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探路香炉峰,问道北武当

2020-10-23 13:1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2019年4月13日穿越此线未果,于12月1日再次起程,经历了云海雾凇奇观,终打通这条百转千回之路,特游记记之。
引子
道长指着枝头的一颗嫩芽,问弟子:“你能否掐断它?”弟子说当然可以。“你能否掐断整棵树的嫩芽呢?”道长进一步问。弟子说,当然可以,把这棵树砍掉就是了。“但你能掐断这个春天的嫩芽吗?”假如你的心是一个明媚的春天,是一座春天的花园,谁又能掐断你内心梦想和希望的嫩芽呢?
或许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佛教之于国人的影响可谓强大,我曾数次“朝台”,去感受浓浓的佛教氛围。但对于家门口的本土“道”,却少有问询,那些年坚持晨练,路过凤山天贞观时总能邂逅白须飘飘的老道长,但也不曾向他请教一凡。周末应“逍遥行”户外群主车老师之邀,计划开辟一条从皇帝庙到金顶的线路,正好借此机会问道,于是欣然前往。说起逍遥行这个群名,其实就与“道”很有渊源。庄子有名篇《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庄子追求的精神上的物我两忘、自由自在的精神在这篇巨著里得到了很好的诠释。其实每个驴友心中住着不只一头驴,还有鲲,还有鹏。有驴的执着顽强,也应有鲲鹏的宽广博大。
说起北武当山,人们首先想起的就是北武当山景区,景区内最高点为金顶,建有真武大殿。但北武当山的最高峰却为香炉峰,海拔2230米,足足比金顶高了三百米,但不属景区范围,罕有人至。我们的行程规划大致为皇帝庙—九龙庙—香炉峰—天门—金顶—松泉村。
参加活动的一十四人皆户外精英(顺便夸了下自己,有点脸红)。早八点,到达徒步起点皇帝庙,遗址仅剩一面砖墙。原供奉的是后赵皇帝石勒,羯族人,五胡乱华中五胡之一,史书记载乃杀人成性的恶魔,但在离石这一带却有良好的口碑。千秋功罪,留给专家评说吧,我只管问道。
刚要进沟,天上就下起了小雨,这可苦了部分未带雨衣的驴友,有几人只好返回购置雨衣,再从终点处出必,以期中途会师。沟里了小路铺满了黄沙,想必是起到防火隔离作用。淋着蒙蒙细雨,呼吸着充满负氧离子的的空气,脚踏在细细的黄沙上,闭上眼睛去感受,只要心中有景,那里都是马尔代夫!
进入道回沟,虽然仍如冬日一般肃杀,但厚厚的冰层下还是传来了潺潺流水声,水是生命的源泉,利养万物而于世无争,从石缝中,从腐壤里渗出,即使呆在世人所厌弃的地方,它的品质仍无比的接近于高尚。古语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这也是道家的一种处世原则和态度吧。
自然有其自身规律,有生就有死,这棵树虽然看起来挺拔粗壮,却深受疾瘤折磨,或许它会挣扎着挺过这一关,重发生机,或就此枯干。但有一点肯定的是,它终将会倒下,化为尘土。我们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无为而治,这也是老子思想核心要义。
当初也仅仅是跌落石缝中的一粒种子,但经日月滋养,破茧而出,长成参天大树,终有力量将此巨石撑作两半,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自然的形态。体现的是人定胜天的思想,或许更多的有庄子的影子。
从道回沟转而向上攀登,早不再有水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雨也停了,经连续拔高,远远望去,一株迎客松伸出了它的臂膀迎接我们这群造访者,九龙庙到了,不知古人为何费如何大周折在此建庙,想必是一风水宝地,并一定会有一个动人的传说吧。
此时天气转暗,远处云雾缭绕,并随风向着九龙庙奔来。四周从林茂密,貌似无路可行。何必急着赶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遇见了就不要错过。遥想当年也曾有道士在此修仙,有如此美景相伴,夫复何求!由此想起一个故事,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鲦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我们怎么能知道修行的道士是快乐的呢,修行坚守的那份清苦,又有几人能做的到?如果是我也未必做的到,因此不要总是以自己的眼光去看待他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借着风力,现乱云飞渡的场景。
此时此地,登高望远,感觉天地与我共生,万物与我为一
胸中有丘壑,眼里存山河
两侧皆是悬崖,一面石壁挡道。看似无路可寻。唯有迎难而上!从九龙庙到香炉峰的路上布满荆棘、巨石,走的异常艰辛,无任何捷径。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徒步必须具有坚强的毅力,一步一个脚印,才能到达胜利的终点。终于在中午一点,登顶香炉峰,山顶建一森林防火瞭望塔。
人困马乏,白开水太谷饼,我的户外“套餐”,还未用餐完毕,风云突变,天雷滚滚!顶峰极易遭雷击,于是迅速下撤,伴随着撤退的步伐,漫天飞舞的雪花如约而至。一方面为看到四月雪而欣喜,另一方面又为下一步行程暗自担忧。心情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不一会儿,地面便全部覆盖了一层白雪,刚刚露出脑袋的小草也浸泡在冰雪中,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得看造化了。老子曾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儒家讲天地有仁心,滋生了万物;老子则说天地无所谓仁,也无所谓不仁。天地生了万物,并没有想取回什么报酬。也就是天地看待万物是一样的,不对谁特别好,也不对谁特别坏,一切随其自然发展。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北武当山与吕梁其他山相比,不同之处在于是一座石头山,石头山自然少不了奇石。而那些历经岁月洗礼的石头,因为先天的禀赋好,也因为后来的功夫深,就有了一种混合的气质,既别致形象,又不显张扬,由于常年接受雨水的冲刷,阳光的炙烤,使得这些石头在美不胜收中,又有了缄默深沉的气度,不管有人无人欣赏,它们如常,一直在这里守候。
树林越来越密集,队伍也拉的很长,虽然树木挡得了人的身影,但挡不住声音的传播,彼此都前呼后应着。踏过布满苔藓的石头,想起了白居易的一首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正是最生动的写照。
从香炉峰到金顶毫无路径可寻,但自己选择的“道”,哭着也要走完,在情绪低迷之际,忽然眼前一亮,一座造型别致的“天门”映入眼帘。
驴行打卡之地,合影一张,前后左右探究一番,其形成原因百思不得其解。张家界天门洞是典型的石灰岩,受水的侵蚀,逐渐穿透山体而形成著名的天门洞,但此处应该是沉积岩而非石灰岩。此处远古应该是海洋,姑且认为是水退去后冲涮掉泥土形成的吧。
等到可以望见北武当山道观建筑群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期待与另一队人马的会师场景没有出现。本想金顶之上向上师讨教何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但现实迫使我们必须立即下山,行程计划可以调整,安全永远放第一位,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顺利出山!回家的路上我在想,自己找的道在哪里?,好像已经有了答案,顺应自然,不刻意,不强求,这就是道家第一原则:“道法自然”。
寒暑交替,秋尽冬来,小雪初霁,又一次整起背包,完成未了心愿,此次人马甚众,竟有二十人之多。从成世番开始拔高,经过一个多小时,抵达天门再次合影留念,对比两次照片。在变与不变间,恍惚间已经过了八个月!
才观天门奇观,又遇玉树琼枝。雾凇我们俗称冰挂。是由于雾中无数零摄氏度以下而尚未结冰的雾滴随风在树枝等物体上不断积聚冻粘的结果,表现为白色不透明的粒状结构沉积物。
冰封时节,草木凋零,万物失去生机,而琼枝玉叶的辽东栎(俗称菜树,可生木耳)、银菊怒放的青松千姿百态,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雾凇来时“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雾凇去时“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真正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派天地使者的凛凛之气。雾凇性情如此,今日得见此景之人自然陶醉其中,我曾数次雪后前往西华镇却难觅芳踪。今日在此能够见到雾凇真是一件令人兴奋难抑的事情。
雾凇完全是大自然的杰作,天地间的造化,需要温度、湿度、风力、风向等诸多条件适宜、合理匹配时才能生成,而这些条件是任何人工都无法完成的。道家有言“天地之道,极则反,盈则损”当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时,就会出现奇景。
水墨丹青的图画
顺着山脊行走,正好处于海拔1500--1800米的灌木丛带,走的异常艰辛。一会又到无路之处,何去何从,老子曾言: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但鲁迅先生也曾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于是便有了路。既然探路,就要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往上爬就对了!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在荆棘、巨石、悬崖间腾挪,后队人马跟随前队人马的脚印,在迷茫、疲惫中前行,过了一山又一山,此时意志是消沉的。甚至都不再拿出相机拍照。
陕北有酸曲“石头上长树扎不下根,隔玻璃亲嘴急死个人,看来在石头上长树真的不容易!
路还没有走完,心中唯有焦急!当远处的山壁变成淡红色时,我才意识到黄昏来了,望着黄昏,感受黄昏,让我忧郁的心一次次在夕阳下放开,天渐渐暗淡下去,寒意迎面扑来。
落日的余辉懒洋洋的爬过山顶;暖暖地照在金顶之上的真武大殿,一切是那么的静谧,暮色已经模糊起来了,堆满着晚霞的天空,也渐渐平淡下来,唯有白雪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晶莹透亮。我转过身看了一下山的另一头,那是太阳再次升起是地方啊,明天的太阳是否会记得今天的辉煌。
终于踏上了铁索桥,意味着我们已经进入了景区,雪后湿滑、地形不熟,我们不占天时地利,但因为有一支团结的团队,不逞强,善协作。我们有人和!
黄昏,我走过鼓楼,叮叮当当的风铃,任晚风掀起,虽然听不出什么曲调,但保不准演译的是汉唐的诗赋,宋元的词曲!
残阳被残月代替了,黄昏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月儿高挂,夜色覆地,凄凄惨掺戚戚的情感,顺着灯光拾阶而下,道长一再叮嘱下山要小心!身已处修行地,却无暇再跟道长问道了。为抄近路尽快赶到松泉村,我和车老师、海平三人又钻进森林中摸索下山的路,一直很喜欢黑夜行走。我知道有许多奇怪的事情,只会在看不见的夜里发生,只是这次实在无暇让思绪到处飘浮,集中精力快速前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或许正是千年前的一位古人,夜间也是在这一片松林里行走,有感而发,才将此地取名松泉村吧!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终于在晚七点四十,抵达了终点松泉村。一路上问道、思道,那么道是什么?有的人说学道是一种智慧,有的人说悟道是一种人生态度,没有人能够准确给道定义。“道非道,非常道”或许一旦定义说它是什么,其实已经概括不了它不是什么了
尾声:玄门道家的世间何为最珍贵?
弟子答已失去和未得到。
道长不语。
经数载,沧桑巨变。
道长再问之,答曰世间最珍贵的莫过于正拥有!
作者:胡文凯
长按二维码,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
即可关注
吕梁市新闻办官方微信“吕梁发布”
觉得不错请分享点赞
喜欢此内容的人还喜欢
原标题:《【关注】探路香炉峰,问道北武当》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