度,给予选择。”
她表示自己从15年前买了“克里斯蒂安·卢布托(Christian Louboutin)”的鞋子后,就爱上了高跟鞋,但崴脚、长时间行走疲劳等情况的确也存在。她认为女性可以把具备实用性和美观性特点的鞋子分开,通过训练脚部的肌肉,和学习正确穿戴的知识,可以改善穿高跟鞋行走的负担。
不过,以设计“红底细高跟鞋”而闻名的时装设计大师克里斯蒂安·卢布托则对#KuToo的运动颇有微词,他认为#MeToo之后高跟鞋已被“政治化”。
“在我上学时的70年代,没有高跟鞋。那时候女人被认为是愚蠢的女人,守望的女人或依赖丈夫的女人,就像是发泄欲望的对象一样。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她们会被认为很糟糕?““红底细高跟鞋”是克里斯蒂安·卢布托设计的代表作,他认为#MeToo之后高跟鞋已被“政治化”。

“红底细高跟鞋”是克里斯蒂安·卢布托设计的代表作,他认为#MeToo之后高跟鞋已被“政治化”。

“超高跟鞋可以解放女人,坚持坚持穿高耸的六英寸高跟鞋是一种增强女性气质的‘自由形式’。” 2020年2月,克里斯蒂安·卢布托在纪念其30周年职业生涯的时装秀“The Exhibitionist'”上说道:“女人不会放弃穿高跟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KuToo,日本高跟鞋,女性运动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