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数字技术如何偷袭我们以步行距离进行运算的大脑

理查德·鲍德温
2021-05-24 12:10
翻书党 >
字号

【编者按】

全球化进入4.0时代,智能技术正以更个体化、更猛烈、更不可控、不可预测的特点席卷全球,引发大变革。本文摘自《失序:机器人时代与全球大变革》一书,由澎湃新闻经中信出版集团授权发布。

要思考数字技术的未来,我们的大脑是一个关键设备,但我们大脑过去的进化目标却不是为了思考。所有动物,包括人类,其大脑进化的目的是跟踪运动。所有能移动的生物都有脑力,而不动的生物没有脑力。有一种叫海鞘的动物,当它可以移动时,它有一个大脑,一旦永久地附着在某个东西上,它就会失去自己的大脑。

以步行距离为尺度的进化过程,造成了一个重要的后果:我们会以为事物是匀速变化的,即昨天和今天相比,明天和后天相比,变化速度差不多。因此,在设想未来的发展时,我们会以自己的进化速度作为参照。

我们大部分人认为自己很现代,但实际上,弓箭是高科技武器的时代离现在并不遥远。大约 6000年前,人群聚集的城市才首次出现。在那些觉得看一段5秒视频广告都太漫长的人眼里,6000年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但从进化的时间尺度来看,6000年不过弹指一挥间。

想象一下,你可以把你的祖先聚集在一起,搞一个家庭聚会,你的母亲,你的祖母,你祖母的母亲……一直到首次出现城市的时代,你要为这次聚会准备多少酒?答案出人意料的少。你可以把这个聚会安排在一个大电影院里,空间还绰绰有余。因为你们只有300人。如果他们都喝酒适度,也就是说每人喝1/4瓶,那么你只需75瓶酒。这一点问题也没有。

从进化的角度看,300代人所跨越的时间与5秒的视频广告时间长度差不多。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大脑还无法处理全球机器人化带来的巨变。根据进化结果,人脑中“很快”一词,其概念是一支标枪的飞行速度。然而,数字科技并不以这样的速度飞行。

数字技术在起步阶段发展非常缓慢。多年来,其进步几乎难以察觉,但实际上其发展速度一直在快速增加,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来说明问题。

假若银行给储户每年支付高达58%的利率,那么客户存在银行的钱每18个月就会增加一倍。比如,今天存入1美分,10年后会增长到1美元,也就是说数值上涨了100倍。但从1美分变为1美元并非什么惊天动地的增长,这就是所谓“难以察觉”的增长阶段。

在第二个和第三个10年,增长会更令人兴奋,但第四个10年是增量开始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时期;在第五个10年,你会看到1万美元变成100万美元。在那之后,增量变得难以置信的大。你的100万美元在第六个10年会变为1亿美元,在第七个10年变为100亿美元。这就是所谓的爆发式增长阶段。

这种增长似乎难以理解:从1美分增加到100亿美元,这30年的发展人们几乎没有察觉,这似乎并不正常。如果你以线性发展的方式预测未来,那么这种发展趋势则显得更加不正常。但指数式增长的发展模式就是如此。数字技术的发展正是遵照此规律进行的。数字技术先经历了几十年难以察觉的发展,然后突然爆发式增长,这让人们难以直观地理解数字技术的发展。

以计算机处理速度为例,每18个月左右,计算机处理速度就会翻倍。iPhone 6s于2015年推出,其处理信息的速度比1969年将阿波罗2号飞船引导至月球的大型计算机快约1.2亿倍。这已经很快了,但2017年推出的iPhone X的处理速度大约比iPhone 6s快了三倍。

想一想,2015年之后的两年内,计算机的处理速度是1969—2015年速度总合的两倍,即两年内的增长率是前46年的两倍。这对我们以步行距离为尺度的大脑来说似乎并不正常。这种从难以察觉到爆发式增长的发展过程,使一些人无法理解数字技术发展到底有多快,而另一些人则否认这是事实。

数字技术的指数式增长特性和我们用线性思考方式预测未来的天性之间的差异可以用我所谓的“惊变”(拐点)图来加以显示。

“惊变”图

图中,从左到右稳定上升的直线代表人类以线性方式预测未来的倾向,曲线代表数字技术的实际发展走势。在不易察觉的发展阶段,曲线沿着底部前进,当到达爆发式发展阶段时,如图所示,曲线突然像火箭一样往上发射。

当数字技术爆发式发展、超过人类预期的发展速度时,就会出现我所谓的“惊变”时刻。这是数字技术带来破坏性影响的时刻。人们知道它即将到来,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之快。他们不明白,原来发展缓慢的技术怎么突然就发展得这么快了。

以过往的经验来看,这种爆发式增长简直不可理喻。在以步行距离为思考尺度的世界里,这样的发展速度是不合理的,但在指数式增长的世界里,这是不可避免的,杜克和德雷克斯勒也是在吃了一番苦头之后才发现了这一点。

数字技术发展的现实与人们直觉之间的差异,还可以用阿马拉定律(Amara's law)来加以解释。未来学家罗伊·阿马拉指出,我们倾向于高估一项技术带来的短期效应,而低估其带来的长期效应。对人类来说,这种系统性的错误估计,并非什么新鲜事。

埃森哲(Accenture)公司首席执行官南佩德在2016年写道:“自2000年以来,《财富》世界500强中超过一半的公司消失了,其主要原因是数字技术的进步。”数字技术不仅影响公司的生存,也在改变世界的就业形式。

这轮新的冲击始于何时?追溯这样的技术革命是困难的,因为这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系列事件。虽然这么说,但我认为2016年或2017年应视为数字技术大发展的元年。福布斯技术委员会和《财富》杂志将2017年视为“人工智能技术元年”,那我们也不妨采用他们的说法。

《失序:机器人时代与全球大变革》,[美]理查德·鲍德温著,朱海燕译,中信出版集团2021年5月。

    责任编辑:方晓燕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