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联韩国、喊话美国,“金特会”两周年之际朝鲜为破局下注

澎湃新闻记者 张无为

2020-06-12 14: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虽说我们的最高领导人和美国总统的亲密关系勉强得到维持,可朝美关系仍未丝毫好转,那么有何必要继续握着在新加坡握的手吗?”
这样的“灵魂拷问”来自今年初刚刚上任的朝鲜外务相李善权。6月12日,正值朝美领导人举行历史性的新加坡“金特会”并签署《新加坡宣言》两周年之际,然而,李善权当天在朝中社发表的两周年谈话并未给这段“不算短的732天岁月的朝美关系”太多积极评价。
朝鲜方面在“金特会”两周年之际“给美国的答复”,为连日来已风起云涌的朝鲜半岛局势再添了一把火。
9日,朝鲜方面宣布从当天中午12时开始切断朝韩之间一切通讯联络线,以抗议韩国纵容“脱北者”从韩国向朝鲜方向散发反朝传单一事。而在此前一天,朝鲜更高级别的官员——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和劳动党中央委副委员长金英哲决定“对韩国的工作应全面转为对敌工作”。
从“对韩工作”到“对敌工作”,一字之差,令两年多来取得难得积极进展的半岛局势重陷阴霾。
多名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朝鲜切断与韩国联络的举动意欲向韩施压,期望韩国摆脱美国制约,更具自主性,迈出更大的步伐推动经济合作问题。若韩国仍然无法满足朝鲜要求,朝鲜或将进一步调整对韩政策。也有外媒分析称,这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经济制裁问题上向美国施压的最新赌注。
气球惹出的变故
8日上午,朝韩联络办公室的韩方工作人员拨打朝方电话无人接听,这是21个月来的第一次。不过当天下午,电话顺利接通。第二天,这一联络方式被朝方正式切断。
根据朝韩领导人签署的《板门店宣言》,2018年9月朝韩联络办公室正式投入运行。自此,朝韩两国每天分别在上午9点和下午5点通过办公室打两个电话。路透社的一篇文章称,韩国认为朝韩联络办公室是在朝韩两国发生危机时避免产生误解的重要途径。
然而,直到近两周前,一些从韩国飘向朝鲜的气球惹出了大麻烦。
5月31日,名为“自由朝鲜运动联盟”的韩国保守政治组织利用大型气球,向朝鲜方向散布反朝传单、宣传册、美元纸币和内存卡等物。
此事成为后续一系列事件的导火索。
6月4日,金与正发表谈话,要求韩国政府采取行动,阻止“脱北者”空投传单的行为,否则将采取关闭朝韩联络办公室等一系列措施。
4小时后,韩方做出回应。韩国统一部发言人吕尚基在当天上午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考虑到向朝鲜放飞相关传单等行为引发边境地区紧张,韩国政府已多次采取措施禁止相关行为,吕尚基还透露,正在制定相关法律,以从根本上杜绝造成朝韩边境地区紧张的行为。
但韩方的表态并没有令朝方满意。
6月5日,朝鲜统一战线部发言人在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再次发表谈话,谴责韩方“纵容此事”的态度,重申朝方的第一步行动是关闭朝韩联络办公室,此后还将采取其它相应措施,直到韩方推进并通过涉反朝传单立法,否则朝方将让韩国“陷入焦头烂额的境地”。
4天之后,认为韩国政府“不争气”、“越看越令人失望”的朝方采取了行动。
据朝中社9日报道,韩国当局默许“这些乌合之众对朝鲜所采取的敌对行为,将朝韩关系推向了破裂的终点”。朝鲜决定要让那些“叛国”的“脱北者”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就从与韩国完全切断所有沟通和联络渠道开始。
报道指出,包括朝鲜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和党中央委副委员长金英哲在内的朝鲜高层8日决定“对韩国的工作应全面转为对敌工作”,并下达了首先彻底切断朝韩间所有通信联络渠道的指示。
“为此,朝方有关部门将从2020年6月9日12时开始彻底断绝并废除通过朝韩共同联络办事处一直维持的朝韩当局之间的通讯联络线、朝韩军方之间的东西海通讯联络线、朝韩通讯试验联络线、朝鲜劳动党中央本部大楼和青瓦台之间的热线通讯联络线。”这篇名为《关于采取完全切断朝韩之间所有通信联络线的措施》的公报写道。
同一天,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也全文转载刊登了这一公报。
此后,韩国统一部表示,韩国有关部门当天上午再次通过多条朝韩联络渠道拨打朝方电话,但朝方均未接听。
为了筹码制造危机?
这不是朝鲜第一次切断与南方邻国的通讯。
据韩联社9日梳理,朝鲜曾在2008年、2010年、2013年、2016年多次主动“失联”。在此之前,从1971年朝韩设立第一条热线电话之后,朝鲜政府还曾在1976年、1980年、1996年切断联系,此次已是第八次。
“朝鲜常常从联络渠道入手展现对韩方的态度变化。”韩联社上述报道指出。
此前几次朝鲜“失联”的导火索通常是由于国际社会的涉朝决议或制裁、韩方叫停开城工业园区、朝韩(美)在边境地区的摩擦等因素,鲜有与“脱北者”直接相关。
长期以来,“脱北者”向朝鲜境内散布传单的情况并不少见。韩联社称,一些韩国市民团体多年来一直在朝韩边境地区通过放飞气球的方式向朝鲜境内散发传单。
《韩民族日报》10日刊发的文章称,朝鲜统一战线部发言人也在5日的谈话中指出,反朝传单“去年撒过10次,今年撒过3次”。
那么,朝方为何此时才拿“脱北者”高调说事,甚至罕见地提及“废除”通讯联络线?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教授向澎湃新闻表示,正是韩国方面之前没有意识到朝鲜表达不满的严重性,还在做各种各样的解释,导致朝鲜进一步表达决心。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朝韩问题专家王生则认为,朝鲜此次向外释放的信息是对韩国推动朝韩关系发展的现状表示失望和不满意,遂借“脱北者”问题来向韩国政府施压。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分析称,朝鲜此次的举动很可能不仅仅是因为“脱北者”在朝韩边境散发传单一事,而是朝鲜政府一项宏大计划的一部分。“朝鲜可能正在制造一场危机,以便在以后的会谈中利用紧张局势作为筹码。”
今年以来,由于此前朝美谈判的破裂及全球疫情等因素,朝韩、朝美间的工作接洽与高层交流都几无实质进展。
自去年越南河内第二次“金特会”因双方未能就无核化达成彼此都可以接受的共识而无果而终后,朝鲜方面一边积极与美方开展工作层磋商,甚至在当年9月仍在寻求“拟订第三次金特会协议文本”,一边则同时高调宣称以年底为限,若朝美谈判无法取得建设性进展则朝鲜将走一条“新的道路”。
但去年底的“最后期限”并没能迫使美国作出让步,而朝鲜的“新的道路”也未明朗,特朗普即将到期的第一任期和尚不确定的连任可能性,更令早期宣传两国领导人私交甚笃的朝鲜境地尴尬。外加疫情带来的全球焦点的转移,今年1月接替活跃在朝鲜外交舞台近20年的“美国通”李勇浩出任新外务相的李善权,直到五个月后的今天才就朝美关系作出重磅的表态。
在12日的谈话中,李善权强调,朝鲜两年来采取的彻底废除北部核试验场、送还数十具美军遗骸、特赦释放被扣留的美国籍重犯等具有“世纪性决断意义”的重大措施,徒增了“白宫主人”口中夸耀的成果。
“在没有任何代价的情况下,我们再也不会向美国执政者提供政绩宣传用包裹。”李善权说,“很显然,两年前举世瞩目的朝美关系改善之希望,如今变成关系恶化之绝望,朝鲜半岛和平繁荣不容乐观,彻底消失在悲观噩梦之中。”
“进一步加强彻底管控美国长期性军事威胁的军事力量,就是我们不变的战略目标。这是我们在‘6·12’(新加坡‘金特会’)两周年之际给美国的答复。”
截至目前,美国方面并未就上述言论作出回应。但在此前的朝韩“断联”事件发生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曾迅速表态称,对朝方的这一行动感到“失望”,并表示美国与韩国就此问题正进行密切协调。随后朝鲜方面回应让美国“管好自己的事”。
韩联社12日援引分析称,与转发了涉韩的公报不同,《劳动新闻》此次并未刊登上述外务相涉美谈话,或意在为日后的朝美协商留余地。
朝鲜之意,在韩?在美?
接连对韩国、美国表态强硬但又留有余地,朝鲜的“醉翁之意”还未明了。
《纽约时报》分析认为,朝鲜“断联”的举动虽然针对韩国,但最终目标还是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指出,美朝河内“金特会”失败后,朝鲜加大了对韩国的压力,要求其无视美国的影响,在朝鲜无核化之前就改善朝韩经济关系。
《金融时报》称,此次就是朝鲜方面在经济制裁问题上向美国施压的最新赌注。新华社的报道进一步指出,朝方此次对韩发难是想打破当前半岛无核化谈判的僵局,同时也逼迫韩美在未来的谈判中让步,为自己争取更多谈判空间。
不过,詹德斌则认为,在今年11月美国大选前朝美对话无望,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和对朝制裁的巨大压力下,朝鲜对文在寅政府期待颇高,希望韩国能够迈出更大的步伐推动经济合作问题,这才是其最终目的。
今年4月中旬,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在国会选举获得压倒性胜利,成为“超级执政党”。王生表示,朝鲜对此其实是感到欣慰的,也在此基础上,期待文在寅可以不受美朝关系的制约来发挥主导性,继续推动韩朝关系发展。
然而,韩国要做出妥协,响应朝鲜此次的要求也并不容易。尽管韩国统一部10日以违反《朝韩交流合作法》为由,举报并取消了“自由朝鲜运动联盟”和另一个散布反朝传单的保守团体“大泉”的法人资格,但韩国政府内部关于“立法阻止居民散布反朝传单”一事引发违宪争议,因其涉嫌侵害宪法规定国民享有的言论自由。此外,保守党则批判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过于软弱。
詹德斌表示,如果最终韩国无法满足朝鲜的要求,朝鲜今后采取的措施实际上就是政策的转向。
金与正4日就曾警告,如果韩国不采取相应措施,朝方将拆除开城工业园区,关闭朝韩联络办公室,甚至废除2018年两国签署的军事协议。朝中社9日的公报也说,这次的措施只是第一阶段行动。韩国舆论分析,不排除朝方今后做出更多强硬举动的可能,韩朝关系发展前景令人担忧。
“朝韩关系几十年来一直反反复复,但朝鲜半岛局势的最大的突破点还是在于朝韩关系的发展。朝韩此次联络渠道切段,将来可能也有重开的时候,只是关闭容易,恢复难。”王生表示。
然而,前美国中央情报局朝鲜问题分析师、现供职于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金洙(Soo Kim)向《金融时报》表示:“在猜测朝鲜行为方面,模式和先例有时并不是最可靠的指标。”
新华社的报道也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指出,朝韩关系的最新发展,给已经陷入僵局的朝韩关系和半岛无核化进程带来负面影响,为半岛局势增添新的变数。
设于美国的朝鲜问题国家委员会专家丹尼尔·韦茨(Daniel Wertz)在推特上评论朝鲜此次切断与韩国通讯之事称,朝鲜通过切断危机期间最需要的固定沟通渠道来制造风险升高的气氛,“这是朝鲜当局老掉牙的戏码,不过也是危险的一步。”
新华社的报道则称,在新冠疫情未平、美国总统选举将至的敏感时期,如何有效管控半岛局势,避免紧张对峙进一步升级,需要国际社会共同努力,考验有关各方的政治智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韩国,朝鲜,美国

相关推荐

评论(1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