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人类发现了哪些新动物?

2021-01-16 12:26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返朴
原创 苏澄宇 返朴 收录于话题#奇怪的动物知识2个
2020年发生了许多事,发生了许多变化,当然也有很多按部就班前行的事,其中之一就是我们人类对于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邻居又多认识了许多。发现一个新物种并非难事,因为这世界上还有数百万物种我们没有命名。下面就来盘点2020年发现的一些有趣的、令人“恐惧”的、具有生命力的、甚至是长相很“囧”的新动物。
撰文 | 苏澄宇(科普作家)
据科学家估计,地球上生活着1500万左右种不同的物种。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只发现并命名了约200万种,还不到七分之一。地球上仍有很多植物、昆虫和鱼类动物至今没有被命名。(哺乳动物暂且不提。)
既然还有这么多物种没发现,是不是很容易就能发现新物种(前提是你有专业知识储备)?对的。这些没有命名的物种可能到处存在,一些未知蜘蛛有可能就“潜伏”在人们的花园之中,稍微具备相关的分类知识的人,很可能出一次野外就会发现一个新物种。甚至作为网上冲浪者,光是浏览网页、看看视频就发现了一个新物种……
正因为如此,分类学相关的论文一般没啥影响力,所以大多科学家都是着眼于已有的物种上。某种程度来说,这也解释了为啥他们不太愿意找新物种,然后写一篇论文,因为影响因子真的太低了,就一两分。
不管怎么说,发现一些地球上的未知物种,对扩宽我们的视野还是很有帮助的,同时还能感受大自然的神秘与魅力所在。
下面就是一些2020年发现的一些有趣的新物种。
01
一种真菌:Troglomyces twitteri
地点:twitter
论文时间:2020/5/14[1]
这是一个典型的由网友发现的案例。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生物学家Ana Sofia Reboleira在刷推特时,偶然发现了一张千足虫的照片,这张照片是她的同事分享的。训练有素的她很快发现了照片里不寻常的地方。
图中红色的小点处是类似真菌的东西,在那之前,这些真菌从未在千足虫身上发现过。所以,她和同事一起,在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千足虫藏品进行调查。
结果发现,千足虫上确有这种真菌,而且是一种新的真菌。这是一种寄生在昆虫上的真菌,也寄生在千足虫身上。千足虫虽然叫“虫”,但分类学上不是昆虫。因为是在twitter上不经意发现的,所以给它起名 Troglomyces twitteri
02
一种侏儒海马:Hippocampus nalu
地点:南非
论文时间:2020/5/19[2]
研究人员在南非发现了一种新侏儒海马,命名为Hippocampus nalu,大概就指甲盖那么大。这也是非洲印度洋地区发现的首类侏儒海马。侏儒海马之所以被称为侏儒,就是因为它是所有海马中体型最小的一个属。这一属发现时间较晚,最早发现的侏儒海马在1969年,之所以发现时间这么晚,一来是因为前面说的体型小,二来是因为它特别善于伪装,和它居住所在的珊瑚融为一体。科学家第一次发现侏儒海马是对它的宿主柳珊瑚进行了检测,才发现原来竟有个动物在里面,由此可见侏儒海马多么善于伪装。如果你不仔细看,能发现这是海马吗?
03
一种竹叶青:Trimeresurus Salazar
地点:藏南地区
论文时间:2020/4/14[3]
科学家在藏南地区考察时,发现了一种新竹叶青(该属包括至少48个种),将这种新发现的蛇命名为 Trimeresurus Salazar。
如果你看过《哈利·波特》,可能会比较熟悉这个名字来源。这是《哈利·波特》一个蛇佬腔(能和蛇说话的人)的名字:Salazar Slytherin。他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斯莱特林学院的创始人。04
一种黑色鬣蜥:Iguana melanoderma
地点:蒙特塞拉特群岛
论文时间:2020/4/13[4]
这是在蒙特塞拉特群岛发现的一种新发现黑鬣蜥,将其命名为Iguana melanoderma,平平无奇的名字,不多说了……看图吧。是不是觉得和焦油的黑有点像,这也是被称为“黑” 鬣蜥的原因。05
一种弯脚壁虎:Cyrtodactylus phnochiensis
地点:柬埔寨波雷朗野生动物保护区
论文时间:2020/4/13[5]
这是一种发现于柬埔寨波雷朗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弯脚壁虎,命名为 Cyrtodactylus phnochiensis。
弯脚虎是一类没有扩大趾垫的壁虎, 其特点是“弯脚(bow-foot)”或称“弯趾(bent-toed)”,这是种类最丰富的一个属。06
两种六鳃锯鲨:Pliotrema kajae、Pliotrema annae
地点:西印度洋
论文时间:2020/3/18 [6]
科学家在马达加斯加和桑给巴尔附近的西印度洋发现的两种新六鳃锯鲨 ,分别命名为Pliotrema kajae、Pliotrema annae。据论文描述,Pliotrema annae的吻突比Pliotrema kajae要短。吻突即六鳃锯鲨前面看起来像一根矛一样的口鼻部。
此前人们一直以为六鳃锯鲨是六鳃锯鲨属下的唯一物种,现在的发现让该属下多了2个物种。之所以叫“六鳃”,是因为通常情况下鲨鱼每侧都只有5个鳃裂,但六鳃锯鲨却有6个。至于为什么和普通的鲨鱼的鳃数量不一样,并没有研究具体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这张照片下的3条鲨鱼看起来很奇怪……3张苦瓜脸。当然,那两个看起来像“眼睛”的东西并不是眼睛,而是鼻孔。新鲨鱼的 x 光片
07
一种蜗牛:Craspedotropis gretaunbergae
地点:吉隆坡
论文时间:2020/2/20[7]
这是在吉隆坡某个山坡脚下发现的一种新蜗牛,它们晚上在底层植物的绿叶上觅食,被命名为Craspedotropis gretaunbergae。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源于瑞典环境小将的名字 Greta Thunberg(how dare you are),目的是为了提高人们对气候变化的认识。08
一种新寄生蜂:Acrotaphus wasps
地点:安第斯山脉和亚马逊的低地雨林地区
论文时间:2020/1/9[8]
在安第斯山脉和亚马逊的低地雨林地区发现的寄生蜂,被命名为Acrotaphus wasps。这种寄生蜂寄生在蜘蛛上。雌性寄生蜂会攻击蛛网上的蜘蛛,用毒刺暂时麻痹它。在这之后,寄生蜂在蜘蛛身上下一个卵,幼虫将从卵中孵化出来。之后,幼虫逐渐吃掉蜘蛛并最终将其蛹化。
寄生还不是这种寄生蜂最恐怖的地方,而是在于它寄生之后可以以复杂的方式操纵寄主蜘蛛的行为。在寄主蜘蛛死亡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它不会织出一张正常的网来捕捉猎物。相反,寄生蜂会操纵它们形成一个特殊的网,保护正在发育的蛹免受捕食者的伤害。在自然界中,操纵寄主是一种罕见的现象,因此科学家对它们特别感兴趣。09
两种新疣螈:Tylototriton pasmansi、Tylototriton sparreboomi
地区:越南
论文时间:2020/5/21[9]
疣螈属 (Tylototriton),是蝾螈科中的一个属,也被称之为鳄鱼蝾螈、多节蝾螈,现今有14种已知物种。大多数物种是近期被报道的。
以下两种是在越南发现的新疣螈。两物种看起来外形较像,那科学家怎么知道这两个是不一样的物种呢?区分两个不同物种的关键不在于外型,而是在于体内基因的差异。通过对两种新疣螈的基因进行比较,发现两者的遗传存在3.5%的差异。当然,不是外形完全没有差异,而是差异很小,小到照片看不出。根据论文的描述,上图的疣螈头宽比大于下图的疣螈。Tylototriton pasmansiTylototriton sparreboomi
10
7种新跳蛛:Maratus azureus、Maratus constellatus、 Maratus inaquosus、Maratus laurenae、Maratus noggerup、Maratus suae、Maratus volpei
地点:澳大利亚
论文时间:2020/3[10]
下面是在澳大利亚发现的7种新跳蛛,都很好看。长那么好看,肯定是雄性……当然,对于很多昆虫学家来说,多了两条腿就会让他们恐惧。
Maratus constellatus 是发现者最喜欢的那种,因为它的图案像梵高的星夜。Maratus azureusMaratus constellatusMaratus inaquosusMaratus laurenaeMaratus noggerupMaratus suaeMaratus volpei
11
一种纽虫:Euborlasia maycoli
地点:巴拿马加勒比海
论文时间:2020/8/25[11]
这是科学家在巴拿马的博卡斯德尔托罗群岛潜水时,发现的一个新物种。这种纽虫上面白色的点点就像在辣条上撒了芝麻粒。
它的名字来源于另一位科学家,Maycol Madrid,以此感谢他在热带分类学研讨会上的帮助。Euborlasia maycoli
12
一种淡水甲壳动物:Phallocryptus fahimii
地点:伊朗卢特沙漠
论文时间:2020/8/5[12]
在被称为地球上最热的地方——卢特沙漠(地面温度最高达80.3℃)的一次探险中,科学家在一个季节性的小湖里,发现了一种新的淡水甲壳亚门物种。这一物种的名字同样来源于一个生物学家,伊朗生物学家Hadi Fahimi2018年因飞机失事不幸丧生。
作为在沙漠中发现的新物种,它自然有着非同寻常的生存能力。它最多可以在完全干涸的情况下生存数十年,然后等待一次雨季的降临,在湖中涨水的时候再次孵化。或许这种神奇生物的顽强生命力,就是纪念Hadi Fahimi最好的方式。Phallocryptus fahimii
2020年的新发现还有很多,不光是动物,还有数百种植物,在这里就不多介绍了。千奇百怪的物种很多,我们人类所了解的不过是其中一点点,让我们一起期待2021又有什么新发现吧!
参考资料
[1] Sergi Santamaria, Henrik Enghoff, Ana Sofia Reboleira. The first Laboulbeniales (Ascomycota, Laboulbeniomycetes) from an American millipede, discovered through social media. MycoKeys, 2020; 67: 45 DOI: 10.3897/mycokeys.67.51811
[2] Short G, Claassens L, Smith R, De Brauwer M, Hamilton H, Stat M, Harasti D (2020) Hippocampus nalu, a new species of pygmy seahorse from South Africa, and the first record of a pygmy seahorse from the Indian Ocean (Teleostei, Syngnathidae). ZooKeys 934: 141-156.DOI: 10.3897/zookeys.934.50924
[3] Zeeshan A. Mirza, Harshal S. Bhosale, Pushkar U. Phansalkar, Mandar Sawant, Gaurang G. Gowande, Harshil Patel. A new species of green pit vipers of the genus Trimeresurus Lacépède, 1804 (Reptilia, Serpentes, Viperidae) from western Arunachal Pradesh, India. Zoosystematics and Evolution, 2020; 96 (1): 123 DOI: 10.3897/zse.96.48431
[4] Michel Breuil, David Schikorski, Barbara Vuillaume, Ulrike Krauss, Matthew N. Morton, Elizabeth Corry, Nicolas Bech, Mišel Jelić, Frédéric Grandjean. Painted black: Iguana melanoderma (Reptilia, Squamata, Iguanidae) a new melanistic endemic species from Saba and Montserrat islands (Lesser Antilles). ZooKeys, 2020; 926: 95 DOI: 10.3897/zookeys.926.48679
[5] Thy Neang, Adam Henson, Bryan L. Stuart. A new species of Cyrtodactylus (Squamata, Gekkonidae) from Cambodia’s Prey Lang Wildlife Sanctuary. ZooKeys, 2020; 926: 133 DOI: 10.3897/zookeys.926.48671
[6] Simon Weigmann, Ofer Gon, Ruth H. Leeney, Ellen Barrowclift, Per Berggren, Narriman Jiddawi, Andrew J. Temple. Revision of the sixgill sawsharks, genus Pliotrema (Chondrichthyes, Pristiophoriformes), with descriptions of two new species and a redescription of P. warreni Regan. PLOS ONE, 2020; 15 (3): e0228791 DOI: 10.1371/journal.pone.0228791
[7] Menno Schilthuizen, Jonathan Lim, Anthonie van Peursen, Massimiliano Alfano, Awang Bikas Jenging, Daniele Cicuzza, Alexandre Escoubas, Pierre Escoubas, Ulmar Grafe, Jamil Ja, Peter Koomen, Aleks Krotoski, Denise Lavezzari, Laura Lim, Rudie Maarschall, Ferry Slik, Derek Steele, Dennis Teck Wah Ting, Ine van Zeeland, Iva Njunjić. Craspedotropis gretathunbergae, a new species of Cyclophoridae (Gastropoda: Caenogastropoda), discovered and described on a field course to Kuala Belalong rainforest, Brunei. Biodiversity Data Journal, 2020; 8 DOI: 10.3897/BDJ.8.e47484
[8] Diego G. Pádua, Ilari E. Sääksjärvi, Ricardo F. Monteiro, Marcio L. Oliveira. Review of the New World genus Acrotaphus Townes, 1960 (Hymenoptera: Ichneumonidae: Pimplinae), with descriptions of fifteen new species. Zootaxa, 2020 DOI: 10.11646/zootaxa.4719.1
[9] Bernardes M, Le MD, Nguyen TQ, Pham CT, Pham AV, Nguyen TT, Rödder D, Bonkowski M, Ziegler T (2020) Integrative taxonomy reveals three new taxa within the Tylototriton asperrimus complex (Caudata, Salamandridae) from Vietnam. ZooKeys 935: 121-164. https://doi.org/10.3897/zookeys.935.37138
[10] Joseph Schubert. 2020. Seven new species of Australian peacock spiders (Araneae: Salticidae: Euophryini: Maratus Karsch, 1878). Zootaxa 4758 (1): 001-044; doi: 10.11646/zootaxa.4758.1.1 Published in Biology
[11] Hookabe N, Kajihara H. Euborlasia Vaillant, 1890 (Nemertea: Pilidiophora) from Bocas del Toro: description of a new species, with comments on the systematics of the genus[J]. Marine Biodiversity, 2020, 50(5): 1-13. DOI:10.1007/s12526-020-01091-7
[12] Schwentner M, Rudov A V, Rajaei H. Some like it hot: Phallocryptus fahimii sp. n.(Crustacea: Anostraca: Thamnocephalidae) from the Lut desert, the hottest place on Earth[J]. Zoology in the Middle East, 2020, 66(4): 331-341. DOI:10.1080/09397140.2020.1805139

版权说明:欢迎个人转发,任何形式的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和摘编。转载授权请在「返朴」微信公众号内联系后台。
原标题:《2020年,人类发现了哪些新动物?|奇怪的动物知识》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动物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