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宵打麻将后身亡亲属向牌友索赔,法院:自愿行为牌友不担责

吴琪/人民法院报

2021-04-17 11:48

字号
人民法院报4月17日消息,通宵打麻将后,男子曹某回到家中突感不适,后因救治无效身亡。曹某亲属向与其打麻将的3名牌友索赔28万余元,被一审法院依法驳回后上诉至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梧州中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认定3名被告未产生侵权行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2019年2月8日晚,曹某与张某等3人在藤县一家酒店房间内打麻将,至次日7时左右离开。2月9日10时许,曹某因突发头晕伴意识障碍,被送往医院救治。经诊断,曹某右侧小脑出血、原发性高血压病3级、呼吸衰竭,经救治无效于当日下午身亡。
因未能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意见,曹某亲属将张某等3人诉至广西壮族自治区藤县人民法院,要求其共同承担30%的赔偿责任,共计28万余元。此前,张某等3人已向曹某亲属支付了2.37万元的慰问款。
藤县法院审理后认为,曹某与张某等3人共同打麻将,属于基于自愿的休闲娱乐活动,不属侵权行为,活动本身亦不具有明显的危险性。经法院释明后,曹某亲属未在合理期限提出死因鉴定申请,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曹某的死亡与同张某等人打麻将的行为存在因果关系。结合案情,法院依法驳回曹某亲属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曹某亲属不服一审判决,向梧州中院提起上诉。曹某亲属认为,曹某与张某等人打麻将的行为不是单纯娱乐,而是带有刺激性的赌博活动,并非一审法院所认定的“基于自愿的休闲娱乐活动,本身不具有明显的危害性”,张某等人对曹某的死亡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梧州中院审理后认为,综合案情,曹某的死亡是由其自身健康状况造成,不是他人的侵权行为所致。曹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的身体情况应该了解,其系自愿参与打麻将活动。本案中没有证据显示曹某是在被强迫或者受到威胁情况下参与打麻将,也没有证据显示曹某在打麻将过程中身体不适。张某等人作为普通群众,以其日常生活经验不能预见或者应当预见到曹某打麻将结束后于次日死亡的结果,不具有过错,不应当对其死亡承担责任。一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认定张某等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判决驳回曹某亲属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予以维持。曹某亲属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原题为《通宵打麻将后身亡亲属向牌友索赔28万余元,梧州中院:打麻将属自愿行为 牌友无过错不担责》)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刘恋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打麻将身亡

相关推荐

评论(32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