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安州:从东晋一路走来

2021-04-17 09:2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原创 清 吟 方志四川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本文载《巴蜀史志》2020年第6期
安州:从东晋一路走来
清 吟
军事重地:已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
安州区的前身,即人们所熟知的安县,在1404平方公里广袤土地上,有着1600多年建县历史。先秦时期,中原征战不息。安县这片土地上居住着古羌族人,他们建立的国家叫冉駹国,过着刀耕火种的农牧生活,到西汉武帝时才取消独立。据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纂修的第一部《安县志》载:“汉武帝元封六年(前105),南越既破,冉駹国等皆震恐,请臣置吏,遂以为汶山郡县属焉。”到三国蜀汉时期,安县为涪县(今绵阳)辖地。
安县紧邻涪县,地处龙门山脉中段,是四川盆地的“盆沿”边缘地带重要一环,也是著名的“胡焕庸线”所经,接近川西北大山区边缘,再往北便是北川、茂汶、黑水等古人所谓“夷荒之地”。古羌人南下“抢掠”,一般以安县永安乡辕门坝关口、白马堰关口和雎水镇的雎水关关口为入口。南可取绵竹攻成都,东可围涪县夺剑门。反之,从古代军事防御上讲,安县是川西北阻击羌人南下第一站,为历朝历代所重视。1923年安县县城全境
蜀汉结束,三国归晋。至东晋穆帝永和三年(347),安县境域内开始建县,侨置益昌、晋兴、西充国3个县,属巴西郡管辖。益昌县治地在今花荄镇联丰村观斗山。观斗山在花荄平原上地势最高,像一巨斗倒扣在地上;山上建县,易守难攻。晋兴县治地在今永安镇向阳村,西充国县治地在今沸水镇场镇。东晋义熙九年(413),又在原安县塔水镇神泉村设置西浦县,属梓潼郡管辖。这一时段,是川西北羌汉的一次大融合。
东晋时,安县境域内坐拥4处县级治所。南朝以后,县级建置撤并略有变化。至隋开皇三年(583),益昌县撤销并入永安镇向阳村址的金山县;在塔水镇神泉村原西浦县旧地新置神泉县,2县均属绵州所辖。
唐高祖武德三年(620),为加强西北边疆防务,在金山县故城今永安镇向阳村新置龙安县,这是安县建置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安”字,“龙安”后来也成为安县的代称。至唐高宗永淳元年(682),在益昌县故城新置西昌县,塔水镇的神泉县仍存。大唐盛世时代,安县地域上存龙安、西昌、神泉3县,均为绵州辖地。
北宋熙宁五年(1072),为加强对北方茂汶羌人的防御,花荄平原上的西昌县并入龙安县,以壮大其县域实力。龙安县在永安向阳村,背靠高峻的九顶山、大安山,对面有险插云峰的鹰嘴岩,两山脉中间是河道峡路,前有辕门坝关口,后有白马堰关口,更有利阻击羌人南侵。北宋政和七年(1117),为进一步加强四川西北防务,宋徽宗下令割绵州的神泉、龙安2县与茂州的石泉县合并设置石泉军,治地在今北川县治城镇。军制政权,相当于州,可管县。而石泉军隶属成都府路管辖,犹如今天的省辖市一样重要。北宋宣和三年(1121),降石泉军为军使,将神泉、龙安2县还归绵州管辖,如此又觉对防务不妥,4年后即宣和七年(1125),又恢复石泉军,管辖石泉、神泉、龙安3县。
至南宋宝祐三年(1255),石泉军由治城镇迁至龙安县城,即今永安镇向阳村。从此,安县境域有了比县高一级别的行政机构。绵阳市安州区罗浮山全景
到元中统五年(1264),朝廷看到安县军事防御的重要性,便将相当于州治的石泉军升格为州,取原龙安县之名的“安”字叫“安州”,治地在今永安镇向阳村。同时撤销龙安、神泉2县,其地域由州直辖,并管辖石泉县(今北川县),安州属成都府路直辖,犹如前几年安县属省直管县一样待遇。安州由此而来,历史虽不长,却影响深远。
从此,安州的名称在这片土地上正式被人们响亮地叫着,并深深地印在耕种这片土地的人们心中。
降州为县:民间传说耐人寻味
在古时,人们只要生活在没有战争、没有杀戮、没有天灾人祸的年头,就觉得快乐。生活在安州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自古也祈盼着平安。安州跨元、明两代,仅存110年,至明洪武七年(1374),“降州为县,始称安县”。但《太平寰宇记》《大清一统志》都没记载降州为县原因。
据传,明洪武七年春,安州州官在南街体察民情。看见一七旬老妇人背着6岁幼童行走,幼童一边索要汤圆,一边用小手拍老妇背部,老妇戏言道:“孙孙打婆婆咯……”州官见状,将婆孙俩带至一卖汤圆摊前,喊来一碗汤圆,故意将筷子倒持给幼童。幼童接过筷子,将其掉转过来,即大头朝上、小头朝下,吃完汤圆。
州官认为小儿既知筷子上下,却不分长幼,行忤逆之事,不可饶恕,于是立案治罪。老妇吓得魂飞魄散,方知一句戏言惹下大祸,叩头如捣蒜,百般哀求道:“大老爷在上,是小民一时戏言,与我孙儿无关。”州官哪听老妇申辩,随即上奏朝廷。1月后圣旨下:“汝子忤逆,实属典型,准奏绞刑,老妇赦免。安州出此不孝之子,实乃州官教化无方,当降级任用。降州为县,称为安县。所属县治,仍为原州属地。”从此安州即降州为县。绵阳市安州区千佛山红日初出
“孙孙打婆婆”的传说,乍一听荒诞无稽,但细细琢磨,又似暗藏玄机。泸州神背城为宋元古战场,城墙至今保存“刘整降元”石像,表现宋将刘整跪伏于地、向元帝乞降的画面。因年久磨蚀,后人将结辫的元帝、伏地的刘整分别讹为“婆婆”和“孙孙”,并附会出孙孙忤逆、殴打婆婆,后向婆婆赔罪的民间故事。泸州亦有降州为县的历史,巧合乎?
“孙孙打婆婆”的结果是废州为县。所废之州,乃元朝所立,这就不仅仅关乎孝道人伦了。小儿既属明知故犯,则明初废州也属刻意而为。汤圆又称“浮元子”,浮元谐音胡元,即“胡乱的元朝”。元代分天下人为四等,南方汉人身处社会底层,社会矛盾异常尖锐。看似有悖人伦的“孙孙打婆婆”,实际是对残酷统治的彻底颠覆。
从此,经历110年的安州便改名为安县,其县城由安州故城迁至安昌镇。2002年县城再由安昌镇迁至花荄镇。
2016年安县撤县设区,安县这一名称沿用642年,其间时常闪现着耀眼的光芒。
一座宝塔:文曲星降临耀星空
一部县史,就是一部文化史。据清代《安县志》载:安县乡民早在宋代宝庆年间一举考取3名进士,名噪一时。到明洪武、万历、崇祯年间相继有人考中进士。但从明末到清嘉庆初近200年间,安县当地再无人考取进士。
清道光十六年(1836),安县东厢花街场(民国时改花街为花荄)士绅有感于当地200年间无人高中甲榜,联名向县令彭作籍倡议,募资修建一座聚文气、镇风水楼阁,以接天上文曲星之灵气,兴文教化、广出人才。彭县令顺应倡议、积极筹建,并请安县金霞洞老道长选择修建地址。老道长指着花街场方向说道:“县邑北枕九鼎,西跨三华,东有观斗马鞍之奇,南有通化瑩台之胜。金溪神泉襟带左右,而磅礴郁积之气之荟萃者,则在于斯。若在此建阁,接上天文曲紫气,江汉炳灵,安县文兴矣!”于是便在花街古镇南3里处修建一阁。绵阳市安州区文星塔
开工动土那天,彭县令带领县衙人员悉数到场,四乡八面的士绅学子、看热闹的百姓有数千人之众。彭县令开挖第一锄。只见彭县令高举锄头,猛力挖下去,旦听“哐当”一声巨响,震痛手臂。原来这一锄正挖在一块巨石上,铁石相击、火星四溅,一股青烟冲上天空,围观众人大惊失色。老道长高声道:“声来火出,阁成人出。此阁建成,安县将出甲榜也。喜哉贺哉!”围观众人鼓掌欢呼,声震旷野。众多士绅捐钱捐粮,一些贫困学子也来义务做工。约半年时光,高达5余米由条石叠砌的阁楼建成,取名“文星阁”,以寄托安县文运勃兴、人才辈出之意。
清光绪四年(1878),花荄镇在直隶安肃县任县知事的周凯修告老还乡,拿出自己多年积蓄的养老钱,又多方筹集善款,将原来只有1层的文星阁向上增建7层。11年后,新到任的安县知事宋德泽又筹集资金,在原有8层的基础上再增建5层,使前后修建3次跨时半个世纪的文星阁共达13层,成为高28米的塔式建筑,外形上看确如一只饱蘸浓墨的毛笔头直插云霄,所以后来改名为文星塔,成为安县地标性建筑屹立至今。
阁成不久,安县果然文运大转。从道光至光绪年间,安县人刘步青、赵彤林、李岷琛、林生泽等相继考中进士,并入翰林院。当时著名文人陈启倬写有《文星阁》诗:“文曲紫气萦九州,魁星朱毫欲点斗。四域寒窗勤作为,六方童子中榜首。”道出安县人文蔚起之象。
近现代以来,安县文星高照,诞生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沙汀,还有中国民研会顾问、著名民间文学家萧崇素,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国内著名古典文学专家吴庚舜等文化名人。
1959年3月,清乾隆年间蜀中卓越文化巨匠、诗人、编纂西蜀百科全书《函海》的李调元出生地罗江县宝林乡大沙村划归安县管辖,成为安县辖地;从此,李调元成为安县人。他为安县厚重的人文历史又镶嵌上一颗巨大的耀眼明珠。绵阳市安州区文化广场上清代才子——李调元雕塑
古有李调元、李岷琛,今有沙汀、萧崇素、吴庚舜,他们如文星塔一样,永远刻印在安县人心中。
除文化名人外,安县还涌现出众多可为后世楷模的仁人志士。土地革命时期的烈士陈永安、王敬德、胡荣喜、肖前恩等;抗日战争时期的抗日女英雄刘稚琳、送子参军临行时赠“死字旗”的抗日“模范父亲”王者成、抗日战争中英勇阵亡获赠“忠烈永昭”匾额的将领王黼;解放战争时期的英烈肖前鹏、朱英汉、孙路平、陈文高等;抗美援朝战争中黄继光似的英雄陈开茂、蔡朝兴等等。安县这片土地上,可谓俊彦辈出、星光灿烂。
文星塔,已属省级文物,在安县人心中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历代文人雅士写下许多诗词歌赋,为之增辉添彩。
滨水安州:今日绵阳市新中心
“滨水安州,美丽花城”,是近年来安州建设发展的目标。安州区境内河流纵横,有苏包河、茶坪河汇入安昌河,还有雎水河、秀水河、白溪河等,流域面积1300多平方千米。有3000多亩水面野趣横生的国家水利风景区、省级风景名胜区白水湖,有因2亿年前海绵生物礁而建立的国家地质公园,有海拔3000多米珍禽异兽云集的千佛山国家森林公园,有富含20余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温泉群构成的省级风景名胜区罗浮山景区,有展现明、清两代古羌人碉楼城堡遗址的省级风景名胜区羌王城景区,有花城果乡、幸福七里、枣皮走廊蝴蝶谷等新兴乡村旅游景区等等。安昌河穿越安州城区而汇入绵阳滚滚涪江,滨水花城,已真正成为安州区的城市形象代称,可谓名不虚传。
安州区的建立,使其区位优势更为突出。它位于国家科技城集中发展区核心区域,是绵阳城市新中心;与绵阳市涪城区、江油市、北川县毗邻,与德阳市的绵竹市、罗江区和阿坝州茂县接壤。区域面积1189平方公里,辖18个乡镇230个行政村27个社区,总人口44.3万余人。距四川省会成都100余公里,紧邻成绵广高速、108国道、绵渝高速3条高等级公路,其中成绵高速复线途经安州区并在宝林镇设双向出入口,正在修建的成兰铁路穿境而过并在雎水镇设有绵阳市境内唯一的客货两站。全区公路里程达到2200余公里,S418线正在加快建设,辽宁大道、成青路、辽安路、茶北路、桑河路构架起“六纵三横一环”的全域交通体系,以城区为核心的区域半小时经济圈基本形成。
2019年,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5.53亿元,同比增长8.5%;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295.43亿元,同比增长19.36%;农林牧渔业总产值47.34亿元,同比增长4.1%;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9.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85.23亿元,同比增长11.4%;全区实现服务业增加值72.65亿元,同比增长9.5%;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35378元和18552元,同比增长9.1%、10.0%;完成地方公共财政收入7.40亿元,增长11.9%;完成税收收入33780万元,同比增长36.18%。今日绵阳市安州区
今日之安州区,是全国文明城市、中国宜居宜业典范县、中国经济发展转型示范县、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县、国家级杂交水稻制种基地县、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单位、国家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全国基层中医药工作先进县、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县、四川省县域经济发展先进县、四川省绿化模范县、四川省维护社会稳定先进县、四川省乡村旅游示范县、四川省食品安全示范县、四川省“四好农村路”示范县。这一顶顶桂冠,展现出当代安州人的艰辛历程和辉煌成就。
绵阳市安州区已豪迈地走过三度春秋。它从建立的那一刻始,便正式确立了绵阳市新中心的牢固地位。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原载《巴蜀史志》2020年第6期
作者:清 吟〔中共绵阳市安州区委党史研究室(安州区地方志办公室)〕
方志四川部分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播更多信息。文章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
原标题:《【历史文化】安州:从东晋一路走来》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