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圣战”与印度跨宗教婚姻

文/Menaka Guruswamy;译/龚思量

2020-12-23 14: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按:随着印度人民党在2020年11月通过了《禁止非法转变宗教信仰条例》,穆斯林男性与印度教女性之间的跨宗教婚姻开始面临来自政府的巨大压力。长期以来,印度人民党一直在宣扬这样一种观念:穆斯林男性通过诱骗印度教女性建立浪漫关系,然后强迫她们皈依伊斯兰教以结婚,即所谓的“爱情圣战”阴谋论。与之相对的,印度人民党则认为印度教男子与穆斯林女性的婚姻会鼓励穆斯林女性皈依印度教,增加印度教的人口。这种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以及对于穆斯林的歧视性法律引发了社会的关注和年轻一代的不满。本文作者梅纳卡·古鲁斯瓦米梳理了“爱情圣战”的起源以及其引发的社会问题,并尝试由此探究出印度人民党设立此类法律的长期目的。
梅纳卡·古鲁斯瓦米(Menaka Guruswamy)是印度最高法院执业的高级律师,目前正在为同性伴侣的婚姻平等案件进行诉讼。她还是《宪法学中的奠基时刻》的编辑之一。
2020年12月1日,印度班加罗尔,一名民权活动人士手持标语牌,抗议印度人民党发起的将穆斯林男子与印度教妇女通婚定为犯罪的州法。

2020年12月1日,印度班加罗尔,一名民权活动人士手持标语牌,抗议印度人民党发起的将穆斯林男子与印度教妇女通婚定为犯罪的州法。

12月2日,22岁的化学家莱娜·古普塔(Raina Gupta)和24岁的药剂师穆罕默德·阿西夫(Mohammad Asif)在印度北方邦首府勒克瑙举行了婚礼。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他们被逮捕了。
古普塔是印度教徒,阿西夫是穆斯林,但他们已经作为情侣相处了一段时间,两人知道他们想在一起。他们的朋友和家人支持他们的决定,聚在一起庆祝他们的婚礼。这对夫妇决定重视不同信仰的传统,先办印度教婚礼,然后再办穆斯林婚礼。但是,据《印度时报》报道,在印度教仪式进行到一半时,当地警察突袭了庆祝活动。
警方指控古普塔和阿西夫违反了北方邦2020年颁布的《禁止非法转变宗教信仰条例》。这项在11月底才签署成为法律的法案,是印度执政党印度人民党(BJP),以及北方邦首席部长、脾气暴躁的印度教僧侣约吉·阿迪亚纳特(Yogi Adityanath)的心血结晶。
该法律禁止以跨宗教婚姻为目的而改变信仰,当事人可能因此受到刑事起诉。尤为恶毒的是,该法律认为所有改变宗教信仰都是强迫或带有欺诈性质的,而印度人很容易受到影响,以至于失去行使自由意志的资格。法律针对女性和低种姓印度人提出了尤其明显的、带有歧视性的量刑指南, 该准则允许对实施皈依的宗教人士进行惩罚:如果是男子皈依,则判处五年监禁,但如果是妇女或低种姓印度人皈依,则判处十年监禁。
该法律条文写得非常宽泛,以至于在古普塔和阿西夫一案中,新娘的父亲表示两人的婚姻中不存在宗教皈依,但这对警方来说没什么区别。正如这种直接的严厉执法所显示的那样,立法者的意图是要扼杀涉及穆斯林的一般宗教间关系,尤其是去惩罚族群间的婚姻。
长期以来,印度人民党一直在宣扬这样一种观念:穆斯林男子通过诱骗印度教妇女建立浪漫关系,然后强迫她们皈依伊斯兰教以结婚:这是一种俗称“爱情圣战”的阴谋论。2020年2月4日,印度内政部部长G.基山·雷迪在议会回答问题时表示:“现行法律没有对爱情圣战一词进行定义。任何一个中央机构都没有报告过这样的爱情圣战案件。”尽管部长承认了这一点,但他通过宣布喀拉拉邦的“两起跨宗教婚姻案件正在被调查”,表明了政府推进这一问题的决心。从那时起,印度人民党针对穆斯林男子展开了不懈的宣传运动,最终导致了现在颁布的立法。
爱情圣战论者对印度教男性和穆斯林女性之间的婚姻并不感到困扰。德里大学的历史学家查鲁·古普塔教授曾详细研究过“爱情圣战”,他告诉BBC:“当一个印度教男子与穆斯林女子结婚时, 印度教组织总是将其描述为浪漫和爱情,而当相反的情况发生时,它被描述为胁迫。”这源于一种潜在的理解,即印度教男人会控制穆斯林妻子的生育能力,并增加印度教人口的增长速度;同时,爱情圣战论者认为穆斯林女性会信奉印度教。爱情圣战神话中的这种不对称性表明:它既妖魔化了穆斯林男子,也强化了性别歧视的刻板印象。
过去的印度人民党,与在总理纳伦德拉·莫迪领导下的印度人民党表现的最大区别在于:今天该党愿意利用法律来推动“印度教信仰(Hindutva)”,这是一种咄咄逼人的、印度教的身份政治化。印度人民党的支持使“印度教项目”获得了法律上的认可和合法性。例如,2019年,最高法院对北方邦长期以来关于拉姆神庙和巴布里清真寺的阿约提亚遗址的争端作出裁决,下令建造印度教神庙。总理莫迪和首席部长阿迪蒂亚纳特出席了国家电视台直播的奠基仪式。
北方邦新的《非法皈依条例》揭示了印度人民党未来的发展轨迹:该党不仅要利用法律使印度教项目合法化,而且还要时刻警惕印度教的纯洁性,但这不仅仅是为结婚而皈依的问题。现在任何人想要皈依其他宗教,都必须提前六十天向国家提出申请,而进行皈依的牧师必须提前三十天告知政府;同时,法官的任务是去调查皈依背后的“真实意图”。目前还不清楚发现上帝或发现另一种信仰是否会被认为是合法的理由。法律明确规定,在北方邦,任何没有经过这一程序而皈依其他宗教的人都将受到惩罚。尽管《印度宪法》设想宗教信仰完全是公民个人的选择,然而这项法律侵犯了受宪法保护的良知和人民的宗教自由。
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有2亿居民,其中穆斯林约占4千万,印度人民党在该地区立法机构中占主导地位。现在,印度人民党也控制着该邦在联邦议会的多数代表团,它正在把北方邦当作潜在的联邦法律实验室。印度人民党统治的其他四个邦也有类似的法案等待通过,这表明对于该党而言,该法律是一个全国性议程。而且从许多方面来看,我们几乎可以肯定,首席部长阿迪蒂亚纳特将接替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成为该党的全国领导人。
虽然印度教徒占印度总人口的80%,但印度也是1.4亿多穆斯林(占人口的14%)和其他众多信仰群体的家园。但是,针对印度穆斯林少数群体的诋毁一直是印度人民党政治意识形态的核心,并推动了其在选举上的吸引力。印度人民党现在的部署模式是教科书式的多数主义(majoritarianism)。纵观其残暴的历史,多数主义统治者都选择把对爱情和婚姻的管制作为一种工具,通过把少数人变成受人唾弃的附属人口来支撑自己的权威。纳粹德国的种族法就曾惩罚过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之间的婚姻。在种族隔离的南非,根据1949年的《禁止混合婚姻法》,异族通婚将会受到惩罚。美国南部的种族隔离正是通过这样一项禁止“通婚”的法律而得到加强,直到1967年美国最高法院在Loving诉Virginia一案中才最终裁定该法律违宪。
1947年独立后,印度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进行了法律改革,以确保印度人可以跨越种姓和宗教的差异结婚,这是以前传统习俗和信仰所禁止的。宪法保护良心自由和自由信奉、实践和传播宗教的权利;宪法非常明确地指出,印度不是一个印度教民族国家。反皈依法违反了印度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整个宪法。
诚然,即使在独立后,印度对婚姻和自由选择的态度也因文化和习俗而变得复杂:直到今天,95%以上的印度人都是包办婚姻,在自己的宗教和种姓范围内寻找结婚对象。但在本世纪,越来越多的印度年轻人走出家门,选择自己的职业,寻找自己喜欢的婚姻伴侣。而这一转变已经在流行文化中留下了印记:如今,宝莱坞最引人注目的一些男主角都是与印度教女性结婚的穆斯林男性,而最近Netflix系列剧《印度媒婆》,则对这一制度提出了温和(或者是宽容)的质疑。所有这些都威胁到了印度人民党对一个同质的,强大的印度教民族国家的追求。
在过去几天里,有录像显示两名穆斯林新郎在婚姻登记处被逮捕,尽管两名印度教新娘明确表示她们已经成年,没有改变她们的信仰,并且是自愿结婚。与此同时,勒克瑙的新人,莱娜·古普塔(Raina Gupta)和穆罕默德·阿西夫(Mohammad Asif)已经推迟了他们的婚礼,因为他们现在必须着手说服国家,他们的婚礼不涉及皈依、胁迫或欺诈——只是简单地希望将他们的爱奉献给婚姻。目前尚不清楚他们是否会因此面临起诉。如果印度人民党有“独特的包办方式”,那么很快国家就会开始给人们安排婚姻。

(本文原载于《纽约书评》2020年12月11日期,作者Menaka Guruswamy,原题目为“In Modi’s India, the ‘Love Jihad’ Myth Is Made Law”)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沈关哲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印度,印度人民党,伊斯兰,印度教,印度教民族主义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