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走“野”路子的酒店,凭什么火了?

2021-05-08 17:0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空间秘探”(ID:MESPACE007),作者:许柚。
刚刚结束的五一假期,不少年轻人尝试了露营度假。据媒体报道,浙江富阳永安山搭起了460多顶帐篷,仍供不应求,旅客需提前一个多月预定,五一期间想多待一晚都没有多余的空位。在这种正日趋热门的度假方式面前,中国酒店正变得越来越“野”。
从野奢酒店到风格露营越住越野
2007年,南非人高天成将“野奢”概念引入中国,这一种将自然与奢侈相结合的度假方式在他的作品“裸心谷”中被阐释得淋漓尽致。在裸心度假村,除了居住在极具野性美的夯土小屋或树屋之外,人们可以骑马、体验农场生活、爬山、骑行……这些沉浸自然而远离城市的乐趣,使得莫干山的裸心度假村相比起传统的酒店或民宿,具备了让人一见钟情的能力。
野奢在国内不长不短的发展历程中,为我们带来了不少可圈可点的住宿目的地。空间秘探遴选出5个各具特色、有着不同身份的经典野奢营地,一窥“野”与“奢”的所在。
/ 康藤Vinetree:野奢先行者
创建于2009年的康藤Vinetree品牌作为国内的野奢度假先锋,用十余年的时间,践行着一以贯之的理念。康藤的名字来自英文“Camp&Tent”,而“ Vine”(藤)和“ Tree”(树)的组合,则寓意着“野性、历史根源和共存”。
康藤旗下共有三家已营业的分号,其中号称国内第一间野奢帐篷酒店的康藤·格拉丹帐篷营地如今已关闭,但我们仍可从康藤·红河谷、康藤·高黎贡两个帐篷营地中,以内核相似但又不全然一样的自然与体验收获,感知野奢生活的魔力。
先来看康藤·红河谷帐篷营地。这一营地位于红河哈尼梯田之畔的一个废弃哈尼族古村寨中,营地并没有将原有的遗迹推平翻新,而是以遗址与断壁残垣为肌理,以原始建筑的石墙基底与夯土结合进行重塑。
三个屋舍遗迹区域被怀有敬意地修复为遗迹公园的形态,为营地带来了中式“马丘比丘”风格,独树一帜地开启了“考古秘探”风。
营地包含了17间带泡池的客房帐篷院落和5个夯土公共空间,而每个空间都是哈尼族文化的一个切面,譬如“勒宗舍”餐厅取意“来自各地的人聚居之所”,提供了哈尼族特色的蘸水鸡、干巴、山茅野菜等餐饮;原本用于灌溉的废弃水管站被改建成名为“扎扎”的迷你图书馆;梯田体验馆“呷坤”,取义哈尼语里稻田角落之意,成为住客到田中和当地人一起抓鱼摸虾、插秧收割的体验场所……
客房同样以“森林-水系-村寨-梯田”四素共构的梯田文化将帐篷客房划分成了四个区域并以此命名。在客房中,除了自然主义设计风格与奢享体验,酒店同样不忘“考古探秘”风格,用地图画架、望远镜等配备,让人仿佛置身考古事业蓬勃发展的17、18世纪。
康藤·高黎贡帐篷营地是筹划近十年之作,堪称集康藤过往野奢营地之大成,将野与奢又推上一个新高度。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的高黎贡山,向东是厚朴而坚实的大陆文明,向西则是开放而冒险的海洋文明。两种文明的交汇,使康藤·高黎贡帐篷营地亦静亦动。
帐篷营地的搭建并不难,但将15顶自然探险风格的客房帐篷与5个公共空间抬升到了树梢之上,以栈道连接,则确实需要“冒险精神”的支撑。住在半空中的帐篷营地中,人或许更会有重返自然之感,就像拥有一只鸟的视野与经验, 久居密林,视野开阔。
“越野越奢”或许是令无数旅人沉迷野奢酒店的重要因素,康藤·高黎贡帐篷营地的客房中,实木地板、厚实的毛织毯、双层纱网避开了密林多虫的问题。旅人可以肆意消磨时间,也可以在不同帐篷中找寻森林体验。譬如图书馆帐篷中,可以一边品尝口感馥郁的云南小粒咖啡,一边阅读丰富藏书;波拉吧娱乐帐篷中,参与手工造纸、植物拓印、花草纸制作等,感受高黎贡的文化脉络。
作为先行者,康藤可以说是奠定了国内野奢酒店的基本风貌,给出了野与奢融合的最佳答案。
/ 东山一个庐野奢帐篷营地:秘境探索者
一个庐野奢帐篷营地位于福建的东山岛,背靠着岛上最高峰,坐拥未经过多打扰的苍翠山谷与医生海景。人迹罕至的地理位置,宣示着一个庐作为秘境探索者的独特身份,以及对于野奢的极致追求。
一个庐的名字,包含了两层含义。其一是音译自IGLOO,这种来自极地爱斯基摩人的语言,意为一种能快速搭建起来的圆顶御寒雪屋。“一个庐”则更为形象地指出酒店的载体——与雪屋相似的帐篷,能给旅人在短时间内构建一处完美的停留居所。即使是野奢营地,亦天生为旅人居住服务。
在50余亩的原始山体上,一个庐用8间独具设计感的帐篷房间,与4间网红玻璃屋,打造了一个融于山、海、树间,与大自然完美统一,又彼此独立的空间。每顶帐篷都有一个诗意又应景的名字——归渔、牧云、暮织、栖霞、听涛、闻蝉、邀月、渊灏。
由废弃鲍鱼场改造的无边泳池,面朝大海,而又连接海面,船只、灯塔、海洋尽收眼底的同时,激浪还会将海水卷入池中,不失为一种与自然独特的交互方式。
奢则更多体现在了服务与客房中。从抵达的那一刻,就有私人管家为旅人带路,用手工制作的钥匙亲启房门,暗含的则是千里迢迢奔赴后,尤为郑重的仪式感。
客房不喧宾夺主的棕与白,映衬着落地窗外的翠与蓝,提前准备好的欢迎水果、最舒适凉爽的温度与若有似无的香气,生活便在此时此刻。
/ 诺尔丹营地:时令追踪者
与大多数野奢酒店营地不同,诺尔丹营地一年只开5个月,并不痴迷于将野趣的每一面都逐一奉上,而是精挑细选最具风情的时令,剩下的时间,则让自然归还于自然,让旅人的念想生根发芽。
初春到秋末(大约是5月-10月之间),此时甘南夏河桑科草原正是气候凉爽、水草丰美、野花盛开的时节,牛羊们已去往更高海拔的“领地”,而旅人们则恰恰能趁这段时节,从城市回归于自然的广博与包容。
营地的诞生源自于女主人德清的“寻根之旅”。中美混血女孩德清,在2005年的时候从纽约出发,来到藏地寻找故乡,却被甘南的壮美所打动。自此,草原深处多了一个旅人的“休憩站”诺尔丹营地,平凡的旅人们,也有了寻找野性自然之根的机缘。
出于对时令的追踪,对自然风情与藏地文化的传递,诺尔丹营地无论是居住的设计还是体验的设计,都极尽还原“野奢”二字。
在客房设计上,营地拥有7间实木小屋和6顶牦牛毛帐篷,女主人德清对于细节的把控与牧民生活的还原,极尽所能。从当地老乡家中收来的家具与装饰品,往往有着几十年的传承,质朴而又独特。床垫和寝具来自欧洲奢华品牌,将奢华融入生活必需。
德清对于奢华与野性的把握不止于此。在客房中,铺上了她自创的世界级奢侈品牌Norlha品牌旗下的牦牛绒毯,正如品牌“一切取之于高原,再用之于高原”的坚持。
而在体验的设计上,营地的饮食标准极尽奢华,德清与丈夫在诸多候选人中,选定了一位曾在不丹安缦工作过的厨师,以当地应季食材,研发精致料理。
尽管营地没有Wi-Fi和电视,但却并不会让人无聊——于马背上看壮丽河山、在篝火旁与新结识的友人畅谈、在火炉旁小憩看书……诺尔丹营地追踪着风的方向,呈现了自然的美好一面,再给予旅人一个独一无二的野奢答案。
/ natrail camp 迹外营地:风格露营者
前面提到的野奢营地案例,大多是住宿品牌本身就根植于野奢之上而诞生,其帐篷以及设施的配套,都有最妥帖的安排。位于中卫黄河宿集的迹外营地则更像“风格露营”的试验地。
风格露营文化可被视作当下最火热的户外生活方式之一,在与自然的接触中,衍生出露营、装饰、穿搭、美食、徒步、登山、钓鱼、摄影、音乐、手作等众多文化,是个人综合审美、品位、爱好的一个全面展现。
迹外营地在保证了传统野奢的基础之上,将在自然共处中的灵感与自由交还于旅人。正如迹外的英文natrail,源自于natural(自然的)+trail(痕迹)的组合,其想要表达的,是一种亲近自然以及寻找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活状态。
营地除了已有的8间glamping帐篷客房外,还将落成一片房车营地、自助露营区(可自带帐篷、设备),吸引更多风格露营爱好者前来,构建出一个野奢感,摆脱庸常而无边界的“一夜乌托邦”式梦境。
迹外营地同样也在帐篷客房的设计上,极尽野奢:的世界各地收集回来的古董Inca chair、safari chair,印度的古董柜子,摩洛哥手织地毯,还是美军二战时期的户外地钉、求生渔具、二战时期的断线钳、瑞典军铲……以复古调性,搭建起野趣体验。
在户外客厅,迹外配备了一整套质感爆表的复古餐具与齐全的焚火台、气炉、荷兰锅,让旅人能轻松体验到风格露营的真实奥妙。就连食材,也可以从迹外专属的有机菜园中采摘。相比起前文的野奢露营酒店而言,前者提供的是无限接近大自然的情况下的顶级舒适享受。
迹外营地更像是提供一种更具当代意向的生活方式——亲近自然、自己动手、审美至上、深度社交,同时,也像野奢营地到风格露营的中间状态,既不脱离野奢,也有足够的自由度,为风格露营初试者提供了更为安全的样本。
国内野奢元年已开启?
从这些野奢酒店营地的案例中,我们不难发现,“野奢”早已在中国潜移默化了多年,而如今,则迎来了爆发的元年时刻。我们不难感觉到,越来越多关于生活方式的杂志、媒体开始反复提及野奢、露营,更有人将2020年称为国内精致露营元年,各种人群都在用自己的理解去演绎glamping(野奢露营)。
而数据的表达则更为直观。根据Grand View Research的报告显示,2018年野奢酒店所属的全球精致露营市场规模为21亿美元,预计从2019年到2025年将以12.5%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亚太地区预计年增长率更为显著。去年,小红书发布过一份研究报告,对露营有意向的用户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翻了三倍。
国内野奢市场的日益庞大,源自于以下3点正日益丰厚的基础。
/ 新消费者精神需求下对常规的突破
或许是疫情的影响,当代消费者们不再满足于精致、安稳的居所,而对不可掌控的荒野有了蠢蠢欲动的冒险之心。正如《2021十大全球消费趋势》指出,城市居民不断寻求户外绿洲,以满足其心理和身体健康需求。在户外场所就餐、运动、社交和放松,已成为消费者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伴随着消费水平与精神需求的提升,过去传统景区的走马观花以无法满足需求,挖掘独一无二的深层体验变得日益迫切,但与此同时,消费者同样关注旅居品质,想靠近自然,但也不能摈弃现代文明。因此,将地域之野、设计之野与物质之奢与精神之奢结合起来的野奢露营,成为当下年轻人,尤其是千禧一代心目中一种理想而高级的旅宿方式。
这种基于本我而聚集、构建的全新社区生活,暗含当下在年轻人中火热的“快闪”与“盲盒”的气质。人们从城市出走,落于共同知悉的秘密露营地,或是搭建起具备个人风格的营地,让空间成为自我意识的居所。在风格露营的圈子里,已逐渐划分出了复古风、军事风、BC(荒野)风等多种风格,不少爱好者花在露营装备上的钱,甚至能出一次国。
而结交那些未曾设想的陌生人,把酒言欢,再在一天或几天后挥手道别,重回各自的轨道。极致的浪漫主义与理想主义,足以让人深深着迷。
/ 升级的露营理念与供应商市场
如今的野奢露营理念,早已不是传统露营的艰苦模样,品牌方更加注重消费者的体验度与舒适度,从前文的案例中不难发现,帐篷是空间的载体,让人能无限接近自然的同时,仍能享受现代生活。
这离不开整个露营供应市场的日渐成熟。早在2017年,杭州慕仁露营·太阳谷·拾伍间民宿副总经理小北开出第一块露营地时,游客对此是充满质疑的,认为到帐篷过夜纯粹是花钱找罪受。而从去年开始,小北和团队发现,不仅是自家营地预定客户增加,国内的露营从业者也“呈几何级数增长”。
小北指出,围绕着露营这条产业链,也有越来越多的厂家进入,“我们刚做露营时,国内专门做露营帐篷的厂商还没几家,前一段时间我再看,现在广州、厦门、绍兴一带专门做帐篷的供应商,已经有很多了。”此外,就连国外供应商,也早已盯上了中国的野奢露营市场,在我们空间秘探有趣有料酒店群中,就有来自韩国的帐篷供应商韩国天与风户外用品装配有限公司,尝试着为本土市场带来不同的气息。
/ 新介入的住宿品牌
“零距自然生活”的旅游需求,催生了野奢酒店的增长,也影响越来越多的酒店以引入或新品牌的方式,布局其中。
早在2016年,首旅如家就极具前瞻性地推出了休闲度假品牌如家小镇,正式进军自驾游和自由行的旅游住宿市场,与如家小镇相匹配的定制客房产品如家魔盒也同步亮相。小镇中有由“红宇房车”“喜马拉雅户外用品”打造的集装箱、帐篷和房车等,还有新能源电动车助力“小镇”出行,其在苏州太湖畔开业的首个项目,便收获不俗反响。
国内民宿品牌中的佼佼者原舍也在莫干山原舍怀古民宿旁,支起一个有着15顶帐篷的野邻花园营地,以全套的品质设施配备,为旅人提供了新鲜感与自由度兼具的露营住宿体验。
正如常州喜马拉雅户外用品有限公司、喜马拉雅旅游开发管理(江苏)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张琪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如今,帐篷营地在我国已经普及使用,技术也相当成熟,国内外的景区营地都不断加入帐篷营地这趟列车,帐篷营地的价格相比以前也有所下降。未来不断迭出的野奢露营品牌,将实现野奢的分化,康藤、诺尔丹营地这样的重野奢,需要在旅途中耗费更多时间与金钱,也不乏诸如一个庐、如家小镇这样的轻野奢,满足家庭式的微度假短途出行。
酒店变“野”的4个警惕
酒店住宿业开始大规模变“野”,应是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尽管野奢充满前景与希望,但也不可因“野”而失了分寸。野奢不应该是对自然、对旅人向往美好之心的消耗,而应不断创造出新的价值。我们更希望,酒店们怀着以下4个警惕之心,慢慢变“野”。
/ 持续性
野奢的核心,在于与自然的亲近,某一种程度上,人是自然的闯入者,其得益于自然,也受制于自然。比如在野奢酒店客房中,我们不可能完全杜绝一些小动物的出没,是驱赶还是引导旅客以更开放的胸怀拥抱自然,成为酒店必修课。
此外,不少深入自然的野奢营地,都秉持着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帐篷大多是可拆卸的,每一个项目都充分考虑当地环境的敏感度与生态承载力。譬如康藤·高黎贡帐篷营地的栈道在丛林边缘的穿梭中,留有了植物自由生长的空间;又譬如在5个月经营后,便将草原归还给牛羊与当地游牧居民的诺尔丹营地,便在可持续上下足功课。
即使是市郊的帐篷营地,也需对当地自然环境保有敬畏,对生活垃圾的处理,对水土风貌的保持,都极为重要。而不是毁了一个自然目的地,再背着帐篷寻找下一个。
/ 发展性
野奢酒店如何实现长久的品牌,而非玩票跟风,需要酒店对于“发展性”始终绷紧弦。不少酒店本身并不具备野奢精神,只知跟着网红风打造出相似的设计,落地浴缸、泡泡屋、莫名其妙的波西米亚风毯子……不搭调的细节,被硬挤入环境。
与此同时,在安全性上却又难以完全保障。野奢酒店、野奢营地,无论再怎么保证奢华,也因身处自然,而始终带有一点冒险性质,酒店如果不能很好地做好安全防护,则难免不成为最先被淘汰的对象。
/ 盈利性
某种程度上来说,持续性与盈利性是相悖的。盈利性要求对自然、对时间的掠夺,而持续性则需要顺着自然,与自然共生。过去的野奢酒店,常常以高昂的房价,以极致奢华的体验,筛选出那些高净值人群。但伴随着更多新消费者也开始寻求轻野奢的体验,这一庞大的市场,则需寻找更灵活的盈利方式。
譬如房车营地、帐篷租借、荒野体验等诸多如今已出现在不少野奢营地中的项目,或许都将成为未来的新盈利方向。
/ 文化性
一些新入局的野奢酒店会误以为,变“野”便是有了野性文化,可事实上,野性文化太大了,尚无法构成独一无二的文化符号,让旅人能快速标记出酒店的特色。回头看文章第一部分的案例,每家野奢酒店,都有自己的独特标签,而这些标签,才是真正吸引旅行者到来的原因。
野奢酒店要警惕文化空洞与文化同质,去往人迹罕至之地,高原、海底、山巅甚至是沙漠,已并非绝对的难事,而构建起属于自己的文化体系,才是得以创造出全新价值的源头活水所在。
那些怀着警惕之心变“野”的中国酒店,正构筑起另类的住宿文化堡垒,是自然切片呈现者,更是当代野奢酒旅文化的传递者!
关键词 >> 野奢酒店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