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党史】1938年7月15日抚宁人民打响抗日第一枪:台营镇七家寨暴动

2021-04-08 14:42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抚宁线上党史知识课堂
党史学习•第十三期
1938年7月15日抚宁人民打响抗日第一枪:台营镇七家寨暴动
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明治维新以后,逐渐走上了武力扩张之路。日本侵略者早就把侵略的目光放在了地大物博的中国。1927年7月25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田中义一向裕仁天皇提交了灭亡中国、吞并世界的奏折《帝国对满蒙之积极根本政策》,即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赤裸裸地提出“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1931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迅速占领我国东北三省。1932年3月,日本侵略者又扶持清朝退位皇帝溥仪粉墨登场,成立了日本傀儡政权伪“满洲国”。此后,日本侵略者以追击抗日义勇军为名,不断向山海关方向增兵。1933年1月3日,日本侵略军攻占山海关城。5月8日,攻占抚宁县城。由于国民党蒋介石当局奉行不抵抗的消极政策,积极与日本侵略者妥协,5月31日,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签订后,冀东22个县被划为“非武装区”,国民党军队撤出冀东地区,冀东沦入日本侵略者的魔爪。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向宛平县城发起攻击,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开始全面侵华。日本侵略者的野蛮行径激起了中华儿女的强烈愤慨和抵抗。1937年12月,冀东10县人民抗日代表会议在滦县多余屯(高志远老家,今属滦南县)召开,高志远、李运昌、洪麟阁、王平陆等20余人出席,会上成立了华北人民抗日自卫会冀东分会,抗日力量不断壮大。冀东抗日联军总司令高志远(又名高翔云)
1938年5月,中共中央决定在冀东组织暴动,并派遣八路军宋时轮、邓华支队挺进冀东,予以支持和策应。八路军宋时轮、邓华支队第四纵队5000余人从平西斋堂出发向冀东进军。6月17日夜里,第四纵队第31大队、33大队攻克兴隆县城。6月下旬,四纵主力部队抵达蓟县靠山集、将军关、下营一线。八路军四纵的到来,更加鼓舞了冀东人民的抗日斗志,举行抗日暴动的条件已经成熟。6月末,华北人民抗日自卫会冀东分会在丰润县田家湾子召开了会议,计划组织6个总队,高志远任冀东抗日联军司令,李运昌、洪麟阁任副司令。会议决定,1938年7月16日为统一暴动的日期。6月底,冀东抗日暴动的计划暴露,洪麟阁家被抄。7月4日凌晨,大批伪警察包围了高志远的老家多余屯,高志远闻讯出逃。7月5日凌晨,张鹤鸣、张振宇、李润民、高培之等被日军追捕,暴动不得不提前举行。7月6日,滦县港北村举行起义,成立了冀东抗日联军第5总队,共产党员李润民任总队长。7月7日,丰润县崖口400多人举行暴动,组建冀东抗日联军第4总队。7月12日,驻滦县安各庄伪警察队队长周维新率部起义,与于振中领导的昌黎县暴动队伍汇合,成立了冀东抗日联军第9总队。滦河以西地区的抗日暴动如火如荼,激起了抚宁人民的抗日热情。台头营古城图 谷宝琛绘台头营古城东七家寨示意图 王舜绘1983年抚宁县地名办公室编著《抚宁县地名志》中七家寨村的来历
七家寨村位于在抚宁县城北30华里,与台头营城仅隔一条小河。七家寨伪大乡长和“自卫团”团总许维纯,字世隆,七家寨村人。1908年2月出生,毕业于朝阳大学,曾受训于中央训练团、中央战干团和革命实践研究院。家中富有,是一位有知识、有觉悟的爱国志士,反日情绪比较强烈。1934年1月31日,滦县马城镇多余屯村人(今属滦南县)、马城民团团总高志远发动马城起义,被驻滦县的伪河北战区保安队第三总队长刘佐周镇压,高志远逃到李八敖(今属唐海县),后又躲藏到台头营(多余屯村有一位陈姓人士在台头营开皮铺),结识了许维纯,两人相交甚厚。通过许维纯在滦县伪政府任职的一位朋友,高志远得知汉奸刘佐周从唐山返回滦县老火车站(偏凉汀车站)的情报。1935年8月4日,高志远成功刺杀刘佐周,自己也身受重伤,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又潜入台头营养伤。1938年5月,高志远在准备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时,曾派人同许维纯取得联系,相约共同起义。许维纯虽有抗日救国思想,但考虑暴动以后亲属安全、家庭财产必将受到威胁,仍然犹豫不决,举棋不定。《中国国民党百年人物全书》许维纯简历
但是一个人的到来,使他打消了顾虑。伪满奉天医科大学生茹振泰(起义后改名茹古香)
茹振泰,七家寨村人。1914年10月出生,在奉天(沈阳)南满医科大学读书,是一位爱国热血青年,他耳闻目睹日本侵略者侵占东北、屠杀同胞的种种暴行,激起了强烈的民族义愤,下定了投笔从戎、抗日救国的决心。1938年6月末,学校放暑假,茹振泰回到七家寨以后,听到了滦西各县举行抗日武装暴动的消息。7月1日,他以探亲访友为名,到处宣传抗日救亡道理,积极策划举行武装抗日暴动活动。他从小学教师、堂兄茹克勤那里得知伪大乡长许维纯是位主张抗日救国的爱国人士,茹振泰当即找到许维纯,共同商议抗日救国的事情。许维纯向茹振泰谈到了个人的思想顾虑。茹振泰说:“顾了救国,就顾不了守家,不抗日就要亡国,都当亡国奴哪还会有家呢?”许维纯觉得茹振泰说的很有道理,随即同小学校董韩惠轩和小学教师茹克勤秘密商量组织抗日武装暴动的事情。由许维纯以“大乡长”和“自卫团”团总的公开身份,向各“联庄会”及有枪的富户征集枪支,声称作为“打土匪”之用,几天后就归还,借来了长短枪30多支。由茹振泰、韩惠轩、茹克勤分头到教员、店员、手工业者和青年农民中去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秘密联络和发展参加抗日暴动的人员。
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发动,在七家寨后山老母庙里设立了秘密登记站,仅3、4天的时间,就有六七十位青壮年报名参加。几天后暴动队伍发展到140多人。但是暴动的准备工作,被台头营据点的伪警备队队长王芝佐发觉了。7月15日上午,王芝佐派两名伪警到七家寨找许维纯,让他到台头营警备队部去一趟。许维纯对来人说,家里确有急事,实在脱不开身,请王队长亲自到七家寨来一趟,有要事面谈。王芝佐知道情况不妙,见信没敢来。由于暴动消息有可能走漏,当天下午,茹振泰、许维纯等再次商讨行动计划,唯恐事久生变,以防敌人察觉,决定于当晚举行武装暴动。
茹振泰手中还没有武器,从在台头营开药铺的本村人武显廷家借来一只三号德枪和20发子弹,说是要“借”枪去打土匪,把原来准备回沈阳读书的路费10块大洋全部交给了许维纯,作为抗日暴动的经费,同时把名字改为“茹古香”。
7月15日晚上,天气异常闷热,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约8点钟左右,参加抗日暴动的队员共计147人,在七家寨后山的大庙内举行宣誓。许维纯、茹古香先后向大家讲了抗日救国的道理,作了战前的动员和组织工作。大家推举许维纯为“临(榆)抚(宁)抗日游击大队”大队长,茹古香为副大队长,韩惠轩任参谋长,茹克勤任副官长。暴动队伍下设3个中队,即七家寨、巨各庄、戴家汀中队,当晚的任务就是攻打台头营城。在申明了部队纪律后,立即进行了战斗部署,分发了武器弹药(当时只有长短枪40余支)。由许维纯带一部分人攻打东门,茹古香负责攻打北门,韩惠轩带队攻打西门。约定以攻打东街伪警察所的枪声为号,一齐攻入伪保安队和各卡哨。
夜间10时许,许维纯发出攻城的信号,拉开了战斗的序幕。霎时间,台头营城四周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城里的伪军顿时乱作一团,以为八路军大部队攻打据点来了,各个仓皇失措,抱头鼠窜,没有来得及跑掉的伪警察和保安队都纷纷缴械投降。翌日凌晨1时,战斗胜利结束,俘虏敌伪军150多人,缴获枪支150余支,其余的伪军跟着王芝佐从南门向抚宁县城逃去。抗日暴动队伍很快占领了台头营城,向被俘人员交代了政策,愿意抗日的就留下,不愿意留下的发给路费回家。至此,暴动队伍的总人数已从原来的147人增加到200多人,队伍在台头营城驻扎下来,着手筹集粮饷及其它军用物资,积极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虽然七家寨农民武装暴动取得了胜利,但是这次胜利是在敌人疏于防范和敌我双方均无伤亡的情况下取得的,带有一定的偶然性。暴动胜利后,关于暴动队伍向何处去,大家出现了严重的分歧,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茹古香坚决主张投奔八路军。经过激烈争论,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大家决定先撤到卢龙县燕河营。
第二天上午10点钟,暴动队伍得知驻界岭口和抚宁县城的日伪军将要进犯台头营,为了保存实力,他们决定向卢龙境内转移,投奔冀东抗日联军大部队。暴动队伍冒着倾盆大雨,踏着泥泞而坎坷的道路,开始西进。当进入麻姑营地界时,遭到麻姑营联庄会地方武装的截击。联庄会头子董成章(绰号董大辫子)叫嚣道:“暴动队伍寸步不许踏进麻姑营地界,否则以武力相持。”在这种情况下,许维纯命韩惠轩给董成章写一封信,说明暴动队伍只是借路一行,希望双方不要兵戎相见。董成章见信答复道:“借路走一走可以,但要急速快行,不许停步,发现停步者立即开枪,打死不论。”为了急速行军,顺利到达目的地,暴动队伍只好忍耐一时,依照约定通过了麻姑营地界,并于当天下午安全到达卢龙县燕窝庄。
7月16日晚,与高志远冀东抗日联军第9总队于振中部取得联系,双方见面后,于振中司令员表示要支持临抚抗日游击大队,两支部队共有千人,共同开赴台头营。7月17日上午,即与界岭口方向之敌伪满洲国军一个团及山海关、秦皇岛方向之敌日军一个中队遭遇,由于敌人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抗日暴动队伍刚刚组建不久,没有实战经验,战斗一打响就出现了被动局面,暴动队伍小有损伤,已有7人负伤,接战不利,又撤回到卢龙燕河营一带。这时,从台头营传来消息,许维纯、茹古香等人的家已被日伪查封,家人被拘审,大家的情绪有些不安,有的人脱离了队伍,跑回家去了,全队人数已由200多人减少到150多人。有的人提出把队伍拉回去,再次攻打台头营,和日本鬼子硬拼一场,以解救受困亲属。许维纯犹豫不决,茹古香不同意硬拼的主张。他说:“我们出来抗日救国,就很难再顾家了,如果我们回家去和敌人拼命,恐怕不但救不了人,还会把我们这些人也搭进去,我们继续在外面抗日打仗,敌人就会有所顾忌,特别是那些伪职人员,他们都是本地人,会想到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敢把事情做绝,为了他们个人的身家性命,会在鬼子面前进行周旋的。”听他这么一说,大家的情绪渐渐地稳定下来了。
7月24日,高敬之率领抗联第23总队2000多人东进抚宁,台头营伪军闻讯,没放一枪一弹,一溜而光。当天下午,抗联队伍开进台头营,驻扎在台头营、大小山头、七家寨、迷雾、渤海寨等十几个村庄。抚宁县伪县长赵云椿勾结日寇,组织伪军1000多人,于夜间向抗联部队发动突然袭击,驻扎在七家寨和渤海寨村的抗联部队各受到一些损失,其它村的部队都安全转移。战斗结束后,整个抗联部队又一次撤回卢龙境内。茹古香趁机向许维纯等人做说服工作,没有别的出路,只有投靠八路军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恰巧,八路军第4纵队(宋时轮、邓华支队)之第31大队(晋察冀军区一分区老三团。大队长季光顺、政委丁盛、政治部主任孔瑞云)在攻克迁安县城后,也来到燕河营一带休整。茹古香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与许维纯、韩惠轩等人商议投奔八路军的事宜。25日,茹古香、许维纯等与第31大队取得联系,找到大队长季光顺、政委丁盛和政治部主任孔瑞云,请求参加八路军。季光顺等首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听取了他们的详细汇报,经请示宋时轮、邓华两位首长批准,把七家寨抗日暴的农民队伍——临抚抗日游击大队的150余人被编入到31大队第2营第6连,许维纯任第6连连长,茹古香和韩惠轩被调到团部工作,茹克勤仍留在连队。
10月,八路军第4纵队第31大队与冀东抗日联军奉命撤往平西,途中遭到日伪军和地方伙会的围追堵截,损失惨重,暴动队伍中的蒋瑞、茹顺、张贺、陈起隆、胡永等人先后牺牲。2017年7月13日七家寨村附近发现的295发暴动时期遗留下来的旧子弹七家寨暴动之后,暴动人员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茹顺是七家寨村在抗日战争中英勇杀敌,屡立战功,由机枪射手被提升为排长,后为连队政治指导员。1943年冬,在雁北繁峙县一带与日寇作战中,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沉着指挥部队,有效地杀伤敌人。在危急时刻,茹顺亲自抱起机枪向日伪军猛烈扫射,在掩护部队突围时壮烈牺牲。《朝阳党史人物传》茹古香传
1938年10月7日,茹古香到八路军宋邓支队第31大队任敌工干事,在房山县上疃村加入中国共产党。11月,茹古香调到宋、邓支队政治部任敌工科长。1939年4月,调任永(清)、固(安)两县工作团团长兼第8大队大队长。11月又调任晋察冀军区野战6团政治处敌工股长。1940年,任野战6团1营指导员。1941年2月,改任满城县敌工站站长。5月份的一天,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政委罗元发和地委书记王国权找茹古香谈话,交给他一项重要任务,要求他打入涞源县城,做争取伪县长兼蒙疆骑兵一团团长朱恩武的工作。他改名王铭善,在马家小铺落脚。1942年,任中共涞源县委敌工部长,做分化瓦解敌伪工作,在一次战斗中身负重伤。后转到八路军后方医院手术治疗,伤愈后又奔赴抗日前线。1945年,在抗战胜利前夕,任晋察冀第1军分区敌伪战俘训练队队长。同年冬,随第三批调入东北的干部队到朝阳,接收敌伪政权,任朝阳城厢区区长。1946年,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辽西,中共党政机关和人民武装暂时撤离朝阳城,茹古香到朝阳南部山区任朝阳县工作队副队长。不久,又去凌源南部的刀尔登区任区长、工作队长,领导当地群众同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武装展开英勇斗争。1947年初,任锦县县长,后任中共锦县工委书记,领导了锦县土地改革运动。1948年10月,任锦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兼卫生局局长。1949年5月任辽西省卫生处长(后改为卫生厅任副厅长)。1954年6月,任辽宁省卫生厅党组成员兼办公室主任。1962年5月以后,调任辽宁中医学院副院长、院长兼学院党委副书记。1985年离休。1990年8月逝世。
许维纯的长子许明珠,改名许可,也是七家寨抗日暴动队员之一。他随部队转战全国各地,南下后转入地方工作,曾任湘潭市体委主任。
1938年10月,许维纯跟随冀东抗日联军总司令高志远撤往平西整训,任冀东抗日联军副官长兼前方指挥官。1939年4月,因受高志远案件牵连,许维纯被解除一切职务,组织上要求他与高志远“划清界限”,并派他去冀热察挺进军随营学校(后改抗大分校)学习。于1939年底,投奔天津“华北人民武装自卫会”,期间加入了国民党。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许维纯任华北党政军联合办事处滦榆区联络专员,参与国民党接收抚宁县政权。1946年,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山海关交通站主任。1946年9月至1947年末,任国民党抚宁县党部书记长。1947年11月,当选第一届国民大会抚宁县代表。1948年11月,天津解放前夕逃往台湾,一直担任抚宁县国大代表。1988年1月24日去世。
韩惠轩,1908年出生,黑龙江法政专校毕业,1948年任国民党津浦铁路特别党部候补委员,系中统津浦路室人员(活动地区浦口、徐州),曾任国民党党部主任干事,黑龙江省府股长,国民党中央组织部界首交通站总干事。
七家寨暴动,打响了抚宁人民抗日的第一枪,激发了抚宁人民的抗日热情,也为后来共产党领导的抚宁抗日斗争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已经载入史册。《中国共产党河北历史大辞典》中收录的七家寨暴动词条《河北党史资料》第20辑(战斗资料专辑)中七家寨暴动记述1988年修建的冀东抗日暴动纪念碑滦县港北起义纪念碑1988年修建丰润岩口暴动纪念碑
根据卢建宗、孙福祯《七家寨暴动》(1983年12月《长城风暴》)、李彦明《长城脚下的枪声》(1991年7月《洋河怒潮》)、李万清《浑身是胆,智谋过人——记抗战时期涞源县敌工部长茹古香》(《涞源文史资料》1996年第1辑)、《中国国民党百年人物全书·许维纯传》、《蒋匪国民党津浦铁路特别党部·韩惠轩传》等资料整理而成。
来源:抚宁党建
原标题:《【学党史】1938年7月15日抚宁人民打响抗日第一枪:台营镇七家寨暴动》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