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我的苏州河|徐昕:恍惚的眼前,与苏州河和解

徐昕
2021-01-05 08:28
来源:澎湃新闻
视界 >
字号

【编者按】

与磅礴的江水不同,苏州河曾与在周边生活的人们息息相关,她承载过居民家中一部分生活空间的功能,也曾担负过许多人的买卖生计,是一些人漂泊的住所,也是工厂倾泻废弃物的出口……熙攘、繁忙、杂乱甚至肮脏;然随岁月变迁,城市功能改造提升,她亦要转变,试图成为更多人走进和了解上海的“会客厅”。

有人怅然,那些留在时光里的气味注定要被带走;有人怀想,她的更新会带来新的气象; 也有人想得通透,新的东西终会成为旧的记忆……哪怕是同一条河流,同一段河岸,在每个人眼里都是不同的,河流则包容了这份差异性。在苏州河42公里岸线贯通之际,澎湃新闻·视界邀请6位摄影师,以一周时间观察流经上海城区的六段改造岸线,黄浦、虹口、静安、长宁、普陀、嘉定。通过图与文,我们看到苏州河中的新与旧,改变与坚守,个人与群体。

黄昏时的南苏州路。本文图片 徐昕 

恍惚的眼前

徐昕/在读研究生、自由摄影师

陆元敏拿着相机每天骑车经过苏州河去文化宫上班,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娄烨举着摄像机穿河而过拍出《苏州河》已也经过去了快20年。而贾樟柯拍摄的《海上传奇》纪录片也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一代又一代的导演,摄影师,不厌其烦地将镜头对着这条穿过上海这座城市的河流。那么我呢?自然也逃不过。

苏州河畔那条名叫慎余里的弄堂,我也已经出走了八年时间。在这八年之中,我离开过上海,城市也在不断变化,而苏州河却依旧兀自日夜流淌着,就像是一种信标,告诉着我曾经的弄堂虽然化为了废墟,但它依旧还能陪着我。慎余里是我的外婆家,也是我的乐园。三层楼的晒台之上,向东能望见东方明珠,向南向西便是苏州河。儿时的河面时常驳船鱼贯而出,一条接着一条,外婆便唤我来看船。外公会拉着我走过每一座桥,沿河而行尽头便是霓虹旖旎的外滩。每一座桥之间不同的路段,都有着不同的气味,橡胶的气味,五金机油的气味,老房子被太阳晒过后温暖而又陈旧的气味……太多的细节不忍回想。

在无数次自暴自弃与苏州河再也不似从前的愤懑后,我决定与自己,与这条河流和解。于是我重新背起相机,用一种带着审美和玩味的目光去认识,去记录属于这个时代的她。

苏州河上久违的驳船。

乍浦路桥的生活空间。

浙江路桥堍下工作的工人。

上海大厦对面拍照的女生。

河滨大楼做操的姑娘与修缮河南路桥的工人。

河滨大楼下遛狗的居民。

河南路桥下维修的工人。

外滩附近修缮的绿化带。

浙江北路附近修缮的河堤。

乍浦路桥的工人。

苏州河边商店很有年代感的字。

苏州河边锻炼的居民。

行人。

乍浦路桥。

酒店对面晚锻炼的人。

修缮。

黄昏时的南苏州路。

河滨大楼远眺外滩。

邮政大楼下休息的工人。

行人。

 

    责任编辑:季成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