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格里是谁?“帝国”是什么意思?

澎湃新闻记者 季寺

2014-12-05 15: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工人运动领袖、被控谋杀总理的哲学家
        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是著名的意大利政治理论与政治哲学家,不同于书斋里的哲学家,他以激进思想闻名,传奇和冒险的生涯更是引人注目。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他曾是马列主义是暴力革命这种观点的拥护者,极力主张“革命的意识”,影响深远。
       奈格里生于意大利帕多瓦,并成为故乡大学的一名政治哲学教授。1969年,他成立了工人力量组织(Potere Operaio),而且成为著名的“自主运动”(Autonomia Operaia)的领军人物。
       1969年的意大利“热秋”,550万产业工人卷入罢工,11月更爆发了全国2000万工人总罢工。意大利工人的这一斗争,延续至70年代,比法国的工人斗争更早,且更为坚韧持久。
       运动受到了中国“文化大革命”(很多人误以为是自由主义者自发组织的)、越南春节攻势和法国五月运动的重大影响,许多好战分子的思想从挑战传统的大学结构发展到了改造意大利国家结构,这其中也包括奈格里。由于意共在这次运动中完全采取了回避的态度,所以过去和右派政治势力挂钩的学生都转移到了极左阵营中来。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奈格里被控多项罪名,其中包括策划了左翼恐怖组织“红色旅”。
       1979年4月,奈格里与其它自主运动的领导人同时被捕。一名与意大利共产党靠近的律师皮埃特罗•卡洛日洛(Pietro Calogero)指责该组织是意大利左翼“恐怖主义”的后台。奈格里被控告是红色旅首领,且计划杀害了当时的意大利总理阿尔多•莫罗以及策划颠覆政府。
       莫罗从1963年至1968年以及从1974年至1976年两次出任意大利总理,是意大利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任职最长的总理。他是意大利天主教民主党的重要领袖之一,被看作是一名知识分子,1978年3月被红色旅绑架并于55天后杀害。
       一年后,奈格里被判与莫罗的被害无关,几乎所有被告罪责全部因为缺乏证据而被推翻。语音证据表明,奈格里代表红色旅打过威胁电话,但法庭未能证明他们之间的联系。奈格里与左翼恐怖主义的合流直到现在还是一个争议性的问题。
       流亡到法国后,奈格里受到了密特朗法令的保护,他在文森大学(巴黎八大)和国际哲学学院,与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米歇尔•福柯和吉尔•德勒兹一起任教。
       1997年,在要求把刑期从30年缩短到13年后,奈格里回意大利服刑。在狱中奈格里出版了他大多数最有影响力的著作,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和美国学者迈克尔•哈特合著的《帝国》。
“帝国”是什么意思?       
       自哈佛大学出版《帝国》之后,已被译成十多国文字。斯洛文尼亚的政治哲学家齐泽克公然宣称,《帝国》改写了《共产党宣言》;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家詹姆逊(Fredric Jameson)说,《帝国》是千禧年第一部伟大的理论著作。
       这部书将近五百页,上下古今,议论广泛,从古罗马谈到海地的奴隶叛变、美国宪法和九十年代初的波斯湾战争,并论及二十几位思想家的著作,其中包括马基维利、斯宾诺莎、黑格尔、霍布斯、康德、马克思和福柯等大师。
       那么《帝国》到底说的是什么?
       “帝国”是奈格里和哈特描述当代全球秩序的一个概念,他们用这个有点古旧的罗马词语来描述殖民制度被废黜、冷战终结之后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全球拓展的政治景观。
       帝国不是一个文学隐喻,用以证明当今的全球秩序与罗马帝国、中国古代帝国以及美国帝国之间的相似性。与业已衰落的帝国主义相比,帝国不会强行建立权力中心,以暴力来推行自己的信仰,也不依赖于固定的疆域。它是一个无中心边缘之分、无内在外在之别的统治机器,通过指挥来协调网络权力。
       奈格里这样解释:“君主式力量无法单独统治这个帝国,它们必须不断与各种全球贵族式力量协作。换句话说,这意味着,没有一个民族国家能够单独主宰这个帝国,无论是一个多么强大的民族国家,无论强大如美国者。”
       与规训社会统治力量的强制性相比,控制社会的治理机制变得更加“民主”,普遍地存在于生命的微观层面,通过公民的身体和大脑散播。控制力量弥漫于我们的日常行为,实现于灵活多变的网络系统之中。这种新型权力,就是由福柯发现并被阿甘本展开阐述的“生命权力”,与这种新型权力相适应的新型政治,就是“帝国”的主权政治。
       在奈格里眼中,当前的美国恰恰是帝国的一个例证。
       有人认为美国在“反恐战争”,特别是入侵伊拉克的战争中采取的单边主义行动推翻了帝国的假设,被称为最严肃的挑战。这种观点认为,美国现在正在证明,帝国主义还活着,而且还在大行其道!但是,在奈格里看来,美国在伊拉克的战争所证明的恰恰与此相反。
       “不错,白宫的主子们有着帝国主义的野心,他们还制定了一个由美国最终统治全球系统的计划。美国的安全和先发制人信条,美国之免于国际法律和国际条约的制约,美国领导人在处理有关其他国家事务时表现出来的傲慢,这些都是美国的帝国主义计划的一部分。实际上,美国的单边主义旨在打破我们前面在提到帝国特性时所说的君主式和贵族式力量的不断协作和融合,而强调全球君主的自主权。然而,在入侵伊拉克和‘巴格达大捷’一年多之后,这些妄图以帝国主义者坐大的计划并没有得到兑现。”
       尽管美国的军武库与其他所有国家相比都占有极大的优势,但美国并不能通过单边行动保持全球秩序。相反,美国的帝国主义计划只是进一步引起了骚乱,并使失控的地区日益扩大。
       白宫的帝国主义企图从一个反面的角度证实了关于帝国的假设:他们的失败表明了,今天建立一个帝国主义政权的不可能性。只有帝国——一个以全球各种权力中君主式因素和贵族式因素的不断协作融合为特性的去中心化的权力网络体系——才能保持全球秩序的等级体系。
        而奈格里和哈特所做的,既不是冷漠的描述,更不是为帝国张目,而是解剖帝国的运行机制,从而为最终超越帝国做理论上的前瞻。用作者的话说,帝国之幕才刚刚升起,而我们可能要穿越帝国的全境,才能到达它的彼端。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帝国,奈格里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