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零售鲜花,是网红打卡点,还是新零售风景线?

2021-04-23 14:0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谷河传媒 布谷岛 布谷岛文 | 熊羽 方林浩 黄艳欣
摄 | 熊羽 方林浩
在人潮汹涌地铁线4号线万胜围站厅,一台外壳被漆成了薄荷绿的自助鲜花售卖机很打眼,玻璃柜被分为4层12格,每一格摆放不同种类的单枝鲜花,价格5元到20元不等。
对比批发市场的价钱,凌女士称在地铁站的自助鲜花柜买花要稍贵一些,但是不用费劲心思去找花店。更多消费者觉得好奇和“拔草”,兼拍照打卡。在微博和某电商平台看到了有关鲜花自助机信息的赵先生某一次路过时“觉得挺好看,就买了。”钟女士抱怨,“有些人不买花,就为了拍照打卡。”
进入小程序后,鲜花售卖机的柜门便会自动打开,当拿出一枝鲜花并关上柜门,小程序会显示消费记录且自动付款,整个过程流畅快捷,无需与人接触。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在欧美发达国家,日常鲜花消费比例一般占到40%至60%,相比之下,我国日常鲜花消费占比仅为5%。
广州别名为“花城”,作为全国知名的花卉生产基地,2020年种植面积约34万亩,花卉总产值达57亿元,约占全省花卉总产值的26%。除了传统的实体花店、花卉市场等销售渠道之外,鲜花自助售卖机能否另辟蹊径?万胜围地铁站的鲜花自助机,部分受欢迎的鲜花品类货量已不多。
陷入“无人”困境的“无人零售”
早在2017年,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和无人售卖机等无人零售模式便处在投资风口,成为资本竞相追逐的领域。
2017年马云率先提出新零售的概念,阿里巴巴在《新零售研究报告》中将新零售定义为以消费者体验为中心的数据驱动的泛零售形态。2017年7月3日,缤果盒子宣布完成超过1亿元的A轮融资,无人零售成了新零售业炙手可热的“天之骄子”。果小美、猩便利、F5未来超市等多个无人零售品牌纷纷宣布融资成功。阿里、京东等陆续布局无人零售领域。
在被做空的三个月前,瑞幸咖啡CEO钱治亚向媒体透露,瑞幸无人零售终端将覆盖多个生活场所。
然而跑马圈地过后是一地鸡毛。据AI财经社去年的调查发现,2019年7月3日,缤果盒子因欠公关公司部分款项而被告上法庭,并且在早期试用无人商店时出现了室外高温影响玻璃房“缤果盒子”内部温度而导致部分食品融化、存在违章建筑嫌疑等问题,2018年年中出现了“爆雷”,加盟商发现广东地区的部分代理停止运营。根据2020年8月7日的法律诉讼文书,缤果盒子公司账户银行存款被冻结。
获得多轮投资的七只考拉,于2018年宣布暂停无人货架业务,在北京的货架冷柜被撤除。据天眼查数据,2020年F5未来超市获得佛山金控股权融资,其创始人林小龙向信息时报表示预计2020年年内门店数量翻倍。谷河传媒在地图软件上搜索发现,截止到目前,F5未来超市在广东省内的门店共有68家,其中广州市内50家。
谷河传媒通过天眼查搜索无人零售相关企业,整理其中14家企业投资轮数和时间等相关数据时发现,9家企业最后一次公开融资时间为2018年,而2019年、2020年获投资的无人零售企业只有三家,过半数企业最后一次公开融资轮次在B+轮之前。从数据来看,无人零售行业后续投资乏力。最后一次融资时间最后一次融资情况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向谷河传媒坦言,无人零售商店“集体阵亡”的原因无非三个。一是资本本身存在一定压力,继续投资动力减弱;二是无人零售本身现金流较强,意味着机会产生利润点,但是在过去的这批无人商店里面现金流没有起来,然后利润流自然也没有起来;三是无人便利店对消费者痛点的解决并不明显,消费者需要什么,或者刚性需要是什么,无人和有人之间的选择有什么不一样?(无人零售)打不出差异化来。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罗党论教授认为,一部分无人零售企业的商业模式属于“伪商业模式”,在设计时“存在着很多理想成立的东西”,考量其商业模式需要看其在具体场景下的实践。以无人便利店为例,它的运行模式与零售的本质——降本增效背道而驰,不论是成本的控制还是效益的增长,效果都不理想。
从成本控制角度看,无人便利店早期最吸引人的噱头是,通过小面积低租金以及缩减的人力成本来实现超越传统便利店的高盈利。但事实证明,无人便利店对于成本压缩的预计过于乐观了。某位较早进入到无人便利店行业的业内人士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说到,以一瓶水为例,两三元的矿泉水为了能让消费者自助结账需要贴上RFID标签,标签成本至少三毛钱。尽管省去了店内工作人员的人力成本,但贴标签及补货依旧需要人力。
从效益增长角度看,无人便利店用户体验感差,盈利不及预期。方先生在接受谷河传媒采访时表示,无人便利店极其繁琐的购买流程让他望而却步,相比之下,随处都有的传统便利店成为了一个更为“便利”的选择,“里面东西又不便宜,结算流程又慢又繁琐,我为什么不去隔壁的便利店买呢?”对此,缤果盒子前高管向AI财经社透露,盒子的前端产出不行,在社区里放盒子,它从本质上来说不是零售属性,消费频率太低,与普通零售店竞争,无人店并无明显优势。
降本增效的不理想,直接影响到了企业的盈利,而盈利的问题也直观地呈现在了财务数据上。缤果盒子前高管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也坦言其商业模式不能覆盖成本,财务模型不成立。张毅也认为企业需要解决报表问题,良好的财务报表才让投资者持续感兴趣,“如果这几个问题不能解决,资本是很难建立起信心的”。
而无人零售要再次成为风口恐不容易,至少从目前的迹象来看,资本狂潮还在目不可及的远方。
零售规模增长放缓,新零售急待转型自救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中国经济年报显示,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91981亿元,比上年下降3.9%,整体零售业经济增长放缓。在增速持续放缓的背景下,零售业转型迫在眉睫。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2026年中国无人经济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报告指出,我国无人零售整体发展迅速,2014年市场规模约为17亿元。自2017年后,市场规模便高速增长,2018年约为198亿元,预计2020年将超过300亿元,2014-2020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68%。从落地形式来看,自助售货机仍是主流渠道,占据85%的市场份额。
3月18日在楼下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全年在楼下于北京新增200个点位,经营优化后单个点位盈利增长217%,且去年全年整体店铺保持正向现金流。此外据36氪报道,由顺丰孵化的无人零售项目丰e足食在去年年底宣布2019年无人零售业务层面盈利,2020年11月无人零售终端达5万台,截至报道前无人零售业务加企业业务销售额达单月1亿元。
谷河传媒了解到,名为Megarden鲜花自助机是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无人销售鲜花品牌。该公司属于某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主经营领域为智能种植设备、墙体种植设备和立体农业种植设备。该公司负责人林经理告诉谷河传媒,相较于传统花店,自助鲜花售卖机节省了现场人工成本和店铺租金,使其较之于一般实体店购买的花束要便宜。
张毅表示,在地铁推广鲜花无人零售模式,有一定的市场需求。从消费场景来看,地铁是以年轻人为消费主体且粘性较高的交通工具,理论上有鲜花需求的市场空间。其次地铁站安防体系比较完善,不太会存在因倒买倒卖形式而收不到款项。从消费者来看,年轻人能够接受的场景较多,包括节日、朋友聚会、情侣约会等,为鲜花的存在提供了很好的背景。
不过,知乎博主@花艺意分析认为,自助鲜花售卖机仅仅把花作为贸易品来出售,无人运作模式看似提高效率,却舍弃了艺术属性,降低了服务水平,把充满人文情怀的花艺变成冷冰冰的机器交易。换个说法,就是把这个行业利润最高的业务砍掉,这有点本末倒置。
罗党论教授在接受谷河传媒采访时指出,无人零售解决的最根本问题是人力成本,而在国内情境下人力成本实际上并不高,而维护机器的成本则更高。从机器的角度而言,设计并不是问题,其盈利模式更需要关注。
针对“无人花卉”,消费者对这种较为超前消费模式的接受度和适应性需要一个过程。“其实无人售卖和新零售之间是有差异的,我们更愿意成为新零售,通过‘先享后付’的支付模式,对购买的方式和体验进行革新,让购买行为更流畅,更自然。”易植科技负责人林经理向谷河传媒表示。
行业资深撰稿人孟永辉在《流量不再万能 新零售需要“造风者”》一文中提到:“在产业升级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很多的玩家试图通过互联网的手段来实现它,新零售早期出现的无人超市、无人货架为代表的互联网模式基本上都是在这种思维的驱动下产生的……新零售的徘徊不前,在很多时候是因为人们死死抱住互联网思维不放所导致的。”
良好的体验感是无人零售商业模式成功的关键。罗党论教授认为无人零售不仅需要解决便利性、复购率等问题,更需要解决沟通问题。张毅则指出,鲜花无人零售的模式并不新鲜,“其实高明之处不太有,最关键的还是选好的场景,选好的货品,以及要布局好这种消费者的偏好”。
无人零售鲜花,是赛道的新黑马,还是仅仅成为一道“拍照打卡”的网红地铁风景线?相信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
原标题:《谷河财经 | 无人零售鲜花,是网红打卡点,还是新零售风景线?》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