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的阿格里奇,依然还是那个拥有魔力的老少女

2021-06-11 14:08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2021
06.10
ArTianist
不知不觉,她居然也80了!阿格里奇是20世纪钢琴舞台上永远的传奇,并且可说是某种代表了青春气息的传奇。
在如今这个颜值炒作泛滥,演奏常常不能一听的时代,回顾一下阿格里奇年轻时的唱片,再对比当下的种种,会发现很多人是颜值被碾压,演奏被碾成灰的状态。
文章:田艺苗的田 | 图:网络
整理编辑 | 田艺苗的田
“两次战胜癌症,奔八十的人了……还能有这样的精力,保持这样频繁的演出频率,手指机能还如此地好,要什么有什么,换作别的钢琴家还有谁?”
She is ARGERICH6月5日,阿姐刚刚过完她的八十岁生日,
让我们从本曲开始,重温一下
这位游奏于黑白间的音乐祭司的那些精彩演奏,
向阿姐致敬。-普罗科菲耶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阿格里奇弹的普罗柯菲耶夫《第三钢琴协奏曲》。这部作品以超级难弹著称,是技巧大师的炫技首选。也是普罗柯菲耶夫的代表作。由奏鸣曲的行板与快板,变奏曲的小行板和回旋曲的快板组成,音乐明快,充满活力,织体变化迅疾,被乐迷戏称“吃力但讨好”的大作。
——田艺苗
“听说昨晚阿姐弹太快了,整个乐团都顾着跟上她……”“……台上丝毫不露怯,脑子惊人的清楚,该细腻细腻,体力也够,该震天响震天响。而很多钢琴家过了六十五,现场就已经打折扣了,听了她一周之内再听Pollini还以为他比她大十岁,而不是小一岁。”“……昨晚真的非常清晰地看到阿姐是如何把这样一首对手指机能要求极端变态的曲子弹得无比轻松娴熟的,还可以研究她的发力技巧手形姿势,这完全就是大师班啊!完全就是大师班啊!”——听完阿格里奇2017年巡演弹奏的普罗科菲耶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之后,乐迷们如是说。
阿格里奇年轻时演奏普三-舒曼《a小调钢琴协奏曲》-
舒曼《a小调钢琴协奏曲》。舒曼曾得意地说只花了一周就写完这首协奏曲。音乐确实灵感奔涌,处处精彩。他满怀典型的浪漫主义激情,又热情又梦幻,和声节奏飞快,节奏几乎有点强迫症,很容易弹成一盘散沙。阿格里奇擅长安排音乐层次以及不同音层间的色彩变幻。
——田艺苗
舒曼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Piano Concerto in a Minor Op.54 )是他唯一的一部钢琴协奏曲作品,作于1841-1845年间。年轻时他曾两度尝试创作钢琴协奏曲,不过并没有成功。1839年,他再次尝试,在这混乱的一年里,舒曼与未婚妻克拉拉的婚事也遭到她父亲的反对。还好这对恋人的努力终于成功,舒曼与克拉拉在1840年结婚。他们的结合一直被人传为美谈,幸福的家庭生活也激发了舒曼旺盛的创作力,随后催生了这部杰出的作品。
阿格里奇演奏《a小调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阿格里奇弹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钢琴家笑谈这首作品演奏难度之高,弹一遍像“铲了十吨煤”。这首协奏曲有三乐章,快板的自由奏鸣曲,柔板的间奏曲和奏鸣曲终曲。拉赫的旋律依旧优美,钢琴的玲珑琴音浮现在管弦乐队之上,乐队音响却始终隐藏着深沉的类似乡愁的怀念之情。
——田艺苗
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Rachmaninoff Piano Concerto No. 3 in D minor, Op. 30) ,即d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作品号Op.30,作于1908—1909年,1910年11月28日由拉赫玛尼诺夫自己主奏钢琴首演,呈献给钢琴家约瑟夫·霍夫曼 (Josef Hofman,1876—1957)。而我们大多数人今天对这部协奏曲的认识大概源自于电影《Shine》。第三钢琴协奏曲是始终围绕着电影故事情节的主题音乐。这是让人思考的音乐,这是鼓舞人奋进的音乐,这是上帝的音乐。当然这也是悲惨的过去,无奈的现实,美好的憧憬。-贝多芬《第二钢琴协奏曲》-
阿格里奇弹的贝多芬《第二钢琴协奏曲》。这首贝多芬的早期作品,从曲调到结构都留着海顿的大量影响,但阿格里奇弹出了贝多芬的热情。当年贝多芬就是以此曲立足维也纳,评论赞美它有“火花、光彩、幻想还有深邃的情感。”
——田艺苗
贝多芬《第二钢琴协奏曲(降B大调Op.19)》的创作先于他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大约在1794—1795年间写成并演奏。为了使这部作品专由他本人演奏,贝多芬把它延迟到1801年才出版;而且一直等到付印时,才把独奏部分全部写出来。当时的听众尽管对这部作品加以赞赏,却又多少对乐曲中某些偏离传统的特点感到困惑。而今天我们听起来,却会对作品表现出的有节制的情感爆发以及强烈的对比感到由衷的钦佩。-肖邦《降A大调波兰舞曲》-
对于波兰舞曲和马祖卡舞曲,肖邦的作品就是里程碑。op.53,降A大调波兰舞曲,著名的“英雄”。鲁宾斯坦弹得比较古典,循序渐进地展开,以气场服人,晚年的霍洛维茨依旧举重若轻,起伏自如,我最喜欢阿格里奇棱角分明的女汉子版 。
——田艺苗
波兰舞曲(英语:polonaise;波兰语:polonez,)又被译为波洛奈兹,波洛内兹或波洛涅兹,是一种3/4拍子,中等或偏慢速度的舞曲,源于波兰。肖邦最著名的波兰舞曲就是降A大调波兰舞曲(op.53)。这首作曲被认为显示肖邦对祖国波兰的热爱,在钢琴技巧上,以高难度著称,考验弹琴者持久的臂力。
阿格里奇演奏肖邦《降A大调波兰舞曲》-舒伯特《阿佩乔尼奏鸣曲》-
舒伯特:《阿佩乔尼奏鸣曲》。阿佩乔尼是一种介于大提琴与六弦琴之间的乐器,这种乐器昙花一现,舒伯特为它写的奏鸣曲却流传下来。如今这首乐曲主要以大提琴或中提琴来演奏。大提琴麦斯基与钢琴家阿格里奇。
——田艺苗
据说在1823年,一位维也纳乐器制作者别出心裁地做成一把阿佩乔尼琴,舒伯特颇觉有趣,特地为它写了这首《阿佩乔尼奏鸣曲》。三个乐章都很动听,尤其是首乐章,缓慢的引子由钢琴奏出,起头就是两句忧伤而美丽的歌。大提琴跟进后,这曲调如诉如泣,更迷人了。抒情的慢乐章仍旧是忧伤的,但这里面已经有一种自强、自尊。-巴托克《第三钢琴协奏曲》-
阿格里奇弹巴托克最后的作品《第三钢琴协奏曲》。巴托克风格中的质朴与倔强以钢琴来表现也许最适合,虽然他的弦乐四重奏堪称经典。他生活在20世纪初的匈牙利,除了作曲家,还是一位热衷采风的音乐学家,足迹遍及罗马尼亚到阿拉伯,这首钢协体现了匈牙利和罗马尼亚民间音乐的精神 。
——田艺苗
巴托克的《第三钢琴协奏曲》,作于1945年。这实际是巴托克的最后一首作品,他逝世前还剩下几小节未完成,是他的朋友赛利帮助他补全的。这首作品1946年2月8日由费城管弦乐团首演,桑多独奏,奥曼迪指挥。-李斯特《第一钢琴协奏曲》-
阿格里奇弹的李斯特《第一钢琴协奏曲》。阿格里奇气场强大,可能是女钢琴家中最适合弹奏李斯特的。这首协奏曲是李斯特成熟期作品,有四个乐章,庄严的快板奏鸣曲,夜曲般的慢板,生气勃勃的三角铃铛谐谑曲和最后华丽激情的末乐章。
——田艺苗
李斯特《第一钢琴协奏曲》(Liszt Piano Concerto No.1),降E大调,是李斯特两首钢琴协奏曲的其中一首,作于1839年,1855年2月17日在魏玛的宫廷演奏会上,由李斯特演奏钢琴,柏辽兹指挥首演。-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
阿格里奇的老柴《第一钢琴协奏曲》。声势夺人、情感奔放,或温柔隽永,女钢琴家身上共有对艺术的献祭精神。
——田艺苗
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是这位俄国作曲家的管弦乐作品。创作于1874至1875年,题献给德国钢琴家兼指挥家汉斯·冯·彪罗,共有三个乐章。彪罗将这部协奏曲带到了美国,1875年10月25日在波士顿音乐厅首演。-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
阿格里奇演奏的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像梦境,或旅行的记忆。都市熙熙攘攘的清晨,布鲁斯的调子,爵士滑音,泛亚洲的奇异色彩。午后的舞曲,质朴如留声机在唱。还有最后斑斓的快板,莫扎特从空中飞过。
——田艺苗
拉威尔的得意之作《G大调钢琴协奏曲》写于1929--1931年间,为配合作曲家第二次出行美国而作。它是拉威尔在他的出生地,即法国与西班牙接壤处的巴斯克地区经过多次徒步旅行而获得灵感,又经过了长时间的酝酿写成的。第二乐章中长达36小节的独奏主题是作曲家在森林漫步中的内心独白。此曲在技巧上受李斯特的影响,闪着现代音乐的光,却又映射出古典的风采,交织着新兴的爵士风格:它们在此完美无瑕地展现,无一点冲突和不和谐。她是玛塔·阿格里奇,她是钢琴界的女大祭司。
她集才华、个性、美貌、气质于一身,
还有一颗珍贵的赤子之心,“
人人都爱阿格里奇”。“阿格里奇的生命力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强了。”
原标题:《80岁的阿格里奇,依然还是那个拥有魔力的老少女》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音乐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