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林警史 | 旧书信牵动遗属心 任命状见证公安情

2021-04-19 19:2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旧书信牵动遗属心
任命状见证公安情
(原文刊于《人民公安》2020年24期)
榆林警察史馆自2019年成立以来,已搜集了许多公安珍贵文物,如1936年的《政治侦探须知》油印本、《陕甘宁边区政府任命状》等。日前,在史馆第二部分“金盾摇篮”的第六个展柜中,展出了几件文物:一封写给原司法部部长邹瑜的信,两份原陕西省公安厅厅长刘子义的家属捐赠的毛主席、周总理签发给刘子义的任命通知书。信纸已经泛黄,“任命通知书”上方正中印有鲜红的五星红旗,盖有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亲手签名的蓝色戳记,虽经多年,至今仍清晰可见,引人走进历史的深处。
而在这些珍贵文物背后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旧书网上淘得的一封信
2016年春,榆林警察史馆筹建伊始,史馆工作人员在互联网上搜集有关榆林公安前辈的相关信息和使用过的物品。工作人员冯帆通过查找,在一个网站上发现了一封信,是陕西省公安厅创始人刘子义的妻子张凤清写给原司法部部长邹瑜的亲笔信件(见下图)。▲张凤清写给原司法部部长邹瑜的亲笔信件
全文如下
邹瑜部长:
您好。
刘子义同志虽然离开我们多年了,但他忠于党、忠于人民,一生奋斗于公安,刚直不阿,一身正气,艰苦朴素,廉洁奉公的好思想、好作风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为了纪念他,以激励后人,我经过多方收集资料,现初编成册。敬请部长,在百忙中抽时间能为子义写个序言或提个词,以慰忠魂以励我心。衷心感谢!谨祝长寿!合家幸福!
张凤清
2002年11月12日
西安市莲湖路×号院×楼×号电话:029-72×××47
获得这个消息,榆林警察史馆人员感到很振奋。要知道刘子义在全国公安是大名鼎鼎。刘子义(1911—1966)就是陕西省佳县人。他历任佳县陕北游击队四支队政委、清涧县政治保卫局局长、陕北省政治保卫局局长、绥德警备区保卫科长、关中分区保卫科长、绥德分区保安处处长、绥远省公安局长、西府分区公安处长和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厅长、陕西省司法厅厅长、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陕西省委常委。▲刘子义旧照
经商量,榆林警察史馆决定买下这封信。当时,这封信在网上卖价仅60元,所以对于这封信的真实程度史馆人员也不能确定。将信买回来之后仔细研究,发现上面还留有张凤清的地址以及联系方式,落款的时间是2002年。
榆林警察史馆的筹建负责人田建发按着信件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语音提示,“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田建发记得,西安市电话号码是8位,原用户在原有号码首位前加8即为升位后的新号码,按此办法一试,居然接通了。因刘子义是陕西省公安厅的实际创始人,省公安厅史志办公室曾多次走访过其家属,田建发在拨打电话前也做了认真的准备工作。田建发在介绍完自己的身份后,询问了对方是否是刘子义的家属,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田建发向刘子义的女儿刘压西介绍了自己如何取得的联系方式,如何在旧书网上淘得她母亲张凤清写给原司法部部长邹瑜的亲笔信件的经过。这让对方惊讶不已。
田建发通过微信传送旧书网上淘得的亲笔信件的照片,让刘压西辨认信件真伪。刘压西看完后确认是真的。
家属慷慨捐赠
2017年7月,田建发利用去西安出差的机会联系刘压西,希望到张凤清老人原来的居住房里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刘子义和张凤清(也曾在绥德保安分处工作)两位老人使用过的、适合榆林警察史馆展陈的老物件,比如印章、徽章、纪念章、工作证件、毕业证、结业证、文件、书籍等。
刘压西疑惑地问道今天39度的高温,你就不怕中暑?田建发回答道,自己订了明天早晨的返程机票,只有当天下午有时间。这让刘压西很受感动。刘压西提出老房子空置时间太久,实在不便去,但可以找地方见个面。
这次见面,刘压西为榆林警察史馆筹建办赠送了她母亲整理出版的《浩然正气——刘子义》一书。▲刘子义传记
2017年8月,田建发到陕西省档案馆查档,又一次与刘压西见面。她听完田建发对榆林警察史馆的介绍后,说想借此机会同去陕西省档案馆,查询是否还存有有关父亲的一些记录。她说父亲朴实纯粹、淡泊名利,给他们留下的东西很少,对于革命的回忆很多。田建发听完刘压西对父亲的评价颇为感动,表示愿与其一起前往省档案馆查询刘子义老前辈的档案。
当时正值暑伏,烈日炎炎下,他们去省档案馆查询有关刘子义的档案。因刘子义是省委常委,级别较高,查询手续特别繁杂而未能如愿。
2018年4月,榆林警察史馆人员在仔细研究完张凤清为刘子义整理出版的书《浩然正气——刘子义》后,写了一篇《榆林公安历史人物——刘子义》的文章发表在了榆林公安微信公众号上。这篇文章将刘子义经历枪林弹雨的洗礼,穿越世事的浮华与喧嚣,一颗共产党人的初心与使命都包含其中。之后工作人员将这篇文章转发给刘压西。刘压西看完说,这篇文章是榆林公安对刘子义为榆林公安所作贡献的最好肯定,是最值得珍藏的纪念。
老公安抗战立奇功
榆林警察史馆工作人员在与刘子义的妻子张凤清交谈时,她回忆了对刘子义印象比较深的几件事,其中有一件就是国民党司令员何绍南给陈奇涵司令设下鸿门宴,刘子义无畏艰险勇闯司令部去营救陈司令的事情。▲1937年6月,刘子义(左二)与警卫员刘光进(左一)、齐旺胜(左四)、科员李福胜(左三)在延安蟠龙合影。
1937年,在陕西省绥德县既有国民党何绍南保安司令部又有共产党警备司令部,司令员是陈奇涵,刘子义任保卫科长。何绍南表面装作“友善”,而在暗地里经常搞破坏,制造“摩擦”。
有一天,陈司令员突然接到何绍南的请柬。同志们都认为这是何绍南设的“鸿门宴”,应婉言谢绝。而陈司令为了顾全大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还是去赴约。陈司令走后,刘子义分析了近几天来一连发生的几起事件,认定陈司令这次赴宴凶多吉少,于是他果断地挑选了几个有战斗经验的老战士,并亲自带领战士们直奔何绍南保安司令部。
因刘子义经常出入保安司令部,守卫大门的敌兵认识他,不但没查问,还敬了礼,他们很顺利地走进大门。
刘子义暗中安排两位战士监视大门,而后他带领其他战士迅速地包围了宴会厅。当他们听到厅里有了动静,刘子义一脚踢开大门冲了进去。这突来的行动吓蒙了宴厅的顽敌,当他们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子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箭步逼近何绍南,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在他的脑门。与此同时,战士们的枪口也对准每个持枪兵的脑袋,当何绍南看到眼前这个虎背熊腰、威风凛凛的汉子竟然是刘子义时,他的脑门不由得渗出冷汗。他早就听说这个刘子义身手不凡,一身硬功。再加上与刘子义之前的几次暗中较量,他的计划都被击得粉碎,他怎能不害怕呢!他看到事已败露,于是强作笑脸,连声高唱:“这是误会,这是误会!”接着厉声喝道他的手下:“快滚下去!”
刘子义见解了围,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当他们护着陈司令走出保安司令部的大门时,他这才放下心来。没有去的同志们,都焦急地聚在大门外翘望着,见陈司令、刘科长和战士们平安出来,大家都欢天喜地的跑来簇拥着陈司令往回走。当走进司令部,战士都拉着前去何绍南警备司令部的战士讲述着刚才发生的故事。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刘子义一下就变成了大家心中尊敬的英雄。时隔30年后,陈司令员来陕西视察工作,会见刘子义时还激动地说:“你那时年轻机灵、勇敢,要不是你,我早就去见马克思了。”▲新正县保安科长贺生高(左)与刘子义合影,小男孩是贺生高的儿子(1946年摄于延安)。
组建陕西省公安厅
1935年起,刘子义开始从事公安工作,至解放初,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公安保卫工作经验。1950年1月10日,陕西省人民政府成立,指令刘子义组建陕西省公安厅。经过一个多月的筹备,陕西省公安厅于3月7日成立,省委副书记、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张邦英兼公安厅厅长,刘子义任副厅长,主持省公安厅常务工作。刘子义后任第二任公安厅长,在省公安厅任职5年之久。▲毛主席、周总理颁给刘子义的任命通知书。
1950年10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在中共陕西省委和各级党委的领导下,刘子义率领全省公安干警进行了镇压反革命运动。陕西省反革命残余势力相当顽固,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反动会道门头子等五个方面的反革命分子相互勾结,抢劫人民财产,杀害干部群众,策划反革命暴乱,妄图颠覆人民政权,破坏活动十分猖獗。据统计,1949年底,全省有股匪3万余人。至1950年底,俘获匪特2.9万余人,破获土匪抢劫案件1100余起,破获特务潜伏暴动案108起,逮捕特务分子近千名。
为了消灭股匪,以军队为主要力量,各地公安机关紧密配合,成立了联防剿匪指挥部,采取“军事清剿、政治瓦解与发动群众武装自卫相结合”的方针,军民团结,清除股匪。到1953年6月,共歼灭武装匪特160余股、3万余人,在全省范围内基本上控制了匪患作乱活动。
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主席指出:“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要强化人民的国家机器,这主要地是指人民的军队、人民的警察和人民的法庭,借以巩固国防和保护人民利益。”在组建陕西省公安厅和各地公安机关的过程中,刘子义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指示,继承和发扬延安时期公安工作的优良传统。
他坚持精兵简政,因陋就简的原则,机构设置、人员编制尽量精打细算,严格控制。建国初期,对敌斗争任务非常繁重,但省公安厅开始编制110人,1951年编制定为296人,实有255人。刘子义发扬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为国家尽量节约人力财力,公安厅的办公地址就是利用没收来的几处宅院,非常简陋。
他坚持德才兼备、任人唯贤的方针。各级人民公安机关初建,需要大批干部。通过党委组织部门从老区的公安干部中选调部分人到新区充任领导骨干,主要招收知识青年。刘子义非常注重知识青年的政治思想素质和培训工作,常亲自考核选录。省公安厅先后创办了公安干部训练班和民警训练队,他常亲自授课。各地区的公安机关大都建立了干警训练班,或在地区干校设立公安训练班,对招收的知识青年进行培训。
他十分重视政治工作机构建设,于1952年10月省公安厅设立了政治处下设干部、组织、教育3个科。1953年5月改为政治部。全省公安机关自上而下相继建立了政治工作机构和政治工作制度,配备了政工干部。
捐赠珍藏已久的文物
2018年11月7日,榆林警察史馆建设正在紧张进行中,田建发带领电视台专业人员到西安收集榆林警察史馆专题片影像资料,再次去见刘压西。
刘压西被史馆的真挚态度感动,终于同意将毛主席和周总理签发给刘子义的任命通知书捐赠给史馆。她说,父亲的一生都在为党和人民贡献自己的力量,现在他如果在世,也一定会同意将这些珍藏的委任状捐给组织,让它们继续发挥着自己作用和价值。▲刘压西向榆林警察史馆负责人捐赠毛主席颁给刘子义的任命通知书。
天下至德,莫大于忠。无论岁月如何变幻,一个共产党员的品质在时代的深处都会画出一道感染人、鼓舞人的精神风景线。从一位普通的公安干警到陕西省公安厅厅长,刘子义用自己的行动深刻地回答了对党忠诚、服务人民的人生思考。
英雄无言,历史作证。刘子义的家属为榆林公安捐赠的毛主席、周总理为刘子义签发的任命通知书,以及装通知书的原信封,还有刘子义曾经看过的书籍、使用过的笔记本。这些珍贵的文物将一直被榆林警察史馆珍藏,激励更多榆林公安人忠诚使命,继续向前。
根据中央关于开展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部署和省委安排,陕西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第七指导组对我市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工作开展驻点指导。
指导组进驻期间设立值班电话:0912—3686572;0912—3686875;
邮政信箱:陕西省榆林市第A012号邮政专用信箱。
指导组受理电话时间为每天8:00——20:00,节假日不休息,受理信电截止日期为6月中旬。指导组主要受理反映我市及所辖县(区、市)党委政法委、法院、检察院、公安、司法行政机关和监狱政法干警问题的来信来电。其他不属于受理范围的问题,将按规定交由有关部门处理。
原标题:《榆林警史 | 旧书信牵动遗属心 任命状见证公安情》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