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烽火——鹤山区红色小故事系列之四

2021-04-12 17:3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1937年7月7日,日寇悍然发动“卢沟桥事变”,开始了全面的侵华战争,从此,中国人民进入了艰苦卓绝的8年抗战时期。
1938年3月18日,日寇侵占鹤壁集,大肆掠夺煤炭资源。日军在鹤壁集一带广修栅栏、建寨子,强迫群众向其鞠躬行礼,在鹤壁集南山修建炮楼,将过往行人和在地里干活的农民当做活靶子,随意开枪射杀。7月,两架日军轰炸机轰炸鹤壁集和东头村,炸死5人,炸毁民房数十间。1939年9月,日军飞机轰炸张家沟、蒋家顶,炸死村民1人,炸伤2人,毁房数间。同时,日伪军23师杨振兰率部窜扰施加沟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后遭八路军赵谭支队痛击,狼狈逃窜。1940年9月,日军飞机轰炸沙锅窑、施家沟及郭家岗村。10月,日军偷袭崔村沟村,用机枪扫射赶庙会的群众,18人死于非命。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因国内资源匮乏,日军实行以战养战的策略,加紧掠夺鹤壁煤炭资源。1940年9月,日本北支矿业开发株式会社在鹤壁集兴建汤阴煤矿,头目先后是吉田恒和出野健次郎。他们在煤矿周围修筑围墙5里,建碉堡7座,50多名伪矿警日夜站岗,1个班的日军不停地巡逻。矿工在日伪汉奸的皮鞭、棍棒和拳头下,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矿工每天仅领谷子2斤,月底领工资20元(伪储备票,当时仅够买4个烧饼),每年领袜子1双。
面对日寇的疯狂侵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鹤山儿女拿起武器,奔赴前线,同仇敌忾,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殊死的斗争,涌现出数不胜数的英雄人物和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
鹤壁集青年学生孙绳武在河北民军工作团共产党员魏十篇的帮助下,成立了100余人的农民抗日武装力量——鹤壁集民众自卫社。这是鹤山历史上第一支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日军占领鹤壁集后,“民众自卫社”在党的领导下,以巍巍太行为依托,积极配合八路军诱敌、阻敌、扰敌的战略部署,清除汉奸,灵活机动地消灭侵入家乡的小股日伪军。
施家沟村青年原文金、老王岩村的郭体详告别父母、家乡,义无反顾地奔向河北、山西等战火纷飞的抗日前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
省立禹县第五师范学校毕业的姬家山村进步青年姬树平,面对日寇的嚣张气焰,毅然投笔从戎,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在“抗大”认真学习党的理论,积极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
贾吕寨进步青年贾会善投奔八路军,在华北军政干部学校毕业后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不久,他返回家乡加入“民运队”、“政治先遣队”等抗日组织,并组织“民先队”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同时积极为八路军运送伤员,协助八路军筹粮筹款,成为党在基层的抗日骨干。
鹤壁集杨吕寨村进步青年杨家麟离开家乡,进入八路军山西陵川华北军政干部学校,投入滚滚的抗日洪流。
河北抗日民军副指挥、共产党员王长江,抗日民军太行军区政训处主任、共产党员闻允志带领部分共产党员、民先队员和进步青年来到鹤壁集地区,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极大地鼓舞了鹤山人民抗日的信心,推动了鹤山抗战运动的发展。 为粉碎日军掠夺鹤壁煤炭、以战养战的企图,1939年2月,八路军通过各种方式,在鹤壁煤矿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在矿工中提出“中国人不给敌人做工”、“不能让日本人用中国的煤运送炮火屠杀中国老百姓”等口号,许多工人逃离煤矿,有的参加了八路军。
同年,受太行五分区委派,共产党员杨汝舟深入日伪占领的鹤壁煤矿从事地下斗争。他走煤矿、访矿工,秘密联络培养工人积极分子,多次破坏鹤壁集一带煤矿的机器设备。这一年,在鹤壁煤矿矿工的帮助下,杨汝舟还秘密破坏掉了日军刚从本国运来的高压锅炉。1943年8月,成功打入鹤壁煤矿的杨汝舟结识了该矿思想进步的工头曹福奎、领料员郭雨学、曹玉奎,并建立了秘密联系。随后,他们常常借画水墨画、换油和炸鱼为名,大量窃取敌人的各类图纸资料、电石、炸药、雷管等战略物资,用于武装本地的抗日力量。党领导鹤壁集地区煤矿工人积极开展反掠夺、反侵略斗争,有效地打乱了日军掠夺鹤山煤炭资源、以战养战的战略企图。
在鹤山抗战最为艰苦的日子里,为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巩固并扩大抗日根据地,增强抗日力量,1944年初,受中共林县县委委派,东姚区组织委员李春亭、区长张同吾率10余名干部到施家沟、黄庙沟开展工作。张春亭先在林县黄路坡、黄蟒峪等村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运动,建立村级抗日民主政权。接着,张春亭带领这几个村的数百名贫农积极分子到施家沟、黄庙沟帮助群众成立农会,建立村公所,推举贫苦农民原锦汉担任农会主任,杜学诗担任村长。同年3月,中共林县县委再次委派洪河区区长王贵新、县大队队长李凤吾率9名干部到石门、西顶一带开展工作。他们带领群众开展减租减息运动,组织群众与地主展开面对面的说理斗争并取得胜利。接着他们依靠群众推翻了反动的保甲制,成立了农会、妇救会、儿童团,建立了新的村政权,鹤壁集地区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抗战力量进一步壮大。
1944年,英勇的鹤山儿女开展了更为广泛的游击战。5月中旬,鹤山地方抗日武装配合八路军太行七分区部队,攻占鹤壁集。7月,石门民兵连配合鹤壁区干队在队长魏福才带领下,向盘踞在鹤壁煤矿的日伪军发动突然袭击,消灭部分日伪军,破坏部分生产设备,一度使鹤壁煤矿生产陷于瘫痪,日伪军惶惶不可终日。11月,鹤山地方抗日武装会同汤阴县大队、区干队包围并攻打反动会道门孙真会(孙真会于1922年5月由崔村沟人姚清元组织成立,目的是为了抵御兵匪,保卫家园。1938年,姚清元病逝,孙真会由东头人仝桂林接管,自此走上反动道路)的重要据点崔村沟,打死28名敌人,孙真会和伪治安局仓皇逃窜,彻底拔掉了日伪军安插在根据地的一个钉子,打开了鹤山抗战的新局面。
年底,鹤壁集地区的大部分村庄成立了农会、妇救会、民兵、儿童团等群众组织,建立了党支部,抗战形势一派大好。
1945年,抗战进入决战阶段,7月,根据中共太行区党委指示,鹤山军民积极配合八路军太行军分区一团、四十三团和安汤县独立营,一举歼灭鹤壁集守敌孙殿英部暂编第九师二十六团1000余人,缴获重机枪4挺、轻机枪38挺及大量枪支和其他军用物资,鹤壁集伪孙殿英部二十六团三营七连连长孙秀峰、机枪连连长牛怀远等,在解放鹤壁时里应外合,率部起义。7月4日,四十五团强占鹤壁集东南地带,阻击汤阴来援之敌刘月亭部。一、二团主攻鹤壁集。5日零时,太行第七军分区司令员张廷发、第五军分区安阳抗日武装工作大队队长孙有谋率进攻部队到达鹤壁集外围,孙秀峰向所在连驻地曹家村喊话,该连伪军立即起义投诚。零时5分,各进攻部队趁黑夜按计划从西、北、东三个方向向鹤壁集发起进攻。一团一连从西门左侧跃上寨墙,打开西门,并向二道门逼近。寨西北角有一个大碉堡,机枪火力猛烈,将一团七连压在北寨门外,一连三排立即冲上去,机智地夺取了碉堡,缴获美辛克机枪1挺。二连六班架梯子进攻第二道门南侧的碉堡,因碉堡太高,几次爆破均未能得手,战士们便将炮弹炸开的小墙洞掏宽,从外面钻进去,赶跑了敌人,并从二道门向大街方向猛烈进攻。攻北寨门的部队将1门炮架在离寨墙仅100米处,一炮命中寨门上的炮楼,伪军逃窜。占领北门后,战士们又将炮架在二层楼上,居高临下,炮击伪团部,6发5中,掀掉了炮楼楼顶。伪团长杨震兰急忙带100多人退至东西大街的一座炮楼上负隅顽抗。工兵作业组长赵连秀用15公斤炸药将其炸塌,伪军30余人丧生,杨震兰等被俘。接着,孙秀峰又通过喊话招降了驻守过街楼的伪军牛贵明部和东街路南炮楼里的伪军一个连。最后只剩下日军一个排龟缩在鹤壁集南山炮楼上,凭借工事拼死顽抗。一支队集中所有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猛烈攻击,凌晨7时,敌人缴械投降,鹤壁之战胜利结束,鹤壁集第一次迎来了解放。这次战役,共毙、伤、俘日伪军550人,反正伪军90人,驻守鹤壁集的孙殿英部第二十六团被全歼。
7月中旬,中共安汤县委、县政府经姬家山、石碑头迁至鹤壁集。
8月9日,毛泽东主席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号召人民武装力量“对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鹤壁区武委会主任魏福才率领民兵和区干队300余人,袭击汤阴城西三里屯和董庄的敌人,配合大部队作战。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历时8年之久的民族解放战争取得了彻底的胜利。
鹤山的抗日斗争,是一部不畏强暴、团结御侮、浴血奋战、英勇悲壮的光荣历史。经过八年抗战,鹤山人民的爱国主义热情和革命觉悟迅速提高,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民主力量,经过艰难曲折的斗争,受到了极大锻炼,得到了空前发展壮大。
原标题:《抗日烽火——鹤山区红色小故事系列之四》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