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家、中山大学教授蔡鸿生逝世,享年88岁

澎湃新闻记者 汤琪

2021-02-16 11: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历史学家、中山大学教授蔡鸿生。   羊城晚报•羊城派 图

历史学家、中山大学教授蔡鸿生。   羊城晚报•羊城派 图

据羊城晚报•羊城派报道,2月15日,记者从相关方面获悉,历史学家、中山大学教授蔡鸿生先生于当天下午四点半左右仙逝,享年88岁。
公开资料显示,1933出生的蔡鸿生先生是广东澄海外砂人。1957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晋升为历史系教授,兼任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长。1986年当选为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理事。长期从事中外关系史的教学和研究,已出版有《俄罗斯馆纪事》、《尼姑潭》、《清初岭南佛门事略》等学术专著。师从著名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著有《仰望陈寅恪》。
中山大学官方微信公号2016年曾发布题为《学人 | 蔡鸿生:学问望不到边际,有起点而无终点》的自述文章。其中,蔡鸿生提到他经历过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读书、教书,也写书,书生气倒沾了一些,专家型则尚未成型,只能算是一名跨世纪的历史学人而已。主要研究领域:俄罗斯馆与中俄关系、唐代蕃胡的历史文化、市舶时代的南海文明、清代广州与西洋文明。此外,还探讨过僧史和尼史。可以说,他所涉足的学术领域,不今不古,非洋非土,其客观的规定性就是要立足中国,放眼世界,考察不同时期双边互动的历史情景,尤其是两种异质文化从接触到交融的情景。
蔡鸿生先生说,略人所详和详人所略,是我一贯坚持的著述原则。学问是一个望不到边际的认识领域,有起点而无终点。即使是大师巨子,也不敢宣称自己什么时候到顶了。人们耳熟能详的“学海无涯”、“学无止境”一类话,作为古代学者的悟道之言,在信息时代依然保持着它的棒喝作用。予生也晚,但与学问结缘却也颇久了。可惜悟性不高,一直未能深入学境的腹地,至今仍然是一个碌碌的“边民”,无任何“前沿”意识可言。像南宋诗人陆放翁那样的敏感:“树杪忽明知月上,竹梢微动觉风生”,我是自愧不如的。倒是清代画家郑板桥的对子:“多读古书开眼界,少管闲事养精神”,反而正中下怀。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王俊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逝者,蔡鸿生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