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代之辩|疫情之灾应成为大国关系更重视合作的转折点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左凤荣

2020-06-25 15:38

字号
【编者按】
2020年,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发布题为《不要在“摇摇欲坠世界”中丧失理智》(《Не одичать в “осыпающемся мире”》)的报告。“摇摇欲坠世界”出自“瓦尔代”两年前发布的题为《摇摇欲坠世界中的生活》的报告。在今年的报告中,作者指出,两年前报告中提出的“国际制度危机导致无政府状态加剧——每个国家都将依靠自己去解决生存问题”的判断,正被今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所印证。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成为世界已积累的大量问题的催化剂,但世界果真“摇摇欲坠”了吗?人类将退回到不是由理性而是由本能所主导的激烈斗争?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外交学人”与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合作推出“瓦尔代之辩”系列,刊出报告全文及系列专家深度评论。
2020年5月,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发布题为《不要在“摇摇欲坠世界”中丧失理智》认为,“将‘摇摇欲坠’的国际制度未来归结为两个基本选择:要么维护已有发展最重要的组织(联合国),并在此基础上构建新的功能性组织;要么出现另一种两极对立,但要比冷战期间更加激烈。”
对国际秩序持悲观态度,似乎是俄方的共识,这与俄罗斯没有感受到现行国际秩序带来的益处直接相关。报告还认为,中美关系会重蹈美苏关系的覆辙,甚至比当年的美苏关系更糟,美苏对抗的历史似乎在起作用。笔者认为,观察今天的世界需要顺应新的潮流。
新冠疫情与大国的责任
始于2020年初的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似乎印证了瓦尔代报告关于国际制度“摇摇欲坠”的看法,大国关系不睦加剧,影响国际制度效用的发挥。传染病是人类社会面临的重要非传统安全威胁,大国理应加强合作应对,但我们看到的情况却非如此。
在病毒初现之时,有的隔岸观火,有的以邻为壑,有些国家进行了严厉防范,关闭了边境,切断了交通,限制人员流动。一些国家不是从别人的抗疫中吸取经验与教训,而是挑剔和指责。
冷战结束以来,大国曾经团结合作处理过不少危机:“9·11”事件后的反恐合作、2003年爆发SARS(编注:即“非典”)后的中美合作、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的共同应对、2014年埃博拉病毒疫情在西非爆发的中美科研合作等。大国合作应对全球危机的局面,被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政策所改变。现今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美国感染人数最多的现实,再次证明人类安全是共同和普遍的,命运是相关的。
“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世外桃源,一国的安全不能建立在别国的动荡之上,他国的威胁也可能成为本国的挑战。邻居出了问题,不能光想着扎好自家篱笆,而应该去帮一把。”此次疫情大规模流行与疫情出现后大国各自为战直接相关。这说明,大国领导人需要具有着眼于人类长远发展的战略目光,只顾眼前利益害人也害己。
不管未来的世界怎么样,联合国会不会发挥重要作用,大国在其中无疑会发挥主要作用。决定大国作用和大国关系的不是某些政治家的意志,而是世界的潮流和世界的问题。
当前的新冠病毒疫情是一场人类与病毒的大战。这场战争的规模和影响超过了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场战争,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近1000万人受到病毒的侵袭,且疫情还在蔓延,多国相继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场与病毒的大战不仅造成了大量生命财产损失,还引发了一场后果难料的经济和社会危机,全球化的步伐将放缓,狭隘的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也有可能迅速发展。人类经历过黑死病、天花、鼠疫、埃博拉、“非典”等的肆虐,但从规模和影响来看,任何一次都无法与此次相比。越是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人员流动越大,受到病毒感染的人就越多,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全球化程度越高,受到的影响越大,中、美、俄、欧盟受到的影响显然高于其他国家,大国也最应该负起抗击新冠病毒责任的国家。
中美不会重蹈美苏对抗的老路
从现在的情况看,美国政府的表现令人失望,但美国的企业家并没有完全受特朗普影响,比尔·盖茨这样有实力的工商界人士不仅帮助其他国家抗疫,也支持世卫组织的工作,欧盟和俄罗斯也明确支持世卫组织。如果不能在世界上战胜病毒,各国都不会有正常的社会和经济生活,美国少数短视领导人的行为不会改变世界和平合作的潮流。
在人类发展历史上,大国的选择决定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大国的争斗导致了许多大战,给人类造成了巨大损失,大国的合作也解决了许多问题。在当今的大国关系中,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最好的一对大国关系,两国睦邻友好、务实合作的关系不断深入发展,中欧关系也在不断交流与碰撞中前行,俄罗斯与西欧国家的关系在改善,俄美关系竞争大于合作。
最令人担心的是中美关系。中美是不是像部分俄罗斯学者说的那样已经处于冷战状态,或者正在走向冷战?中美关系虽然问题很多,甚至有些尖锐,但中美关系实际上一直都是在斗争中前行的,两国并没有走到美苏对抗的那一步,说现在的世界是两极对抗也不符合事实,中国只能算多强中的一强,构不成一“极”,中国秉持的全球治理原则是共商共建共享。
虽然当今的中美关系无疑像当初的美苏关系一样,也具有全球性影响,但没有也不会像美苏那样走上全面对抗的道路。如此判断的原因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第一,中美关系与美苏关系有实质性的差别,这种不同主要源于中国。中国与苏联不同,没有取代美国的目标与打算。研究苏联的专家学者都清楚,苏共的战略目标是搞世界革命,以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与美国争夺对世界的影响力,促使更多国家走苏联的道路。
中国共产党始终强调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自己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权利,强调国家间的关系超越意识形态。习近平主席在会见2019年创新经济论坛外方代表时说得更直白,“今天,中国人民充满高度自信,将坚定不移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我们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但这个梦绝不是‘霸权梦’。我们没有准备去取代谁,只不过是让中国恢复应有的尊严和地位。我们已经取得了辉煌成就,但我们不会在世界上颐指气使,而是继续秉持‘和而不同’的传统理念,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致力于与世界各国开展互利合作。”美国要维护全球霸权,把中国当成挑战者是选错了对象。
第二,冷战后全球化的迅猛发展,这一潮流已经与中美的利益难以分开。当年苏联不认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建立的国际经济机制,除参加联合国外,并没有参加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关贸总协定等调节各国经济关系的机构,苏联的经济是自成体系的,苏美间经济联系不多。中国则不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与世界的良性互动中发展的,中国已经深度融入世界,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WTO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美国想要与中国在经济上“脱钩”是天方夜谭。特朗普对华施压的贸易政策并没有根本改变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中美年度贸易额仍超过五千亿美元,美国企业也照样来华投资。竞争与合作仍是现在和未来中美关系的常态,中美间不会发生美苏那样的全面对抗。
人类的未来取决于今天的选择
大国合作仍然有基础和条件。尽管现行国际秩序的主要建立者美国不断“退群”,奉行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以国内法取代国际法,不断向其他国家施压,但美国也无法动摇已经建立起来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机制。尽管受到干扰,但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在此次抗疫中也在发挥积极作用,WTO也仍在起作用,各国的经济关系还是在WTO的框架下运行。
从抗疫斗争中我们能够看到大国合作的愿望,大国间也在相互援助,各国学者也不断呼吁大国要加强合作。中国一直倡导大国之间要建立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习近平主席同许多外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通电话,呼吁“国际社会应加紧行动起来,有效开展联防联控国际合作,凝聚起战胜疫情的强大合力”。
普京总统倡议召开联合国安理会五常国家首脑会议,得到了其他四大国的积极响应。此次应对人类共同的灾难,应成为大国关系从前一时期过分重视竞争向更重视合作的转折点。人类战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只有大国有这方面的能力,大国的合作能够保证疫苗和有效的治疗手段以最快的速度在全世界得到应用。大国不仅应该合作战胜病毒,还需要合作应对疫情过后的世界。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说:“经济领域同样非常需要全球合作。考虑到经济和供应链的全球性,如果每个政府都各自为政而完全不考虑其他国家,结果可能争吵不休并加深危机。”从学者口中说出的这些话,值得某些大国领导人深思,如果人类没有美好的未来,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强大,某国也不会再次伟大。伟大的国家不仅在于有超强的经济、军事实力,还要有被其他国家认同和接受的软实力,极端自私、损害国际社会公共利益的国家不可能赢得他国的尊重。
人类的未来取决于今天的选择。无论是应对当前新冠病毒的蔓延带来的危机,还是解决疫情后世界的问题,都需要大国间的合作,需要大国做出正确的抉择。如果大国仍然各自为政、相互攻击、推卸责任,不仅会影响战胜病毒的斗争,也会加深和加重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产生的次生灾害。大国只有放弃无谓的争斗,合力战胜新冠病毒,共同应对未来的全球性挑战,才能保障人类有美好的未来,普京总统倡导召开五常峰会是个好主意。
(作者系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教授。本文首发于“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原标题:《【瓦尔代中俄论坛】左凤荣丨世界潮流将推动大国合作》。澎湃新闻获授权转载,略有删节,现标题及文内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摇摇欲坠世界”,瓦尔代年度报告,世界秩序,新冠疫情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