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收获》诗歌奖颁出,百位诗人漫游赤壁

澎湃新闻记者 范佳来

2021-05-11 11: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充满人文底蕴的古战场赤壁,人们再次与诗歌相逢。
5月8日,第二届“中国·赤壁杯”《诗收获》诗歌奖在湖北赤壁颁出,“年度诗歌奖”由诗人张曙光摘得,诗人哑石、津渡、一行、孙磊、剑男分别获得“季度诗歌奖”。诗人陈东东获“年度诗集奖”,评论家张桃洲获“年度评论奖”,诗人、译者李以亮获“年度翻译奖”,青年诗人李松山、张朗获“年度青年诗人奖”。获奖诗人合影

获奖诗人合影

此次活动由中国作协《诗刊》社中国诗歌网、长江文艺出版社长江诗歌出版中心、赤壁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诗收获》每年出版四卷,从当下的数十种诗歌刊物、读本、诗集中选诗,是中国新诗具有“标高性”的选本。《诗收获》诗歌奖也以“权威性”和“标高性”为追求,力求展现汉语新诗的真正“收获”。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评委会主任吉狄马加在致辞中表示,赤壁之战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作为一个重要的文化遗迹,很多古典诗人曾到这里 凭吊怀古,留下了壮丽的诗篇,如苏轼具有“当下性”的《赤壁怀古》,我们今天阅读它的时候,仍能感受到一种现实的存在。今天的颁奖活动打通了历史,李白、苏轼等伟大的诗人通过中华民族的文字、通过汉语所构成的诗歌及其隐秘的精神传统出现在了现场,历史与现实在这里实现了对接。湖北咸宁,赤壁古战场。人民视觉  资料图

湖北咸宁,赤壁古战场。人民视觉  资料图

在他看来,当代汉语新诗,在诗歌国际交流频繁的大背景下,也需要回到汉语本体,回到本民族的精神源头,接续汉语诗歌的传统,展现中华民族的审美品格。《诗收获》诗歌奖的创设和颁布,正是汉语新诗与汉语诗歌传统的对接体现。“希望《诗收获》诗歌奖能够持之以恒地举办下去,坚持品质与追求,引领当代诗歌的艺术和导向。”吉狄马加、程光炜为张曙光(中)颁奖

吉狄马加、程光炜为张曙光(中)颁奖

获奖诗人张曙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作为一个写作者,荣誉是对他辛劳和努力最好的肯定。“另一方面,在写作之初,人们考虑到的并不是荣誉,甚至也不是写出好的作品,而是努力表达出自己所要表达的,诸如自己的喜悦,悲伤,对时代的思考和对生活的认知。这些构成了写作最根本的出发点。没有一个诗人会拒绝荣誉,但同样要对荣誉和名声保持警惕,并尽量使自己的创作与之相符。”
他提到,作为历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古战场,赤壁一直令他心驰神往。“那场发生在一千八百多年前的著名的战争,长江沿岸壮美的自然风光,还有历代诗人骚客对这里的歌咏,使这里成为历史与文化的交汇点。在历史面前,我们注定渺小,但借助历史,我们可以使自身变得强大,正如借助诗歌,我们可以超越自身一样。”
获奖诗人剑男提到,他的老家在距此约80公里外的通城县一个叫李家湾的地方,60多年前,祖父作为一个泥瓦匠和乡亲们翻山越岭来到这里做泥瓦活,最后因突发性疾病长眠在游家山,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到在这片土地上,诗歌和他有什么关系。“在今天,我要骄傲地告诉他,是诗歌又一次让我来到赤壁,回到他的身旁。我要告诉他,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我拥有多少无穷的远方,诗歌永远是我和他、他所在的游家山以及故乡亲人之间一条幽暗而温暖的通道。”
作为获奖者中最年轻的“95后”诗人,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的青年诗人张朗表示,他在诗歌中寻找到了生活中的另一种可能,来抵抗996、内卷、打工人等生活压力,这也是面对生活困境的一种抗争。他也提到,自己今后将继续坚持自己的创作风格,写出更多意义深刻的作品。

【获奖诗歌节选】
有鱼缸的诗或悼念阿什贝利

作者:张曙光

我们又该如何逃避不可知的命运?
即将到来的日子终将变得混乱。
车身一路晃动,颠簸,融入未知的风景。
当你向远方眺望,却什么也看不到。
此刻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在鱼缸上
游动着的鱼看上去像透明的暗影。它们是在思考?
又会想些什么?我忘记了钥匙。院子里的菊花开了。
九月即将过去。然后又是一年。完美的循环。
时间的机车轰隆隆穿过黑暗的隧道
(是否会重新回到这里?)我们演示着同样的事情:
起床,洗漱,便溺,进餐,诸如此类。
日子重复着,细节令人厌倦。生活也是。
早些时候阿什贝利死去。他活到了九十岁
仍然有同性伴侣陪伴着他。此外
他还是个酒鬼。但我喜欢。他的履历表
如今变得完整。但死亡不是终结而是开始。
他是否愿意再试一次,证明着永恒只是
无休止的重复,毫无意义地为存在提供着
不断增多的证据。我推崇极简主义
(譬如冬天,最大限度地删除掉颜色。)
另一方面,秩序只是出于人为的设定
而繁复、无序和混乱,也许更加接近
事物的本质。是的,阿什贝利死了
他不再为我们优雅地跳着格子。灵魂溢出
哪里是它的归宿?让我们拉响汽笛
它将一路上伴随着我们。一切将会继续
没有什么会因此而改变。我们都是时间的祭品
注定得不到任何补偿,尽管看上去
房子是那么美好。它如今变得安静,像只狗
等待不再归来的主人。那间密室
已经开启,但里面空无一物。公园里
小女孩为走失的布娃娃哭泣。但有谁会替它
给她写信,安慰着她?我们走来走去,用行动
证实自己的存在。而在那个旁观者的眼中
我们只是鱼缸里的鱼,游动,进食
他注视着我们,就像猫盯着那只鱼缸。

欢乐
作者:一行

欢乐是一种火。是火种
在一中收敛,又绽开为多。
 
是明亮的火在微暗的火中
变成一滴水,再化作喷泉散射。
 
是纯粹的我,为不纯粹的我
寻找一个容器,一个浸满香油的化身。
 
它放肆地燃烧、摇曳,就好像
这盏油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灯芯。
 
就好像人形的灯焰终于幻化出耳朵,可以
听见夜莺在夜晚嘤鸣,云雀在云中雀跃。

让自然最奥秘的生命充满心灵
作者:剑男

从前我的歌追求思想的光芒,我写火光点燃的
书籍,写赫拉克利特的河流
写卡夫卡的流放地及庄周的蝴蝶梦
像一个孤独的冥思者沉迷于彼岸的阴影与幻象
如今我不再醉心这样一座虚有的迷宫
我要回到大自然,看一朵花如何吐出娇嫩的蕊
看去年洪水怎样放过我贫穷的家乡
看屋前的稻田屋后的仓廪,看它们怎样
藏起早春的种子、雨水和明天
那清风的小镇,我一生爱恨纠结的村舍和作坊
当三月槐花未放,白茫茫的水面
映不出亲人劳作的身影,我要打开蒙尘的双眼
让鸟儿在薄纸上掠过初春的田野和屋顶
让自然最奥秘的生命充满心灵
像那曲塘中的荷箭,在淤泥中扶正自己的身躯
像那寒风中的禾苗,在大地深处
呈现出最动人的起伏,我要让我的歌唱
像深秋的南江河一样澄澈起来
坚定、简洁,穿过故乡平凡的生和安详的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诗歌,诗收获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