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人物】田闻一 ‖ 辛亥四川大都督尹昌衡最后的归宿(五):一代将星,陨落山城

2020-05-14 08:1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原创 田闻一 方志四川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
辛亥四川大都督
尹昌衡最后的归宿(五)
田闻一
一代将星,陨落山城
从此,尹宣晟不需在外打工挣钱了,只是每天在家照料父母的饮食起居。
生活好了,思想压力轻了,尹昌衡的身体渐渐好起来。他又习惯地每天上午打坐练功,坐在床铺上,左腿在内,右腿在外,闭上眼睛,双手端起,合什。他那张尚带病容显出苍老的脸上,神情平静安详,像一尊奇石,经过了风吹雨打,惊涛骇浪的撞击,更加沉稳挺立。这个期间,他在佛教的领域又进了一层,练起禅功。
悠思冥冥,思绪载沉载浮中,尹昌衡总结了自己的一生,这天他喃喃自语:孔子曰:“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患难行乎患难,素夷狄行乎夷狄。”他说,孔子想居九夷没有办到,我却做到了!
1953年冬天奇冷,冬天好不容易熬过了。可是到了5月中旬,天气已经明显转暖,却又突然大寒,已经脱了厚棉衣的尹昌衡本来体虚,猝不及防中得了感冒。起初,并没有在意,宣晟给他请了中医看,捡了几服中药,没有好,病势越发沉重。宣晟为他请来名医文仲宣,文医生看后,对宣晟建议:你父亲身体太虚弱,中药药效慢,最好请西医,要打针!宣晟这就违抗父意,去请了西医,尹昌衡吃了西药,打了针后仍不见好。
尹昌衡自知难好,他对小儿子宣晟说:不用请医生给我看病了。他指着小院中一枝观赏性的虬枝盘杂的小松树说:服药是借助外来的力量,而病能不能好,首先取决于事物的本身。比如这棵小松树,你在它身上砍一刀,它最终愈合还是靠它本身渗出的汁液,而非其它!
尹昌衡像(图片来自网络)
其间天气转暖,尹昌衡的病情似有好转。这天下午,他坐在躺椅上,让小儿子宣晟给他推开窗户,他屋内眺望嘉陵江。阳光穿过云隙,洒在江上,那些在江上来往穿梭的船帆,就像蓝天上不慎落下的白云,倏又缓缓而去。他抬起头来,注意看去,山山谷谷,回旋起伏的吊脚楼间,已经有了不少才建起来的很气魄的高楼。而天上,原先一朵硕大的乌云已经散去,亮出了一碧万顷的蓝天。蓝天上,朵朵白云追逐着,在赶自己的路。
是春天了,春天是多么美好的季节。尹昌衡情动于衷,低声哼起他喜爱的川剧《锁五龙》。在里间屋子的夫人,听到丈夫在哼川剧,提着暖瓶出来给他的盖碗茶续开水,北音婉转地轻声嘱咐:昌衡,你病了这么久,身体很虚,刚好一点,不要伤神,更不要吹着了。说着,让儿子宣晟关上了窗。
尹昌衡也就不再唱,只是坐在铺上,对夫人和幺儿看了又看。
晚间睡前,见父亲并无异常,宣晟也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了。
这晚,宣晟在睡梦中觉得自己走到了一处风景绝佳的江边,江对面,山峦起伏展开,景色秀丽,阳光明亮。这是什么地方?似乎从来没有到过,正疑惑间,山凹间升起一缕白云,白云随即翻滚、扩大,然后是一片模糊。天籁上忽然响起父亲一声微弱的叹息:“万事云烟已过!”梦到这里,尹宣晟猛然惊醒,一阵心跳,感到事情不好。
他赶紧下床,披衣去到父亲房里,母亲也已经醒了过来。挑灯看时,父亲虽然睡得很安静,但发高烧,脸腓红,且已烧得显昏迷了过去,鼻息微弱。母子赶紧出门,分头去请医生,无奈医生夜间都不出诊。母子回来,束手无策,对着一盏孤灯,他们将湿帕子搭在尹昌衡头上,轻轻呼唤亲人,暗暗哭泣,等待天明。
午夜时分,时年69岁,处于深度昏迷中的尹昌衡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异常清亮,他看了看守望在他身边,已经哭红了眼睛的宣晟母子轻言道:“我自信一生大节无亏,死后没有遗憾。至于身后是非,留待后人去评说吧,我无须计较。”说完,安详地闭上眼睛,永远地去了。
得知尹昌衡去世,西南局统战部派人来表示悼念、慰问,并送上300元安葬费。宣晟母子将他们的父亲、丈夫安葬在了南岸区黄桷渡上的山谷内。宣晟发现,那地方就是他那晚上做梦梦见过的。
此地风景很好,而且幽静,四周都是花草树木,花香鸟语,又很是幽深幽静。只是墓地显得未必简陋了些,小小的一方圆丘。墓碑上的字,是宣晟写好后,请石匠镌刻其上的,就五个字:“尹昌衡之墓”。字是隶书,尹宣晟的字写得不错,沉雄有力——这里,就是一代巨星、将星尹昌衡的长眠之地!
尹昌衡故居(图片来自网络)
(全文完)
往期链接
【方志四川•人物】田闻一 ‖ 辛亥四川大都督尹昌衡最后的归宿(一):“小诸葛”白崇禧登门拜访恩师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田闻一(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资深媒体人,著名历史小说、战争小说作家,四川省作协巴金文学院连续三届特聘创作员)
配图:方志四川
方志四川部分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温馨提示
如喜欢本文,请分享。
转载请注明:来自“方志四川”(ID:scsdfz)。
原标题:《【方志四川•人物】田闻一 ‖ 辛亥四川大都督尹昌衡最后的归宿(五):一代将星,陨落山城》
阅读原文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