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梁海明:从大数据看改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国际反应

2021-04-19 17:04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小 i 导读
2021年3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决定通过后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为了更深度的挖掘不同国家针对此事件的不同态度和动向,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梁海明、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研国际数据与舆论中心助理研究员周文璐、副研究员史旭峰对西方不同国家就此决定的媒体报道与社交媒体反应进行了大数据分析,发现国际社会对香港改善选举制度的社会舆论倾向没有向一些西方国家政府的批评和否定立场一面倒,反而有高达88%的西方国家舆论和民众持中立立场,部分舆论和民众甚至还持积极、支持立场。下面就和小 i 一起来看看本次舆论数据分析研究的主要内容与成果吧。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
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
梁海明
本文约4272字,读完约12分钟
摘要
对于香港改善选举制度,我们通过大数据分析意外发现,不少西方国家的舆论和民众没有一面倒地像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政府那样,持批评和否定立场,反而有高达88%的西方国家舆论和民众持中立立场,部分舆论和民众甚至还持积极、支持立场。其中,有英国舆论和民众认为,随着选举制度的改善,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将一片光明。香港的司法部门仍然一如既往地强大和充满活力。更有澳大利亚舆论和民众表示,香港改善选举制度,是捍卫“民主”或“具有香港特色的民主”的一步。
研究背景和方法
2021年3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根据该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被授权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附件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30日全票通过上述方案,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予以公布之后,香港特区政府已于4月13日将《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条例草案)在香港刊宪,香港立法会则在4月14日加开会议,首读及二读有关完善选举制度的修订条例草案。
根据修订,立法会新增至90席,选委会占40席、功能组别为30席,地方直选为20席,全港划分10个选区,实行双议席单票制。负责提名行政长官及立法会候选人的选举委员会增至1500人,分成5个界别。香港行政长官及立法会参选者,均需要在选委会5大界别中的每个界别,取得指定至少若干个提名,方能入闸。新设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有关候选人参选资格的决定。
改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议通过后,引起国际的广泛关注。为了更深度的挖掘不同国家针对此事件的不同态度和动向,以及提出有针对性的对策,我们把研究时间设定为3月30日至4月13日,并通过Meltwater和Cision两个数据库,对全球不同国家媒体报道、社交媒体进行数据分析,以及通过数据库内置的文本情绪分析模型,对上述内容进行关键词和文本情绪分析,从而得出国际社会对香港改善选举制度的反应。
我们在设置关键词搜索数据方面,为保证数据在最大程度上的精确,我们分别用了Hong Kong electoral reform(共得出逾1440条内容)、Hong Kong electoral changes(共得出逾1660条内容)以及China+Hong Kong(共获得内容逾24万条) 等关键词,对不同国家关于此事的态度,进行大数据分析和文本情绪分析,并从中找到了一些较有指导意义的国际反应。
01
总体数据呈现分析
总体而言,我们发现,关注香港改善选举制度的主要国家和地区,除了中国内地和香港之外,前十位分别是美国、英国、法国、新加坡、印度、日本、韩国和罗马尼亚。其次,我们分析发现,有超过88%的各国民众对香港改善选举制度持中立态度,不仅没有一面倒地像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政府那样持批评和否定立场,部分还持积极立场甚至支持立场。对香港改善选举制度持负面态度的仅占约5%。下面,我们将挑选几个有代表性的国家进行分析。
02
具体国家分析
1、美国
虽然美国政府对香港改革选举制度提出批评立场,但从下图的文本情绪分析可看出,仍有超过52%的美国民众对此事持中立态度。(美国)
对当中的内容进行梳理,除了美国民众对香港未来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表示关切之外,以下两个观点值得关注。其一是美国保守派学者,哈德逊研究院前总裁,曾被特朗普提名为驻日本大使的肯尼思.温斯坦(提名因共和党败选而未通过)提出,香港改善选举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日本已日益成为美国最重要的盟友。在这场双边关系中,曾经一度处于弱势的日本将成为美国的全面平等伙伴,但日本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发挥这一关键作用。
虽然肯尼思.温斯坦没有明言日本需要做哪些更多的工作,但综合此前的媒体报道,日本官方认为香港选举制度的改变,为日本吸引香港金融人才提供了机会,加上有部分金融机构将会撤出香港,日本如果吸引香港的金融人才、金融机构前往日本的东京、大阪,将有助于日本发展国际金融中心,在金融领域加强与美国的合作。
有趣的是,我们发现,台湾地区对香港也是虎视眈眈,像日本一样表示要争夺香港金融人才,取香港而代之。台湾也有民众指出,香港认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是香港的一道“保护伞”,若香港无法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仅中国内地会损失惨重,外资也会全面撤离。
另一值得关注的观点是,《纽约时报》于4月12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有民众将香港改善选举制度与缅甸、泰国的国内政治动荡与暴力联系在一起,以及披露香港、缅甸等东南亚地区、国家的部分民众,已组建有一个名为Milk Tea Alliance(“奶茶联盟”,Twitter最近还为该运动推出了专属表情符号)的网络联盟,他们交换保护自身免受催泪瓦斯和子弹伤害的技巧。
2、 英国
由于历史原因,英国对香港一直保持的高度关注,英国政府并对香港改善选举制度持批评态度。但是,我们在对其内容进行情绪分析时发现,英国民众的积极反响(13%)甚至还高于消极反响(8%),另有超过78%的英国民众持中立态度。(英国)
我们通过对相关内容进行梳理,发现有以下两个值得关注的要点。
A、呼吁制裁中国。法学弗雷德里克·考克斯国际法中心联席主任Juscelino F. Colares认为,随着国际关系不断恶化,中英双方之间的制裁行为越来越密集,而这次的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也是两国互相制裁行为的升级,他建议英国政府根据新的选举法对中国进行有针对性的惩罚。
B、认为香港将前景光明。在英国舆论和民众出现的积极立场中,英籍资深大律师格伦维尔·克罗斯(Grenville Cross)认为,随着选举制度的改善,全球金融中心的前景将一片光明。香港的司法部门仍然“一如既往地强大和充满活力”。 克罗斯在谈到西方最近对改善香港选举制度的虚假指控时说:“这是无意识的批评,是为了批评而进行的批评,没有考虑到实际情况。”
3、新加坡
香港和新加坡作为亚洲两大国际金融中心,两座城市人口接近,同样面对贫富悬殊以及地少人多引申出的房屋问题。而由于香港一向享有比新加坡更大的言论、集会等政治自由,因此,香港要改善选举制度,新加坡对此事的讨论呈现两极化趋势。
我们通过文本情绪分析发现,虽然新加坡民众的正负态度持平,但新加坡的华人对此事多持积极、支持立场。其中,新加坡南洋学会会长许振义曾指出,“香港的治理出现偏差,现在是通过法律方式进行匡正”。在新加坡拥有极大影响力的《联合早报》评论认为,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有利于爱国力量掌握香港管治权,泛民主派空间将被极大压缩。(新加坡)
4、新西兰
对于香港改善选举制度,新西兰民众持积极、支持立场的,竟是持负面立场的2倍。新西兰对香港的关注,主要源于新西兰希望在金融领域与香港加强之间的联动关系。澳大利亚与新西兰还就香港改善选举制度联合发表声明,表示两国一直希望香港能够取得成功,因为香港是两国发展金融,贸易和新西兰的海外社区的重要枢纽。新西兰外交部长同时还敦促中国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为香港人民参与治理提供真正的途径”,并确保立法会继续成为“表达不同观点和观点的论坛”。(新西兰)
5、 澳大利亚
我们通过文本情绪分析发现,虽然澳大利亚民众的正负态度持平。但是,除了上文所说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就此事联合发表声明这一内容之外,在对澳大利亚本土领域的内容进行检索时,意外发现两个值得关注的内容。(澳大利亚)
首先,有澳大利亚媒体对支持香港选举制度改革的内容转载。主要转载的两篇文章包括:新华社香港4月8日发布的意大利外籍人士法布里佐·戈多尼支持香港选举制度改革的文章和英国律师格伦维尔·克罗斯发表的关于支持选举制度改革的言论。其中第一篇文章在澳大利亚本土媒体Herald Globe、Sydeny Sun上进行转发获得了近1500的阅读量,而第二篇文章在Herald Globe转发,也受到广泛的关注。
其次,澳大利亚还出现了一个极少见到的对中国表示适当支持的观点。在4月7日发表在“Michael West Media“ 的一篇名为“21st century democracy: blurring the lines”的文章中,以英国“脱欧”为例指出所谓西方民主的缺陷和盲目性。文章指出:“脱欧”这一事件解释了一个现存。政府以全民投票的形式将其付诸表决:是或否。没有妥协的余地。在竞选过程中,没有以任何方式将决策的涵义告知人民:领导人本身也不知道。以此为例,文章评价了独裁、民主等概念的含义,并指出:从一开始,中国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重视整个社会主义体系内的地区多样性。这种世界观比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和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总统的观点要广得多。它将团结和多样性共存。可以说是人类治理的最高形式。在文章的最后,还点明了从长远来看,香港地区的一系列改革显然是为了加强香港的立法机关。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是捍卫“民主”或“具有香港特色的民主”的一步。该目标可能成功也可能不会成功。只有时间可以证明。但是,这种努力不应该受到谴责。因为每个国家在其所谓的民主模式中都具有脆弱性。没有“民主”的完美模板。
值得一提的是,截止4月14日零时,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超过14万次,在澳大利亚引发了不小的关注。
03
01
恭喜发财,大吉大利
我们的建议
其一,香港改善选举制度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并无引起太大的负面反应,因此,建议香港可稳步推进下一阶段的政府施政、司法、教育等领域的改良、改革事宜。
其二,从部分国际舆情及民众反应还可见,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中央政府在香港法治基础上作出的合理、合法的制度性改革,体现出对香港法治及核心价值的尊重,令其免于遭受一面倒的负面舆情冲击。在未来的改革推进中,我们建议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应考虑继续突出对民主、法治等香港核心价值的关注和尊重,继续赢得国际社会的谅解和支持。
其三,不少国家和地区,均表达出对香港的金融人才、金融机构的浓厚兴趣,希望吸引香港的金融人才、机构前往该国、该地,以此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对此,我们建议香港特区政府除了采取各类积极措施留住香港本地的金融人才、金融机构之外,特区政府应重新审视香港的入境政策,进一步吸引中外金融人才、金融机构,尤其是金融科技人才、金融科技公司前往香港发展,以此扩充香港的金融科技人才库,从而巩固和发展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04
结语
其一、通过分析发现,世界也需要一个继续繁荣富强的香港,继续发挥作为中国窗口的作用。因为香港是外国投资中国的唯一的国际市场,外国投资者通过投资香港,以获取中国经济稳定发展所带来的红利。
其二、中国的发展模式在过去几年显现出强大的潜力,让外国舆论和民众有信心,中国通过改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可以让香港政局、社会稳定,巩固和发展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以此推动香港继续繁荣发展。
其三、外国舆论和民众与美、英、澳大利亚等国的立场不大一致,主要是这些国家拥有比香港标准更高、更严格的爱国者治国要求。而香港过去两年的暴乱,让外国舆论和民众看到一个暴乱的香港,不是大家所希望看到的香港。对香港关注的大部分外国民众,希望香港可以恢复稳定。因此,他们不会被美、英、澳大利亚等国政府的立场左右。
文章来源: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
(作者周文璐、史旭峰、梁海明)
原标题:《【深度分析】梁海明:从大数据看改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国际反应》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