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运︱《曹学士遗集》及钱大昕未刊跋语

周运

2020-11-03 12: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国家图书馆藏抄本《曹学士遗集》三十卷四册([清]曹仁虎撰,[清]王鸿逵编,附《曹学士年谱》,索书号:96258)。蓝格稿纸,版心下印有蓝字:次欧山馆。卷首钤朱文方印:盱眙吴氏藏书,望三益斋。写手精工,韶秀可爱。开卷是王昶的《曹学士本传》(《太仓州志》),接着是钱大昕《曹学士墓志铭》和《习庵学士诗集序》,序后跋语:“此予戊申岁所作,付其子西平。西平缮写一通,并诗集寄秋帆尚书所,其家遂无副本。今毕氏图籍俱散失,无可踪迹。述庵司寇复向西平家索得残稿数帙,编次为诗文卅卷。子美金玉之文,赖永叔论定,虽尝鼎一脔,习庵亦无可憾于地下矣。述庵属予为序,衰病不能搦笔,因捡旧藁寄之,并识重编岁月,感述庵笃于旧雨之谊,又悲西庄之不及见也。辛酉腊月,大昕书。”《曹学士遗集》国图未允拍照,钱大昕手迹如上图所示,分别为:钱大昕像题,《有竹居集》,道光元年(1821)刊;钱大昕致汪志伊函,《袁氏藏明清名人尺牍》,文物出版社2016年版;钱大昕书隶书联,《奉天教育》1936年11月1日第四卷第八号。

《曹学士遗集》国图未允拍照,钱大昕手迹如上图所示,分别为:钱大昕像题,《有竹居集》,道光元年(1821)刊;钱大昕致汪志伊函,《袁氏藏明清名人尺牍》,文物出版社2016年版;钱大昕书隶书联,《奉天教育》1936年11月1日第四卷第八号。

《习庵学士诗集序》已收入《潜研堂文集》卷二十六,而此则跋语未见新版《嘉定钱大昕全集》(凤凰出版社2016年版)收入,属于佚文。跋语写于嘉庆六年十二月。“其子西平”是曹仁虎之子曹臣晟。据王鸿逵《曹学士遗集序》:“学士与述庵先生少同学,长同年,居官京师,则文章情谊为当世所推,无不同者。先生参滇蜀军事,屡典大藩,而学士亦使粤东,或八九年或二三年而后一见。故学士之殁于粤也,先生增痛焉。学士诗文,先生尝索之于其子弟,谓云全集为毕秋帆制府取去,出其丛残漫漶者以示先生。先生收而藏之,将求全集于制府,已而制府殁,缘事籍其家,全集卒不可见。葢迄今十馀年矣。因取所藏者,属鸿逵编次之。……太史公曰,藏之名山,传之其人。诚有人焉珍重收藏、守之弗坠,亦可无憾也已。夫物之显晦有时,古人著作有投厕覆瓿而卒传于世,欧阳公所云,时[斯]文金玉也,虽埋没粪土,必有光气见于世,而莫之掩者。今读学士之诗,穆乎周情孔思,渊乎日光玉洁,即此十馀卷,必传于世无疑。先生裒而集之,表而出之,轸念故交,珍重爱惜之如此,张万之古谊,元白之交情,盖复见于今日矣。……嘉庆六年辛酉春二月,青浦后学王鸿逵书于杭州之敷文讲院。”后面《曹学士年谱》署“青浦后学王鸿逵用仪编次”,卷末跋语:“家述庵先生主武林讲席,鸿逵以编校书籍侍几案。学士行事,先生知之甚详,爰口授之,命作年谱一帙,谨述之如右。时嘉庆辛酉春二月望日,后学王鸿逵录于敷文讲舍见山堂。” 
曹仁虎于乾隆五十二年(1787)去世,钱大昕先后为其写了墓志铭(1787)及《习庵学士诗集序》(1788)。王昶从曹臣晟那里索得残稿,命王鸿逵为曹仁虎编订了这部遗集。据《曹学士年谱》乾隆五十二年丁未条:“女二,长适乙未进士胡文诠,次适毕制军沅之孙兰庆。”曹仁虎与毕沅之子是儿女亲家,所以毕沅会跟曹臣晟要去全集,估计有刊刻的打算。而毕沅嘉庆二年(1797)病逝,随后于嘉庆四年被抄家,藏书散失,这部全集自然也无处可寻。王昶嘉庆六年向钱大昕求序,钱氏于是年十二月(1802年1月)以旧文寄上,并附上这段跋语。
《遗集》卷二补遗《听雪阁观寒山瀑布》:“萧条选物场,历棲禅地境。”眉批:物疑当作佛。灏校。卷三《遂初园杂咏》:“凉蝉止复鸣,游鱼散还聚。应有山中人,剪灯夜深话。(青瑶池馆)”眉批:话当作语。卷四《集吴企晋砚山堂观马扶波铜鼓即用梦谢山先生韻》眉批:賔当作賓,灏校。另一叶眉批:戈当作弋。《燕子矶守风》:“迴看白日迷光晶,沫光乱射蛟涎醒。”眉批:醒当作腥。灏校。卷五《卫河阻风》:“坎止各有时底事,情怀偏埫塎黄头。”眉批:埫塎俱上声,不安貌。《上元夜过王述菴斋中小饮即事》:“北风吹牕响飚飙”,眉批:飙疑当作䬊,《广韵》风疾也。《题沈济英太守劝农图》眉批:雨乑,《广韵》崖纽两声也。溛瀤,见《江赋》。卷八《消夏》:“鬆带熨将棋局渹”,眉批:渹见《世说》王导事,音㵾,吴语冷也。卷十三末有毛笔批云:“道光五年乙酉阳月,同里后学张灏校读一过于古芸书屋。”批语与抄本字迹不同,国图另藏有《书法册页》(索书号61426),其中有张灏为笔珊所临曹植《洛神赋》,落款署:“戊寅孟夏临”,写于嘉庆二十三年(1818)四月。对比册页与眉批字迹,确是张灏亲笔。据《江苏艺文志(镇江卷)》(江苏人民出版社,1994年,248页):“张灏,字太初,号稼孙、墨颠、稼翁。清丹徒人,铉三子,沄弟。嘉庆十八年(1813)拔贡,以小京官历官至监察御史,署工科给事中,出守广西浔府。为人极和蔼,亦极风雅。晚年自粤归,以诗酒自娱。年七十卒。”另《秋吟山馆集选句诗》([清]張灝撰,道光十六年刊本,索书号159594),有路德序云:“吾友稼村,诗人也,与余同官户部,时相唱和,公暇对酒谈艺,莫逆于心,今别来十五年矣。余子侄入都,必讯问起居,而未得一睹近作。昨长子慎庄自京师归,携稼村集选句诗一卷,余急披观之。……道光丙申冬十有二月,盩厔愚弟路德拜序。”张灏于道光五年(1825)十月校读此书。
据《遗集》凡例:“先生诗文散佚颇多,今编辑遗藁,搜罗散见诗文,得赋一卷,古今体诗若干首,分作十二卷,附原编刻烛炙砚辕韶集鸣春各集诗九卷、考一卷,又砖影集、馆阁撰拟文暨秦中艸代毕沅抚军折稿杂文若干首,分作六卷,益以原序年谱一卷,共三十卷。” 第三册为卷十三,而第四册已是卷二十四,据目录,全书少了十卷,至少缺二至三册,原书应有六至七册。
《遗集》最后附有《嘉定曹习庵诗集补遗》一卷,有序:“去冬来守疁城,其嗣君静斋以消寒炙砚诸集贻余,甫下车,积件鹿鹿,未暇展读。今春之初,因公抵苏,放舟吴胥,旅经沪渎,往返旬馀,樯帆上下,细雨打窗,江风峭甚。乃于行笥中取先生鸣春诸作及七十二候考朗诵数过,见其光芒流丽,考订详明,始知学使英年蜚声翰苑,簪笔天庭,久已流播海舶,价重鸡林,不独桦烛三条,金莲撤归,见赏于圣主之知遇已也。既而嗣君静斋复以年谱、补遗二卷示余,乃王君用仪所编次者,案牍之暇,翻阅殚思,其雄浑俊逸,则天台之掷地金声也。……嘉庆九年甲子孟夏之吉,长沙许知玑于疁城官舍之怀陆堂。” 疁城,嘉定的别称。序作于嘉庆九年(1804)四月。
据《善化县志》(光绪三年刊本)卷二十一:“许知玑,乾隆五十四年己酉(1789)恩科举人。”许知玑序后另有一行毛笔批语:“嘉庆乙丑季春,署嘉定县事莱阳后学赵曾,读凡三日而毕。时代理太仓岁试提调事,识于昆山行馆。”又据《嘉定县志》(光绪七年刻本)卷十一 ,许知玑于嘉庆八年(1803)任嘉定知县,次年由赵曾接任。另陈文述《颐道堂文钞》卷三《赵北岚大令墓志铭》:“君姓赵氏,讳曾,字庆孙,一字庆之,北岚其别号也。世居山东登州府莱阳县。……君少颖异,中乾隆己酉举人,试礼部不第。嘉庆辛酉,挑发江南候补知县,历摄嘉定、青浦、吴江、荆溪、宝山县事,一摄镇江府通判。……君嗜诗书,通小学,工隶书,尤酷嗜金石。所得汉人碑拓本甚富,自署为百汉碑斋,纪实也。在嘉定时,与钱竹汀宫詹及其从侄献之(按:钱坫)州佐,交游甚密。州佐故多吉金贞石之储,及病,以归君,故君于金石收藏甚富。……所著有《画鹤轩诗钞》《刀布文字记》《隶辨辨》,皆未梓行。辑里中前辈忠烈节义诸公之墨迹为莱阳人帖,同人留其双钩木刻诸吴门,置虎邱二姜先生祠壁,君志也。”徐康《前尘梦影录》卷上云:“嘉定邑令赵北岚曾,莱阳名士,曾刻人帖一册,取莱阳一邑忠臣孝子名流法书,皆从墨本句橅上石,一时名重艺林,同声称赏。”另钱大昕婿瞿中溶《练祁稿》卷一有《莱阳赵北岚明府曾收古泉拓本四册属题诗时宰我邑受代将行前即赋赠志别三首》(《古泉山馆诗集》)
短簿祠边倾盖逢(先年游虎邱白公祠始识公),剧谈促膝苦匆匆。还因天假清缘好,坐我棠阴半载中。
瓣香供奉张司业(公于唐人诗中最爱张籍),信手挥成绝妙词。偷得薄书闲片刻,便摹蝉翼写乌丝。
鹤琴果是赵家风,世绾铜章清白同(公言吾家四世作宰)。一卷汉碑钱四帙(吾乡有汉华山碑拓本,出自鄞之天一阁,公假来双钩),此行莫谓宦囊空。(赵北岚明府曾,莱阳人,己酉举人,官江苏,尝摄吾邑宰。博学工诗,政绩颇著。)

虎丘创建白香山祠事,钱大昕也有诗《虎丘创建白香山祠落成用白公武丘寺路韵四首》及《短簿祠》纪之(《潜研堂诗续集》卷八),时在嘉庆二年(1797)中秋前。赵曾与瞿中溶、钱大昕相识应在此时。据钱庆曾《竹汀居士年谱续编》嘉庆九年甲子条:“是岁,江宁乡试,向例停课,公乃归家。时莱阳赵北岚明府曾权知嘉定县事。明府雅好金石,执简相招。公久不赴亲朋宴会,以欲纵观明府所藏,遂鼓兴往,展玩竟日,并为题记数行,乐而忘倦。榜后复至书院。”钱氏是年八月自苏州返乡,与赵曾会面并参观其金石收藏。九月下旬回苏(《练祁稿》卷一《哭外舅宫詹先生》诗小注),十月二十日去世。赵曾于嘉庆十年(1805)三月读此书,正在署嘉定知县任上。
这部文集的编纂情况,据严荣《述庵先生年谱》嘉庆五年庚申条:“(王昶)正月下旬至(敷文)书院。”嘉庆六年辛酉条:“时目疾益甚,遂辞讲席而归。”王昶在主杭州敷文书院讲席期间,属王鸿逵编成这部诗文集,王鸿逵并于嘉庆六年二月十五日编订完成曹氏年谱。曹臣晟从王鸿逵那里抄写了这部诗文集,嘉庆九年,邀请许知玑为补遗作序。赵曾又于次年借阅披览。
国图藏本的递藏情况,次欧山馆主人可能自曹臣晟处借抄了这部书(或自他处传抄),时间应在嘉庆十年之后。国图另有一部钱大昕《唐石经考异十三卷》的次欧山馆蓝格抄本(索书号10031),南京图书馆藏有《阳春草堂稿 西行稿》([明]邱集 撰,索书号GJ/KB0079)蓝格抄本,版心也有“黄氏次欧山馆”字样。这位次欧山馆主人应该是一位吴中士人。张灏于道光五年(1825)十月校读了这部抄本,“古芸书屋”或许是张灏的室名。而卷首所钤“盱眙吴氏藏书,望三益斋”,是吴棠藏书印。据《盱眙县志稿》(清光绪十七年刊本,廿九年重校本)卷九人物,吴棠,字仲宣,道光十五年(1835)举人,累官江宁布政使、江苏巡抚、闽浙、四川总督,署成都将军。“好藏书,所至悉以自随”。另莫伯骥《五十万卷楼藏书目录初编》卷三《尔雅》云:“卷末有滁山书堂大方章,当是盱眙吴尚书棠遗本。棠号仲宣,官蜀最久,致仕寓滁州,故有此章。平素则以望三益章捺于各藏本也。张氏之洞《广雅堂诗集》有《滁山书堂歌》,中有云‘忽忆家园万牙签,蛛丝蠹迹无人扫’。注云,藏书甚富,率皆善本旧椠。又云:滁山深蔚滁泉香,中有尚书读书堂。宋椠明钞四罗列,朱履白发中徜徉。不惜饼金购一轴,充栋都曾经手触。狨座牙旗十五年,长物至此堪夸目。”吴棠藏书室名“望三益斋”,这部《曹学士遗集》曾入藏吴棠望三益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诗亮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曹学士遗集》,钱大昕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