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火蚁之战②|首现地蚁巢遍布、土地撂荒,村民怕被咬不敢下地

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

2021-05-07 11: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7年前,广东省农业部门将几只采自吴川市的未知种类蚂蚁样本送至了华南农业大学,该地百姓当时称之为“毒蚁”,这些“毒蚁”严重影响了当地百姓的生产生活。后经大学专家团队反复研究,判定这些“毒蚁”系红火蚁。由此首次证实,这种原产于南美洲的蚂蚁入侵了我国大陆。如今,据农业农村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15日,红火蚁已传播至我国12个省(区、市),448个县(市、区)。
当时参与了研究鉴定工作的华南农业大学教授陆永跃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当时采集的蚂蚁来自吴川市大山江街道竹城村及周边地区。近日,澎湃新闻实地走访竹城村发现,当地居民依然遭受着红火蚁的困扰,超过百亩的农地荒废,荒地中红火蚁穴遍布。当地农业部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坦言,近年来对红火蚁防控不够重视,以当前的能力难以有效处置红火蚁。竹城村内大量土地荒废,荒草丛生。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 图

竹城村内大量土地荒废,荒草丛生。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 图

农田荒废,红火蚁遍布
竹城村位于吴川市中部,距离城区很近,人口只有六七百人。一座座村民自住的高层小楼林立,家家户户的小院里养着鸡鸭鹅等家禽,老人们坐在一起聊天说笑,整个小村令人感到和谐安逸。吴川市大江山街道竹城村

吴川市大江山街道竹城村

而西边的大片田地里,则遍布着危险——那里面生活着大量红火蚁。澎湃新闻注意到,广阔的土地中,只有一部分种植着水稻等作物,另有大片土地杂草丛生。竹城村一名村干部(村委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介绍,荒废的农地大约有近二百亩。“红火蚁太多,是导致大量土地荒废的原因之一,老人们都不敢下地干活。”荒地中遍布红火蚁穴

荒地中遍布红火蚁穴

澎湃新闻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进入了一小片荒地,短短五十米左右的路途上就遇到多个明显的蚁巢。蚁巢明显高于地面,用树枝破坏后,明显可见蚁巢内有蜂窝状的孔洞,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蚂蚁瞬间涌出,迅速向人脚踝处靠近,表现出明显攻击性。这些蚂蚁经专家鉴定均为红火蚁。
破坏蚁穴后,大量红火蚁瞬间涌出   视频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戴越(00:11)
当地村民欧强(化名)向澎湃新闻介绍,村子里绝大多数人都被红火蚁咬过,“被咬之后很疼,会起脓包水泡,很长时间才会下去,有的人体质差一些被咬后还要去医院打吊瓶。”欧强记得,他的奶奶2005年时就被红火蚁咬进了医院,还上了当地新闻。
多位村民记得,2004年前后,村里红火蚁十分泛滥,人和家禽家畜都被红火蚁咬过。华南农业大学昆虫生态研究室2005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记载,2004年10月至11月期间,调研人员在竹城村调研时发现,一块 200平米菜地的田埂中就有30个明显蚁巢, 菜田中也有10余个, 菜田因播下的菜种被红火蚁搬走而变得稀疏。报告记录, 当时竹城村所属的大江山街道,共有4000余人曾被红火蚁咬过,而当时街道总人口也才约6000人。现如今,被红火蚁咬伤也是常见的事,当地居民下地干活,雨鞋是必备品。村民下地干活,雨鞋是必要装备

村民下地干活,雨鞋是必要装备

欧强记得,2004年发现村内红火蚁后,曾有多批专业人员来村里进行相关工作,帮助村民灭蚁,但未能根除。“这个东西长得(繁殖)得太快了,有时下雨发水,它们随着水流就跑的面积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从2006年开始,村子里许多土地就渐渐开始荒废了。“年轻人出门打工,老人们又不敢下地,真被咬坏了,吃药打针都要钱,划不来。”
农业部门管控难:“人不够,药不够”
不久前,竹城村村干部接到街道农业服务中心通知,领回了一些灭红火蚁药剂向村民发放。发放红火蚁药剂,也是当地目前防控红火蚁最主要的方式,但药少蚁多,农民用药不规范等多个不利客观因素,致使灭蚁效果欠佳。
“红火蚁药剂数量十分有限,早几年甚至都没有,没药就没办法。”大江山街道相关工作人员对此也表示无奈,“(蚁药)2020年有一点点,2021年到现在又领了一些发了下去。”据介绍,2021年,大江山街道共从吴川市农业农村局领回30套红火蚁药剂,每套包含50袋饵料药剂和20瓶粉剂药剂。药剂数量发放的标准,是大江山街道29个自然村受红火蚁侵袭的土地面积,“我们往市里报了1300亩的数字,市里就发给我们这些药剂”。
该工作人员表示,因为药品数量有限,工作人员只能按照下村考察看到的情况决定发药数量,“看到严重的就发多一点,少一点的就没有。”该工作人员提到,由于红火蚁药缺乏,很多村民会用常规农药进行灭蚁,“表面上看是杀死了,但其实效果很差。”村民不规范用药也是存在的问题,用量多少克、用药时间、用药环境都是需要注意的因素,“我们发药时会按照上面的要求提醒一句。”农业部门下发的灭蚁药剂

农业部门下发的灭蚁药剂 

吴川市农业农村局相关工作人员也坦言,当前吴川市受红火蚁影响较大,“村里有,有的公路旁边也有,蚁窝一个接一个”,也确实存在药剂数量不足的问题。他介绍,据2021年各服务中心上报数据,目前吴川市有16.8万亩土地受到红火蚁侵袭,“这个数字仅供参考,据观察,实际情况应该比这个数字更大。”
该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2004年吴川发现红火蚁后,一段时间内的防控力度很大,多个政府部门通力合作,但势头并未保持。“搞了几年没有根除,很快又反弹,后来就不投入那么多了,不搞了,所以蚁量越来越多。”能做的,只是定期向下发蚁药,且蚁药数量十分有限。
“吴川市发的药要靠湛江市农业部门采购,经费不足,采药数量不够。”吴川市农业部门也因为经费问题,不具备自主购买医药的能力。但对于大江山街道所称的前几年没药的说法,该工作人员予以否认,“这个说法不准确,药每年都有,只是比较少,有的中心可能只能领到几箱。”此外,百姓不愿意自己花钱购买红火蚁药,农药门市部也就不会采购蚁药,完全靠政府发放。
他介绍,政府发的蚁药,只能尽量保障农田和下地干活的村民免受红火蚁侵扰,但对于荒地以及其他公共区域中存在的大量红火蚁,以目前的能力难以处置。“财力不足,人手也不够,组织不了大规模的灭蚁行动。”2021年,随着国家层面的重视,今年这类经费较往年有较大提升,药剂数量也会陆续增加,该负责人称,靠村民自己灭蚁的能量很小,“有经费后,有计划组建外包防治队伍,进行灭蚁行动。”此外澎湃新闻了解到,吴川市也下发了联防联控文件,水利、公路等政府部门也将加入红火蚁防控行动中。农业部门下发的灭蚁药剂

农业部门下发的灭蚁药剂

专家:管控靠统防统治,有根除成功案例
对于红火蚁防控问题,国家农业农村部3月26日发文表示,农业农村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水利部、国家卫生健康委、海关总署、国家林草局、国家铁路局、国家邮政局等九部门联合防控行动启动,全力阻截防控红火蚁蔓延危害。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有关负责人表示,针对近年来红火蚁在部分省区加快传播蔓延的形势,要强化部门协作,加强检疫监管和监测调查,通过抓住春秋两季红火蚁活跃期,组织开展集中防控行动,为粮食连年增产和种植业持续稳定发展提供重要保障。力争通过3-5年的治理,有效遏制红火蚁扩散蔓延,压低发生区种群密度,避免伤人事件。
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主任陆永跃也表示,目前都已认识到,管控红火蚁,不是一个部门的问题,是多个部门的问题。“因为红火蚁发生的区域是多样化的,高速公路、林地、水源区、农业区等等,涉及多个部门管理”。因此,建立联防联控机制是有必要的,不同部门分管各自领域。
此外,在防治的具体方式上建议统防统治。“不要零星的敲敲打打,一个地区有多少,一次性覆盖住,”否则“今天防这片,明天防那片,哪片都防不住”。另外需要“群防群治”,需要动员一切力量,如企事业单位、家庭,“大家做好各扫门前雪”。陆永跃表示,许多村庄只靠给农民发药治理,“这样的防治效果很差,几乎不具备落实的可能性”,建议以镇街为单位 组建专业的防治队伍,同时使用高科技的手段,如电动播撒药剂,无人机播洒药剂等,需要相关部门的足够的支持。
“目前我们国家是有区域真正做到了根除红火蚁的,有成功的案例。”陆永跃告诉澎湃新闻。前期做好调查工作,防治后再进行一次全面调查,明确防治效果,确定需要再进行防治的地点,采取补治措施。
如湖南嘉禾县珠泉镇石丘村。2014年当地出现红火蚁危害,发现活蚁巢1500多个。当地政府迅速确定防治目标,农业农村部门制定方案并负责监督,同时大学专门科研机构指导,委托专业防控机构采取了科学措施,大力开展防治根除工作,至2016年9月成功根除了红火蚁疫情。陆永跃认为,这样的案例能给各地防治红火蚁带来经验启示:全面系统开展监测调查,获得红火蚁疫情发生详细信息,是成功根除疫情点的前提和基础。
良好的管理机制和水平、高效的专用防控药剂和技术是实现红火蚁疫情点根除的后盾和保证。当地为实施根除,成立了红火蚁根除项目组和专家指导组、专业防控队,配备了专门的播撒设备和器具。2015年-2016年2月累计开展监测、防治11次,至2016年2月之后再未发现红火蚁活蚁。这也是首个我国政府委托专业机构负责实施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疫情根除的案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温潇潇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红火蚁入侵,生物入侵

相关推荐

评论(22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