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探案3》:“唐探模式”在走向固化吗?

曾于里

2021-02-12 20: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注意:本文有轻微剧透,但不影响观影
虽然年年都说史上最强春节档,但今年可真是名副其实,单日全国总票房已经突破16亿元,其中《唐人街探案3》(下文简称《唐探3》)更是以10亿元遥遥领先。《唐探3》海报

《唐探3》海报

《唐探3》受欢迎是预期之中的事情,毕竟“唐探系列”已经成为中国电影界第一大IP了。2015年《唐探1》横空出世,成为当年的一匹票房黑马。不过,当时陈思诚并未想到“唐探宇宙”。直到2018的《唐探2》,陈思诚抛出了一个“Crimaster世界名侦探排行榜”的设定,真正显示出打造“唐探宇宙”的野心。Crimaster

Crimaster

在这个排行榜上,神秘的Q排第一,唐仁秦风排第二,日本名侦探野田昊排第三,网剧《唐人街探案》中的林默排第四,《唐探2》中的香港黑客少女KIKO排第五……从网剧《唐人街探案》就可以看出“唐探宇宙”的强大延展性:排行榜上的每一个侦探都可以有他们自己的故事,而侦探之间也能够进行各种排列组合的合作。
这一次《唐探3》也是Crimaster排行榜上侦探的一次大集结,最后连Q都揭晓了。总的来说,《唐探3》的完成度尚可,它论证了不仅有“唐探宇宙”,也有趋于稳定成熟的“唐探模式”。《唐探3》串起了此前“唐探宇宙”的主要人物

《唐探3》串起了此前“唐探宇宙”的主要人物

但“唐探模式”内含的危机,也从《唐探3》中露出了苗头。
“唐探模式”的首要特征,是唐人街构筑的异域空间。《唐探1》的故事发生在泰国曼谷唐人街,《唐探2》的故事发生在美国纽约唐人街,这回《唐探3》的故事缘起也是日本唐人街。东京唐人街

东京唐人街

唐人街是华人在国外其他城市聚居的地区,当地的文化、习俗和语言本身是中国化的,当唐仁、秦风在唐仁街里以中文破案,也就显得合情合理,同时也降低观众接纳故事的门槛。
同时,国产探案故事面临的共同难题是,国内对这类题材有相对严格的审查制度,表现空间有限。将故事背景移植到异国他乡,就可以合理规避这一点。
当然,唐人街本质上是异域的——它属于另外一个国家,也必然带有异域的特色和风情。比如《唐探1》中的繁华又杂乱的曼谷闹市、满街的tutu车、黑帮、僧侣、人妖等群像符号,《唐探2》中时代广场、中央车站、第五大道、同志酒吧,《唐探3》中的秋野原cosplay、涩谷十字路口、JR新宿线、日式泡汤馆、日式相扑、原宿大英寺,等等。日式泡汤馆

日式泡汤馆

“唐探模式”的第二个特征是,它带有动作片的属性,一定有城市街道追逐戏。从《唐探1》到《唐探3》,唐仁、秦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奔跑,曼谷街头跑,纽约街头跑,这一回则到东京街头跑。《唐探1》是骑tutu车,《唐探2》是在时代大道驾马车,《唐探3》在东京街头开起了卡丁车。东京街头飙卡丁车

东京街头飙卡丁车

这样的设计有两个功能,一个是在奔跑中充分展现异域景观。像《唐探3》有一个桥段,是到东京涩谷的十字路口撒钱。这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十字路口之一,每分钟约有3000人通过,撒钱后的哄抢,视觉效果就很有冲击力。
另外一个功能是提升电影的商业性。大量追逐戏,不仅有华丽的动作场面,更有冲击性的视觉奇观。相较于费劲的推理来说,看动作场面是不费脑的,它是纯粹的休闲娱乐,提升电影的通俗性,让电影具备合家欢属性。
“唐探模式”第三个特征,也是最核心的特征之一,就是喜剧。单一类型的推理电影在国内受众还是比较有限的,至少当前鲜有纯粹的推理电影成为爆款。相较之下,喜剧老少皆宜。纯喜剧电影也有票房天花板,“+喜剧”是很多爆款电影普遍采用的模式。
陈思诚将侦探与喜剧融合在一起,形成“侦探+喜剧”。他认为,“喜剧片是它的商业属性,侦探和推理是它的艺术属性”。
人物的配置上,天才的结巴少年秦风与颇为猥琐的唐人街第一神棍唐仁组成搭档,个性形成强烈反差,有点像是相声中的捧哏和逗哏,你一嘴我一嘴地相互拆台;但推理时一个出奇制胜、屡屡“歪打正着”,一个逻辑缜密、洞若观火,配合起来又天衣无缝。唐仁(王宝强 饰)

唐仁(王宝强 饰)

秦风(刘昊然 饰)

秦风(刘昊然 饰)

《唐探3》里,陈思诚依旧大量利用错位和反差制造笑料。停尸房“换尸”,电梯里惊魂,原宿大英寺唐仁留“遗嘱”等桥段,还是能够让人会心一笑。唐仁留“遗嘱”

唐仁留“遗嘱”

本格推理,则是“唐探模式”最本质的特征。“唐探”中的本格推理有两个突出特点,一个是回归原汁原味的推理,重点放在案件的侦破过程上,诡计设计精巧,有着强烈的悬疑性,推理过程中信奉逻辑、反转不断。
另外一个是“线索均等”的游戏规则,电影中的人物与观众分享着相同的信息和细节,反转背后常常早有了伏笔,因此反转揭晓时,观众恍然大悟又觉得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唐探模式”成功,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这个悬疑故事本身是引人入胜的。
《唐探3》中的案件是:一个天然密室,两个帮派大佬。一人死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密室中活下来的另一人。唐仁和秦风的任务是,帮嫌疑人翻案。
跟此前的两部《唐探》一样,《唐探3》也有两个“凶手”存在,一个是被推出的且受到惩罚,一个是在反转中被拆穿的完美犯罪。长泽雅美在电影中出演关键角色

长泽雅美在电影中出演关键角色

除了案件本身外,《唐探2》抛出的悬念“Q是谁”,在《唐探3》中亦得到求解。这个Q虽然此前有很多人猜对答案,但某知名演员最后亮相时,还是给笔者带来了惊喜——莫非《唐探4》他也会出演?
“唐探模式”还有一个重要特色。它虽然注重于推理本身,但也有对人心的探究。从《唐探1》到《唐探3》,案件都有一个巨大反转,反转背后才真正揭示了人性复杂那一面。一切都可以归结为《唐探1》开篇引用《周易》的那句话,“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道也。”《唐探1》开篇

《唐探1》开篇

阴阳、好坏、美丑、善恶等都是相生相伴的,有的是善,有的人是恶。当然这并非简单的性善论或性恶论,而是说人性有善有恶,至于成为哪个面向,取决于个人选择。
这种人性的善恶本身,也存在于秦风身上。《唐探1》一开篇,秦风报考刑警学院,他的目的不是匡扶正义,而是“我想完成一次完美的犯罪”,也因此他放过了思诺;《唐探2》中,秦风亦发现宋义借着调查凶手的名义,完成了一次顺风车杀人,秦风同样放过了宋义……当时宋义告诫秦风,“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唐探3》揭示了秦风的选择。如同那一张对折的纸,秦风正视自己身上的恶,与自己身上的恶共处,甚至也偶尔纵容他人的恶,但他始终选择的是“善”。他拒绝Q的提议,秦风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审判者。
有Q的联盟,也有正义者的集结,二者早晚展开正面对决。可以预见,“唐探宇宙”充满无限可能。浅野忠信在电影中出演重要角色

浅野忠信在电影中出演重要角色

从《唐探3》,我们可以发现陈思诚已经把“唐探模式”玩得很溜,几个元素的组合+一个不算差的推理故事,就能制造出一部爆款电影。
但就笔者个人观感,《唐探3》整体不如《唐探1》《唐探2》,电影可以看,却不那么得劲。根源在于,“唐探模式”有固化的迹象,陈思诚似乎只忙着几种元素的堆叠,而没有很好地处理它们之间的排列组合和详略安排。
譬如《唐探3》在东京各地跑啊闹啊打啊,但不少动作戏的存在并无必要,也欠缺逻辑,更像是推理不够,打闹来凑。观众可认真数数,《唐探3》推理的戏份只有多少?唐仁身上承载的一些笑料,也过于闹剧化,全靠王宝强用力过猛地“演”。
更严重的问题是,《唐探3》这一次讲述的这个密室推理案件的精彩程度,逊色于《唐探1》《唐探2》。陈思诚给电影套上一个“反战与和平”的主题,导致最后的反转也从本格推理走向社会派推理,主题有些生硬,推理趣味大减。
《唐探1》《唐探2》中,秦风的“黑化”迹象让人津津乐道,他的身上存在着善与恶的博弈。《唐探3》中的秦风,多数时候反倒比所有人都“正能量”,除了他说出“公平正义需要牺牲”时才偶尔闪现出前两部的影子。他拒绝Q的提议,拒绝得太容易了,也失去了一个挖掘人性深度的机会。秦风的“黑化”成了虚晃一招

秦风的“黑化”成了虚晃一招

《唐探3》屡破纪录的票房成绩,说明了观众对“唐探宇宙”“唐探模式”的认可与喜爱。我们知道一定会有《唐探4》,但《唐探3》一些经验教训主创者也必须汲取,如此“唐探宇宙”才能行稳致远。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崚怡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春节档,唐人街探案3

相关推荐

评论(13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