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博物馆+咖啡|有艺术,也有一杯宁神的咖啡

尔雅
2021-03-31 18:37
来源:澎湃新闻
艺术评论 >
字号

上海是中国咖啡文化的发源地,在全球50个国际文化大都市中,上海坐拥的茶馆、咖啡馆总数排名全球第一。咖啡馆不仅在社区、商场中,也在书店、剧场、博物馆甚至潮店里,还成为打卡地。本周沪上正迎来“咖啡文化周”。

本文所记大多是游览博物馆的咖啡时光:上海博物馆“走向现代主义:美国艺术八十载”特展曾有展品《咖啡馆》,董其昌大展期间则有“董其昌山水画”咖啡配以山水绿豆糕;鲁迅纪念馆中,有1920年的日本镀金漆器咖啡茶具,轻盈沉静,散发出柔和的光晕……正如作者所言:“我们越走越快,总需要有特别的时空,让肉身与灵魂得以片刻自由休憩,以便开始下一段充满变化的路途。咖啡如是,博物馆亦如是。”

博物馆咖啡店

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期间推出的“董其昌山水画咖啡”与山水绿豆糕

对咖啡,她所知不多,亦不沉迷;但在不知不觉中,却由博物馆而喜欢咖啡时光。

应该是被十多年前的欧洲之行触发的吧,古老大学中庭里临时露天座简洁的工作咖啡,典雅音乐厅过道上温暖的会议间歇咖啡,国会大厦附近浮光掠影的休闲咖啡,城郊小镇姹紫嫣红中的歇脚咖啡……特别是浏览了无数美轮美奂的中世纪油画之后,在艺术博物馆地下小小的咖啡室,一直仰慕的前辈,温和微笑着请大家喝了杯咖啡,周围各色人等的轻声交谈如密密私语,而她似乎仍在无数画面中荡漾,一切美好而有些不太真实,是那一小杯咖啡让心神缓缓安宁。

上海老相机制造博物馆的咖啡

后来,再有朋友中午相约,她便习惯去上海美术馆边上的咖啡馆。这家名声颇大的咖啡馆有若干店面,而她偏爱这一家:简单的三明治和浓香的咖啡不过是点缀;她喜欢它中午时分客人不多不少、安静惬意的店堂;还有边上1932年就落成的南京西路325号经典建筑,经过无数风云变化却依旧仪态端庄;若是天气晴好,面对着人民公园的树影重重,咖啡馆二楼大露台的阳光更是能让人融化在坐椅上。而与边上坐的人,可以有一搭没一搭说说闲话,也可以什么话也不说,只一起享受这闹市无边浮华里的片刻平和。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五楼餐厅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五楼咖啡下午茶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五楼 咖啡

发现大沽路上的这家法国餐馆,全在不经意之间。那是深秋的周日中午,安排一批北京同行入住长乐路上的“新锦江”之后,她走出豪华宾馆的转门,卸下职业笑容,漫步游走。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大沽路。原先印象里陈旧阴暗的小马路,变得绚烂整洁,两边错落着各色的异国风味小店,先是在一家铺子买了一盒蛋糕,而后走了几步便被它隔壁的餐馆所吸引。临街露天的桌椅,是质朴的原木,在深秋温暖的阳光下晕散着柔和的橙棕色,忍不住一屁股坐下去,就着滚滚烫的香草茶,连吃了两块蛋糕,顺带欣赏了周围的英俊男女,还有座位旁开得正欢的细红滚边的白茶花。

上海玻璃博物馆咖啡厅

上海玻璃博物馆咖啡

此后的某个初冬工作日的午后,她带着一堆文稿再次来到这里,里面几乎没有其他客人,她奢侈地挑来选去,独占了面对店门的大桌。斜斜望出去,街道、路人、树木,黄棕、橙棕、金棕、褐棕色的树叶组合成一幅自然的风景油画,店堂里有低低的曲子盘旋,忽然之间喝不喝咖啡似乎已无关紧要,她自享受她的香草茶与樱桃巧克力蛋糕;翻读手里一叠百年名校校史馆的资料,读着读着,那些激情忧伤的岁月,那些坚韧执着的人物,那些深刻清浅的荣耀与屈辱,如光幻影像一般从眼前流过,百年的风云不过是历史长河里的短短一段,短到可以落入一杯咖啡之中。

刘长胜故居底楼的咖啡

故宫角楼咖啡

故宫角楼咖啡

多年后上海九月底明净爽朗的秋日,得空去看上海博物馆“走向现代主义:美国艺术八十载(1865-1945)”特展。

上海博物馆“走向现代主义:美国艺术八十载”特展展品《咖啡馆》 威拉德﹒梅特卡夫

走进展厅,疾速浏览,第一时间吸引她的居然是一幅画面只有一本书大小的作品——威拉德﹒梅特卡夫的《咖啡馆》。看说明文字:这是一幅创作于1888年的布面油画,创作这幅作品时,画家正旅居巴黎,即将结束在朱利安艺术学院的课程。沿街的咖啡馆是当时巴黎街头常见景象。画幅尺寸很小,用笔如即兴速写,说明画家极有可能就是坐在咖啡馆的顾客中作画的。疾速的笔触反映了画家对其现发现的印象派风格的兴趣盎然。凝神细看,紧凑的画面显示出逼真的空间纵深感,疾速的笔触以及油彩的晕染,让她恍然也置身期间,面容隐约姣好的女子,或注视、或读报、或高谈阔论的各色男性以及恭谦的侍者,似乎都被某种气息所氤氲,而在这样的时空里亦有咖啡香在弥漫。

上海博物馆“江南文化展”的咖啡和茶点

某些特殊的咖啡馆记忆也在瞬间被唤醒。多年前走马观花巴黎数家博物馆的行程中,在数小时“急行军”凡尔赛宫之后,得以参观小皇宫博物馆,这家精巧典雅的博物馆,拥有一个由建筑围合而成的别致露天庭院,风轻云淡天气,各色花草摇曳,绕庭院而行的屋廊下,三三两两的人们,随意闲坐,悠然自得地喝着咖啡,翻阅博物馆书籍杂志。那个画面一直如醇和咖啡香萦绕不散,也让她产生这样的念头:好的博物馆应该有好的咖啡馆般配。

也想起某年初夏,于南京参加博物馆业务培训的间隙,她在前往南京博物院的路上偶遇江苏省美术馆,一个猛子扎进去,在老馆里连看“馆史文献”“齐白石草虫世界”“明清扇面精品”三个展览,看完展览才发现早已过午餐时间,酷热饥饿焦灼中,惊喜发现出入口处有家迷你咖啡馆,明净可人,走进去,全场唯她一个顾客,在舒缓的音乐里喝了咖啡吃了点心,清凉明澈许多。这杯咖啡让她“重生”得以劲头十足地奔赴南京博物院。

江苏省美术馆入口处的迷你咖啡馆

2021年春天的数日阴雨连日繁杂中,她得片刻在鲁迅纪念馆的展厅里徘徊,江汉关博物馆送来的“江城往事”展开展,数十件展品呈现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江城武汉的生活记忆。

鲁迅纪念馆“江城往事”展中,1920年日本镀金漆器咖啡茶具

一套1920年日本镀金漆器咖啡茶具,轻盈沉静,散发出柔和的光晕。一方精巧的托盘,六只装饰着紫藤、葡萄、蝴蝶、飞鸟图案的别致杯子,还有六枚纤巧秀丽的咖啡勺。凝神看久了,仿佛有袅袅咖啡暖香飘逸,与庭院里的满树樱花,安抚焦虑不堪的情绪……

北京鲁迅纪念馆鲁迅书店咖啡厅

北京鲁迅纪念馆鲁迅书店夜间咖啡厅

我们越走越快,总需要有特别的时空,让肉身与灵魂得以片刻自由休憩,以便开始下一段充满变化的路途。咖啡如是,博物馆亦如是。

    责任编辑:陈若茜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