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农夫|我是一只住在天空农场的柴犬

柴犬NANA

2021-04-09 16: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澎湃新闻市政厅栏目发布的《城市农夫:在高密度城市如何实现种地自由》一文介绍了香港的屋顶农场故事。文章发布后,我们收到了上海一家屋顶农场的投稿,和香港的屋顶农场因疫情而火爆不同,疫情让这家农场运营艰难,近期还收到相关部门的违建拆除通知。以下为这个屋顶农场的故事:
我叫NANA,今年四岁,是只长毛柴犬,前主人因为我长相奇怪抛弃了我。第一次见到妈妈时,我炸着毛,身上还有皮肤病。没想到,遇到妈妈后,我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拥有了一片绿色的天空农场。我在天空农场的工作照。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我在天空农场的工作照。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我的妈妈是一个生活在钢筋水泥森林的平凡人,闲暇之余,喜欢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发呆。她常怀念小时候一大家子人住在一楼,院子里有爬藤的丝瓜和葡萄架,井里浸着西瓜,奶奶一边用自己种的毛豆喂蝈蝈,一边和她讲故事,这是妈妈的都市田园梦的萌芽。
妈妈以前做咨询行业,非常忙碌,一直吃外卖和零食,那些剩饭盒、巧克力饼干、打了膨大剂的水果,我每次嘴馋偷吃都会拉肚子。还是妈妈休息日偶尔烧的肉骨头比较香,有时我也会担心,她会不会生病,如果妈妈生病了,那我怎么办。妈妈什么时候可以戒掉熬夜和过度劳累,多陪陪家人和我呢。
我刚被领回家的那段日子,妈妈刚从上一份工作辞职,痴迷于纪录片的她,抱着我看了好几遍《明天》。妈妈常常提起那个纪录片发起人说的话:“人类正遭遇的虚拟化,无法将自己的行为和其带来的后果联系起来。”但我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妈妈在一楼的院子里给我搭了一个窝,我爱坐在围栏里,看着来来去去的行人,有些还会和我打招呼,我也会想:人类的明天会怎样呢?
妈妈的都市田园梦
在我一岁时,一个春天的傍晚,我们吃完饭闲逛,到了苏州河边的百年老建筑衍庆里,对岸是保家卫国的四行仓库。妈妈灵光一现,想在屋顶上建造一个天空农场,她念了一句话:“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戢鳞潜翼,思属风云。”天空农场的鸟瞰图

天空农场的鸟瞰图

妈妈说,她要播下希望的种子:让种子发芽、出苗、开花、结果,顺应时势屈伸舒缓;让都市人从喧嚣进入零压力空间,体验劳作,感受大自然丰盛的馈赠。而我就成了屋顶农场的动物管理员。
在这里,我体会到橙子熟透了也会砸到脑袋,农场的橙子比家里买的好味多汁,皮上也没有滑滑的蜡油;我看到自然生长的柠檬的大小,和妈妈在超市里买的不一样;我发现百香果可以是黄色的,和橘子分不清楚;我还知道了沙地里可以生芦荟,仙人掌的肉是可以吃的,我总是好奇尝试,但会刺到鼻子。
妈妈告诉那些来农场的人,这个屋顶农场能减少屋顶热辐射,给室内降温;吸纳降解PM2.5,吸收二氧化碳,提升空气质量。这个屋顶农场建造初期,为了保护百年建筑,妈妈让工人在原有防水层基础上,加上混凝土(防止楼顶出现漏水现象),干透后又加上阻根膜、蓄排水板(干旱期提供水分)、无纺布和土,工序繁杂。妈妈说,种植土来自新疆,经过高温消毒处理,添加了有机质,为植物提供了良好的生长环境,而且整个种植过程不喷洒农药、不施化肥。
妈妈觉得,在高密度城市,未来的人们需要更多的屋顶绿地。因为,当工业化、自动化、虚拟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都市人会愈发渴望返璞归真的自然生活。而且在未来的老龄化社会,为了生产足够的安全食物,可能需要更多的食物生产者,不能就等着别人给你食物,大家可以学习合作和分享,一起来面对更多的危机。
为了都市田园梦,妈妈学习了“朴门永续”——一种受大自然启发的人类设计系统,希望能重建生态系统中丰富的多样性和相互依赖性。
我在她浇花时,有时会溜去田边“施肥”,但妈妈说,我的排泄物里的酸性成分会伤害种子和苗苗,所以我就不那样做了。天气好时,我会追着蜜蜂、昆虫和小鸟奔跑,妈妈说它们是农场的好朋友,植物需要它们。我有时也会在泥土刨出小蚯蚓和蜗牛,还会在叶子拍小虫。但妈妈说,它们不会伤害蔬菜和水果,菜叶上的小洞是自然的艺术,不用去除掉它们。她还说,不用担心农场的兔子踩来踩去,小猪啃噬地瓜叶。因为“存在即是合理”,在农场里,万物都有作用。
我的农场管理员生活
听说妈妈所热爱的上海,2040年将建成世界级生态岛,在生态环境、资源利用、经济社会发展、人居品质等方面,具有全球引领示范作用。她希望,我们的天空农场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三年前,这个天空农场正式开业,我记得那个周末天朗气清,妈妈和朋友们品尝着现摘蔬果,配着美酒,他们畅所欲言,分享人生,交流梦想。不怎么爱吃蔬菜的我,第一次尝试了新鲜番茄,美味极了。
自从成了农场管理员,我和妈妈都很忙碌,见到了各行各业的人。我也在想,对于忙碌的人类,这个农场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我眼里,妈妈和她的同事们给我了一种更接近自然的生活,她们也希望把向往都市田园生活的人连接起来。
妈妈希望把自然教育带进校园。她说现在的应试教育,无法给予小孩生活的启蒙。而我们的农场可以成为儿童认识自然的乐园,让他们看到植物是怎么生长的,知道为何要珍惜食物。
妈妈家里有很多老人,天空农场也渐渐融入了老年休闲康健的功能,比如“植物导向疗养方法”。妈妈说,这可以帮助更多老年人保持更健康的身体、更舒畅的心情。
在这里,我也交了很多动物朋友,包括我的男朋友,前两年,我们组成了小家庭,还生了一窝小柴犬。妈妈一直在农场举办救助流浪或弃养动物的活动,像当年带我回家一样。于是,我多了好多个室友,在农场里,有时我们会吵架打闹,但彼此不离不弃。我在农场“成家立业”了。

我在农场“成家立业”了。

妈妈的朋友说,这个农场像一个让心灵安歇的角落。
疫情下的农场
这两年,新冠疫情让整个世界措手不及。妈妈说,人类又被拉到了思考生存的边缘。
2020年是妈妈的本命年,也是农场经营最为艰苦的一年,为了养活农场,她做了很多零碎工作,就差去开滴滴了。去年,大家不敢出门的日子,妈妈带着我,浑身防疫武装,来屋顶照顾蔬菜们,并且间隔开放农场,打包蔬菜,把收成寄给有需要的人。有些新人成了农场会员,也给予农场生的希望。
妈妈常常抱着我,坐在沙地上看农业题材的电影,她感叹,农业项目的特点就是:只要用心坚持,只要活着,就能生生不息。
疫情中,虽然不能旅行,但我们在农场度过了许多重要纪念日:国庆、生日、圣诞、跨年。有时,我们也会去市中心的集市,妈妈说,那是一种贩卖梦想的形式,也许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农场,了解和支持她的理念。所以,每次集市,我都坚持上岗,努力吆喝。
去年年底,农场经历了一次寒潮,屋顶的植物都冻在冰里,好多植物都死了,连我最爱的那颗三角梅也没有幸免。到了春天,上海阴雨连连,我在农场散步时,发现很多受伤的植物又冒出了新芽,三角梅也好像活过来了。就像妈妈说的,原来植物的生命力,真的不会辜负我们的照顾。寒潮期间被冻在冰里的植物,天气暖和后又复活了。

寒潮期间被冻在冰里的植物,天气暖和后又复活了。

不过,最近妈妈遇到一些烦心事,有几个从未见过的叔叔来农场拍照,说妈妈做的这些事情没有相关部门的支持,他们还说,这么一件看上去不赚钱的事情,背后是否有其他原因。
看到他们严肃的对话,我担心,自己没法继续当农场的管理员了,也担心妈妈和朋友们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妈妈说,自己是吃螃蟹的人,很少有人研究,在缺乏绿色空间的高密度城市,如何好好利用屋顶增加绿地,更没什么人付诸实践。她的尝试给了很多有类似想法的人信心,同样,如果这个天空农场没了,恐怕更没有人敢去尝试了吧。农场以前收获的草莓。

农场以前收获的草莓。

妈妈经常感叹,人类对自然生态的破坏,终有一天,会反馈到人类自己的生活,也会影响我们动物。
但说到头,我只是一只柴犬,妈妈的梦想我也不太懂。但我记得,以前农场的草莓好多好甜,期待天空农场能坚持下去,让我再吃到那些美味的食物。“阳台农夫”系列为“明日之食”专题的一个版块,将邀请城市中的阳台、屋顶种植者分享自己的故事,投稿邮箱:fengj@thepaper.cn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阳台农夫,屋顶农场,明日之食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