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西游觅影·连载 | 001 收编、固化与上升幻灭

关注
2021-06-22 19:54
未知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文/俞耕耘

常听人言“中华传统美德”,倒是少有人提“中华传统智慧”。智慧分不分传统,分不分民族特色?我看是有的。“招安”这个词儿,背后就有中国人最欢喜的策略。这和孙子的教导分不开:不战而屈人之兵。兵家认为,这是最高战略,善之善者。可见,中国人向来喜欢借势,促成目的达成。斗则两伤,虽胜也是自损。这可能属于一种“老年智慧”,所谓聪明到了圆熟衰老的地步。青壮年也许认为,只有武力征服,才赢得可靠瓷实。

太白金星招安孙悟空,其实像老年人对青年人的“维稳工作”。大闹天宫妙在一个“闹”字。孙悟空是有顽童气,很皮,和熊孩子一样。天庭这个神仙系统,不如被视为父权制的“家长阵线联盟”。他们不只是“爹味儿”十足,甚至称得上“爷味儿”充盈(太白金星、太上老君都是爷爷天团)。孙悟空是被唬去当孙子的。这和刘姥姥初进大观园,属于同一故事。下界的乡巴佬,来到富贵繁华乡,看什么都稀奇。区别在于,刘姥姥知道自己是来“打秋风”,讨生活的。她懂得装傻充愣,角色扮演,逗引大家热闹开心,赚个实惠。孙悟空是不愿装孙子的,一定要把面皮儿撕破。

玉帝等人存在误判和预设错误,他们想当然认为:所有下界“物种”,都巴不得,死皮赖脸想在天庭做官。悟空偏偏只想上天耍耍,想来一遭体验游,要得是“快活自在”。这类似你问一个自由作家,为啥不进作协,不读博士,不在高校教书一样。孙悟空也许会回答,真英雄不愿被机构管理,被领导改造。需要供养之人,往往缺乏“大才”。对悟空来说,什么“内不内卷”就是个矫情问题。如果你压根不吃“系统”的饭,就算砸了体制的锅,也不在乎。玉帝等“老板团”有种怪异逻辑――孙悟空压根就没投“简历”,也不是来应聘的。天庭强制“邀请”猴子上天,目的却是约束、修理他。

在天庭看来,双向选择不存在,信息不对等,也是天经地义。玉帝有霸凌主义的惯有毛病――自以为是,只要“我以为”,不要“你以为”。孙悟空毫无知情权,既不知东海龙王、秦广王“告了黑状”,也不懂太白金星的招安“策划案”,更不晓得弼马温到底什么官品,什么待遇。悟空完全被“套路”了。玉帝压根没有解决问题的态度,只有哄骗捉弄的心。正如大多家长从未把孩子当做平等对话的独立个体。设若玉帝开诚布公,先告知悟空底线原则,明言其过失错误,问询察其能耐,加以引导管理。悟空也绝非只会胡搅蛮缠。

玉帝和太白金星偏偏不要正面治理,只想阴谋算计。官封弼马温,这一事件原本不起眼。但它暴露了玉帝及其领导班子,团队建设的本质问题――没有任何流动、上升和“退休”机制。不过,这也是废话,神仙都是永动机,没什么老年痴呆,也没有老龄化困扰。它导致“人事部门”毫无意义,孙悟空做官,完全根据空缺,随机“填空”。但这里又有诡计:如果恰好空缺一个大官,玉帝也会让猴子补缺?答案是,重要岗位永远没有空缺。武曲星汇报道:“天宫里各宫各殿,各方各处,都不少官,只是御马监缺个正堂管事。”这像点菜,服务生对你说,想要的菜没有。

玉帝看似随意任命,却又刻意表演。这个临时岗,可能是量身为孙悟空订制的。弼马温与“避马瘟”同音,玉帝显然了解猴子可以避马瘟的传闻,这也算是“高订型专属岗”了。悟空最不能忍受愚弄和轻视。“这般渺(藐)视老孙!老孙在那花果山,称王称祖,怎么哄我来替他养马?养马者,乃后生小辈下贱之役,岂是待我的!不做他!不做他!我将去也!”这种反应,甚是荒谬,悟空养马,早都过了试用期了,而且他还“欢欢喜喜”。难道他之前在梦游,不晓得自己在干下贱活?后来才突然顿悟?答案是,如果官方评定养马是个“高级工种”,他就很乐意。这种自欺后的反抗,显得很廉价。

自始至终,他与反抗权威,都没什么关联。他只在意官大官小,说到底,还是个俗人。假使封官很大,他肯定也屁颠儿,满足自得。新人入职的表现欲和受挫后的愤恨,《西游记》写得很到位。“弼马昼夜不睡,滋养马匹。日间舞弄犹可,夜间看管殷勤……那些天马见了他,泯耳攒蹄,都养得肉肥膘满。”可见,孙悟空非常勤勉,本想大干一场,好好表现。心理落差和理想幻灭,才刺激了悟空。“没品”,不是官大之极,而是小到“未入流”。

太白金星最懂官腔,他向悟空转述玉帝所言:“凡授官职,皆由卑而尊,为何嫌小?”天庭人员可以晋升,可从基层锻炼提拔。话说得好听,仿佛有上升空间。只有玉帝知道,这是糊弄人的鬼话。从一侧面就可以窥察天庭的绩效考核。“似堂尊到任之后,这等殷勤,喂得马肥,只落得道声‘好’字;如稍有些尪羸(瘦弱意思),还要见责;再十分伤损,还要罚赎问罪”。言下之意,做得好,是应该的,丝毫无赏。若有差池,就是重罪,必遭重罚。这多亏天庭靠威权垄断,利益联盟,方能维持。换作现代企业,大抵结局横竖是死,光是员工离职率,就能让玉帝怀疑人生。

俞耕耘,文艺评论人,专栏作家,现居西安。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