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基德离世:鬼才导演最经典的10部电影

2020-12-12 13:1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雪地菠萝 印客美学“人生就是近了会远,远了会近。一直吃的饭也会吃不下,爱也会变得无趣,人生就是这样,你通过电影不也说过无数次吗?但你活不出你拍的那种,像你电影中的角色,活不出那种坚强的果断。你电影中的主人公看到你都会觉得惋惜。电影中像野兽的角色那么多,而你却这么单纯。”
——金基德
金基德在电影中一直坚持对生活的审视,他的电影一贯尽量摒弃台词,用画面说话,面部情绪与眼神成为角色情绪的发泄口。
他将镜头对准于那少部分的边缘人,用极端的性与暴力来诠释人性与民族的悲剧。
那些最边缘的,才最深刻。
然而就在昨天,金基德因新冠肺炎并发症在拉脱维亚去世。
他的时间永远暂停在了2020年12月11日。
下面小印就带大家回顾一下金基德的10部代表作《真相》(真相 2000)
《真相》被称为一部实验电影,不仅是金基德电影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一个自我审视。
“电影不会改变现实,只会改变个体的意识形态”《真相》的主人公是疯狂的,外表懦弱的借着“另一个我”的身份一次次的举起了刀,痛快淋漓,他在杀戮中找到自己,在一幕幕血色中宣泄着自己对这个社会的不满。
可这仅仅是一段意识旅行,主人公依旧只是在公园摆摊的落魄画家。《春夏秋冬又一春》(春夏秋冬又一春 2003)
在影片《在春夏秋冬又一春》中,金基德着力表现对人生的思考并对人生的探索。
他将人生中所要经历的痛苦,诱惑,烦恼,爱与恨都融入其中,凝结成四季,生生不息。充满浓郁的哲学色彩。“只有春夏秋冬,这小小的船,如何渡尽又一个春天的繁华?”
只有我们,都在赎罪。《撒玛利亚女孩》(撒玛利亚女孩 2004)
在《撒玛利亚女孩》这部影片中,金基德加入了宗教的艺术色彩,将身体的肮脏与灵魂的圣洁共存。深度的人性挖掘与直面现实的人文关怀让影片既狂暴又充满怜悯。“有时候,我们总是希望一切都能回到原点,可当我们做了很多努力才发现是越走越远。”
用了一个在道德上看起来很肮脏的方式去实现一个纯洁的梦想。
性是什么?性是自赎。《空房间》(空房间 2004)
电影《空房间》 是金基德用纯理想主义的手法讲诉一个“孤独人的梦”
那梦里人的爱,孤独,寂寞与无奈。心的空房间里,灵魂无限寂寞,我们在等待着另一个灵魂的出现,这过程漫长,孤寂。我们在无声的交流中无所顾忌的相爱。
“It's hard to tell that the world we live in is either a reailty or a dream."《弓》(弓 2005)
《弓》 金基德:“每个人都有不能实现的渴求与希望,通常大家都会把这些愿望藏起来。而我想表现的是,这些愿望有多卑微、高贵、悲伤和美好。所以用一个不能被人控制的少女来讲老人的渴望。”在白天,弓是守护女孩,占有女孩的利器,在夜晚,弓奏响了给女孩安慰,排除苦闷的旋律。
紧绷的弦拉出力与美的音乐,但愿能就此终老一生。去了解渴望本身,它无罪,且浑然天成。《圣殇》(圣殇 2012)
影片《圣殇》的名字来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的同名雕塑。
圣母面容年轻和蔼,怀抱着受难基督瘫软无力的躯体,目光中流转着淡淡的悲悯,而她衣衫褶皱下却散发出一种永恒、不凡的力量。
金基德在影片中不仅强调了“金钱是罪恶之源”的道理,还表达了对于社会建设进程混乱、新旧交替过快的担忧。“钱是什么?”
“一切的开始与总结,爱情,名利,暴力,愤怒,憎恶,嫉妒,复仇,死亡......”
这是一个有关复仇的故事,一开始就注定的死局,最终也无法解开。
《圣殇》中的男主角“生活在邪恶中而热爱着善良”,最终在被复仇中死亡,在死亡中得到救赎。《莫比乌斯》(莫比乌斯 2013)
在影片《莫比乌斯》中,所有角色没有一句台词,也没有任何姓名,导演金基德用暴力的方式将家庭伦理的悲剧与人性的欲、爱、恶裸露般的展现在我们面前。《莫比乌斯》从一端的一面到达另一端的反面,儿子与父亲的不同结局让影片的主题得到升华,跳出轮回,抛弃欲望,得到救赎。《一对一》(一对一 2014)
《一对一》是导演金基德构造的一个新世界,这个世界充斥着罪恶,暴力,血腥,却放大性的反映了社会底层各个角落挣扎求生的人们。
“我生活在这个国度,每天都收到冲击。不正腐败如果成功了的话也成为了一种被认可的能力,我对这个社会讨厌过,憎恶过也原谅过。”“忍让会让你变成奴隶” 从一开始的打手到后来的操盘手,从一昧的听从到后来的发号施令,或许马东锡的结局也是受害人小女孩的结局。
何为现实?现实本就是一个重复交替的过程。即使它罪恶。《人间,空间,时间和人》(人间,空间,时间和人 2018 )
《人间,空间,时间和人》,金基德仿佛在影片中解构一切,人们在不停地幻想中杀死自己,在痛苦中渐渐绝望。
社会秩序,人性,道德逐渐瓦解,重回那个茹毛饮血的时代,重回伊甸园,复制了母亲和儿子结合繁衍人类万代的寓言。人们终会有死去,在时间这片没有始终的空间中正常地进行着一切演替。
死亦进行,生亦进行。
人类不过一个物种而已。《网》(网 2018)
在影片《网》中,金基德将实验集中在渔夫这一人物上,边缘人物的悲剧揭示了朝鲜底层人民完全不可逆的、循环的不幸。“我不要而你们偏要给的‘自由’是不自由”
在权力的压抑下选择死亡,无望的自由让他像一条仿佛被网住的鱼,在痛苦与挣扎中窒息。
“我醒着而你们这些睡着的人偏要说我睡着了,还大声疾呼的要叫醒我”“我的电影虽然暴力但并非我的人生,我不希望大家用电影来看待我的人格。”
金基德构建了一个新的却能反映真实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将人性的恶与欲在黑暗的背景下结合般的放大。
有人觉得恶心、肮脏、压抑、生理不适,也有人觉得深刻、充满隐喻、直指人心和人性。
“生于禁忌,死于天真”
在存世的电影中,追忆这位孤独的人
原标题:《金基德离世:鬼才导演最经典的10部电影》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金基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