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丹:希望可以很骄傲地说“我是一个演员”

澎湃新闻记者 丁立

2015-06-07 08: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主持人到演员,从只会演自己到真正开始打碎自己,朱丹前后用了三年的时间。
       与以往角色不同的是,《待嫁老爸》中的朱丹是“安静”的,不开口只是在角落默默静静看书,“如果可能,我希望未来我可以演一回哑巴,我也很想看到自己放弃最大的优势,没有了伶牙俐齿、能言善辩之后的朱丹是怎样的”。
       不当主持人之后,朱丹坦言没有了“焦虑感”的生活清心惬意,尤其是这次和王志文搭档出演《待嫁老爸》, “跟着王老师上了3个月的表演课,实在太爽了”。在剧中,朱丹饰演的苏简意外卷入周东风(王志文 饰)与前妻的家庭纠纷,为气亲生母亲,周东风的女儿认苏简为后妈,还正儿八经地开始替老爸做主,策划起后妈和亲爸之间的爱情。
       “戏也演过不少了,但大都是医生、律师或主播,精英有头脑,这次的《待嫁老爸》最不一样,苏简非常普通,没棱没角,事业上没野心,爱情上很被动。”朱丹认为这个角色说好听了是“温润”,说坏一点就是“温吞”,“这哪里是过去做主持人时的朱丹,我得把身上的冲劲去掉,把自己往反方向推才可以,这就得靠演技。就是这么一个最让我忐忑的角色,演结束了却最有成就感。”
       朱丹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坦言,“以前做节目是为了头衔,现在做事纯粹为了自己的感受,可以旅行、谈恋爱,做想做的”。
“以前太好强,现在想变得柔软一些”
       澎湃新闻:出演影视作品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待嫁老爸》从开拍到现在播出,你一直都处于一个兴奋的状态里,“苏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有什么特点?
       朱丹:我有另外一部剧也在播,《爱的妇产科》的第二季,那部剧中角色的性格上就基本延续“朱丹”的性格,比较本我,很酷,比较冷峻,但是因为第二季当中有怀孕,也有失去孩子,在感情上还经历了分手,所以整个人会柔和很多,会丰富很多。但是《待嫁老爸》当中,我演的这个苏简完全不同于我过往的角色,非常普通的一个打工者,没有任何家庭背景也没有什么特长,在自己的小天地里活得很自由,有很多小梦想,也很善良。
        相对于我过往的角色,苏简是一个“化繁为简”的过程,性格上不需要棱角,事业上没有野心,爱情上比较被动,这跟“朱丹”差别还挺大的,我在事业上很有追求也有一定的野心,对生活有品质的要求,在出演苏简的过程里我需要去掉所有这些目标,拿掉所有的冲劲,塑造这样一种有点软绵绵甚至柔软弱小的性格是需要演技的,要把十多年来“朱丹”的个性统统抹杀掉,变回十多年前的自己。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苏简”这个角色,是不是也想通过这样的角色去“中和”自己生活中的个性?
       朱丹:以前太好强,现在想要变得柔软一些。成功的演员演的是历练,是价值观,我现在还能用自己个性里的内容去完成角色。我想尝试个性不那么强硬的角色,比如这次《待嫁老爸》里的后妈,以后希望有机会可以演绎更多悖逆我个性的角色类型。
        这次跟王志文搭档演绎“老少恋”受益匪浅,到了王志文的年岁,他的个人风格和专业浑然天成地塑造出了一个有生命力的角色,我也通过和他的交流中学习到很多表演的知识。非常希望在这部戏之后我可以很骄傲、很自信地跟大家说我是一个演员,我不再带有主持人朱丹的印记。
将要重归综艺节目
       澎湃新闻:这一两年里,你的影视作品居多,是不是有意向全心全意往影视方面发展?
       朱丹: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贪心,并不是说两头抓,只是很多事情往往要看当下,一个特定的时间段跟哪个项目有缘,可能我也接了这个项目。在过去的一两年里,我跟影视剧比较有缘分,有各种不同的邀约,而且都很适合我,所以我就定定心心去拍戏了。
        我可以透露的是最近在谈的项目是节目,所以不久大家要看到我重归综艺节目了。并没有大家认为的偏重或者逃避(主持)等等,艺人多数时候是被动的,什么项目来、选择什么项目都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很多时候看缘分看时机。
       澎湃新闻:刚演戏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你只是玩票,现在越演越嗨了,会不会大颠覆出演古装剧、加盟网络剧,或者也借演戏重返一次年轻岁月?
       朱丹:过去大家会给你很多刻板的印象,觉得我就是主持人,演戏就是玩票,我认了这一切之后反倒舒坦自在了。古装剧这类影视剧不是我想演就能演,而是有没有导演发现我这方面的潜质,至于回到青春时代扮嫩一回。如果真的有这方面的邀约打动了额我,让我去出演我也会考虑,但是总体上风格气质还是有点不适合我,如果是出演一个文艺女青年,我很确定我可以,就我而言就看剧本角色能不能打动我契合我的风格气质,另一方面就要看有没有人赏识发掘。
       澎湃新闻:在自己主持事业状态最好的时候选择离开,有没有后悔过?二十多岁时的你和现在的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朱丹:在过去的二十岁到三十岁的阶段里,我一直很冲,目标明确,理想主义,我想达成怎么样的事业追求怎样品质的生活,三十岁前的时候冲得比较狠,一直在往前看,几乎不往两边看,但是冲到了一定的阶段以后,我缓了下来,我开始在意自己当下的感受,反问自己想要拥有的究竟是什么。
        所以这三年里我的工作节奏生活脚步都比以前慢,我开始不奢望下个月的工作是什么,我只知道当下我的工作是什么,我要做好。如果突然没有工作,我也没有了以前那种严重的焦虑感,我去旅行见朋友陪家人,保持着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状态,毕竟作品才是演员最好的标签,我现在就这么想。至于我的生活感情,大众真的可以不用关注,现在我也学会了低调很多。
       澎湃新闻:别人怎么说你,你还会在意吗,比如人气没过去那么旺?有没有打算在摸清楚演戏的门道之后,转而做制片人、导演,开工作室,现在很流行“跨界”、“转型”?
       朱丹:我能力没他们那么强,没办法做那么多幕后的事情,当然我也很无奈大家说我人气下滑,一档优秀的好节目是可遇不可求的,我时常在想如果我转行做制片人,有没有信心撑起一个节目,我不敢打包票,我操不起这个心。至于别人的看法,我以前比较在意,我是狮子座虚荣心强,现在没那么强求了,柔软很多,顺其自然随遇而安的状态。
       澎湃新闻:大专院校播音主持专业的生报考率每年都在增加,事实上这个专业的就业率却一直都很低,你怎么看待播音主持报考热?
       朱丹:播音主持专业的就业现状很残酷,因为就业选择余地很小。加上现在真人秀节目越来越多,能够发挥主持人特长的节目却越来越少,所以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毕业后改行的越来越多。
        对于选择这个专业的年轻人,我首先肯定他们的勇气,但是希望他们可以冷静分析,要知道现在很多明星也都开始做主持了,比如之前的海泉、古巨基,他们也能做得很风趣很有个性。
        而且为什么那么多主持人选择转型也一定是有原因的,有从业过程中的瓶颈。如果你只是嘴皮子很会说而已,那么别的优点在哪里? 要我给建议的话一定要丰富自己的内涵,想要成为汪涵、何炅、华少那样的主持人,必须明白博学、内涵才是他们的制胜之道。
        另外一方面,每个想要成为优秀主持人的年轻人都需要有一颗温暖感性敏锐的心,那些冷静、绝对客观且习惯冷眼旁观的人,不太适合做主持人。
       澎湃新闻: 在娱乐圈,什么样的生存法则才能笑到最后?
       朱丹:我以前做主持,现在演戏,我想说娱乐圈比大家想象得要复杂很多,每个人用不同的方式削尖了脑袋往这个圈子里钻,我不知道什么生存法则,我只是对我的工作事业,认真对待,对于感情生活我尽量低调和这个圈子保持距离,甚至选择不融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明星
我是主持人朱丹,关于如何生活得更任性,问我吧!
朱丹 2015-06-13 471 已关闭提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朱丹

相关推荐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