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呀欧雷欧……”朱明瑛说春晚节目《非洲歌舞》

澎湃新闻记者 王诤

2021-02-12 13: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咿呀呀欧雷欧……”对不少上了些年岁的中国观众来说,每当这句非洲歌词响起,都会自行脑补出舞蹈家朱明瑛那声情并茂、载歌载舞的画面。
2月11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开场不久,节目《节日》便用一系列歌舞串烧,把“一带一路”沿线的异域风情带到了全球华人观众眼前。作为演出方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前身为东方歌舞团)的元老,朱明瑛再次穿戴非洲特色衣饰,用油彩把裸露在外的皮肤涂得黝黑,担纲《非洲歌舞》领唱。
“我大概是一个多月前接到演出邀请,春晚导演组和我说节目已经基本成型,想请我来,愿意唱就唱,愿意跳就跳。我当然义不容辞,来了又唱又跳(笑)。”大年初一一早,电话那头,朱明瑛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先就爽朗地笑了。她介绍说《咿呀呀欧雷欧》是一首脍炙人口的扎伊尔(现刚果民主共和国)民歌,“用当地的YINGALA语演唱,一般都是在节庆时,非洲朋友们围着篝火边唱边跳。歌词大意非常简单,‘虽然我喝的酒是苦的,但我要尽情地唱歌跳舞,枯燥苦闷的人生不值得度过……’大体这个意思。”2021年春晚节目《节日》

2021年春晚节目《节日》

回首往昔,1966年,朱明瑛从中国舞蹈学校毕业后便进入东方歌舞团。歌舞团冠名“东方”二字,并非地域概念,而是政治概念,指的是“第三世界”,包括亚、非、拉三个大洲的艺术。“东方歌舞团是在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亲自倡议和关怀下成立的,周总理曾对我们讲:你们不仅是艺术家,还是外交使者。1962年1月13日,东方歌舞团正式成立那天,陈毅老总亲自来给大家讲话,他有很浓重的四川口音,鼓励我们把中国传统民族民间歌舞艺术和表现现代中国人民生活的音乐舞蹈作品介绍给国内外观众,同时把外国健康优秀的歌舞艺术介绍进来。”朱明瑛回忆说。
作为东方歌舞团的舞蹈演员,朱明瑛当年曾主攻亚非拉舞蹈,“东方歌舞团‘歌’在‘舞’前头,我就想能不能把歌融入舞蹈,填补东方歌舞团的空白?我在宿舍反反复复地听一盘当年去非洲采风录制的磁带,把每一个发音都标注起来。再后来,我跑到国际广播电台的老师学斯瓦西里语,当时在非洲有一亿多非洲人都在说斯瓦西里语。然后整天泡在北京语言学院,一看见非洲留学生就跑过去跟他们聊。”凭借这股子韧劲儿,朱明瑛逐渐成为国内演唱非洲歌曲第一人,演唱过程中她又把自己的舞蹈功底展现得淋漓尽致,不仅让国内观众看得如痴如醉,更博得了国际友人的一致喝彩。朱明瑛

朱明瑛

《咿呀呀欧雷欧》之前通常作为朱明瑛个人演出时的安可曲目,“我唱了两首非洲艺术歌曲,观众依旧不让我下台。怎么办呢?一般我都会再加演一曲‘咿呀呀欧雷欧’,它篇幅不长又节奏明快,特别容易出气氛。”朱明瑛说,此次春晚节目《节日》要涵盖一带一路沿线多个有特色的艺术种类,所以这首《非洲歌舞》的节奏就更快了。“我之前的表演多是独舞独唱,这次是个集体项目,是联欢晚会,一人唱一首非洲歌,哪有大家一起载歌载舞开心啊!非洲歌舞本来就有众乐乐的特质。”
朱明瑛介绍说,这次演出全部演员都画了黑色的肤色,专业化妆师仔细比对了当地人们的肤色特质,光是用油彩化妆就要一两个小时,而卸妆更要个把小时,“为的是更像,中国老百姓一看就很直观,可以迅速带入到歌舞氛围当中。如果是出国演出,我们就以本来的肤色不化妆,人家一看中国人能把非洲歌舞跳得这么惟妙惟肖就更棒了。”她回忆说当年自己曾以化妆后的风貌一连唱了五年非洲歌舞,以至于1984年除夕夜,当她一袭黄裙飘飘,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唱响“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个胖娃娃呀”的《回娘家》时,不少观众才发现她原来是个俊俏的小媳妇儿。朱明瑛演绎非洲舞蹈的经典造型

朱明瑛演绎非洲舞蹈的经典造型

1984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朱明瑛一人连唱了《大海啊,故乡》《回娘家》《莫愁啊,莫愁》,后来都成为脍炙人口的歌曲。“《莫愁啊,莫愁》要唱出南方水乡姑娘的感觉,声音很轻,温婉细腻;《大海啊,故乡》是一种诉说的感觉;《回娘家》则要唱出小媳妇儿的诙谐幽默,还要和表演融为一体,我就加入了一些北方民间舞蹈元素。”朱明瑛回忆说,那是她第一次参加春晚演出。1997年,朱明瑛第二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当时是和孙国庆、韩磊、田震、孙楠他们一起合唱了《公元一九九七》,‘沧海桑田抹不去我对你的思念,一次次呼唤你,我的一九九七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春晚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