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35

《有翡》还原小说《有匪》了吗?

曾于里
2020-12-17 17:02
来源:澎湃新闻
有戏 >
字号

赵丽颖、王一博领衔主演的古装武侠剧《有翡》,是年末关注度最高的大剧之一。不仅仅是因为两位演员的号召力,还在于其改编的小说原著《有匪》,是网文界里的顶级IP。

《有翡》海报

《有匪》是晋江文学大神级写手Priest的作品,2015年11月起连载,2016年5月完结。Priest最著名的还是她的一系列耽美小说,比如已影视化并播出的《镇魂》,正在影视化的《天涯客》《杀破狼》《默读》等。《有匪》是Priest为数不多的BG向武侠小说,但其影响力并不逊色于她的耽美小说。要知道,当前耽美是晋江文学城最易出爆款的小说类型;而有金庸、古龙等武侠大家的作品在前,网文界的武侠小说要成为爆款并不容易。《有匪》成为一个例外。

小说《有匪》口碑不错

了解《有匪》的特质,将有助于观众进入《有翡》。

《有匪》与女性武侠

武侠小说千千万,武侠小说里的第一主人公,几乎都是男性。这并不是偶然,武侠小说中慷慨豪放、刀光剑影的江湖世界,本质上仍是传统男性社会的延伸,江湖的话语权主要掌握在男性手中。

所以哪怕很多武侠小说中有女性形象,比如金庸小说里也有黄蓉、小龙女、阿朱、任盈盈等,这些女侠客是作为男侠客的妻子而存在的,她们也是男性事业的得力助手。这样才不至于打破“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性别秩序。

当女性僭越了传统性别秩序,她们的形象常常被妖魔化。金庸小说中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女魔头”,梅芳姑、梅超风、裘千尺、李莫愁、周芷若等,她们几乎都是因为男性的伤害或背叛而“入魔”。

当然并不只是金庸的小说如此——金庸的女性观已经比同时代的不少武侠小说家“先进”了。再往前一点追溯,比较有名的侠女形象就是《儿女英雄传》中的十三妹。但十三妹的局限也很明显,刚出场时她有一身江湖豪气,敢恨敢爱、洒脱无羁,后半程十三妹却回到传统女性的套子里,温良恭俭让,成了三从四德的贤妻贤媳。

新时代的女性读者看了这些武侠小说可能也会郁闷:江湖怎么就不能是女性化的?江湖怎么就不能由女性来主导?

新世纪以来,得益于网络文学的蓬勃发展,网络小说中也兴起了一支被学界称为“新武侠小说”的流派,其中的沧月、步非烟、沈璎璎等人领衔的“女子武侠”颇为引人注目。她们大多是名牌大学的精英,有良好的文笔,也有更开明、更自觉的女性意识。侠女不再只是侠客的陪衬,她们独立、果敢,跟男性一样掌握着主导权。虽然这个江湖仍旧是男性主宰的,但侠女们已经不是“男性期待的女性”,而是“女性所期待的女性”。

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网络文学的其他分支蓬勃发展,武侠小说的创作陷入沉寂。《有匪》的出现虽然谈不上“中兴”,但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它称得上是一部相对彻底的“女性向”武侠小说。

《有匪》设定在一架空的背景里。国家被分裂为南北之后,武林人士如丧家之犬,他们既不愿做新朝的走狗,也不愿意随旧朝南渡成为遗老遗少,索性在南北交界的两不管之地建立了一个三面环山、一面隔水、易守难攻的“桃花源”——四十八寨。通俗地理解,四十八寨是《水浒传》中梁山一般的存在。但不同于梁山是男性主导、男性为主,四十八寨里,武林各派和平居于一隅,女人才是大当家。她就是女主人公周翡的母亲李瑾容。

周翡亦是《有匪》里的第一主人公。整部小说主要讲述她从倔强、要强、不谙世事的少女,成长为武艺高强、心怀天下的侠女的经历。以往用来形容侠客的所有褒义词,比如“言必信,行必果”“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等等,全部可以用在周翡身上。

剧版中的周翡,赵丽颖饰演

武侠小说的基本范式是“侠骨藏柔情,儿女情更长”。《有匪》里有江湖,也有儿女情长。在男女关系的处理上,它超越了玛丽苏偶像剧“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模式,也没有像一些大女主作品那样女性一路成长都离不开男性特权阶层的点拨。《有匪》中,周翡与男主人公谢允,在精神世界上相互理解、相互赏识、相互扶持,但行走江湖时,更近于“女强男弱”,谢允后半程成为“睡美人”,周翡不仅要救自家男人也要救天下。

剧版中的谢允,王一博饰演

《有匪》并非树立男女对立,周翡与谢允的情感是势均力敌的。它的意义在于,经由周翡的视角,让读者看到一个全新的女性江湖,看到女性是如何治江湖、平天下的。

从《有匪》到《有翡》

作为一部大制作+大IP+顶流的作品,《有翡》首播热度很高。#有翡还原度#也登上微博热搜。的确,小说中一些名台词、名场面都得到了还原。但诚如前文所分析的,判断《有翡》的成败关键,在于它是否能够还原出小说的精神内核——武侠世界中的女性意识和女性价值。

事实上,从《有匪》到《有翡》,编剧在很多地方做了极大的改动。

剧集的第一场戏,四十八寨内,李晟(陈若轩 饰)正与师兄弟在比武台比武。周翡(赵丽颖 饰)提着酒壶经过,李晟硬是要跟她比个高低,故意把她手中的酒壶打破。周翡只能迎战,三下五除二李晟就败下阵来。李晟不服,周翡不理他,反问一句,“夫子的台阶是不是你拆的”。

李晟(陈若轩 饰)

小说中,周翡并未与李晟对战,既因为她个性清冷,也因为母亲李瑾容从来都是偏爱表哥李晟,而她眼里李晟又是个“伪君子”,“平时互相拆招,她也都十分点到为止,他要是故意逼迫,她就老老实实地往旁边一退,简直是看不起他。”

周翡如果懒得理会李晟,可能更贴合她的个性。但这个改动还算无伤大雅。令非原著党观众困惑的可能是这一句,“夫子的台阶是不是你拆的”。

谁是夫子,哪里的台阶?之后的又一场戏做了信息补充,李瑾容要周翡去给夫子道歉,“天地君亲师,现在就敢对夫子不敬,等你以后翅膀硬了,是不是爹娘都不放眼里了?”

这会儿观众知道了:夫子是周翡的老师,周翡做了对夫子不敬的事。具体什么事,则语焉不详。

但小说里,对此有非常详细的说明。周翡之所以冒犯夫子,是因为夫子给弟子们上《女四书》中的《女诫》。

周翡先是当场顶撞李瑾容,“那老东西当堂放屁,误人子弟,我没大巴掌扇他就是轻的!”

而当李瑾容知道起因后,她的反应是这样的,“李瑾容没料到自己找来的是这么个不靠谱的先生,也无话可说了,尴尬地低头摸了摸鼻子。”

之后周翡的父亲周以棠私下安抚周翡,要她理解下夫子的“苦处”,“明其卑弱”,周翡不以为然,她又顶撞道,“当今天下,豺狼当道,非苍鹰猛虎之辈,必受尽磋磨,生死不由己,卑弱个灯笼!”而“当今天下,豺狼当道”云云,也是周以棠曾教给她的。

小说中这一桥段,写得很是高明。它把周翡、李瑾容、周以棠仨人的个性,都鲜明刻画出来了。少女周翡天不怕地不怕,未经规训,有着很鲜明的自主意识,不信女德那一套;李瑾容作为大当家固然严苛,但她也是一名“新女性”,她也不信女德那一套;父亲周以棠虽然“主内”,但心怀天下,有大局观,他对当今天下的看法也是《有匪》前半部的主题。

到了剧里,这一切全部被删除。剧里删减了大量类似的“细枝末节”的东西,以至于周翡的成长线有不小的“简化”,她的独特性和人格魅力也严重削弱,与其他大女主戏或古装言情剧里的女主角,没有太明显的差异化。

不禁让人想起赵丽颖在拍摄《有翡》时,在微博上发的那张吐槽图了。

去年《有翡》拍摄期间,赵丽颖曾发微博吐槽

在已经播出的内容中,《有翡》增加了不少谢允与周翡互动的戏份。比如一开始的禁林追逐戏,以及谢允的英雄救美和公主抱,都是小说里没有的。显然,编剧还是把《有翡》往古言的路线上去改动了。

增加了大量男女互动戏

至少就目前播出的剧集来看,《有翡》的女性形象刻画很令人失望——而她们在小说里都是大放异彩的存在。

被“魔改”较多的女性角色,是李瑾容。小说里她的魅力完全不逊色于周翡。她十七岁就是四十八寨的大当家,面临内忧外患,但她还是把四十八寨管理得井井有条,凭借的是她的果敢、刚烈、决断和无畏。这是男权时代鲜有的女中豪杰。

剧版李瑾容由车晓饰演

她对周翡严厉,却并非不近人情;她与周以棠琴瑟和鸣,但当周以棠决定重返庙堂后,她当下就说,“你要是走,从此以后,便与四十八寨再无瓜葛……我不会派人护送你……此去金陵天高路远,世道又不太平,你且多留些日子,修书一封,叫他们来接你吧。”正当周翡和弟子为她的决绝惊讶时,她径自转身而去。

到了剧里,李瑾容则与以前武侠小说中“侠客的妻子”没啥两样。她对周翡的严厉,有点为严厉而严厉;当谢允闯进四十八寨里来时(剧集自个编的桥段),她如临大敌,情绪失控地斥责周翡“通敌”,一点都没有大当家运筹帷幄、镇定自若的范儿;当周以棠决定下山后,她把小说里的一段名台词念了一遍,但当有人在寨外要暗杀周以棠时,她又出现帮周以棠摆平……

李瑾容是有所背负,剧集却有点“作茧自缚”

一代传奇女性变得如此庸常,实在令人遗憾。

如果请来有女性意识的编剧和导演,它的格局会比现在宽阔得多。现在的《有翡》跟《有匪》相比,着实有不小的差距。如果后期剧情没有办法回归小说内核,它最终只会是一部点击量不差的粉丝剧,一部面目模糊的古装言情剧。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35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