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选秀偶像集资1.5亿元,钱都花去了哪里?

澎湃新闻记者 舒怡尔 王亚赛 实习生 张铃媛

2021-04-23 08: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4月24日,今年热度颇高的偶像选秀节目《创造营2021》将迎来决赛夜。
自2018年所谓的“偶像元年”开始,中国偶像选秀综艺的擂台已经打了四年。《青春有你》、《创造营》等节目,每年都会捧出近百名心怀出道梦想的练习生,而热闹的光环之下,粉圈为“爱豆”最终能够出道进行的集资活动,也成了家常便饭。
4月12日,正值决赛前的冲刺阶段,因“非理性应援”,《创造营2021》及《青春有你3》多名热门选手的官方后援会微博被禁言30天
然而集资并没有停止。决赛即将到来,集资平台桃叭APP上,决赛圈选手名下的“经费”数额一直在向上跳动。
粉丝集资1.5亿元,但有钱也难买出道位
选手排名未必和人气完全匹配,这是粉丝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澎湃新闻收集了截至4月22日桃叭APP上《创造营2021》决赛圈选手名下的经费数,与决赛前最新公布的排名相对照,如果将集资金额看作人气的体现,那么节目排名和人气并非严格对仗。
其中粉丝集资金额最高的选手是米卡,达到1540万元,但截至4月21日下午6点他的节目排名是第三位。决赛圈选手粉丝共集资1.5亿,平均每位选手613万元,都可以人均一套房了。
粉丝戏称这类选秀节目的排名如同摇号:如果选手人气不在稳稳出道的高位,那么他随时有可能被“摇”下来。而且,每一次有淘汰的顺位发布之后,票数都会清零。决赛周,一切从零开始,谁也不能高枕无忧。
节目组有它的逻辑,而粉丝集资算是一种对策,它是“粉丝购买力”的直接体现,彰显出偶像吸“氪金粉”的能力,也是粉丝日后质疑排名的有效凭证。
而且,从一开始,偶像选秀节目就把爱和钱画了等号。
这类节目把粉丝称为“创始人”,或是“全民制作人”,观众投出的每一票都直接影响选手的命运,拥有绝对的权力。不同于传统选秀,节目里的导师不能决定选手去留,甚至不能产生任何影响。现场观众的投票也没有决定性意义。这样,场外票数展现的人气就变成了一路通关的法宝。为喜欢的选手花钱投票,是表达爱的方式,而集资,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
同时,排名的“不透明”还催生了一种简单、但极其有效的话术,让粉丝控制不住地奉献——
“哥哥没有公司疼没有节目组爱,哥哥只有我们了。”
大公司还灵吗?
有公司的选手确实会顺利一些。
澎湃新闻统计了创造营决赛圈25名选手所在的公司,并综合公司公开信息、融资进度和旗下艺人知名程度对公司的资源背景做了简单分类,发现没有背靠任何公司的练习生在“大逃杀”中会更加艰难。参加比赛的11名个人练习生中,只有一个人走到了决赛。几年选秀大浪淘沙之后,大公司露出了疲态。给《创造101》输送了吴宣仪、孟美岐的乐华娱乐本次没有选送任何练习生来到《创造营2021》。旗下有杨幂、迪丽热巴等演员的嘉行,4位参赛选手中只有1人进入决赛。打造了韩国知名女子组合MAMAMOO的RBW因“限韩令”而曲线救国派出了3名日本练习生,最终只留下了1人。哇唧娱乐的3名选手,去年夏天刚参加完另一档选秀节目《明日之子4》,今年又马不停蹄了开启了创造营之旅,一起挺进决赛。
看起来最大的赢家是日本音乐公司艾回,旗下的5名选手都是新面孔,最终留下了4位,且名次都在高位,而退赛的和马在前期也是热门选手。可这究竟是因为公司背景,还是因为选手给观众带来的新鲜感也未可知。
尽管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练习生在决赛中仅占六席,其中一些选手,却相当有话题度,比如说,“不想上班”、“别爱我,没结果”的利路修。
青春偶像的选秀已经来到第四年了,或许公司背景早已不是什么灵丹妙药,新鲜感才是。
买奶,秀粉之殇
话说回来,集资来的钱,最后都是要花出去的。
那么,这么多钱,花到哪儿了?去年在《青春有你2》C位出道的刘雨昕的官方后援会在赛后公布了账目明细,显示赛时集资共1579万,其中75%的钱用来买奶,24%用来投票,剩下1%拿来应援
买奶,是一个选秀粉丝每年都要面对的头疼的问题。和其他节目的冠名商只是在节目过程中露个脸念个广告词不同,选秀节目的冠名商,是写进规则里的。巧的是,《创造营》和《青春有你》的冠名商,都是牛奶饮品。
以《青春有你2》为例,如果粉丝购入指定系列的瓶装奶,就能相应的获得比普通票权重更高的3票。所以,买奶成了官方后援会的大头支出。短短两个月中,最终出道的九人各自的官方后援会为买奶共花了4800万左右,如果按一箱50元估算,给赞助商贡献了近百万箱的销量。据蓝鲸财经报道,这种“买奶”的行为已经催生了一个产业链:在比赛初期,黄牛便开始囤奶,“他们将奶票与牛奶进行分离,自此奶票成为了一款轻便易交易的独立商品。粉丝从黄牛处购买时,仅会获得象征投票权力的奶票”。之后,牛奶便被低价出售给周围的小商铺。
看起来,创造营决赛圈选手粉丝们的亿元集资,经层层盘剥后总会有去处,赞助商赚得金钵满盆,黄牛亦是。
不过,粉丝把自己省下来的钱拿去集资,希望的是,这些钱最终能花给偶像,让他/她出道。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应援会涉及集资,都是要公开账目明细的,这是整个饭圈都比较默认的规矩。”
即便如此,管理漏洞依然存在。
桃叭就发生过一起跑路事件。发起人称自己将会用集资来的钱制作艺人谢可寅的相册,但最终未发货。平台后来发现,发起人借用了他人信息通过实名认证,是蓄意跑路。此外,还有邓伦后援会集资九万买烧饼事件。
参加过后援会工作的粉丝接受燃财经采访时曾说道:“真要细究,每家后援会都不敢说自己干净。现在的后援会一个比一个会做账。”
《青春有你2》决赛之后,前九名选手的后援会都公开了赛时收支明细,但截至2021年4月22日,其中有4家后援会已将明细删除。
粉丝要将自己的钱变成实实在在的票,只能依靠这一路上所有人的良心吗?
朱晓磊律师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表示,“目前粉丝团体自发组织的集资活动日渐增多,集资金额巨大。但流程不透明、款项管理混乱,甚至组织者携款消失等问题也备受质疑,目前亦不存在明确的法律规定要求‘应援集资’账目的公开、透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吕妍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选秀,创造营,集资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