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多研究称新冠变异威胁疫苗保护力,疫苗企业将研究“加强版”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2021-01-27 12:51
来源:澎湃新闻
科学湃 >
字号

随着SARS-CoV-2突变株的传播加剧,对它们的研究成了全球科学界的新课题,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是:这些突变株对现行使用疫苗的有效性会产生什么影响?

当地时间1月25日,处于新冠疫苗开发第一梯队的美国公司莫德纳(Moderna)在官网宣布,公司已获批紧急使用的新冠疫苗mRNA-1273对在英国和南非发现的变异毒株仍然具有保护作用。但声明中包含了一处警告:对首先在南非发现的变异毒株B.1.351,疫苗诱发的中和抗体水平是此前的1/6。

莫德纳公司的这项声明基于该公司和与美国国家卫生院(NIH)下属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疫苗研究中心(VRC)合作完成的一项研究。该研究于1月25日提交到了预印本网站BioRxiv,题为“mRNA-1273 vaccine induces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against spike mutants from global SARS-CoV-2 variants”,该研究也已提交同行评议出版。

新冠病毒B.1.1.7突变株于2020年9月在英国首次发现,病毒基因组中有17个突变,其中8个突变位于关键的刺突(S)蛋白。首先在南非发现的B.1.351突变在刺突 (S)蛋白中则有10个突变。目前的研究显示,这两种变异都迅速传播,并与感染后的传播增加有关。B.1.351以及来自巴西的突变株P.1,还被怀疑能逃避接种过疫苗或以前感染过病毒的人的免疫力。

就在1月2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表示,B.1.1.7突变株比其他毒株更致命。根据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一项研究,研究人员收集了英国120万确诊患者中的2583例死亡病例进行分析,发现新突变株感染者在28天内死亡的可能性比感染原始病毒的人高30%。不过,一些研究人员呼吁,需要更多数据来确定这一说法是否准确。

莫德纳和VRC的研究人员利用慢病毒或VSV病毒载体制作的假病毒,表达了6种携带不同关键基因突变的变异病毒株,包括此前已席卷全球的D614G毒株和近几个月陆续发现的B.1.1.7和B.1.351。

研究团队测试了8名受试者(来自新冠疫苗mRNA-1273一期临床试验)的血清抗体的效力。研究团队报告称,对于B.1.1.7型,中和抗体滴度仍然很高,并且和D614G毒株相比,中和抗体滴度未观察到显著变化。

对于携带B.1.351病毒株刺突蛋白上全套基因突变的假病毒,血清的中和抗体水平仍具有保护作用,但中和抗体滴度相对于D614G毒株降低到了1/6。这可能提示对新的B.1.351毒株的免疫早期减弱的潜在风险。尽管如此,莫德纳公司认为其研发的新冠疫苗对B.1.351的中和效价仍然高于预期的保护水平。

这样的研究其他实验室也在进行。由哥伦比亚大学病毒学家David Ho领导的一项类似的研究也已经发表在了bioRxiv,研究发现22名接种过莫德纳疫苗或辉瑞疫苗的人的血清,对B.1.351变种的保护效力只有1/9到1/6,而20名之前已经感染过新冠的人的血清,保护效力只有1/33到1/11。与此同时,南非的研究人员发现,来自6名康复患者的抗体对B.1.351变体的中和效果只有1/200到1/6。

上述Ho的论文还阐明了B.1.351是如何逃避免疫反应的。研究团队发现, E484K突变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这种效应,而在巴西发现的P.1变种也有同样的变异,这可能表明病毒几乎没有其他的花招来逃避免疫。“病毒有很大的进化空间,但不是无限的空间,我们可能已经遇到了最糟糕的突变之一。”

有研究人员表示,最近出现的过多变异是一个警告信号,表明冠状病毒可能有很多“后备军”,全世界需要尽快接种现有疫苗。“我认为我们需要尽我们所能阻止病毒的复制。”Ho说,“否则,它会不断积累更多的突变。”

尽管出现上述这些结果,但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疫苗研究员Florian Krammer说,这样的下降听起来令人担忧,但是辉瑞和莫得纳生产的疫苗引发了非常高水平的抗体,这可能弥补了效力的下降。此外,抗体只是免疫反应的一部分,疫苗也能激发T细胞。Krammer“相当乐观”地认为,这两种疫苗仍然可以预防B.1.351和P.1。

值得一提的是,莫德纳等疫苗开发公司眼下正在做另一项工作,也就是寻找应对新冠突变株的补救措施。莫得纳公司在1月25日的声明中同时宣布:第一,公司将测试其现有mRNA-1273疫苗再增加一次注射剂量后的,能否进一步提高对新变异毒株的中和效价的能力;第二,该公司正在开发针对B.1.351突变株的加强版疫苗mRNA-1273.351,现正在美国推进临床前研究和第一阶段研究。Moderna首席医疗官Tal Zaks在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说,这些意在“加强”的疫苗可能会在志愿者们首次免疫接种后6至12个月后注射。

 “这正是我希望看到的措施。”美国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病毒学家Trevor Bedford说,“也许没有必要在秋季更新疫苗,但现在采取这些措施是正确的行动方向。”

在此需要注意的是,监管机构仍需阐明更新疫苗需要进行哪些试验。世界卫生组织官员Bruce Aylward在1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确定监管途径的工作“正在开始”。

另外,根据《科学》杂志报道,乔治敦大学病毒学家Angela Rasmussen提出,现在开始准备加强疫苗是“非常明智的”,但她同时补充说,“现在开始考虑如何分配它们也是明智的。”我们需要关注一个问题,它们会被分配到有证据表明B.1.351正在流行的地区吗?

英国威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负责人Jeremy Farrar还强调一点,科学家们还需要在更快的方法上达成一致,以解决对免疫逃逸变异的担忧,并标准化他们测试抗体效力的方式。“我们需要协调各种检测方法,这样我们就可以比较结果,不管你在哪个实验室。”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