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245

世界上存在永远保持激情的爱吗?

2021-02-04 07:1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撰文/ 曾照轩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本科生

运营/ 杨晓

前段时间和朋友相聚,饭桌上谈到他的女朋友,我笑着问他们现在怎么样,满以为会是一顿狗粮,不想他苦笑一下,踌躇之间叹了口气:“谈了2年,感觉互相都腻了。”听到这样的回答我很惊讶,他们两人都很优秀,谈的是那种惹旁人羡慕的甜美校园恋爱,怎么也会厌倦呢?

酒杯碰撞的间隙,隐约想起很多同辈间的谈话,它们是那么相似。 

“刚刚在一起时,我每天走2公里到她宿舍找她,现在连视频语音都觉得麻烦。”

“没想到在一起才1年我们就像老夫老妻一样,每天聊天像是在走流程。”

“对约会失去了期待,也没有了新鲜感。”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呀。”

......

 

图/unsplash

爱情中的激情

20岁正值青春年华,在初尝爱情的甜蜜后,我们好似会轻易陷入激情消退后的平淡期,感慨“谈恋爱不过就是这般”之余,伴随声声叹息,困惑时间为什么能将感情的色彩磨得如此黯淡。没有偶像剧里大起大落的分合,感情在循规蹈矩的日程中像小小的火苗一样燃起,再熄灭。

这其中似乎横置着一个天然的矛盾:我们处在年轻气盛的风华之际,不停歇地学习新知识,拥抱日新月异的世界。在这节奏紧促的生活中,爱情会失去初始的激情,落入平淡单调的围城,没有亲情的牵绊,又缺乏调和的耐心,躁动的心无处安放,年轻的我们遇上消退的激情,不知何去何从。

在斯滕伯格最经典的“爱情的三角形”理论中,亲密、承诺和激情三者各承其重,构建出爱情本身。激情是引起两人间浪漫恋爱和相互吸引的驱力,它让人体验到强烈的唤醒和心动的感觉。在斯滕伯格的理论中,有激情的爱是浪漫的爱、痴迷的爱,而没有激情的爱只是空洞的爱。

在我眼里,激情如此重要,爱情的三角形也一定是一个激情所占角度最大的钝角三角形吧。年轻的我渴望永远饱含激情的爱情。 

不过期的激情之爱存在吗?

Lucas等人在2003年针对24000余人做了一项长达15年的纵向研究,探究在婚姻的不同阶段人们对生活的满意程度。结果并不浪漫,Lucas发现人在婚姻中存在“享乐的适应心理”,虽然刚结婚一年内的夫妻大多觉得生活比单身阶段美好,但是这种幸福却有保质期,结婚一至两年后大部分人的幸福感和满意度都回归到婚前单身状态。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刚结婚就报告不幸福的人最终往往只会在一个更加不幸福的水平上起伏。

美国康奈尔大学的Hazan也曾研究过全球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爱情心理,他发现在相识并相爱的18到30个月之后,恋爱双方在进行亲密互动时不会再心跳加速和冒汗了,这说明爱情的激情明显消退了。

这些研究发现难免令人失望,大部分爱情在步入婚姻之后都难免走向平淡,我们也许会持久爱着伴侣,但是可能无法持久充满激情。这一结论想必多少会让大家对爱情和婚姻的明朗期待蒙上一层阴影。所幸,也有研究发现,爱情中激情的消退存在个体差异。也就是说,也有一些亲密爱人的感情能够历经生活的打磨而历久弥新,他们能维持较高的激情。

图/unsplash

维持激情的秘密是什么?

第一,高水平的创造力。

想要保持爱情中的激情,需要一些创造力潜能。

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的一篇研究表明,在那些恋爱至少一年,正处于浪漫激情下降边缘的情侣中,创造性水平高的个体往往能够在亲密关系中保持较高水平的浪漫激情。那些想象力丰富,乐于创新的人能够长久令对方保持伴侣间的积极幻觉,从而使两人间保持高水平的联结和吸引。反之,缺乏创造力的人在恋爱中的激情会随着时间推移而显著下降。

第二,适当的空间和隐私。

创造力一定程度上是天生的,属于老天爷的偏袒。而要想维持爱情中的激情,也并非只能拜求上天的恩赐。

心理学家Perel说,激情和情欲是在自我与他人之间的空间中蓬勃发展的。人在恋爱中渴望亲密感,想要了解对方的一切。熟悉、安全、了解是亲密的特征,而神秘、未知、朦胧才是激情的样貌。当我们在不知觉中突破个人的边界,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呈现给对方,获取了亲密感的同时,激情也在悄然消退。

因此在亲密关系中适当设置自我的边界,保留一点神秘和隐私,让对方不断能在自己身上有新发现,不失为一种化蚊子血为朱砂痣的妙招。

第三,一起探索世界。

仔细想想,两人间的空间终归有限,侵占一点就少一点,等我们完全了解对方以后,难道就只能无可奈何地等待激情消退吗?有没有更可持续的方法维持激情呢?

同样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的另一篇研究指出,和伴侣一起尝试和探索新鲜事物可以拓宽个人的自我感和对世界的认识,从而点燃初次坠入爱河时的那种兴奋和激情。比如在一起很久的伴侣,可以通过一起学习跳舞或到一个新城市进行公路旅行来获得自我拓展体验。这类活动带来的新奇和不可预测性可以提高亲密关系中的情欲,从而使爱情中的激情不那么容易消退。

这一结论对我们很有启发,应了那句经典之话:爱情应当是和旧的人不断体验新的事,而不是和新的人反复做那几件旧的事。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的约会也变得缺乏新意,除了一起自习上课吃食堂,就是相约逛街喝酒看电影,走流程一般将这些任务循环往复,却很少将目光放在一起学一个新的技能或是一起讨论某个富有新意的想法上。有时,我们并不仅仅只在缅怀爱情中的激情,同时也在叹惋生活本身的激情不见踪迹。而自我成长永远是保持热爱和激情的不竭动力。

在这些自我扩展活动中,我们能够生起平凡生活中的火花,这些火花也点亮感情中的激情。

图/unsplash

越是想要激情,越得不到

有时候,人会陷入这样一个泥沼:越是渴望激情,越是在感情中挣扎,陷于疲劳。

Carbonneau等人认为,人刚踏入爱情时存在两类激情:和谐的激情和沉沦的激情。在和谐的激情下,人能自主追求感情中的浪漫和美好,并且这种对浪漫的追求与人们的生活和谐共处。而在沉沦的激情下,人被激情所裹挟,不顾一切投入到感情中,为了追求激情不惜损毁生活的其他部分。前者细水长流,后者轰轰烈烈。

研究发现,和谐的激情能够让人获得自我成长,而沉沦的激情则会带来负面影响,比如它导致其他关系破裂、致使个人成长放缓。沉沦的激情来得猛烈也消退得迅速。一般而言,在六个月后,如暴风雨般的沉沦激情就会消失,留下遍地荒芜和空洞。这是一种物极则反的弊害,适当的激情给爱情注入活力,过度的激情则让生活陷入停滞。

沉湎纯粹的激情之中,就如被青春期的躁动攫住一般,热烈浪漫,但没有太多意义。在谈论爱情中的激情时,我们希望世上存在永远饱含激情的爱,担心青春期的恋爱在沉默的生活中流于无聊和琐碎,于是马不停蹄地找寻维持激情的方法。可是追求激情的道路永远没有尽头,爱情也不可能永远富有激情,换个视角,永久的激情也未尝不是一种平淡。

马东在“奇葩说”里提到,讨论生活时,远方的诗歌和眼前的苟且是一组答案,我们不是选择其一,而是平衡两者。生活这般,爱情也如此,激情和平淡从不是答案本身,接纳和沟通才是内核。看起来,当年轻的我们和消退的激情相遇时,两者并非不可调和,因为爱情不是一个激情为大的钝角三角形,青春也不是一个只有盛有躁动和猎奇的容器。

因此,在无数次问自己“我是不是已经厌倦了,不想继续了”之后,我们需要不厌其烦地与自己确认,我此刻是在面对完整的爱情,还是爱情中的激情?被注入了肾上腺素而心跳加快的人在看到异性时,以为这是爱,但了解真相后我们知道,这不过是大脑在翻译爱情时犯下的美丽的错误。激情永远不代表全部爱情,也没有一个标准的爱情模板能够被套用到所有情况中。希望你能学会画出属于自己的爱情三角形,能够不再为激情的消退忧愁烦恼。

 

参考文献:

Carbonneau, N., Vallerand, R. J., Lavigne, G. L., & Paquet, Y. (2016). “I’m not the same person since I met you”: The role of romantic passion in how people change when they get involved in a romantic relationship. Motivation and Emotion, 40, 101-117.

Carswell, K. L., Finkel, E. J., & Kumashiro, M. (2019). Creativity and romantic pass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6, 919-941.

Lucas, R. E., Clark, A., Georgellis, Y., Diener, E. (2003). Reexamining adaptation and the set point model of happiness: Reactions to changes in marital statu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4, 527-539.

Muise, A., Harasymchuk, C., Day, L. C., Bacev-Giles, C., & Impett, E. A. (2018). Broadening your horizons: Self-expanding activities promote desire and satisfaction in established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6, 237-258.

Sternberg, R. J. (1986). A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 Psychological Review, 93, 119-135.

Zhang, F., & Hazan, C. (2010). Working models of attachment and person perception processe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9, 225-235.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245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