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观察丨印度五邦选举及疫情爆发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主义历史与文献研究院副教授 姚远梅

2021-05-01 11: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印度疫情泛滥,如海啸来袭,日增30多万,尸体焚烧浓烟滚滚,昔日热情奔放的国度,仿佛成为人间炼狱。新冠肺炎疫情已发生一年有余,莫迪政府此前多次“疫苗外交”,自诩“抗疫英雄”,缘何瞬间从“抗疫完胜”演变为“疫情海啸”?这个问题值得深入思考。以下本文从五邦选举视角,切开印度疫情爆发的一个侧面。
今年,印度有五个邦区面临换届选举,分别是西孟加拉邦、阿萨姆邦、泰米尔纳德邦、喀拉拉邦和本地治理。这五个邦区,除阿萨姆邦外,其余均是反对党在执政。西孟加拉邦由草根国大党掌管,泰米尔纳德邦是全印安娜德拉维达进步联盟领导,喀拉拉邦是印共(马)的地盘,本地治理由国大党领导。这几个邦区,貌似平常,但放在印度国内国际背景来看,个个“神通广大”。因而本次五邦选举,意义非凡。
一是西孟加拉邦。该邦地理位置优越,北部靠近尼泊尔、不丹、锡金和印度东北部,南面是孟加拉湾,东面是孟加拉国,从北部大吉岭到南部孟加拉湾的狭长地带,宛如婀娜多姿的“仙女”。印人党觊觎已久。目前首席部长是玛玛塔,被誉为“大姐大”(Didi),即“铁娘子”,已两任当选该邦首席部长。莫迪政府及印人党视其为主要对手,因而本次邦选主要在印人党与草根国大党之间进行,也是今年五邦选举中竞争最为激烈的一个。印度选举委员会宣布分为8阶段投票竞争294个席位,5月2日宣布选举结果。具体见下图:图片来源:https://www.indiatoday.in/elections/story/election-dates-for-west-bengal-assam-kerala-tamil-nadu-puducherry-assemblies-announced-detailed-schedule-1773506-2021-02-26

图片来源:https://www.indiatoday.in/elections/story/election-dates-for-west-bengal-assam-kerala-tamil-nadu-puducherry-assemblies-announced-detailed-schedule-1773506-2021-02-26

二是阿萨姆邦。该邦是印度东北部的核心。该邦是19世纪英属印度为推进建立印度“科学边疆”战略而侵占不丹和缅甸的领土捏合而成,此后围绕阿萨姆进一步向外扩张,产生如今印度东北部的那加兰邦、曼尼普尔邦,以及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等。印度政府深知此历史背景,因而历来对阿萨姆格外重视。当年印度宪法370条款赋予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特殊地位之时,同时以371条款赋予阿萨姆及其附近邦区的特殊地位。2019年,莫迪政府以单边终止370条款而废除查谟—克什米尔土邦的特殊地位,使得阿萨姆居民担心其371条款未来是否安全。此外,该邦穆斯林居民比较多,约占该邦总人口的34%。莫迪政府2019大选连任以来强力推行公民注册法(CAA,排挤穆斯林),严重伤害穆斯林民众的利益。所以综合来看,今年该邦邦选,对莫迪政府来说,意义非同小可。当前执政者是印人党人索诺瓦尔(Sarbananda Sonowal)。本次邦选的126个席位,主要在印人党与国大党组建的“大联盟”之间竞争,分3阶段投票,5月2日宣布选举结果。具体见下图:图片来源:https://www.indiatoday.in/elections/story/election-dates-for-west-bengal-assam-kerala-tamil-nadu-puducherry-assemblies-announced-detailed-schedule-1773506-2021-02-26

图片来源:https://www.indiatoday.in/elections/story/election-dates-for-west-bengal-assam-kerala-tamil-nadu-puducherry-assemblies-announced-detailed-schedule-1773506-2021-02-26

三是泰米尔纳德邦。该邦是印度最南端的的一个重要大邦,东部南部面向印度洋和斯里兰卡,西部与喀拉拉邦背靠背,北部与卡纳塔克邦和安得拉邦为邻。这里原是英属印度的重要大省——马德拉斯省,省府是金奈。该邦与喀拉拉邦一起,是捍卫印度次大陆海上安全的“堡垒”。该邦面积位居印度第十,人口排名第六,经济排名第三,主体民族是泰米尔民族,因而该邦官方语言是泰米尔语。2019年大选连任之后,莫迪政府推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种语言”政策,在该邦普及印度语时遭到当地政府与居民的强烈反对。因而本次邦选,倘若印人党盟友政党获胜,将为莫迪政府进一步推进上述政策奠定基础。当前执政者是印人党的盟友政党——全印安娜德拉维达进步联盟(AIADMK)。本次邦选的234个议会席位,主要在印人党及其盟友政党组建的“国家民主联盟”(NDA)和德拉维达进步联盟(DMK)与国大党、印度共产党(CPI)等政党组建的“世俗进步联盟”(Secular Progressive Alliance)之间竞争。4月6日一次性投票,5月2日出选举结果。具体见下图:图片来源:https://www.indiatoday.in/elections/story/election-dates-for-west-bengal-assam-kerala-tamil-nadu-puducherry-assemblies-announced-detailed-schedule-1773506-2021-02-26

图片来源:https://www.indiatoday.in/elections/story/election-dates-for-west-bengal-assam-kerala-tamil-nadu-puducherry-assemblies-announced-detailed-schedule-1773506-2021-02-26

四是喀拉拉邦。该邦位于印度西南沿海,东面接壤泰米尔纳德邦,北面是卡纳塔克邦,被誉为守护印度海上安全的“桥头堡”。近年来,著名的“马拉巴尔”军演,就是以该邦马拉巴尔海岸作基地。英国人殖民印度时期,格外看中这里地缘重要性,遂“分而治之”,建立两个特殊王国,分别是科钦和特拉凡科,二者接受英国“宗主权”(Paranountcy),但各自高度自治,经济相对发达。印度独立后将其合并,1956年重新划定邦区时形成现在喀拉拉邦版图,但老百姓崇尚自由传统,因而是左翼势力印共(马)的大本营。对于着富有“远大理想”的印人党而言,该邦地缘政治经济文化因素,无疑令其“动心已久”。印人党在该邦势力尚弱,仅有一个议员席位,因而此次邦选是其积极进取的机会。本次邦选主要在印共(马)、国大党和印人党之间竞争,4月6日一次性投票,5月2日出选举结果,具体见下图:图片来源:http://newsonair.com/Main-News-Details.aspx?id=411608

图片来源:http://newsonair.com/Main-News-Details.aspx?id=411608

五是本地治理。该地区面积很小,被泰米尔纳德邦东海岸环绕,英属印度时期是法国的殖民地,1956年才加入印度,很多居民法国后裔,经济发达,是印度旅游胜地。本次选举竞争30个地方议会席位,主要在国大党组建的“统一进步联盟”(UPA)与印人党组建的“国家民主联盟”(NDA)之间竞争。4月6日一次性投票,5月2日出结果,见下图:图片来源:http://newsonair.com/News?title=Puducherry%3A-Congress%2C-DMK-finalize-seat-sharing-deal-for-upcoming-assembly-elections&id=411700

图片来源:http://newsonair.com/News?title=Puducherry%3A-Congress%2C-DMK-finalize-seat-sharing-deal-for-upcoming-assembly-elections&id=411700

这五个邦区,各具特色,各显神通,对于莫迪政府及印人党而言,赢得本次邦选,无疑可助其实现全国执政地位,进而追逐更远大的政治“理想”。因而本次五邦选举,异象叠出。
一是印度选举委员会明显丧失独立性。此前,印度选举委员与印度高法和印度央行一起,被誉为捍卫印度民主的“三套马车”,享有高度独立性。而本次五邦选举中,印度选举委员会明显没有行使独立性作用。表现这几方面:其一,五邦选举时间明显被一致化。这次五邦选举时间规定在3月27日至5月2日之间,而以往印度邦选时间各自不同。为何本次五个邦选举时间如此相同?其二,印度选举委员会缺乏对选举恶化疫情的独立判断。印度选举委员宣布邦选时间之时,印度卫生部报告的数字显示,印度疫情日增病例在1-2万左右,这意味着印度疫情并未完全控制住。如此局势下,多地举行多场大型竞选集会,民众大规模聚集,肯定无法保证保持社交距离,这无疑助推新冠病毒的飞速传播,导致疫情恶化。印度选举委员会应该十分清楚这些防疫道理,为何不阻止本次五邦选举的大型集会?其三,邦选日期是否由印度选举委员会确定存在可疑。此次五邦选举日期明显存在疑点。例如,同为议会席位都是200多席,印度选举委员会规定西孟加拉邦举行8轮投票,而泰米尔纳德邦却一次性投票;喀拉拉邦和阿萨姆邦议会席位分别为140和126,印度选举委员会却规定阿萨姆邦举行三轮投票,而喀拉拉邦一次性投票;五邦投票同为5月2日出竞选结果。此外,据2021年2月22日印媒报道,莫迪总理2月21日访问阿萨姆邦时指出,印度选举委员会将在3月初选举该邦选举日期。这被反对党印共(马)领导人亚秋里马上指出:“根据印度宪法第324条,选举委员是独立权威机构,为什么莫迪做出这样的宣布?”(见下图)。综合以上几点可见,印度选举委会已丧失其以往印度宪法所赋予的高度独立性,没能行使其选举中的“中立”与“监督”作用。图片来源:https://twitter.com/SitaramYechury/status/1364035781023571969

图片来源:https://twitter.com/SitaramYechury/status/1364035781023571969

其二,印人党的竞选集会不同寻常。众所周知,新冠肺炎病毒去年发现,传染性很强,需要加强防护,保持社交距离。然而,为了本次邦选,印人党则“大肆操办”竞选集会。据印人党内部消息,该党针对西孟加拉邦的选举,仅三大领导人就计划举行100场大型集会,其中,莫迪总理20场,内政部长阿米特·沙30场,印人党主席纳达50场。此外,莫迪总理在喀拉拉邦举行5场,在泰米尔纳德邦和阿萨姆邦分别举行7场竞选集会。地方邦换届选举,总理和内政部长纷纷“下基层”,到地方市县举行竞选集会,实属罕见。莫迪政府和印人党如此无视疫情,大搞竞选集会,其他政党为了捍卫本党执政地位,不能怠慢,必须迎难而上。随之,伴随竞选集会浪潮的此起彼伏,热情奔放的印度人民几乎忘却“疫情”而尽情狂欢。从这一角度而言,印度俨如新冠病毒交叉传播变异的“培养皿”,印度医疗机构快马加鞭,也不一定能赶上病毒的传播速度。如此之下,印度疫情爆发,不可避免。因此印度医疗理事会副主席达伊亚(Dr Navjot Dahiya)敢于攻击莫迪总理为“超级传播者”。
三是五邦选举时间与印度疫情爆发时间一致。本次五邦选举时间为3月27日至5月2日。印度选举委员会宣布五邦选举时间之时,印度卫生部提供的疫情数据是日增1万左右,日增死亡病例几十例,貌似疫情并不严重,随后各政党举行大型竞选集会,如火如荼。3月下旬,即选举投票开启之时,印度卫生部数据显示,日增病例呈直线上升态势,直至如今日增30多万,接近40万。鉴于此,印卫生部提供的疫情数据,与五邦选举时间节点如此一致,难免令人不怀疑两个问题:其一, 2021年2月下旬至3月上旬,在印度选举委员会宣布五邦选举时间之时,印度卫生部疫情数据是否少报?其二,3月下旬,投票开启之时,印度疫情已十分严重,卫生部是否又刻意瞒报,以至于后来实在隐瞒不住而爆发?
综上所述,从印度五邦选举角度来看,本次印度疫情爆发,是印度本来疫情尚未完全控制住,印度选举委员会缺乏独立性的情况下,莫迪政府和印人党力推本次五邦选举,从而融合选举政治、党派矛盾、央地矛盾、医疗落后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鉴于此,如果说莫迪政府和印人党起初是为了邦选胜利而无视“病毒”,不经意间酿制这场悲剧,并导致世界人民为其买单,那么,他们能如愿以偿赢得本次邦选胜利吗?且看5月2日五邦选举的结果。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焦点
我长期从事南亚问题研究,关于疫情下的印度,问我吧!
姚远梅 2021-04-27 277 进行中...
责任编辑:黄晓峰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印度疫情,南亚观察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