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作曲家成了耀眼明星,这场音乐会像看电影一样有趣

寇燚

2021-05-17 18: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5月16日晚,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登台国家大剧院,献上“中西对话”音乐会。现场世界首演了天津茱莉亚学院常驻教师、作曲家尼科洛·安森的《乐子之无知》,同时演出了陈其钢、郭文景、谭盾、姚晨等四位中国当代作曲家的代表作《水调歌头》《锣的宣叙》《弦乐四重奏与琵琶》《劝君更尽一杯酒》。
“天津茱莉亚和朋友们”音乐会是否将演变成一个新的令人激动的音乐节,即是本场观众听完后内心的一个悬念,也是一大期待,因为这场音乐会很难被归类,又是那么光彩地收到欢呼。我与身边的观众无不感到意犹未尽!
在音乐会开始前,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天津茱莉亚学院身上,把音乐会当成了一场party,的确有很浓的老友相聚的音乐节氛围。事实上,许多著名音乐节都少不了音乐学院的身影。当由天津茱莉亚学院的杰出教师组成的音乐家班底上台后,这场音乐会隐约让人们看到了琉森或韦尔比耶的影子。
更大的惊喜是,作曲家成了音乐会最耀眼的明星,而音乐教师们既能演奏,也会主持,从互动性上摆脱了常规音乐会的条条框框。
随着音乐的演奏,观众感受到了“中西对话”的意涵,也进入到难得一见的兴奋。
姚晨为古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所作的“古琴四重奏”《劝君更尽一杯酒》先声夺人,旋律缠绵。正如作曲家介绍的,这部作品在理解上可以望文生义,对号入座。在形式上,古琴发人冥想的乐思,在提琴上得到了延伸、变奏与对仗,将大诗人王维的名作《送元二使安西》诠释得情意深长。
中国古代文人喜用诗词唱和作为一种高级交流方式,西方的四重奏同理。前者有书法加吟诵传世,后者有演奏示人,姚晨的这部作品可谓完美象征。陈雷激(古琴)与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合作姚晨《劝君更尽一杯酒》

陈雷激(古琴)与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合作姚晨《劝君更尽一杯酒》

谭盾的“琵琶五重奏”以形式玩形式,另有一种想象力与活力。在标准的四重奏,四件乐器服务一个主题的过程中,不断加入“干扰”元素,仿佛一个DJ在舞厅的作用,改变曲调改变灯光,从一个节奏到另一个节奏。其中还有不少耳熟能详的引用,从民族舞曲到西方经典,增加了可听性。李佳(琵琶)与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演奏谭盾《弦乐四重奏与琵琶》

李佳(琵琶)与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演奏谭盾《弦乐四重奏与琵琶》

音乐会上另外两部从古诗词得到灵感的作品,尼科洛·安森为低男中音、古筝、长笛、大提琴、打击乐所作《乐子之无知》,来自《诗经·黍离》等三首;陈其钢《抒情诗II—水调歌头》来自苏轼同名词牌。
《乐子之无知》明显有考古依据,将两千年前的单声部音调吸收其中,古筝、弦乐以及马林巴起到了充分的渲染,犹如水墨画一般,引出男声的歌唱。“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近乎原景重现,塑造了一个亡国诗人的离愁。沈洋、常静与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联袂尼科洛·安森《乐子之无知》世界首演

沈洋、常静与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联袂尼科洛·安森《乐子之无知》世界首演

陈其钢《抒情诗II—水调歌头》作于1991年,迄今三十年,是作曲家首次尝试将京剧念白与西方音乐体系融合的一部作品。陈老师说,当他后来听到邓丽君歌曲《但愿人长久》,吓了一跳。他略带戏谑,在舞台上边走边唱了头几句,叹道,苏轼这首词怎么能如此演绎呢?虽然普及有功,但理解上比他差距100倍!引起全场大笑。
沈洋领衔演绎的这首《水调歌头》是难度极大的,一来作为歌剧/艺术歌曲歌唱家,并不在作曲家原有意图内;二来作曲家对音准、音高还有转调的要求都超出想象。但正如陈其钢所说,作曲家活着的时候能“手把手教”,终究还是要允许别人的再创造。
因此,这首至今听来丝毫没有三十年“折旧”印迹的作品,在沈洋的高水平发挥与创造之下,依然动人心魄,超凡绝伦。
陈其钢独特的调性“中和”能力,使得极尖锐与极温和在某一点或面上协调起来,而其他乐器则编织出与男声吟唱相一致的块状节奏,保持作品总体上既很新鲜现代,又非常有诗词的意境感。
所以,陈其钢的理解,《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接近时间简史的理念,“明月几时有……但愿人长久”,是一种更为达观的胸怀抒发,而不仅是儿女情长。沈洋与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演出陈其钢作品《抒情诗Ⅱ——水调歌头》

沈洋与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演出陈其钢作品《抒情诗Ⅱ——水调歌头》

郭文景的《锣的宣叙》也许会让部分乐迷想起巴托克《为弦乐器、打击乐与钢片琴而作的管弦乐》,但不一样的是,锣的花样发音以及笙、琵琶、扬琴、古筝是主角,就像川剧的“变脸”技法,令人“耳”不暇接。同时,由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组成的小乐队并没有失去存在感,他们在民乐器的炫技表演之外,有坚实的支撑作用。陈琳指挥,打击乐演奏家尹飞、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音乐家联合演出郭文景《锣的宣叙》

陈琳指挥,打击乐演奏家尹飞、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音乐家联合演出郭文景《锣的宣叙》

五位作曲家,五首“中西对话”的作品,丰富灿烂,让在场观众完全跳出了“古典音乐会”的约束,完全沉浸在音乐化的表达。这就是郭文景所说“解放大脑”带来的纯粹与欢乐,如此,听音乐才能和看电影一样平常、有趣。
期待“天津茱莉亚和朋友们”音乐会演变成一个当代作曲家新作品的音乐节,带给大家更“因吹斯汀”的享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津茱莉亚室内乐团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