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拾珠|“御赐疫苗”风波:政府的苦心还是惊天的阴谋?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秦翊

2021-01-29 12: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截至1月27日,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数累计突破1亿,死亡人数超215万。尽管国际疫苗研发已经取得较大进展,但是囿于多种因素,世界各国在疫苗接种方面动作似乎普遍较为缓慢。倘若无法尽快为民众接种疫苗,疫情的进一步扩散势必在所难免。作为东南亚抗疫“优等生”的泰国,近期也面临着疫情升级的严峻挑战。缅甸非法劳工、罗勇地下赌场等灰色产业导致疫情加剧扩散。
截至1月29日,泰国累计确诊新冠病例数达16221例。面对不断恶化的局势,尚未获得疫苗的泰国政府,除了运用行政手段加强防范之外别无他法。这为反对派攻讦政府提供了口实。原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藉此猛烈抨击政府在疫苗政策上的不作为,并言之凿凿地揭发泰国政府利用与英国阿斯利康公司合作之机,将人民缴纳税收为王室控股企业输送利益。塔纳通的“揭秘”不啻石破天惊,在泰迅速发酵,引发朝野激烈反应,支持者众,反对者益众,反映了泰国社会的两极撕裂。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泰国曼谷,一名工作人员上街喷洒消毒剂。  中新网 图

当地时间2021年1月4日,泰国曼谷,一名工作人员上街喷洒消毒剂。  中新网 图

塔纳通:巴育政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众所周知,自疫情暴发以来,泰国政府抗疫成绩可圈可点,曾保持感染病例数月零增长。乃至于反对派持续举行大规模集会,亦安稳无事。然而,自去年11月底以来,第二波疫情突然来袭,多地接连出现确诊病例,尽管泰政府及时采取措施,但其所暴露出的公务人员知法犯法,官商勾结等问题令政府公信力遭到质疑。为挽回民众信任,稳固执政地位,巴育总理、阿努挺副总理等政府高层均在不同场合向民众通报政府在新冠疫苗方面的各项举措及重要进展,为不断陷入焦虑之中的民众打气鼓劲。
2020年11月,泰国政府高调宣布,已与国际生物产业巨头英国阿斯利康公司达成协议,采用剑桥大学新冠疫苗最新技术,在泰建立疫苗生产基地,规划年产量2亿支,以低价供应泰国政府的同时,辐射整个东南亚地区。而具体与阿斯利康公司开展合作的企业是一家名为暹罗生物科技公司(Siam BioSci)的药企。根据泰国政府2021年1月初披露,目前生产正有序推进,泰政府所预定的2600万支疫苗拟于5月交付。
然而,在民众中极具影响力的反政府政客、原新未来党党魁塔纳通在1月18日举行的网络直播演讲中直指政府所谓的泰英疫苗合作隐藏着惊天秘密,举国震惊。当日,塔纳通以前进团主席身份,通过个人脸书账号进行了一场名为“御赐疫苗:谁获利?谁吃亏?”的直播。
他指出:疫苗对于泰国恢复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如果能为民众尽早接种疫苗,则便可早日打开国门迎接游客,经济便可迅速企稳回升。但是,与以色列、阿联酋、巴林、英国、美国以及东南亚地区的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相比,泰国政府在疫苗方面存在两大问题:一是动作迟缓。由于新冠疫苗的极度稀缺性,许多国家早在2020年上半年便着手洽谈疫苗采购事宜,全球各大厂商疫苗早已被预定一空。尽管泰国政府保证将为民众免费接种疫苗,但是至今并未获得任何疫苗,即便紧急采购了200万支中国科兴公司疫苗,也仅能覆盖100万人,而且最快也要3月才能开始为民众接种。阿斯利康的2600万支疫苗交付时间则更晚。泰国政府的动作迟缓直接影响了泰国经济的恢复进程。
二是孤注一掷。泰国政府一直以来都把新冠疫苗的希望寄托于与阿斯利康的合作,几乎没有考虑过其他国家的疫苗。这与其他国家的做法形成了鲜明对比。比如,马来西亚与美国辉瑞、莫德纳、英国阿斯利康、中国北京科兴等疫苗供应商都有合作,目前采购疫苗总数可覆盖71%的民众;菲律宾则分别向阿斯利康、北京科兴采购了足以覆盖45.1%人群的疫苗。塔纳通认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不会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是会采取多元化措施寻求疫苗,以降低风险,泰国政府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极度危险。
尔后,塔纳通向听众们解释了泰国政府这一危险行为背后隐藏的真正动机,将本场直播演讲推向高潮。他认为,泰国政府之所以不考虑其他国家疫苗,是要借此机会,对暹罗生物科技公司这一私营企业进行巨额利益输送。为何政府要力挺一家私营企业与英国阿斯利康公司这样的国际生物产业巨头开展合作?为何政府不仅在政策上坚定支持这家企业,而且还拨款6亿泰铢(约合人民币1.29亿元)用于该企业改善生产条件以满足英方要求?
塔纳通称,归根到底,这一切最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暹罗生物科技公司是拉玛十世国王全资控股企业,政府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公权私用,对王室进行利益输送。
根据前进团的调查,暹罗生物科技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为48亿泰铢(约合人民币10.32亿元),是一家医药公司,从未涉足疫苗研发生产。暹罗生物科技公司负责承接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的技术转让,并在英方指导下开展生产。另一家名为APEXCELA的公司则专司销售。这两家公司办公场所均位于曼谷西尊拉萨大厦。最为关键的一点是,暹罗生物科技公司、APEXCELA公司以及西尊拉萨大厦的实际控股人均为泰王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经调查,塔纳通还发现,自从成立以来,暹罗生物科技公司包括其多家子公司均连年亏损,从未盈利。仅暹罗生物科技公司累计亏损额高达5.81亿泰铢(约合人民币1.25亿元)。
塔纳通据此断言,这家公司的经营由始至终都是失败的,泰国政府则试图通过这次疫情危机,利用与英国企业合作的机会,帮助它“咸鱼翻身”。很显然,暹罗生物科技公司不仅可以获得阿斯利康公司的技术转让,而且可以作为疫苗生产商享誉全球。此外,每年生产销售2亿支疫苗,获利丰厚的同时,还从泰政府获得巨额资金支持,可谓一石多鸟,好处占尽。而人民却因接种时间迟滞,每日只能生活在惊恐之中,国家经济停顿,民众生活困苦。
塔纳通在演讲最后质问巴育政府,如果暹罗生物科技公司生产的疫苗出现问题,无法达标量产,而泰国政府又没有其他可供选择的替代方案,巴育政府能否承担这个责任?
泰政府猛烈回击,控诉塔纳通“蔑视君主”
塔纳通炮轰王室与政府,在泰国社会引发强烈反响。1月19日,泰国总理巴育怒言:“塔纳通所说的‘御赐疫苗’,完全是在歪曲事实!”他当天还参加了高等教育与科技创新部主办的科技创新成果展,在垃圾分类科技展台前,巴育一语双关地对现场媒体说:“现在新冠病毒导致的垃圾已经够多了,千万不要制造其他垃圾,比如‘社会垃圾’”。在场诸人均心领神会,含笑不语。
直接负责疫苗工作的副总理兼公共卫生部长阿努挺的反应则更为强烈。他在接受采访时,脸色铁青地表示:塔纳通在没有了解事实真相之前,不应该信口雌黄。国王一心为民,劳苦功高,为国家贡献了大量抗疫物资,但是塔纳通却丝毫没有感恩之心,反而将疫苗与政治联系在一起,借题发挥。他还引用泰国传统俗语“(划船时)手不划水,但勿以脚阻水”,批评塔纳通不仅没有做出贡献,反而还从中生乱。
泰国公共卫生部下属的国家疫苗研究院院长纳空·班西医生则从专业角度出发,向公众解释泰国暹罗生物科技公司与英国阿斯利康公司合作的来龙去脉。他说,同属王室产业的泰国暹罗水泥集团(SCG)与剑桥大学一直以来都有合作关系,当得知阿斯利康公司采用剑桥大学疫苗技术生产疫苗后,暹罗水泥集团力促阿斯利康公司与泰国政府之间达成合作。阿斯利康公司为实现在全球各重要地区实现疫苗本土化生产的目的,对泰国多家药企进行了资质调研。由于新冠疫苗的特殊性,生产条件极为苛刻,而且阿斯利康公司要求合作厂商需要有年产两亿支疫苗的能力,才予以考虑。在众多企业之中,只有暹罗生物满足其要求。因此,并非泰国政府规定暹罗生物科技与阿斯利康合作,而是其他企业不符合条件,即便是泰国卫生部下属的药企,也不足以承担如此重要的任务。此外,东南亚也有其他疫苗生产厂商希望获得阿斯利康公司地区合作伙伴资格。但是,在泰国政府的强力支持下,阿斯利康公司认为暹罗生物的实力更高一筹。
泰国政府猛烈回击塔纳通的同时,还采取法律手段对他进行起诉。1月20日,泰国社会经济电子信息部部长普提蓬委派该部部长助理奈温、总理府常驻部长助理托萨蓬和苏鹏就塔纳通所谓“御赐疫苗”的直播演讲向警方提出起诉,控诉塔纳通违反刑法第112条(即“蔑视君主罪”)和《电脑法》。托萨鹏表示,塔纳通的演讲中有11处导致人民接收错误信息,从而对王室产生误解,必将产生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导致民众对政府的抗疫工作产生不信任感。今后,泰国政府将会对那些在网络上发布类似不实信息者动用法律武器。
塔纳通继续抨击政府,但社会反应两极分化
尽管泰国政府反应强烈,且以刑法112条起诉塔纳通,但塔纳通不依不饶,公开回应政府的批评,并继续抨击政府。
1月21日,他在前进团总部举行记者招待会,并在线直播。他强调,巴育政府在新冠疫苗工作上的失误和低效是显而易见、无法否认的事实。疫苗如同“隧道出口的一缕亮光”,由于政府的不作为,国家经济恢复无望,泰国人民仍将生活在暗黑的隧道之中。
除了批评政府低效无能之外,他又重申了自己对于政府公权私用,对国王控股的暹罗生物科技公司进行利益输送的强烈质疑。他要求政府立刻公开有关暹罗生物科技公司与英国阿斯利康公司合作的所有合同协议,接受审查监督。对于自己的遭遇,他则表示,回望过去,巴育总是拿王室当作挡箭牌,凡是有人批评政府,巴育一定会以忠于王室、捍卫王室为名,指责其对王室不敬,试图掩饰自己的失误和低效。正因为此,人们越来越多地对王室产生了疑问。他最后还向泰国社会提出一个问题,对巴育政府提出质疑和批评,是否就意味着对王室不忠、与王室为敌?
塔纳通的搭档、原新未来党秘书长毕亚卜则坚定支持塔纳通的言论,他还提出一个观点:为了保持国王至高无上的地位,绝对不能让国王真正管理国家,也不能允许国王经商。因为一旦有了实权,便要接受检查监督,有可能会被批评。如果经商的话,则会因为商业原因而被起诉。因此,一定要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王无过错”(The king can do no wrong) ,因为“王无作为”(The king can do nothing)。如果政府的总理或者部长总是拿国王当挡箭牌,遭到批评便斥批评者为“对王不忠”,那么为什么还需要成立民选政府?这些总理或者部长究竟是民主政府的官员还是绝对君主制下的大臣?
但是,塔纳通的言论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批评。原阿披实政府时期的财政部长、现勇敢党党魁功·查迪咖瓦尼认为,泰国暹罗生物科技公司能成为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的合作伙伴,成为东南亚地区生产基地,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自豪的事情,这一切都要感谢暹罗生物的创始人拉玛九世普密蓬国王以及将其发扬光大的拉玛十世国王。在当前危机时刻,塔纳通将疫苗问题与政治相连,非常不合时宜,会打击身处一线的医生等人的积极性。
而前国家情报办公室副主任南提瓦则在个人脸书账号上连续两天发帖抨击塔纳通,他指出:如果塔纳通只是希望批评政府疫苗采购措施的种种不力,就直接批评政府,为何一定要牵扯王室?而且,暹罗生物公司是普密蓬国王在世时高瞻远瞩所建立,其目的是为泰国民众研发药物,而不需要依靠外国。暹罗生物与谁合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泰国人有疫苗可以用,是东盟地区唯一可以生产疫苗的国家。而且,塔纳通所谓的连年亏损,其实是暹罗生物公司主动让利。普密蓬国王说过,暹罗生物公司亏损就是赚钱,公司所亏的钱,都是民众的利润。暹罗生物科技公司条件非常之好,英国公司眼睛不瞎,绝不会去选那种没有足够能力生产供应东盟地区疫苗的公司。
此外,不少著名医生、知名媒体人也纷纷发言,批评塔纳通借题发挥,借疫苗话题玩弄政治,为自己谋求政治利益。比如,著名媒体人颂提·林通衮便引用朱拉隆功大学医学院勇·普沃拉宛教授的观点,批评塔纳通“秀蠢”。他指出,泰国抗疫成绩显著,疫情并不严重,因此在全球疫苗效果尚未得到确认之前,可以冷静观察一段时间,无需对标别国,急于为民众接种。而且,他认为,暹罗生物公司与阿斯利康合作,对于泰国民众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
泰国政府疫苗单一方案的多重考虑
截至笔者撰写本文,塔纳通炮轰疫苗事件已经发酵十天。在这十天中,塔纳通一直通过网络对政府口诛笔伐,坚持要求政府公开相关合同文件。而正摩拳擦掌准备对内阁成员进行不信任辩论的远进党也在议会斗争中积极配合塔纳通,将以政府在疫苗方面的低效无能为由,抨击巴育总理。而主管疫苗工作的阿努挺副总理也毫不示弱,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接连发表文章,阐述政府行为的合理性,自证清白。
与此同时,或许是由于塔纳通在舆论上加大对政府疫苗方案迟滞的抨击,泰国政府加速对阿斯利康疫苗开展认证,并从阿斯利康紧急采购15万支疫苗优先用于高风险人群。而且,巴育总理还表示,将考虑放开由私人医疗机构自行进口疫苗的可能性。
笔者认为,泰国政府在疫苗采购方面将所有希望寄托于暹罗生物科技公司与阿斯利康合作之上,确实存在一定风险。近日,阿斯利康公司宣布由于某一生产基地产能下降,首季供应给欧盟的疫苗数量由原本承诺的8000万剂大幅减少至3100万剂,交货量足足减少60%。当下疫苗市场为卖方市场,不提前预定根本无法购得疫苗。而新冠疫苗生产过程中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暹罗生物科技公司生产链条一旦出现问题,导致无法正常生产,则泰国政府将面临非常尴尬而且危险的局面。
但是,反过来说,也应该理解泰国政府的良苦用心。泰国政府在过去一年,遭遇重重危机,既要组织抗疫,又要防范抗议,还要解决民众温饱问题。因此,在疫苗方面,泰国政府希望能借此机会,扭转形势,一石多鸟。比如,可以借助疫苗工程提升政府形象。与阿斯利康公司合作开展疫苗生产本土化,并将其作为疫苗来源主渠道,可以降低疫苗成本,以较低价格购入后为全民免费接种,创下政绩。泰国作为东南亚区域唯一本土疫苗生产供应国,在满足本国民众注射需求同时,还可向周边国家出售疫苗,提升在东南亚区域影响力,还可以提升王室形象。近半年中,王室形象在反王派抗议活动的影响下大为受损,急需有一些十分突出的政绩来提振民众对王室的尊重与信任。如果王室全资控股企业能够成为全体民众的“大救星”,王室口碑和形象自然便会得到改善提振。
不管怎样,疫苗是一项民生工程,更是民心工程,对于因公务人员参与灰色利益链条而备受诘难的巴育政府而言,只许胜不许败。不知道“抗疫英雄”巴育总理此次能否顺利解决疫苗问题,渡过眼前难关,我们且拭目以待。
“暹罗拾珠”是泰国问题研究专家秦翊的专栏,在宏大视野下对泰国政情、民情与外交关系做有料有细节的全方位观察和剖析。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暹罗拾珠,泰国,新冠疫情,疫苗,王室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