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5万美元!电竞转会期第一案是如何发生的?

2020-12-23 20:3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原创 马啸 人民电竞出品|人民电竞
作者|马啸
编辑|Kevin
题图|C9官网
“1175万美元?可以,我们就这样定了!”在Perkz加盟C9英雄联盟分部的官宣视频开头,C9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兼CEO杰克·艾蒂安就向所有人公布了本次签约的总金额。
这个数字创下了S11季前所有公开转会信息的最高纪录。而被誉为“西方英雄联盟第一人”的Perkz离开欧洲转投北美,更是引发了大西洋两岸一系列的变化。
国王退位
2015年9月,17岁克罗地亚中单卢卡·佩尔科维奇(ID:Perkz)率领年轻的G2战队升入欧洲顶级联赛EULCS(2019年更名为LEC),从此开启了一段传奇的职业生涯。前四个赛季,Perkz完成了史无前例的联赛四连冠,打造了属于自己的G2王朝。
在S8的低谷之后,Perkz决定转职下路,为俱乐部签入另一位欧洲顶级中单选手Caps扫清了障碍。两人联手再次完成联赛四连冠的壮举,并且为欧洲带来了自2011年以后首个世界级冠军头衔——2019季中冠军赛冠军。
2020年7月,G2俱乐部宣布和Perkz及队友续约至2022年。
然而事情很快出现了变化。
“我和Perkz关系非常亲密。我一直说以后会手把手把商业方面的东西教给他。”前职业选手、G2创始人卡洛斯·罗德里格斯(ID:ocelote)说,“我想要Perkz一直呆在G2,和Perkz一起获得胜利。但是他相信离开G2也可以获得成功。”
即使G2“照常”统治着欧洲,Perkz的2020年却充满了挑战。赛场上,他在春夏季赛以不同的位置拿到冠军。而在赛场外,Perkz的父亲在年中因为癌症去世。
2020全球总决赛之前,Perkz告诉老板:“我很有可能在世界赛结束后要求你将我出售到别处。”“Perkz一直想打的就是中单,当时他转位置是认为和Caps联手可以有更多获胜的机会。”卡洛斯提到,“最后,他想打中单的意愿可能超过了呆在G2冲击世界冠军的意愿。”
风暴形成
大洋彼岸,C9正在酝酿着一场变革。
2020年春季赛,C9以整个赛季只输两个小局的创纪录战绩夺得北美LCS联赛冠军。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样一支横扫赛区的战队却在双败赛制的夏季赛季后赛中未能进入前三,无缘S10。
季后赛出局之后,C9最初的决定是续约五名选手,以原二队教练Reignover顶替一队教练。
但是一个月后,拳头游戏带来了新的变数:大洋洲OPL联赛解散,原大洋洲选手不再占用北美外援名额。这意味着C9二队18岁澳大利亚上单Fudge进入了一队上单的竞争中,引得C9重新开始考虑一队阵容。
世界赛期间,关于Perkz可能离队的流言开始流传。
“Perkz除了个人能力,还带来了争胜的文化,也真的知道如何去赢。无论他去哪,他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人才。我想要的就是一个‘特权选手’。而且他年纪不算大,有9个冠军,但还只有22岁。”杰克说。
对于C9掌门人杰克来说,上一次有机会签下这种级别的选手还是Caps和Fnatic合同到期的时候,当时Caps为了冠军拒绝了杰克的空白支票,选择加入G2。
“这一次我觉得比其他欧洲战队更有竞争力。我队中已经有Zven(下路选手,Perkz前队友),也可以签下Mithy(S10 Fnatic教练,Perkz前队友),我觉得Perkz最好的机会就是这里了。”
10月24日,北美LCS招牌选手、TSM中单Bjergsen宣布退役,转型教练。“Bjergsen退役给北美中单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真空地带,有人需要去填补这个真空,成为LCS新的招牌。而西方最好的选手Perkz正好是我可以买到的。这是什么样的机会?”杰克迅速行动,“我立刻联系了董事会成员、主席,说我要做一笔交易,金额将会特别大,但完全是值得的。”
“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完美风暴。”
乐上云霄
根据ESPN记者最早的报道,G2与Perkz积极地与6支战队进行了洽谈,包括北美的C9、EG、100T、TSM和欧洲的Vitality、Misfits。Perkz表示也有韩国、中国的战队对他有兴趣。
Perkz事后透露,当时他只在考虑三个选项:留在G2继续打下路,加入北美唯一吸引他的C9,还有加入Fnatic。
但是G2管理层没有给欧洲主要竞争对手Fnatic任何机会。G2向欧洲8支战队发布了Perkz出售的信息,唯独没有通知Fnatic。“很不幸我不能用红牛当作薪水发给我的人,我需要付给他们真金白银。为了赚钱我必须把生意做好,向我的赞助和投资保证我的俱乐部是第一名。我不仅仅要能赢得胜利,我还要能商业化。”卡洛斯坦言,“我不能让我最大的竞争对手压我一头。”
考虑到加入死敌Fnatic会让自己受到更多的压力,Perkz逐渐倾向于加入C9。而C9阵中的老友更是减轻了Perkz对移居北美的担忧。
此时唯一的障碍就是Perkz的转会费。
ESPN消息源称G2的要价接近500万美元。C9决定出售战队资产来筹集资金,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将原一队上单Licorice、二队中单Palafox、辅助Diamond打包出售。
然而新冠疫情对体育赛事的影响辐射到了北美LCS联赛——由于LCS有40%的战队与NBA球队有着直接关联,NBA收入的大幅减少使得英雄联盟战队的预算也无奈缩水。
金州勇士旗下战队GGS原本以175万美元的总价竞标拿到了C9三名选手,但来自勇士队管理层的一通电话使得GGS不得不放弃了这笔交易。这三名选手据说以不到100万美元的总价转会至FLY战队。
幸运的是,卡洛斯、杰克、Perkz最终还是谈成了从G2转会至C9的交易,转会费加三年合同总金额达到1175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公司中不能有家庭成员,因为这会伤害公司的利益。”卡洛斯自嘲道,“我原本可以拿到两倍的转会费,曾经有接近1000万美元摆在我的面前。”
杰克也透露Perkz为了加盟C9,少赚了7位数的工资:“这让我相信他愿意放弃一些金钱,加盟一支更有竞争力的战队,而不是纯粹过来捞钱的。”
连锁反应
Perkz的离去给G2这支欧洲全明星战队留下一个窟窿。
G2有三个备选:合约到期的前Fnatic明星下路Rekkles,以及更为年轻的Upset和Crownshot。
卡洛斯在招揽Rekkles时告诉对方:“马丁,你是个严肃的人,你处理问题的方式和我们俱乐部不一样。假如你选择加入G2,我不需要你改变,我不需要Perkz第二,但是你必须理解不是每个人都是和你一样的。”
Rekkles回答:“你说得对,我确实是更加严肃的人。但我保证会尽我所能去适应环境。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我很高兴去迎接这个挑战。”
自由选手的权利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Rekkles打破口头承诺,离开效力8年的Fnatic,选择加入直接竞争对手G2。Fnatic只好转而签下了Upset。而在北美,LCS历史前二选手Bjergsen与Doublelift同时退役之后,Perkz自然成了所有讨论的焦点。
有分析师认为C9将青训资产几乎清空,透支了俱乐部的未来。
解说Crumbz则认为C9已经有了最好的人才培养、最好的线上互动,现在甚至能把欧洲市场挖一块下来,这对C9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笔交易。
“如果能够夺冠,C9将坐实LCS第一俱乐部的名号。”
你有新闻线索?发送标题带有【线索】的邮件到 esport@people.cn,剩下的事交给我们。
往期文章精选



原标题:《1175万美元!电竞转会期第一案是如何发生的?》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