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12

杨笠被举报了,男网友这么没幽默感吗?

关注
2020-12-29 12:3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我是晚睡 晚睡 收录于话题#社会热点74个

本文作者 | 晚睡

01

临近年底,腾讯视频举办了脱口秀反跨年演出,李诞率领王建国、李雪琴、杨笠、呼兰、王勉一众脱口秀演员亮相。

罗翔、钟美美、陶勇、李诚儒等2020年热点人物也被邀请参加,而且都有不错的表现。

这里插播一段,罗翔老师莫名讲得好,超出心理预期,既符合自己作为法律工作者的身份,又非常精准地针对2020年的一些热点进行了吐槽。

有人说一个政法大学的教授去讲脱口秀是种堕落,还有人说罗翔老师被消费了,我觉得说这些话的人是高看了大学教授,又低看了脱口秀。

罗翔老师的风格一向如此,本来讲课就像脱口秀,否则像我们这些非科班出身的人怎么会听得津津有味,否则他怎么可能在开通B站账号的几天内迅速聚集了1000万粉丝?

能把艰涩复杂的法学理论讲得深入浅出,引人入胜,本来就需要高超的专业技能,如果能通过脱口秀这种方式宣传普法,让大家对法律更感兴趣,也是一种难得的功德。

演出还是非常精彩的,但上热搜的却是杨笠。

原因很无厘头,她被网友举报了。

有网友将杨笠举报到广播电视总局,理由是“演出内容涉嫌性别歧视,多次辱骂全体男性,煽动群众内部矛盾,制造性别对立,不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发展。”

还有人出了教程,提供举报地址、举报电话,教大家如何复制粘贴举报理由,还管杨笠叫“性别烂钱收割者”,大有振臂一挥,把杨笠踩死驱逐出脱口秀行业之势。

我在男性聚集地,有名的虎扑社区看到这样一条帖子,“好兄弟们,杨笠被举报了。”标题大概可以代表这些举报者的心情,只要把杨笠搞下去,男人们的幸福生活就要到来了。

有男人看杨笠不顺眼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终于逮到机会了。

当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这么想的,比如编剧谭飞便对自己同类的这种做法痛心疾首(他认为按常理来说举报者一定是男人),恨不得代表那些举报杨笠的男人向女人们道歉。

“你可以跟杨笠伦理,但去举报——那就,你还是男人吗?!丢人现眼!这种歪风必须杀!”举报也不是不能举报,如果杨笠演出中真的有什么违背法律法规的地方,举报也是公民的权利。

就算是有的男人心眼小,将吐槽当成是辱骂,也该就事论事。

02

杨笠在反跨年演出上的这段脱口秀说了什么?

基本上还是继续沿袭以往吐槽男人的风格,谈到自己上次脱口秀大会受到争议,澄清自己其实是非常喜欢男人的,“你们男的也太难讨好了吧?我感觉我说啥都不对!”。

当然,所谓澄清也是一种吐槽,“我说你是个垃圾,你肯定不愿意”、“我说你是个好人,你肯定觉得我在侮辱你”。

所谓表扬也是新的讽刺,“如果没有男人我将要会过上平静又幸福的生活,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刺激一些,我觉得完美的生活就是得受伤害!”

我必须承认,这种做法非常不讨好,而且冒险。

之前杨笠的压力已经很大,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因为被骂挑拨性别独立,吓得哭了很久,那么在这个贺年性质的演出上,聪明一点的策略应该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缓解一下自己与某些男性的对立情绪。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理解一些男人的不满和愤怒,“咋地,你还骂我们上瘾,没完了是不。”

想要一条路跑到黑也不是不行,但在技术上要求很高。

而杨笠的这次表演水准一般,甚至有点糟。

我赞同池子对杨笠这段表演的评价,“总有人问我脱口秀应该什么模样,我觉得很可能是罗翔老师那样,但肯定不是杨笠那样。”

杨笠的这段脱口秀从文本来说不算高级,很零散,缺乏核心逻辑支撑,欠缺新意。

之前那句“为什么有些男人明明那么普通,却可以那么自信”能成为流行语,是因为切中要害,直触本质,所以包括男人自己也会笑。

而这次的“你们男的也太难讨好了吧,我说你是个垃圾,你肯定不愿意”、以及加重语调打骂人擦边球的那句“贱人”见智,则显得更像吐槽骂街,难怪无法引发广泛共鸣。

甚至我还觉得她最后一段说男医生给自己做妇科手术,自己躺在床上,两个人心理都非常坦然,没有任何杂念带有性暗示,有点低俗。

杨笠的整段脱口秀中,唯一算得上是金句的是杨蒙恩说“你在挑战男人的底线”,而杨笠反驳的那句,“我听完以后特别震惊,你们男人还有底线呢?”

昨天我俩看到这里,本来一直皱着眉头的老李同学突然绽放了笑容,显然,他被触中了。

你看,被骂不是问题,骂得不够准,不够高级才是问题。

就像汪海林老师所说,“骂人也是个有文化含量有价值取向的活”,当你在挖苦与取悦中间左右横跳的时候,对你的平衡能力要求是很高的。

平衡不好,便容易踩线,这是所有脱口秀演员的困境。

从这个角度来说,杨笠以后应该有更好的表现,不要偷懒。

03

脱口秀的本质就是冒犯。

脱口秀也被称为“冒犯的艺术”,它意味着睿智的、无差别的批判。

不同的脱口秀演员选择了不同的冒犯方式。

比如李雪琴选择了冒犯自己。

她刻意压低自己,把自己踩在脚下,然后某些笑果就出来了,“我这辈子就没有让这么多男人追过。”

一个有魅力的漂亮姑娘说这话是不会有人笑的,而她说,大家就笑了。

而李诞的功力更高,他的幽默有思想和文化支撑,讽刺精准又适可而止,嬉笑怒骂中流露出洞彻世情的深邃,将冒犯的尺度控制在引人发笑和引发思索之间。

个人以为,他是有望像赵本山、郭德纲一样,在脱口秀事业上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师的人。

冒犯是有边缘的,好的创作者能够找到这个边缘,避免引发群体的反感。但在舞台上,性玩笑与性骚扰的界限并非泾渭分明,而是非常模糊,完全依赖于当事人现场的表演与诠释。

我有一本外国笑话大全,里面关于律师的笑话最多,因为律师又能赚钱又没底线,属于令人羡慕嫉妒恨的那种人,人们最愿意用段子编排他们。

为什么脱口秀中吐槽男人会比吐槽女人更好笑,也是因为我们的社会上本质上依然是一个男权社会。

把男人换成女人,“为什么有些女人看起来这么普通,却可以那么自信”,这句话就不好笑了,因为女人的群体症状是缺乏自信,就连外在的强势与傲慢都可能是缺乏自信的表现,而男人的自大是有社会学和心理学的理论做支撑的。

性别对立倾向是存在的,但不是女人说了什么,而在于男人们做了什么——生活中,有些男人占了太多便宜,然后又推卸了太多义务,是他们搞坏了本来应该和谐的男女关系。

比如国外脱口秀上的这个段子,在国内也能引起很多共鸣

凡事习惯怪女人也是男人们的弱点之一,胡紫微说过,“抄检大观园,把狐媚的小蹄子们都赶走,这一套我们是太有经验了。”

希望男人们还是多点幽默感吧,性别对立不是杨笠一个脱口秀演员能够挑拨得起来的,打倒一个杨笠,也不能让男人们这一晚睡得更好。

该自省倒是广大的男同胞们:一个在本质上占据社会更有利地位的群体,难道宽容度不应该更高一些吗?

就像我们小时候父母经常告诫我们的:说对了你要改之,说不对了你要加勉。

对错都对你有好处,你要领情啊。

★ 咨询邮箱,欢迎讲述你的故事:

wanshui0512@163.com

- END -

本文文字原创,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介绍:晚睡,作家、情感咨询师,一枚斜杠中年码字工,喜好解读复杂情感迷局,关注女性独立与成长,已出版《晚睡谈心》、《帮你看清已婚男人》、《你配得起更好》。

原标题:《杨笠被举报了,男人们这么没幽默感吗?》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112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