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考不考研,是一道主观题

樊成

2020-12-23 21: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77万,这是2021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的报考人数。再过几天,这一支浩荡大军就要奔赴“战场”了。
此前,曾有消息说,今年报考人数为422万。现在突然少了45万。社交媒体上,不少报名者欣喜若狂,“又少了好多竞争者”。
也有人开启发散性思维,将之解读成,人们对读研的追捧降低了,整个社会的学历焦虑减轻了。
但问题的另一面是,“你有学历焦虑吗”在微博上,霸占了好几天的热搜,已经有3亿多的阅读量,2万多的讨论量了。
细品网友们的留言,有人认同“学历决定命运”,有人用行动证明了“能力高于学历”,但普遍的共识是:当今社会,学历是很重要的。如果可以,人还是应该追求更高的学历。
读研,是观察学历焦虑的一个窗口。
近几年我国的考研人数,2018年是238万,2019年是290万,2020年是341万,2021年是377万。涨幅最大为52万,最小也有36万。可以预见,这样的涨势,未来几年还会继续。
站在个人选择层面,关于为什么读研,一个说法是,为了延缓就业压力。得承认,这是一部分人的心态,它背后的逻辑是:我眼下找不到满意的工作,提升学历后,会容易些。这种想法不一定是对的,但对于特定语境下的个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值得一试。
对国家和社会来说,考研人数增长,更不是坏事,它是教育事业在发展,社会整体发展水平在提升的表现。我们的祖辈、父辈们曾经求而不得的受教育机会,如今我们可以冲一冲,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大确幸”。
虽然我们喜欢调侃一些网站和社交媒体营造出的“人均985”现象,但事实是,我国本科以上学历人口,只占大约4%;9亿多网民中,大学本科及以上的,也只有8.8%,提升空间还很大。
有一些刻板认知,也有必要说清。
比如,高学历当然不必然等于人才,但确实是衡量人才的一个重要维度。
比如,研究生越来越多,会不会导致“学历贬值”?我的理解是,学历的成色,关键不在数量,而在质量。更合理的学科设计、更高水平的学术训练、更严格的毕业把关,都可以让研究生教育“保值”甚至“升值”,学生数量对研究生培养质量有影响,但没那么大。
所以,我想对这届考生和未来有意读研者说,确定了就努力去做,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和不同的声音。
在工作之前,我从未想过要考研。因为实习时,我就明确了喜欢的行业和岗位,也知道不读研就可以够到。事实也是如此。
但在工作的第一年,单位里研究生“环伺”,一度让我萌生了考研的念头。后来一想,才发现,这种念头更多是一种虚荣心,也就放弃了。
但我仍然很敬佩那些工作后,在职读研的人。
他们中,有些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太好,本科毕业就要出来挣钱,有了经济基础后,想弥补遗憾;有些是在工作中遇到瓶颈,想继续深造提升自己,更好地在职场大干一番。无论哪种,都挺好。
社会的多元,有渠道的多元,也有方式的多元。不同的选择,铸造了独特的个人。当然,提升自己,也非考研一途。在工作中磨炼,在与优秀者的接触中学习,在社会中去探索,都可以积累知识和见识。没有对错优劣,只有适合与否。
今天,“四战”考研的赵同学上了热搜。虽然一度气馁,但他说,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不后悔选择这条路。这份坚定,让我看到了年轻人的清醒。
是的,考不考研,是一道主观题,它是个人真实的愿望和实际需求。读不读研,都要安排好自己的生活。最怕你想不清楚,又什么都想要。设计 王璐瑶

设计 王璐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甘琼芳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考研倒计时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