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思想周报|互联网公司的责任边界;运河堵塞与经济冲击

龚思量、张家乐

2021-03-29 12: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时间3月25日,谷歌首席执行官(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推特(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出席国会听证会,为他们的公司辩护。据悉,立法者正在考虑修改一项关键的法律,对科技公司作出更加严格的规定。美国国会议员与上述CEO们就科技平台与错误信息、滥用数字公民权利与儿童社交媒体成瘾等问题进行了讨论。2021年3月25日,美国华盛顿特区,脸书CEO扎克伯格出席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听证会,就打击平台虚假信息传播等问题回答议员提问。

2021年3月25日,美国华盛顿特区,脸书CEO扎克伯格出席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听证会,就打击平台虚假信息传播等问题回答议员提问。


据NBC新闻报道,在长达数小时的听证会上,国会议员向马克·扎克伯格、桑达尔·皮查伊和杰克·多西提出了不同方面的问题,包括社交媒体平台是否应该对放出误导性的新冠病毒信息、儿童剥削、种族偏见、定向广告、仇恨言论、网络骚扰、通过算法放大虚假信息的影响,以及激化美国人民的矛盾,对导致美国国会大厦袭击负责。
在听证会上,当国会议员质问科技公司CEO们,他们的平台是否应该为2021年1月6日的美国国会大厦暴乱负责时,谷歌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表示,该公司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但他补充说,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而脸书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则表示,他的公司负责构建“有效的系统”。他还表示,暴徒和特朗普应对该事件承担责任。在三人中,只有推特的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认为公司对该事件负有责任,但他也表示必须将“更广泛的生态系统”考虑在内,“这不仅仅是我们使用的技术平台的问题。”
而委员会主席弗兰克·帕隆则对此表示:“在网上,尤其是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虚假信息和极端主义越来越多,而人们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来阻止它们。不幸的是,这种虚假信息和极端主义不仅停留在网上,它还会在现实世界中产生危险甚至是暴力的后果。自我监管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现在是我们通过立法让科技公司负责的时候了。”
关于第230条规定的争论与互联网公司的责任边界
在本次听证会上,国会议员与科技公司们围绕着是否应该修改或作废第230条规定展开了争论。于1996年通过的《通信规范法》中的第230条规定表示,网络公司不需要为其用户发布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对此,三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均认为这是互联网领域的一条基本法律。
然而,当政府试图处理各大网络平台上的错误信息和误导性内容时,第230条规定却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保护伞,允许它们不必为网站上的信息负责。但是,在互联网平台信息越来越极化、误导性越来越强、传播范围日益扩大的当下,关于修改或废除第230条规定的呼吁也在逐渐加强。
腾讯科技在文章:《复盘美国会听证会:三大科技CEO被批含糊其辞缺少正面回应》中整理了三位CEO对改革的态度。在事先准备好的证词中,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敦促国会对第230条进行“经过深思熟虑的改革”,表示法律需要更新以适应现代社会。公司应该“被要求证明他们有识别非法内容并将其删除的系统”,但如果有内容逃避了他们的检测,他们不应该为此承担责任。但他补充说,议员们需要警惕改革对较小平台的影响。
对于较大的平台,扎克伯格给出了两点建议:首先,这些平台应该发布透明度报告,说明所有不同类别的有害内容的流行程度。其次是建立问责机制,让大型平台拥有有效的制度来控制和删除明显非法的内容。他说:“我认为,较大的平台获得豁免权的条件是建立一个总体有效的制度,对明显非法的内容进行监管,这是合理的。”
在事先提交的书面证词中,皮查伊为第230条进行了辩护,称该条款允许“消费者和各类企业从前所未有的信息获取和充满活力的数字经济中受益”。皮查伊称,谷歌担心修订或废除第230条可能会使内容审核更加严格,或损害言论自由。当被问及他是否支持扎克伯格提议的改变时,皮查伊表示,“关于透明度和问责制,肯定有很好的提议”,该公司对此表示欢迎。多尔西呼应了皮查伊的评论,他说,扎克伯格关于透明度的想法是好的,但他也补充说“很难确定什么是大平台,什么是小平台”。
另一方面,国会议员却并不认同对于CEO们划分出的网络平台与公共信息责任的边界。新泽西州民主党人、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主席弗兰克·帕隆代表表示:“你们(CEO)给人的印象是,你们不认为你们在以任何方式积极推动这种错误信息和极端主义,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你们不是被动的旁观者,你们在以此盈利。”此外,共和党议员担心修改第230条规定会给予互联网公司过大的权力,来压缩人们在网上表达的空间和意愿。众议院通信与技术小组委员会(communications and technology subcommittee)共和党资深议员鲍勃·拉塔(Bob Latta)表示:“我们都知道,大型科技公司对保守派声音的审查日益加强,它们致力于服务于激进的进步议程”。 共和党人表示,这些平台已经成为信息的守门人,并指责这些公司试图压制保守观点,但是这些说法在长期以来一直遭到来自学术界的驳斥。
对于听证会上的激烈争论,推特前公共政策主管科林·克罗林(Colin Crollin)表示:“十年前,社交媒体才刚刚诞生。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对话变得更加活跃,社交媒体的重要性以及对它的审查变得更加重要。”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肖伦斯坦媒体、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Shorenstein Center on Media, Politics and Public Policy)研究主任琼·多诺万(Joan Donovan)则认为,“国会被激怒了,这里存在很多问题。归根结底,就是要找出这些公司现在愿意在关于仇恨、骚扰、虚假信息和煽动性信息方面做些什么,以及它们愿意拿出多少利润用于解决产品造成的问题。”
儿童网络成瘾与保护措施
在听证会上,许多议员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保护儿童免受网络平台错误信息的引导以及对平台产生依赖性。本次听证会上,共和党的官员们要求科技公司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免受网络欺凌和社交媒体成瘾的影响;一些民主党人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并指责谷歌和Facebook的CEO们通过向不允许使用他们平台的儿童投放广告来实现盈利。
对许多共和党人来说,社交媒体最明显的危害是对儿童的影响,他们说,儿童很容易接触到网站上的有害内容,并感到孤独和焦虑。华盛顿州共和党众议员凯西·麦克莫里斯·罗杰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表示,社交媒体是她作为家长的“最大恐惧”。 罗杰斯说:“我一直在监控你的算法会把他们引向哪里。这是可怕的。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个担心的人。”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现行的《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Children 's Online Privacy Protection Act)禁止公司在多数情况下收集13岁以下儿童的数据,或针对他们发布个性化广告。但是,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众议员凯西·卡斯特(Kathy Castor)表示
“当然,每个家长都知道13岁以下的孩子都在使用脸书和Instagram,问题是你明明知道这个情况(却难有作为)。”对此,皮查伊和扎克伯格表示,13岁以下的儿童不被允许使用他们旗下平台,所以他们不能从这些儿童身上赚钱。
与此同时,脸书旗下的Instagram正在为12岁及以下的孩子开发这款应用的儿童版本。此外,该公司已经为Facebook Messenger、YouTube推出了儿童版。扎克伯格反驳了脸书的产品伤害儿童的观点,但承认仍有些问题需要解决,其中包括“人们如何控制孩子的体验”。而谷歌的CEO皮查伊则表示,公司咨询了包括心理健康组织在内的专家。他还增加了YouTube与合作伙伴合作,为孩子们策划内容,推出关于科学、卡通和芝麻街(Sesame Street)的视频。但是他也表示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并指出他也有孩子,也会担心孩子们观看屏幕的时间过长。
对于将网络社交媒体视作洪水猛兽的议员们而言,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比尔·约翰逊(Bill Johnson)的发言或许最能够体现他们的想法:“大型科技公司实际上是在递给我们的孩子一支点燃的香烟,并希望他们一辈子都沉迷其中。”但是,不论是议员还是CEO们都同意,关于儿童网络成瘾的解决措施以及使用限制方面法律的制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引用文章:
https://www.nbcnews.com/tech/tech-news/big-tech-congress-squared-frustration-was-palpable-rcna507
https://www.aljazeera.com/economy/2021/3/26/us-congress-piles-pressure-on-big-tech-ceos-on-misinformation
https://new.qq.com/rain/a/20210326A01P1D00
https://www.nytimes.com/live/2021/03/25/business/social-media-disinformation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1/03/25/facebook-google-twitter-house-hearing-live-updates/

堵塞的苏伊士运河与经济冲击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运输船之一,长400米,总吨位22.4万吨的Ever Given号卡在了苏伊士运河,这条承载着世界上12%的贸易、长约200公里的运河的堵塞扰乱了从谷物到婴儿衣物的全球供应链。在该船搁浅后,石油产品的油轮运费几乎翻了一番,而解救这艘巨轮的过程因天气不稳定而变得复杂,可能还需要花费数周时间。
在正常运行期间,苏伊士运河大约每天会通过50艘船,而目前,运河两端约有360艘船滞留,它们亦需要三到六天的时间才能通过运河。目前航运公司面临的困境是等待还是改航好望角,后者将再使航运时间增加一周以上,并且会产生大量额外费用。2021年3月28日,埃及,集装箱货轮“EVER GIVEN”号搁浅在苏伊士运河。据当地媒体报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当地时间28日称,目前在苏伊士运河中等待通航的船只已达369艘,其中有25艘油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考虑对被困船只的通航费给予优惠。

2021年3月28日,埃及,集装箱货轮“EVER GIVEN”号搁浅在苏伊士运河。据当地媒体报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当地时间28日称,目前在苏伊士运河中等待通航的船只已达369艘,其中有25艘油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考虑对被困船只的通航费给予优惠。


在这一情况下,也有公司提出应急方案,比如加拿大制造商BRP在亚洲供应商的零件卡在苏伊士运河的情况下,选择将另一批亚洲零部件空运到北美。根据BLOOMBERG[i],BRP的首席执行官Jose Boisjoli在周五的电话采访中说,“这样做更贵,但比停止生产线要好。管理及时供应链就是我们的工作。”
对于产品在疫情期间需求量旺盛的BRP公司来说,等待苏伊士运河僵局解决不是一个好选择,但更多在疫情期间受到封锁与隔离冲击的公司而言,苏伊士运河关闭等事件造成的事故正在对其物流造成相当严重的影响。根据德国保险公司安联(Allianz)的研究显示,这一封锁可能致使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至100亿美元。评级机构穆迪也预测,欧洲的制造业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将受影响最大,因为他们经营的是“及时”供应链,而这一降低了仓库等储存成本、避免未售成品堆积的供应方式,和巨型集装箱船一样,是过去几十年全球化的产物。
对于这次的苏伊士运河事故,卫报《Ever Given在苏伊士运河的搁浅曾被许多人预料到》[ii]一文称,这种大型事故是能被预料到的,但相关的警告一直被忽视。过去十年,在大多数消费者看不到的地方,世界各地集装箱船的规模一直在悄悄膨胀。自2000年以后,最初最多能装载5000个集装箱的船舶运力每隔几年就会翻一番。如今,数十艘巨型船舶能载着多达2万个集装箱穿越大洋。巨型船舶的出现除了技术进步以外,还有可能是2000年代高油价导致航运机构寻求规模经济和低利率的结果,而后者使得公司可以借到巨额资金去建像摩天大楼一般长的船。
文章称,相对于媒体对这种大型船只的惊叹与赞美,相关的警告一直没有受到人们足够的重视。茅利普斯大学的研究员Rory Hopcraft说,这些船不仅大,还装载了更多的货物。因此,相比把风险分散在三、四艘小船上,这是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了一艘大船上。
文章作者Michael Safi还提到,海洋基础设施的承载力无法赶上船体规模的增长速度。十年前,巴拿马运河曾耗资50亿美元进行扩建,但在亚洲造船厂推出更大的船舶后,这条运河又被甩在了后面。更不要说,世界上一般的港口都难以处理这种规模的船。虽然苏伊士运河北端一直在扩建,以保证大型船双向通过,但它的南侧依旧是狭窄的单行道,而在大风天气下,巨型船在狭窄的运河中十分的脆弱,这次的搁浅就是证明。
作为“全球化的赌注”的巨型船遭遇了金融危机、西方民粹主义对自由贸易的反弹,还有使得数百万人失业的新冠病毒,但航运公司却加大赌注继续订购巨型船,让它们用更少的燃料和船员运送更多的东西。经合组织在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曾质疑“船舶尺寸的增长与实际经济发展完全脱节”,船体是在“经济环境普遍低迷”的前提下不断增大。该文件也曾警告,更大的船舶相对更难打捞,也需要更多的拖船和挖泥船和时间,而这次苏伊士运河上发生的事故印证了这一点。
在几天的缺乏足够的牵引力的解救显示无效后,当局计划在周一涨潮的同时努力救出船只。这一混乱最终就算得到解救,却也已经给航运公司、全球供应链造成了打击。唯一幸运的是,目前为止,苏伊士运河上的集装箱船没有货物损坏以及造成污染的报道。
引用文章: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1-03-26/sea-doo-maker-pivots-to-planes-after-parts-stuck-at-blocked-suez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mar/28/analysis-ever-given-suez-canal-foreseen-by-many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egypt-suezcanal-ship/suez-blockage-sets-shipping-rates-racing-oil-and-gas-tankers-diverted-away-idINKBN2BI0GF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egypt-suezcanal-oil/factbox-the-suez-canal-a-vital-oil-transit-route-with-an-ancient-history-idINKBN2BI26C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韩少华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络平台责任,社交平台,互联网公司,言论管控,假新闻,煽动性不实信息,国会大厦暴乱事件,运河交通堵塞,苏伊士运河货轮搁浅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