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楼记》的秘密,滕子京被贬背后,揭示的是宋朝衰落

2020-12-10 13:4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团队特邀作者 朝文社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食堂
《朝文社》(原《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5483,阅读时间:约14分钟
庆历六年九月十五日(1046年10月17日),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范仲淹应至交好友时任岳州知州滕子京之请为重修岳阳楼写下了千古名文《岳阳楼记》。
文章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成为千古名言警句,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
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岳阳楼记》开篇第一句“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的背后,蕴含了宋朝衰落的真相。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一切的一切都得从滕子京说起。
一、滕子京是谁?
滕子京(991年—1047年),名宗谅,字子京。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进士,和范仲淹是同年,两人关系相交莫逆。滕子京中进士后,历任潍、连、泰州从事。
天圣三年(1025年),滕子京任泰州军事判官;当时范仲淹任西溪盐官,两人一起协助建议泰州知州张纶修筑捍海堤堰,造福一方。康定元年(1040年)九月,宋夏战争爆发后,滕子京奔赴抗夏前线,任泾州知州,当时范仲淹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兼知延州,兄弟俩携手并进,共同防御西夏东侵。庆历二年(1042年)十一月滕子京升任环庆路都部署、经略安抚招讨使、兼知庆州(张亢升任泾原路都部署、经略安抚招讨使、兼知渭州),范仲淹、韩琦、庞籍三人共任陕西四路都部署、经略安抚兼沿边招讨使。
庆历三年(1043年)四月初七日,范仲淹和韩琦同时回京和任中思一起担任枢密副使,范仲淹的连襟郑戬则独自一人接任陕西四路马步军都部署兼安抚招讨使。
同年八月十三日,范仲淹担任参知政事,韩琦、富弼担任枢密副使,三人领导欧阳修、余靖等君子党(史无其名,食堂将庆历新政骨干称为君子党)著名的庆历新政就此拉开帷幕。
二、王拱辰的反击
就在庆历新政进行的时候,时任御史中丞的王拱辰开始对庆历新政发起反攻。而这个王拱辰就是反对庆历新政最大的打手。说起来,王拱辰本来并不是庆历新政的反对派,他之所以反对庆历新政,都是欧阳修等人给逼的。
王拱辰(1012-1085年),原名王拱寿,字君贶,后来宋仁宗给他改名拱辰。王拱辰和和欧阳修是好友,都是曾拜在晏殊门下,算是晏殊的学生。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年),王拱辰高中状元,而欧阳修就是该榜进士,两人是同年。更有意思的是,欧阳修娶了参知政事薛奎的四女儿为妻,王拱辰先后娶了薛奎的三女儿、五女儿为妻。
当时欧阳修就调侃了王拱辰一波,“旧女婿为新女婿,大姨夫作小姨夫”,一时之间,这事成为了人们的茶余饭后的笑谈。但是这对同年、好友、连襟步入官场后,却渐行渐远。
庆历新政前夕,欧阳修执掌知谏院,王拱辰执掌御史台,两人控制大宋两个言官系统。当时,谁都知道范仲淹要上位了,王拱辰为了投靠范仲淹,和欧阳修一起,发动台谏言官把范仲淹、韩琦的老上司夏竦从枢密使位子上拉下马。多好的机会啊,如果君子党接纳了王拱辰,将掌握整个台谏言官系统,将控制社会舆论。
但是庆历新政一开始,欧阳修四处点炮,庆历三年十一月,欧阳修上书两封:一封弹劾两制官,“今两制之中,奸邪者未能尽去”!另外一封弹劾御史台。“近年台官,无一人可称者。”嗯,欧阳大才子认为,御史台没一个人是合格的,不是当时,而是好多年!欧阳修一句话,把前任御史中丞、现任参知政事贾昌朝和现任御史中丞王拱辰给狠狠的损了一通。损人就损人,欧阳修还给人扣上奸邪、无能的帽子!小人这么干,叫人身攻击;君子这么干难道就不是人身攻击了吗?欧阳修此举和党争别无二致!而这两封奏章被认为是庆历新政时期最伟大疯子欧阳修的开山之作,是他成为顶级君子的标签,但同时又把新政玩死的一记重锤!这一下王拱辰和君子党撕破了脸皮,随即而来的是整个御史台及从御史台出来高升或退休的人,都成了王拱辰的盟友,成为君子党的敌人。王拱辰再也没法袖手旁观了,欧阳修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再不反击还混个毛线!
王拱辰心里很窝火,老子还是你妹夫呢,结果你一上来就放炮,一放就打在老子身上,老子跟你没完!既然你对我不客气,那老子就干你!
王拱辰马上发动御史台,准备对欧阳修这帮人下手!你不是说我们御史台不干事吗?那好,我们开始干事了,干你!庆历党争就此开始,欧阳修的两封奏章彻底引爆了庆历党争!王拱辰的反击就此开始,怎么开始?两招!一内一外!一正一邪!
所谓内,王拱辰发动一帮御史对新政进行正面抨击,为此他还从地方调了一个名人来御史台当临时工——监察御史里行。
这个名人叫包拯,王拱辰推荐包拯,就是看中的就是包拯的声望。包拯也是君子,由他出面反对欧阳修这帮君子党,还有谁有话说。果然包拯一上任,就充分发挥了言官的作用,在反庆历新政上,包拯至少做了三件事,件件直中庆历新政要害。而所谓外,就不是包拯这种堂堂正正的招数,而是赤裸裸的阴谋和陷害!这才是真正的杀招!而且这个杀招很早就已经布下!这也是欧阳修们犯下的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招惹的敌人,是出乎他预料的敌人!当年王拱辰在构造阴谋时,欧阳修这些君子还在风花雪月、吟诗作对!
欧阳修这些君子的武器只有道义和文字,王拱辰的手段却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并且直达害!当君子在指责小人混蛋的时候,小人们就会让君子知道他们有多混蛋!
王拱辰直接从君子们立身扬名的最根本处挖出毛病来,君子党所倚仗的不就是自己的名声吗?他们就是要让君子们身败名裂!王拱辰悄悄派人潜入了陕西四路。陕西四路是抗夏前线,是范仲淹、韩琦扬名立万之地,御史台就是要在这挖掉君子们的根!这次出来的御史带头人监察御史梁坚,他首先选中的目标就是范仲淹的死党、同年滕子京!
三、贪污罪名
很快,梁坚对滕子京下手了,罪名是贪污!
滕子京贪污这事得从定川寨之战说起,这是宋夏战争爆发以来的自延州之战、好水川之战之后第三场大决战,此战宋军惨败!
李元昊挥师南下,连破数寨,直抵渭州,在纵横600里地区,焚民舍、毁城寨,所到之处,宋军皆壁垒自守。宋朝精心打造的泾原路被彻底打穿,而当时滕子京就是泾州知州。西夏人兵临城下,滕子京手里却没兵了,只好征集几千农民守城,然后大手一挥,花钱犒赏,鼓舞士气!而这个时候一向保守主和的范仲淹(时任环庆路经略安抚使)不顾一切带6000人马出战,最后逼迫李元昊主动撤退。
滕子京的“罪行”就此犯下。他大摆宴席欢迎老朋友,款待援兵,还到寺院里为定川寨之战的阵亡将士们做法事。《宋史》都说滕子京此举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
但问题是做这些事是要花钱的,滕子京手里也没钱,于是他动用了16万贯官银。这些银子有用来这场战事的,也有用来人情往来,和各州联合相守的,当然滕子京也有可能大手大脚,铺张浪费了一些。反正这些银子成了一笔烂账!
梁坚找的就是这个把柄!他找到滕子京,要他当场交出帐目明细!滕子京哪还说得清?这要说清了,他不经请示,动用官银,犒赏三军,是不是在收买军心啊?无论滕子京怎么说,都有罪,于是滕子京保持沉默!
梁坚很满意,要的就是这种结果,说不出来最好!他没给滕宗谅再解释的机会,立即就消失了。
很快,滕子京被扳倒,这年9月23日,滕子京被贬为凤翔知府,并且身败名裂,成为了一个贪污犯。梁坚扳倒滕子京后,他也没回开封,而是跑到了河东路的麟州,他又瞄准了一个目标,抗夏名将张亢!
张亢这人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张亢进士出身,但他却是一个不世出的名将,可惜生在宋朝,导致他声名不显。但食堂可以负责任的说,在宋仁宗抗夏战争中,他立的战功比狄青都大!
毫不夸张的说抗夏战争中,狄青在他面前就是个弟弟!甚至说范仲淹、韩琦功劳都没他大。张亢最突出的战绩就是好水川之战后,时任鄜延都钤辖的张亢率军至府州,在柏子砦、兔毛川、琉璃堡三败西夏,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力保河东路不失!
这是怎样的功勋啊!可在御史台来看,这都没用!梁坚依然要查!查什么,和滕子京一样,贪污!
其实当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边将“贪污”一查一个准!几乎所有边将,都有大笔超巨额款项去向不明!这是一个被公认,却又不能摆在台面上的事实!
为什么?四个字,犒赏三军!这四个字是要钱的!当时的宋军将士可没有多少保家卫国的觉悟,要他们卖命,必须给钱!也别拿朝廷战后的封赏说事,朝廷给的封赏,七折八扣的到士兵手里,还剩多少?
所以必须现金!因此在抗夏战场上,经常能看到宋军直接向主将要赏钱!给了好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说不定就打胜仗了!不给?丘八大爷们立马能成为溃军!主将们敢不给吗?要给,钱从哪里来?于是就有了各种所谓的贪污!
有个例子非常的心酸,种家军创始人、镇守青涧城的种世衡,他也不干净,也有人调查他贪污。要不是庞籍保他,他早掉脑袋了!当时老种非常感动,对庞籍说“世衡心如铁石,今为相公落泪”!这个抗夏名将这是被逼成啥样了啊!这话其实是一个讽刺,对大宋的讽刺!我每次读到这句,心中都很不是滋味!
战士在前方拼命,后面的王八蛋却在鸡蛋里挑骨头!这些王八蛋,还没卸磨就想杀驴,西夏还没灭,就想着怎样祸害自己人!结果不出所料,梁坚在河东路转了一圈,就把张亢的“罪证”也收集好了——“出库银给牙吏往成都市易,以利自入”。
这就是王拱辰和贾昌朝最厉害的反击,就是从外部出发,搞得君子党身败名裂!就是让宋仁宗看清楚,所谓的君子都做了些什么。果然,宋仁宗大怒!四年的战争把大宋朝国库都空了,他的内库也被掏出来当军费,勒紧裤腰带供养们这些大爷,可滕子京和张亢们竟敢中饱私囊!
其实他并不在乎大臣贪污,大宋有不贪污的臣子吗?
钱在他看来,和粪土没什么两样。从赵匡胤开始,大宋皇帝为收买大臣人心,花钱如流水,滕子京这区区十几万贯算根毛?开封城内贪污的大臣有多少?又贪污了多少?数得过来吗?
别的不说,就说这个查滕子京的王拱辰,他在洛阳有个宅子,宅子修了半个世纪,有“王家钻天”之称。
王拱辰干净吗?他比滕子京黑得多。但宋仁宗在乎的是自己被骗了!你们贪污就贪污,还个个装成君子来训我,这都什么事啊!宋仁宗越想越气,滕子京?好熟悉的名字!当年就是这哥们上书说我“陛下日居深宫,流连荒宴,临朝多羸形倦色,决事如不挂圣怀”!
宋仁宗越想越怒,继续派人去西北清查到底!谁去?最佳人选当然是揪出贪污分子滕子京、张亢的大功臣梁坚啊!结果梁坚先生突然间死了…不过御史台里的人个个都是嫉恶如仇的好同志。死了一个梁坚,还有千千万万的梁坚!马上就有人站了出来,接替梁坚,扑向了西北,叫滕子京把他上任以来所有花销的账本,老实交出来!
滕子京心里很窝火,他都已经被贬到凤翔府了,但这帮人还没完没了!或许滕子京敏锐的发现,这帮王八蛋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于是滕子京来了个绝的!账本?什么玩意儿?嗯,这玩意儿可以有、应该有、好像有!放哪来着?哦!找到了,各位相公请看,就这堆灰里,你们自己去找吧,恕不奉陪!滕子京一气之下,把账本全给烧了!
滕子京已经悲愤到了极点,老子在前线玩命打仗,你们这帮王八蛋在后方享清福,现在没事了,居然为几个小钱来给我穿小鞋!你们哪个不比我贪得多?居然有脸查我!既然我说不清,那就不说了!你们爱咋地咋地,爷不和你们玩了!!其实御史台方面也心知肚明,所以他们无动于衷,甚至心中窃喜不已!当场毁灭证据,还有比这更嚣张的挑衅吗?这可比贪污罪名大多了!于是滕子京直接被被拿下,和张亢一起,被关在邠州监狱,等待朝廷制裁!然后御史台的人很安静地收拾纸灰,返回京城,如实向宋仁宗禀告!这一下,范仲淹坐不住了,他马上上书,写了《奏雪滕宗谅张亢》一文,以身家性命担保:滕子京、张亢不是贪污犯,他们的钱都花在前线战事当中!
而王拱辰在一旁冷笑:滕子京、张亢贪污腐败证据确凿,尤其是滕子京连账本都敢烧,态度极其恶劣,视陛下如无物,视朝廷如无物!
若不以儆效尤,长此以往,国法何在!如人人都像滕子京,我们御史台还怎么工作!
这要是不依法处理,我老王从今天起就不上班了!于是王拱辰直接宣布回家养病,如果不处理滕子京,他就不出来!欧阳修你的目的达到了,该你大显身手了!
可这个时候欧阳修傻眼了,没招了,他真不会这么玩!到了庆历四年(1044年)正月初八日,结果出来了,滕子京继续被贬,贬知虢州。
但王拱辰依旧不满意,他不依不饶,依旧不来上班,王拱辰再度宣称,滕子京污证据确凿,性质恶劣,只降一级,不能服众。必须再降。不然我就辞职。
多么英勇的壮士啊!这才是御史中丞该有的模样!在他带动下,整个御史台都沸腾了,一个个都跳出来支持王拱辰!
于是滕子京再次被贬,贬到了岳州,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滕子京来到了岳州,修了岳阳楼。庆历七年(1047年),滕子京由于治岳州有功,调任为苏州知州,上任后不久薨于任所,终年五十七岁。
四、结语
现在问题来了,滕子京真的贪污犯吗?
食堂特意在网上搜了一下,很多不负责任的作者,信誓旦旦的说滕子京就是贪污犯。他们一定没看《宋史》,《宋史》白纸黑字,对滕子京给出的评价是:“尚气,惆傥自任,好施与,及卒,无余财。”
“及卒,无余财”这话通常都是用来形容清官的!什么时候贪污犯也会有这样的评价?滕子京还是贪污犯吗?他贪污的钱到哪里去了?
事实上,滕子京一生清正廉明,勤政为民,政绩卓越,任职岳州期间,被同朝文学家王辟之赞誉“治最为天下第一”。
滕子京上马能制敌,下马能安民。可是,滕子京这样的抗夏英雄,治世能臣,就这么倒在了“贪污”罪名上。西夏人没能击倒他们,大宋朝廷的自己人却轻而易举的斗垮了他们。这何尝不是宋朝的悲哀,这何尝不是宋朝衰落的秘密。
千年而降,食堂谨以此文,还滕子京一个清白,问世间一个真理!
参考资料:《宋史》、《续资治通鉴长编》、《范文正公全集》、《历代名臣奏议》
原标题:《《岳阳楼记》的秘密,滕子京被贬背后,揭示的是宋朝衰落的真相》
关键词 >> 滕子京,宋朝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