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爵士大师奇克·考瑞阿因病去世,享年79岁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21-02-12 09: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据奇克·考瑞阿社交媒体主页发布的讣告,融合爵士的先驱、作曲家、钢琴家奇克·考瑞阿(Chick Corea)因罕见癌症于当地时间2月9日去世,享年79岁。
考瑞阿1941年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父亲为职业小号手。1950年代考瑞阿曾短暂求学于哥伦比亚大学,随后转入茱莉亚学院。六十年代,他和各路爵士英雄们共事,1968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Tones for Joan's Boans》。
同年,考瑞阿代替赫比·汉考克(Herbie Hancock)进入迈尔斯·戴维斯的乐队。这段时期,乐队诞生了几张经典作品《In a Silent Way》《Bitches Brew》《Live at the Fillmore East》《Live-Evil》,开了1970年代融合爵士繁盛的先河。
考瑞阿1970年离开戴维斯乐队后待过几支乐队,包括爵士摇滚乐队Return to Forever。1975年,考瑞阿凭借该乐队《No Mystery》的同名歌拿到第一座格莱美——最佳爵士乐演奏奖。
职业生涯中,考瑞阿共得到23座格莱美,成为最受该奖项青睐的爵士音乐家。他最近的一次获奖是与The Spanish Heart Band合作的《Antidote》,专辑摘得去年格莱美的最佳拉丁爵士专辑。
本文为《东方早报》于2013年奇克·考瑞阿造访上海之际对他进行的专访,现重刊旧文以表纪念。
奇克·考瑞阿

奇克·考瑞阿

2007年,奇克·考瑞阿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鲜有宣传,上座率亦只有五、六成,有观众全程都在窃窃私语,更有人直接睡倒。上海对这位爵士界仅剩的几位大师之一并不了解。今年6月21日,奇克·考瑞阿将在上海商城剧院再次带来自己的独奏音乐会暨“2013爵士上海音乐节·首启音乐会”。这一次,在爵士渐热的上海,这位年过七旬的爵士大师又会有怎样的际遇?
在过去的三十年,奇克·考瑞阿不断的探索和融合丰富了爵士乐的内容,他的风格几乎影响了每一位现代爵士乐音乐家。钢琴、电子、融合派爵士、人声、管弦乐队,考瑞阿像一个不知疲倦的爵士玩家,一次一次站在了时代的前面。从迈尔斯·戴维斯(Miles Davis)的乐队出发,他成为融合派爵士的创始人之一。
然而音乐不能用专业的术语和数字来形容。如果硬要用文字描述的考瑞阿的音乐的话,只能说他的音乐世界像住满精灵和动物的茂密森林,轻盈、明快、充满童趣和惊喜。你永远不知道他的下一个琴键会按在哪里,也不知道萨克斯的音符会流向何方。
考瑞阿四岁开始学习钢琴,曾先后在多支重要的乐队工作过。 1966年,考瑞阿首次以指挥的身份录制唱片,是为《致琼的遗骨》(Tones For Joan's Bones)。从歌曲古怪的名字不难看出当年考瑞阿的特立独行的音乐个性。1968年,他的三重奏作品唱片《现在他唱,现在他哭》(Now He Sings, Now He Sobs)成为经典曲目。 此后,考瑞阿与著名的爵士乐女歌手莎拉.沃尔甘(Sarah Vaughan)的合作让更多的爵士乐迷认识并接受了这位才华横溢的钢琴家。
1968年到1970年是融合派爵士乐产生的重要时期,考瑞阿在爵士乐大师迈尔斯·戴维斯(Miles Davis)的乐队中担任了重要角色。在戴维斯的建议下,考瑞阿开始演奏电子乐器。离开戴维斯的乐队之后,考瑞阿选择了前卫派爵士乐作为自己主要的音乐方向,并建立了一支汇聚圈内顶级高手支且注重音响效果的“四重奏”乐队。1971年开始,他再次转变自己的音乐发展方向,显示了对于拉丁爵士重新萌发的兴趣。不久,他和一些拉丁风格的音乐家组建了一支巴西音乐旋律的乐队-“重返永远”(Return To Forever)。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考瑞阿奇迹般地把这支巴西旋律的乐队变成了一支演奏时髦的融合派爵士乐的乐队,节奏强劲的融合派风格使这支乐队成为爵士乐坛最耀眼的明星。1975年,“重返永远”解散,考瑞阿又开始尝试录制不同风格的唱片,包括电子大乐队、独奏钢琴、古典音乐、强力二人组演奏。
1996年,奇克·考瑞阿和索尼古典唱片合作制作了一张莫扎特系列作品的专辑,考瑞阿独特的爵士即兴演奏与鲍比·麦克菲林(Bobby Mcferrin)戏谑随性的人声与古典音乐的奇妙融合再度模糊了不同流派间的壁垒。考瑞阿和麦克菲林也因此成为好友,共同合作六年后再度联手制作了如童书一般天马行空的现场爵士乐的专辑《玩》(Play)。
问考瑞阿的问题也许在他大半个世纪的职业生涯里已经答过无数次。他的职业生涯可以看作一部过去几十年西方音乐的变迁史,亦是一部永远对音乐保有热情和好奇心的正能量典范。
对话
问:
你曾说过你的父母在你人生最开始的时候就给了你很多自由,美丽的妻子亦是你最好的伙伴。和其他很多音乐家比起来你的人生可以说很顺遂,然而人生的起落通常是灵感的源泉。你认同这种观点吗?
奇克·考瑞阿:你说的没错,无论是给予我自由和支持的父母,本身就是出色的艺术家,陪在我身边42年的妻子,还是我的两个同为音乐家的孩子,都让我成为一个幸福的人。我很高兴我总是能完成自己设置的音乐目标。对我来说,创造力来自良好稳定环境下激发的想象力,而非艰难时光。
问:你曾经组建过纯器乐乐队,也组过有人声的乐队,甚至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组建过13个人的大乐队。你的音乐曾经很轻很柔软,也很硬很摇滚过。你能说说个中的区别吗?
奇克·考瑞阿:举个例子吧,在同一个时期我曾有过两支乐队,一支的音乐轻柔细致,音乐更偏爵士,也有很多巴西音乐的元素。另一支则更重,更电子,音乐的创作也更富戏剧性、更直白。
或者说管弦乐队。每当我听他们演奏的时候都会感叹,这真的是世界上最波澜壮阔的声音,我很感激现今的世界上还能听到70-100个音乐家一起演奏的声音。于是我尝试创作了一张名为《妖精》(Leprechaun)的弦乐四重奏专辑,新的尝试总是让我愉快。这些尝试都是我试图让音乐更完美,或者发现新的沟通渠道的方式。
所以说风格的改变只是取决于成员各自的喜好以及想要呈现的东西。我喜欢用各种可能的形式做音乐。我对许多传统音乐形式深感兴趣并不断尝试,力图呈献给观众不同风格的糅合。
问:1965年鲍勃·迪伦开始玩电子音乐,迈尔斯·戴维斯和你也开始把电子带入爵士。这些举动在当时无不引起巨大反对。当时的爵士氛围是怎样的,你为何会作此尝试?
奇克·考瑞阿:我在迈尔斯乐队的时候爵士已经开始改变,变得更符合我们这一代人的时代气息。在加入迈尔斯的乐队之前我的音乐品味比较“纯正”。当时尽管我对迈尔斯他们的尝试很敬仰,但是我并没有认真欣赏摇滚或者流行,一直到跟他们在一次演出中我才第一次发现摇滚乐队的能量和一种完全不同的更直接有力的沟通方式。当时我开始觉得,原来声音只是音乐的一个部分而已,重要的是沟通。
现在的我可以这样说,无论是爵士、音乐、还是生命中的任何事都在不断改变。变化可能是我们唯一能够仰赖的东西。
问:你初次听到摇滚乐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奇克·考瑞克:我发现摇滚乐的现场年轻人都是站着的,这种感觉更符合时代精神。于是我就在想,自己的音乐能否也用这种方式呈现。人们站着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被吸引,我也是。
当时迈尔斯·戴维斯已经开始意识到这种改变,于是我们把自己原本传统的爵士乐做得更加富有节奏感、更富激情和野性。
问:1980年你创立了自己的厂牌Stretch Records,经营一个品牌和你常年的旅行生活会有矛盾吗?
奇克·考瑞阿:这个厂牌至今仍是我出自己唱片,并为其他艺术家达成心愿的最主要方式。我的搭档是1974年“重返永远”乐队的一个路演经理。他非常有创造力,我们合作至今。这些年我们拥有了自己的管理和巡演系统,在洛杉矶也有了自己的录音棚。这样我不但能以自己的方式做自己的音乐,也能用我认为最好的方式呈现别的音乐家的音乐。
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旅途上,长久以来我已经习惯在旅途中安排工作,并成为自己的生活方式。
问: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奇克·考瑞阿:尽管年过七十,我觉得自己的人生才开始。我仍能看到许多让人生保持趣味的方式,以及与别人、为别人创造音乐的机会。2012年,奇克·考瑞阿在第54届格莱美获奖。 视觉中国 资料图

2012年,奇克·考瑞阿在第54届格莱美获奖。 视觉中国 资料图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逝者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