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居里夫人”吴健雄

2021-02-22 16:1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看点 【大师】栏目是讲述在科创方面取得卓越成就的大科学家的故事,让我们的孩子在前辈的故事熏陶下树立远大的志向,为建设更美好的世界加倍努力。
今天推荐的是吴健雄先生,她是享誉世界的核物理学家,华人中杰出的代表,为世界的科学作出了贡献,是我们华人的骄傲,是全世界华人的骄傲。吴健雄(1912年5月31日-1997年2月16日),出生于江苏苏州,美籍华裔核物理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外籍院士
北京时间2021年2月12日,中国农历新年第一天,美国邮政局发行一枚永久性纪念邮票,以纪念一位华裔美籍核物理学家,纪念她对20世纪物理学的杰出贡献,并同步发行以其名字的首日封。
不让须眉,积健为雄,这位核物理学家叫吴健雄。吴健雄,一个美丽温婉的江南女子,却参与了美国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被称为原子弹之母、中国的居里夫人。
她,亲手把李政道、杨振宁二人推向了诺贝尔奖的领奖台,却与诺奖失之交臂。
不让须眉,积健为雄。她,是进入世界一流物理学家行列的中国女性第一人。
她,是吴健雄。1912年5月31日,吴健雄生于江苏省苏州太仓浏河镇,其父吴仲裔早年就读于著名的上海南洋公学,曾参加过反袁斗争。
吴仲裔思想开明,提倡男女平等。吴健雄虽为女儿身,父亲倒希望她不让须眉,胸怀男儿志,积健为雄。母亲樊复华 / 兄吴健英 / 吴健雄 / 父亲吴仲裔
吴健雄七岁时便进校受启蒙教育,和其他兄弟一起读书写字。
良好的家庭启蒙和学校教育“润物细无声”,滋润、激发着吴健雄对科学的兴趣、探索精神和爱国主义情怀。1928年,吴健雄在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
吴健雄自苏州女师毕业后,任小学教师。对于当时的女孩子来说,小学教师可是个梦寐以求的好归宿,父亲却鼓励她继续到大学深造。
“如果没有父亲的鼓励,现在我可能在中国某地的小学教书。父亲教我做人要做‘大我’,而非‘小我’”。
吴健雄在回忆她的人生历程时,言及父亲对她一生的影响时十分激动。少女时期的吴健雄
对吴健雄的一生影响最大的第二个人,是胡适。
1929年,吴健雄以优异成绩从女师毕业,并获准保送进入南京中央大学物理系。在中央大学时,她有幸成为胡适班上的一名学生。对这位得意女弟子,爱才惜才的胡适呵护备至,期许甚高。1934年,吴健雄以全校第一的成绩大学毕业,受聘到国立浙江大学任物理系助教,后进入中研院物理所从事研究工作。
1936年,在叔叔的资助下获得了去往美国深造的机会,就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胡适和吴健雄的师生关系,并未因空间距离而受到影响,一有机会,两人在中国及美国的许多地方仍保持见面和谈话。吴健雄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实验室
胡适在给吴健雄的书信中这样说道:
你是很聪明的人,千万珍重自爱,将来成就未可限量。你的海外住留期间,多留意此邦文物,多读文史的书,多读其他科学,使胸襟阔大,使见解高明。
谆谆之诲,殷心可鉴。胡适和吴健雄
胡适曾在公开场合说过,作为吴健雄的老师是他平生最得意、最自豪的事情。
“我一生到处撒花种子,绝大多数都撒在石头上了,其中有一粒撒在膏腴的土地里,长出了一个吴健雄,我也可以万分欣慰了。”作为学生,吴健雄对胡适也极为崇敬。她常说她的研究成果不过是根据胡先生平日提倡“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之科学方法。
一个是思想开明的父亲,一个是谆谆教诲的良师,他们对吴健雄的启蒙和教导,是吴健雄的一生之幸,也让她感念一生。1937年2月,纳粹德国开始执行 “铀计划”。
1941年末,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参加了二次大战,与纳粹德国宣战。一些美国科学家提议,要先于纳粹德国制造出原子弹。美国陆军部于1942年6月开始,实施利用核裂变反应来研制原子弹的计划,亦称曼哈顿计划。上世纪40年代的吴健雄
该工程集中了当时西方国家(除纳粹德国外)最优秀的核科学家,1944年,吴健雄以外籍女科学家的身份,受老师劳伦斯、奥本海默之邀,参与到美国绝密的“曼哈顿计划”之中,成为参与该绝密计划中唯一的华人女物理学家。吴健雄负责最核心的工作——“原子核的分裂反应”,其实验成功解决了链式反应无法延续的重大难题,直接启发了核心人物费米,大大缩短原子弹试制的进程。
曼哈顿计划的最终目标,是赶在战争结束以前造出原子弹,原子弹研制成功后,最先制造的两颗原子弹,在日本广岛和长崎被引爆,迫使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吴健雄的贡献,使她被称为原子弹之母、原子核物理的女王、中国的居里夫人。
吴健雄在柏克莱的导师、1959年的诺贝尔奖得主塞格瑞在评论吴健雄时写道:
她的意志力和对工作的投身,使人联想到居里夫人,但她更加入世、优雅和智慧。谁说女子不如男?作为女性,她打破了科学界的男性主导局面:
1943年,成为普林斯顿大学有史以来头一位女性教席;1958年,打破普林斯顿大学百年传统,成为第一个获得该校荣誉博士的女性;1975年,她再打破美国物理学会由白种人男性担任会长的传统,成为该学会第一位女性会长。1958年,普林斯顿大学将名誉博士学位首次授予女性科学家——吴健雄(前左二),同时获得该学位的还有李政道(前右一)、杨振宁(前右二)
凭借自己的才智和超常的努力,吴健雄为中国乃至世界女性树立起了一面旗帜,取得了令无数男人都望尘莫及的成功。
“科学中少了女性,是对潜在才分一种可怕的浪费。”吴健雄说。1976年,吴健雄在美国白宫接受福特总统颁发的国家科学奖
没有吴健雄,就没有杨振宁、李政道的诺贝尔奖。
吴健雄一生获奖无数,却独独没有获得过诺贝尔奖。
1956年,杨振宁、李政道怀疑“宇称守恒定律”,因实验太困难,希望渺茫,无人可以证实他们的理论。他们找到吴健雄。这时,吴健雄已与袁家骝买好返回大陆的船票,她想看看阔别二十多年的故乡,但是这项极富挑战意义的实验吸引了她。
袁家骝也积极支持,他退掉一张船票孤身回国。检验“宇称守恒”是一项精度极高的实验,为了使用华盛顿国家标准局的超低温仪器,吴健雄频繁地往返于纽约和华盛顿,与精心寻找到的四位科学家一同夜以继日地实验。吴健雄和她的实验合作者在一起
作为项目的领导者,吴健雄带领实验走向了成功,把两位年轻的中国科学家,推上了诺贝尔奖的领奖台。可由于种种原因,她未能获得诺贝尔奖。年轻时的李政道(左)和杨振宁(右)
许多科学家都为她抱不平和感到可惜,为西方对东方的偏见、对东方女性的偏见而呐喊:
这是诺贝尔委员会最大的失误。宇称不守恒的构想虽然是杨、李提出的,但是却是吴健雄做实验发现的。
对于自己没有得到诺贝尔奖,多年来吴健雄一贯淡然处之,从未公开表露过意见,不愿刻意争夺荣誉,一如既往地全心投入研究工作。只是,多年以后,在给1988年诺奖得主史坦伯格的祝贺信上吴健雄写道:
尽管我从来没有为了得奖而去做研究工作,但是,当我的工作,因为某种原因而被人忽视,依然是深深地伤害了我。
不难感受到她言语间些许的遗憾和委屈。她图的,不是名利,而是真理和正义。1958年的吴健雄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
而有些人,有些事,不该被忽视、被遗忘。
可以说,没有吴健雄,杨振宁和李政道通往诺贝尔奖的道路或许还要走很长一段路。
所以,在为二人而感到自豪的同时,不要忘了吴健雄这个名字!当年,被诺奖排除在外后,吴健雄淡淡地说了一段话:
我爱的是我的事业,而不是诺奖,再说,诺贝尔先生又不是我老公,我爱他做什么?我的老公叫袁家骝。
吴健雄的丈夫袁家骝,为袁克文之子、袁世凯之孙,也是享有国际声誉的物理学家,在高能物理、高能加速器和粒子探测系统研究上卓有成就。袁家骝(1912年4月5日-2003年2月11日),出生于河南安阳,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华裔美国物理学家
1936年,吴健雄进入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这里邂逅了她未来的丈夫——袁家骝。1940年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吴健雄
同样身处异乡,还是同班同学,两人日久生情。
1942年,一个是袁世凯之孙,一个是反袁义士之女;一个是学业人品皆出众的才子,一个是才貌超群的东方美人,终于修成正果,从此世间多了一对“神仙眷侣”,华人科学家中多了一对知名伉俪。吴健雄(左二)与袁家骝(左一)的婚礼在指导教授、加州理工学院院长密立肯的家中举行,由密立肯夫妇(右一、二)主持
吴健雄和袁家骝婚后的日子简单而又快乐,两人在生活中相濡以沫,在工作中相互扶持。
袁家骝恪尽丈夫的职守,还延揽太太的活儿,勇当家庭“妇男”,练就十八般武艺:洗衣、带孩子,以至下厨。尽可能地让吴健雄全身心地从事研究。
朋友评论袁家骝一贯以太太为荣,说:“不管吴健雄去什么场合,拎照相机的人总是袁先生!”袁家骝、吴健雄和儿子袁纬承
吴健雄是个低调的人,却常常和人夸耀:
我有一个很体谅我的丈夫,他也是物理学家。我想如果可以让他,回到他的工作不受打扰,他一定会比什么都高兴。
不过,大概是“物理女皇”吴健雄王冠上的宝石太耀眼,以致她的先生袁家骝虽身为世界著名高能物理学家却显得有些黯淡。殊不知,吴健雄能专注物理研究,袁家骝背后默默的支持和付出功不可没;而对于袁家骝来说,甘之如饴地为爱人付出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因为相知,所以互不计较,因为相惜,所以彼此心疼,因为相爱,所以懂得。这就是吴健雄和袁家骝的爱情,没有轰轰烈烈,只有细水长流。人走天下,心系桑梓。
身居海外多年,吴健雄始终惦记家乡,时刻惦记着祖国的科学发展工作。
婚后不久,为了使丈夫进入美国无线电公司继续从事尖端技术研究,吴健雄“硬着心肠离开这风和日暖”的加利福尼亚。
我觉得RCA规模大,设备好,中国将来正需要这样大规模的工业组织,他应该前去得些经验。1946年,一位美国教授在退休前希望将藏书捐赠给中国的一所大学,在吴健雄的努力下,才将这批图书送给了北京大学。
1982年,吴健雄受聘为南京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校的名誉教授,是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1994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外籍院士。晚年,吴健雄拿出25万美元,捐给母校明德学校作为基建费。
她表示,她是华夏儿女,作为一名科学家,她拿不出更多的钱来,但她可请海内外优秀的科学家来做学校的顾问,推动祖国科技建设的发展。她平时以俭朴著称,为设“吴仲裔奖学金”她慷慨捐出近一百万美元,表达她的寸草之心,造福桑梓。
并向太仓县五十九名优秀师生颁发首届“吴仲裔奖学金”。1993年,在吴健雄和袁家骝的建议和全程参与下,被称为“科学神灯”的第三代同步辐射加速器正式启用。
这一成果使中国人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与美国、欧洲在世界鼎足而立,在亚洲第一的地位。1973年,周恩来总理在接见夫妇二人时说道:
你们是华人中杰出的代表,为世界的科学作出了贡献,是我们华人的骄傲,是全世界华人的骄傲。1997年2月16日,吴健雄因中风去世,享年84岁。落叶归根,她的骨灰被安葬于苏州太仓浏河。
墓碑上有这样一句话:她是卓越的世界公民,和一个永远的中国人。在浩渺的星空,有一颗国际编号为2752的小行星叫作“吴健雄星”,是1990年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以吴健雄的名字命名的。
如今,吴健雄已经离世24年,但她的“光芒”依旧i熠熠生辉。这位伟大的女性,才配称院士,才是名副其实的科学家,正如星星一样恒久闪烁,不仅照亮自己的人生,也努力照亮这个世界。
向吴健雄致敬!文章选编自国学精粹与生活艺术
原标题:《大师 | 曾有院士吴健雄》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吴健雄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