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疫事|新冠与“懦夫”:巴西疫情数字飙升背后的双重病毒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珑兴

2020-06-09 11: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截至6月8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过700万例。而近期拉美地区疫情发展势头颇为迅猛,世卫组织6月1日表示,中美洲和南美洲已成新冠病毒密集传播区,且疫情高峰仍未到来,目前很难预测该地区疫情何时达到峰值。巴西、秘鲁、智利、墨西哥四国确诊病例俱已超过10万例,巴西更是被世卫组织定为拉美疫情的“震中”。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外交学人”今起推出“拉美疫事”系列文章,探究拉美疫情何以至此,如何得解。

2020年6月8日,巴西新冠病毒确诊人数已超69万,死亡人数已突破3.6万,而且还在以每日新增死亡超过1300人的速度飙升。巴西发行量最大的《圣保罗页报》登出大标题“每分钟都有一个巴西人死去”。这对于全国人口2.1亿的巴西而言不得不说是触目惊心。
6月8日巴西全国疫情地图,蓝色:确诊人数,红色:死亡人数,来源:巴西国家健康委员会
里约热内卢与圣保罗等大城市周边的贫民窟(favela)曾经是拉美城市化的丑陋景观,而今则成了疾病的温床。巴西有4000万贫困人口,仅仅官方统计就有1300万人生活在这些缺乏基本卫生条件的贫民窟。随着疫情而来的经济萧条,这里生活的贫困人口将只增不减。在缺乏口罩、药物甚至基本生活用水的情况下,未来疫情数字持续飙升恐将成为大概率事件。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的报告将巴西定为拉美疫情的“震中”,要求该国人民严格落实居家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
然而,6月7日当天下午3点,大量人群却聚集在里约热内卢、圣保罗和巴西利亚,他们按响汽车喇叭或者敲打铁锅展开抗议示威,表达对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不满。在里约热内卢示威者高喊“反对种族主义、反对警察暴力,反对博索纳罗政府”,以此悼念5月18日被警方连开70余枪击毙的14岁黑人少年佩德罗(João Pedro),他们从祖比(Zumbi dos Palmares)纪念碑出发,穿过市中心最终汇集在坎德拉里亚教堂。
Covid-19和Coward-17
祖比是17世纪巴西反抗奴隶制度的黑人英雄,坎德拉里亚教堂则是1993年巴西武装警察枪杀8名少年流浪汉的惨案发生地。这样两个地点结合在一起,形成了非常强烈的象征意义。在新冠病毒肆虐的当下,许多巴西人宁愿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也要上街游行,说明在他们心中有一个比新冠病毒(Covid-19)更严重的问题存在,这就是巴西在大疫之下展现出来的社会思想病毒。当地媒体与社交网站将之称为“懦夫17(Coward-17)”,以此来影射2017年竞选总统的博索纳罗。
新冠病毒的确危险,毕竟现在每一分钟都有一个巴西人因之殒命;但博索纳罗面对疫情的“懦夫17”心态却更加令人担忧。他公开表示感染新冠只是一场“小感冒”(gripezinha),上班和上学都应该照常进行。上周末巴西政府突然宣布改变新冠病例统计方法,只公布每日新增确诊与死亡人数,取消公布总人数。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迫于舆论压力不久后又恢复原方法。本周,巴西总检察院正式开始调查卫生部涉嫌篡改新冠统计数据。巴西真实的疫情或许比现有数字要更加严重。这一系列事件清楚地反映了政府将经济放在人命之前的观念,而这仅仅只是这种社会思想病毒的一个小侧面。
去年8月亚马孙发生森林大火的时候,博索纳罗对于立即灭火态度模糊,一直强调这是自然的野火循环,但实际上许多起火点都是由巴西当地农场主点燃,目的就是烧雨林造田,扩大农场面积增加经济收入,而这恰恰是博索纳罗所支持的。此外,去年实行的社保改革在发展经济的指导方针下,缩减涵盖人群,降低领取金额,甚至取消了一些人群的退休保障。
今年6月7日的游行虽然是悼念不久前被警察枪杀的黑人少年佩德罗,但这只是冰山一角。据巴西《环球报》(O Globo)统计,仅2019年就有1546人在里约热内卢被警察射杀,他们基本全部来自贫民窟,其中绝大部分是非洲裔和印第安裔,而博索纳罗则对警察的“果断”措施赞赏有加。
巴西利亚示威者:这个政府让我不能呼吸(左),博索纳罗“懦夫17”(右)
重视经济发展并没有问题。但如果不加考虑地将经济凌驾于一切之上,即便付出人民生命、生态环境、老人赡养和种族冲突的代价也在所不惜的话,似乎就有些本末倒置了。只要治疗得法,身上的病还可医,但心中的病却难除。如果说新冠病毒作用于病人身体,使个体经历呼吸困难之苦,甚至失去生命之痛;那“懦夫17”就是作用于整个巴西社会,使群体之间出现严重裂痕,甚至尖锐对立。
与美国的同频共振
在巴西社会严重撕裂的背景下,博索纳罗与他的美国同侪特朗普在许多方面出现了同频共振的情形。4月中旬,博索纳罗撤职巴西警察总长巴雷修(Mauricio Valeixo),此前特朗普已经开除了五名白宫班子成员。5月中旬,博索纳罗紧随特朗普之后在国内大力推荐羟氯喹,称其对新冠病毒有奇效。结果不久后研究发现该药容易诱发心脏病,《柳叶刀》对所发表的羟氯喹治疗新冠文章撤稿。6月3日,博索纳罗与特朗普一样将国内的反法西斯示威团体称为恐怖分子。6月6日他更是威胁要让巴西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以至于《纽约时报》6月发出了专题文章“特朗普与博索纳罗的悖论”,西班牙《先锋报》更是称其为“博索纳罗与特朗普轴心”。西方各国舆论普遍表现出了对于未来的深深忧虑。这点我们姑且不论,但就从巴西方面来看,这种同频共振确实不仅仅是巧合。
从时间上来看,无论是推荐羟氯喹,还是贬低反法西斯团体,博索纳罗每次都在特朗普之后发声。因此,与其说是同频共振,不如说博索纳罗在一步步模仿特朗普。博索纳罗研究专家卡尔瓦罗(Olavo de Carvalho)认为:“博索纳罗一直拿着放大镜在学特朗普”。这点从博索纳罗的两个儿子身上也可以看见端倪:大儿子卡洛斯(Carlos Bolsonaro)是特朗普粉丝,在推特上发过自己玩棒球的照片,而球帽上赫然印着“特朗普”几个大字;小儿子爱德华多(Eduardo Bolsonaro)本来被提名任巴西驻美国大使,但由于反对党杯葛未能如愿,现在是美国极右派班农(Steve Bannon)的好友。
每当被媒体与特朗普进行比较,博索纳罗都很自豪,这在世界各国领导层中非常罕见。对防疫的轻视和对复工的执念,对低收入者的漠视和对大资本的倾斜,对少数族裔的忽视和对社会治安的铁腕……这一切已经使巴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新冠疫情重灾区,相信还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发酵。
国内的冰与火之歌
随着疫情的发酵,从4月至今博索纳罗已更换了两任卫生部长。6月3日刚刚上任的帕祖洛与他经历相似,都是军人出身。随着领导层的频繁更换与防疫不力,博索纳罗的差评不断增加。根据巴西民调机构Datafolha的数据,对博索纳罗持负面观感的巴西人比例从4月份的38%上升到了43%,超过了自1985年恢复民选政府以来的历任总统。
现在博索纳罗面临的是国内政治、经济和防疫的三重危机。政治上,5月份巴西司法部长Sergio Moro主动辞职,向最高法院控诉博索纳罗对联邦警察系统进行政治干涉。这一案件和许多国会议员提起的对博索纳罗调查案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场针对他的严重政治危机。经济上,疫情开始以来巴西已经有超过500万人失业,预计今年GDP将下降5%。防疫上,巴西的确诊与死亡人数还在不断创新高。如今已经有52%的巴西人怀疑博索纳罗的执政能力。
里约热内卢,示威游行中行为艺术:抗议警察射杀人民
但必须指出的是,尽管危机重重,博索纳罗依然拥有一批坚强的核心支持者,有33%的巴西人继续支持他,这一数字与疫情前相比几无变化。这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主要来自五方面:担心社会治安的人、厌倦左派执政腐败的人、企业家、基督教福音教派、农场主。在世界日渐纷乱的大疫之年,博索纳罗强调的铁腕治安和经济优先切合他们的诉求,他们会更加紧密的聚拢到其身边。
在这样一个撕裂取代团结的巴西,Covid-19和Coward-17的双重“病毒”成为了人民的毒药与部分政治群体的解药,只是不知当小群体在巩固自己利益的时候,巴西的新冠数据还将飙升到何处?
(王珑兴,复旦大学外文学院西班牙文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球疫情,美洲,观察,巴西,博索纳罗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