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武谈兵|运-20亮相高加索演习,中国战略投送力稳步提升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若鸿

2020-09-14 12: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我国空军运输航空兵部队首次使用国产运-20大型运输机,运送04A式步兵战车等重型装备抵达俄罗斯阿斯特拉罕地区的机场,参加“高加索-2020”战略演习。这也是我国首次公开运-20运输机重装空运任务,展示了该机出色的战略投送能力。运-20装载07A式自行榴弹炮。

运-20装载07A式自行榴弹炮。

空中战略投送有何重要意义?
空中战略投送也被称为“战略空运”,主要是指利用大量军用以及民用运输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大量人员、装备和物资空运到预定区域。从二战结束后至今,真正具备成规模空中战略投送能力的国家只有美国和苏俄。而我国随着新一代运-20大型运输机服役数量的不断增加,也正在形成自己的空中战略投送能力。
事实上,空中战略投送虽然是由各国军方来进行指挥和实施的,却不仅限于作战行动。战后第一次大规模空中战略投送行动,就是著名的“柏林空运”。1948年6月,苏联单方面切断了通往西柏林的所有陆上交通。为了维持西柏林市民生活所需的物资供应,刚刚成立一年的美国空军联手英国皇家空军,出动了460架C-47、C-54等各型运输机。在长达18个月的时间里,英美两国空军向西柏林空运了多达223万吨的各类物资,打破了苏联的封锁。由此,“柏林空运”也成为二战后至今世界上出动运输机数量最多、持续时间最长、运送物资最多的空中战略投送行动。
“柏林空运”后,美军意识到今后此类的大规模空中战略投送行动还会发生,不能每次都依靠临时组织。于是,美军很快成立了直接隶属于国防部的军事运输司令部,直接负责包括空中战略投送在内的战略以及战术级别运输任务。而且,随着冷战大幕徐徐拉开以及北约组织的成立,美军开始进行全球力量部署,对于空中战略投送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很快,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专门负责空中战略投送任务的美国空军军事空运司令部展示了其强大的实力:在当年10月至11月的一个月时间内,出动268架C-141“运输星”以及77架C-5“银河”运输机,共飞行了567架次,为以色列军队运送了总重量超过22345吨的各类装备物资,包括坦克、火炮以及弹药等。飞机“坟场”里的C-5战略运输机。

飞机“坟场”里的C-5战略运输机。

在同一时期,苏联空军也利用运输机为埃及一方运送武器和弹药。但是,苏联空军出动的都是采用涡桨动力的安-12和安-22运输机,飞行速度和载重能力远不如美国空军C-141“运输星”和C-5“银河”运输机。所以,苏联空军最终只给埃及运送了约16000吨物资。这也在相当程度上导致了埃及与叙利亚联军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主动出击进攻以色列,却很快被后者逆袭。
而最能够体现美国空军强大空中战略投送能力的,还是在海湾战争中。伊拉克军队在1990年8月2日出兵占领科威特全境。4日,美军决定向中东部署部队。7日,美国空军20架C-141“运输星”运输机就将82空降师先头部队的2300名官兵以及装备运输到沙特并建立防线。之后,美国空军又连续出动C-141“运输星”运输机908架次、C-5“银河”运输机71架次,将82空降师整建制的1.2万名官兵、38架直升机、51辆坦克、180部反坦克导弹发射装置及26门火炮运送到中东地区。应该说,当时也是美国空军空中战略投送能力最强的时期。C-141运输机外形上最大的特点是机体修长。

C-141运输机外形上最大的特点是机体修长。

集战略与战术投送于一身
一个国家要执行空中战略投送任务,最基本的条件就是装备相当规模数量的战略运输机。而最为典型的战略运输机如前文提到的美国空军C-5“银河”、苏俄安-22、安-124、安-225等。这种运输机都必须具备几个技术特征,包括:最大起飞重量一般在250 吨以上;载重量80~100吨;能够装载主战坦克等重型装备,正常装载航程超过10000千米,可进行跨国、跨洲际间甚至全球快速部署。
所以,为何笔者说从战后至今只有美国和苏俄具备真正的空中战略投送能力,就是因为只有这两个国家才能够自主研发和批量装备战略运输机。目前,美国空军以及俄罗斯空天军的战略运输机装备规模和数量都比冷战末期缩减了很多。比如,美国空军现役的唯一一型战略运输机——C-5M“银河”只有52架,而且平均服役时间都超过了30年。为了延长该机的飞行寿命,美国空军还在不遗余力地对其进行改进和延寿。而俄罗斯空天军现役战略运输机更少,只有30余架安-124以及不到10架的安-22。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读者问:既然现役战略运输机数量这么少,当今美国空军以及俄罗斯空天军的空中战略投送能力是靠哪种运输机来维持的?这其中就涉及到了一个不同于战术运输机以及战略运输机的设计理念,即大型运输机。一般来说,典型的战术运输机载重量为20吨,而战略运输机的载重量从80吨开始起步。那么,载重量介于两者之间的就是大型运输机,载重量通常为40吨~60吨。04A式步兵战车准备驶入运-20货舱。

04A式步兵战车准备驶入运-20货舱。

世界上第一种大型运输机就是美国C-141“运输星”,该机也是世界上第一种完全为货运设计的喷气式飞机。C-141“运输星”的载重量为40吨,虽然远不及C-5“银河”的118吨,但也曾经是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美国空军空中战略投送的主力机型,从1965年一直服役到2005年。后来,苏联看到了C-141“运输星”出色的飞行性能和空运能力,决定研发超越前者的同一级别的喷气式大型运输机,以代替一部分安-12战术运输机,这就是至今还在服役的伊尔-76。
伊尔-76的研发时间晚于C-141“运输星”,因此在设计指标上都要高于后者。而且,经过不断改进,伊尔-76的后续发展型号已经在载重以及最大起飞重量上越来越接近战略运输机的标准。不过,C-141“运输星”和伊尔-76作为第一代大型运输机,必然存在某些固有的不足和缺陷,比如:只能在跑道条件较好的机场进行起降,机身货舱宽度较小,不能运载某些大型装备。所以,美国空军在上世纪80年代提出了研发能够兼具战术以及战略空运要求的第二代大型运输机,这就是在冷战后才服役的C-17“环球霸王”。
该机在主要指标上,包括最大起飞重量以及载重量等都基本达到了战略运输机的下限水平。特别是专门加大了机身货舱宽度,以便能够装载主战坦克、自行火炮这类重型装备。这就使得C-17“环球霸王”能够执行以往战略运输机才能够胜任的重装空运任务。而另一方面,该机的发动机、起落架等也经过特殊设计,具备在条件较差的野战机场起降的能力。这也是以往战术运输机才能达到的性能。
通过融合战术以及战略运输机的技术特性,C-17可以直接将装备、人员以及物资运送到前线机场,而无需像以往那样必须经过中途陆路转运,大大提升了部队投送能力。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苏联也紧随其后,开始研发同样具备战术以及战略运输能力的安-70大型运输机,以便全面替换安-12。但随着冷战结束安-70大型运输机随着安东诺夫设计局归属乌克兰,在向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外用户推销多年无果后,只能黯然下马。此次远距离投送将检验运-20的战略投送能力。

此次远距离投送将检验运-20的战略投送能力。

运-20不负“鲲鹏”之名
美国C-17大型运输机的成功,让其他国家看到了下一代运输机发展的新道路。于是,欧洲空客公司从1993年开始启动A-400M大型运输机的研发项目。这也是至今欧盟国家进行合作的最大的一项武器装备研发项目。A-400M大型运输机主要面向欧盟国家,包括法国、英国、德国等均有服役,土耳其和马来西亚也采购了该机。
之后,第二个研发成功新一代大型运输机的国家就是中国,代表型号就是被称为“鲲鹏”的运-20。在该机批量服役之前,我国空军主要的空中战略投送力量只有从俄罗斯以及乌克兰采购的一部分伊尔-76大型运输机。前文笔者提到过,一个国家要形成真正有效的空中战略投送能力,必须要拥有足够数量的大型运输机以及战略运输机。目前,俄罗斯空天军现役各型伊尔-76大型运输机依然有200余架,而且还在研发性能更好的新一代改进型号。美国空军C-17“大型运输机虽然已经停产,服役数量也达到了222架。而我国空军装备伊尔-76大型运输机数量最多的时候,也没有超过30架。并且,随着高强度运输任务大量消耗飞行寿命,我国空军伊尔-76服役数量还在不断减少。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空军对于运-20生产速度以及服役数量都提出了非常迫切的需求。
如今,随着运-20开始执行最为重要的上千公里远程重装运输任务,证明该机性能至少不逊于俄罗斯伊尔-76大型运输机,甚至接近美国C-17的水平。而且,从现役数量上推测,应该已经超过了伊尔-76。按照美国以及苏俄空军以往的经验,要具备基本的空中战略投送能力,伊尔-76、运-20这类大型运输机的服役数量至少要达到60架左右,以实现合成营级别部队的整建制空中投送。笔者相信,我国空军实现这个“小目标”指日可待。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谢瑞强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讲武谈兵,运-20,中国空军,高加索-2020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