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38

贵州一小学贫困寄宿生抽签睡觉:抽中睡床,抽不中只能睡课桌

新华网
2015-06-25 09:07
来源:澎湃新闻
直击现场 >
字号

        几个月来,新华社9路调查小分队走访中国最贫穷的角落,所见景象触目惊心。通过笔尖和镜头,我们的稿子获得了很多的关注和点评。可是还有很多我们见过、听过的,发生在中国角落里的贫困故事没有被写进去。

        穷人之穷,不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每一处贫困,都映射着中国的面貌;每一个穷人,都与我们息息相关。

        【故事一】一些孩子“输在人生起跑线上”,为贫困代际传递埋下隐患。

        新世纪15年来,中国政府为普及教育所做的巨大努力是史无前例的。义务教育阶段免除学费、小学生“免费午餐”等,人们都耳熟能详。“最好的房子是学校”已是很多地方的现实。然而,在一些偏远的贫困角落,教育基础设施的落后仍令人心忧。

        贵州省从江县下江镇高坪小学,151个住校生挤在几间活动板房里。其中一间是教室兼寝室,前半部是课桌,后半部是上下铺。4张床,每张床挤两个人,可以睡8人。但男生有12名,开学时大家抽签,抽到的住床上,抽不到的睡课桌。

3月26日,黔东南州从江县下江镇高坪小学,学生们在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里上课,这里是教室兼男生寝室。 新华社记者李柯勇摄

        即使这样,孩子们却开心地说:“现在的住处比原来宽敞多了。”

        去年,他们住在上世纪70年代建的一座两层木房里,所有男生都睡在课桌上,而60多个女生挤在房顶一个约30平方米的空间里,睡大通铺。今年1月17日,寒假放假第一天,夜里12点失火了,烧光了全部教室、寝室、食堂。

图为在失火之前的校舍里,课桌被当作床用。(资料照片,2013年5月9日摄)

        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伤到人。

在失火之前的校舍里,女生们集体打地铺睡觉。(资料照片,2013年5月9日摄)

        “假如大火早一天烧,孩子还没有放假,并且正是半夜睡觉时……”校长潘学文至今心有余悸。

图为失火前的贵州省从江县下江镇高坪小学校舍(资料照片,2013年5月10日摄)

        【故事二】贫与病,常常形成恶性循环。

        “疾病”居当前中国农村贫困人口致贫原因之首,占比高达42.1%。贫病交加的群体,是贫困人口中最困难的部分。得一场大病,损失不仅是巨额医药费,更是丧失劳动能力。

四川省南江县赤溪乡空山村村民文勇在看银行催款短信。因为给三个孩子看病,他向银行进行了按揭贷款(拼版照片,4月2日摄)。新华社记者周相吉摄

        在大凉山区,记者随机采访的十余户贫困家庭中,七八户都曾有人生病后没去就医而去世,到死都不知得的是什么病。一些贫困地区甚至还有“智障村”。

        吴开珠,贵州从江县宰便镇引略村一个58岁的农民,被家里3个重病号压得几十年喘不过气来。

3月26日,记者在贵州省从江县宰便镇引略村1组采访因病致贫的吴开珠(右二)一家。新华社记者陶亮摄

        他大儿子先天精神病,小儿子智障,饭送到嘴边都不会吃。养家糊口、照顾年迈双亲的担子,落在吴开珠夫妻俩肩上。养香猪、养牛、租种别人的水田,尽管不富裕,但日子过得还算安稳。一座简陋的木屋,被他们收拾得一尘不染。谁知,去年春天插秧时,他妻子突发脑溢血,一头栽倒在水田里……

        给妻子治病,他前后花了十万多元,跟亲友借,从信用社贷,拆东墙补西墙,目前还有7万元没还上,每个季度光是银行利息就要还两千多元。政府给他两个儿子发低保金,每个季度也是两千多元,两相抵销。

        记者采访时,吴开珠从外面割草回来,正下着雨,他的裤脚、绿胶鞋却连个泥点都没溅上——这是个干活爽利的人。

        债怎么还?他挠着花白的头,苦笑。

门前台阶上刻着一行字,是几年前趁着水泥未干,他用手指头划上去的,写得工工整整。仔细看,竟然是——“荣华富贵,幸福生活”。

        【故事三】“光棍村”,一个明摆着的难言之隐。

        43岁的罗安华、40岁的罗安顺坐在火堆旁,眼神漠然。

        “没有女人愿意嫁来。”罗安华说,“我们年纪大了,不会有女人愿意嫁我们了。”

        广西东兰县东兰镇弄华村台中屯的这两兄弟都打光棍,至于原因,进家一看便知:一间木瓦房,篾片作墙,四面漏风。火堆旁三张床,被褥都已发黑,这就是他们和70多岁母亲的住处。

        许多年前,也有人给罗安华介绍过女友,是一个邻屯的女孩,嫌他家太穷,去了广东,两人再没联系过。2001年他曾外出务工,如今母亲老了,干不了农活,他只能回家。

        同样没有老婆的还有他们33岁的三弟。十年前,三弟外出务工,再也没有回来,只是每年打个电话。

        “他说想妈妈,但家里太穷,不想回来了。”罗安顺说。

        据东兰镇政府统计,弄华村700多人,30岁以上仍未结婚的男子达50人。当地习俗,22岁不结婚就已让父母“头疼”。按22岁口径统计,“光棍”达87人,约占成年男子的三分之一。

        这些年,台中屯只有一个姑娘嫁在本村,嫁给了小学老师,别的全嫁去了外地,却没有一个姑娘嫁进村来。

        在中西部贫困地区,几乎各处都有“光棍村”。

        湖南永顺县小溪乡雨阳村河山洞组总共35个村民,就有9个光棍。

图为湖南永顺县小溪乡雨阳村河山洞组景象。

        “村寨里女人很少。有的女人嫁进来,环境太恶劣,又跑掉了,丢下孩子由男人照料。”53岁村民戴先贵说,“这些年已经跑掉4个。”

        婚育难一个直接后果,是人口素质下降。

        安徽金寨县燕子河镇毛河村小寨组在山上居住的13户中,除5户“老单身汉”外,3户的妻子为聋哑痴呆人,一户的妻子有精神病史。

        村支书黄遵明说:“太穷,没有正常的妇女愿意嫁过来,只有‘捡’一些有疾病的妇女做老婆。他们找老婆就两条标准,一是能生孩子,二是起码下雨了自己知道进屋躲雨。”

        为了延续香火,有些人选择近亲结婚。

        宁夏西吉县王民乡下赵村一个30岁妇女与丈夫是“姨姨亲”——双方的妈妈是表姊妹。就她所知,村里近亲结婚的还有3户。

        “外面的姑娘说我们这儿房子都快塌了,没路走,没水吃,谁敢来?贷款,拿啥还?只能找个亲戚家的结婚。”她说。

        她也知道近亲结婚孩子容易有缺陷。尽管她的娃目前还没发现毛病,但难保以后不会出问题。她认识的一个女子嫁给了兴隆镇近亲,生的5个孩子有4个不会说话,另一个不能生育。“想想都怕。”

        【故事四】因病致贫的背后,是医疗水平低下、医疗设施缺乏、医护人员不足。

        在湖南湘西州永顺县小溪乡,雨阳、郊溪等3个村只有一个乡村医生。山路太远,有村民要看病,只能和医生约在半路,双方各自走上一程,相遇时,就在山野里露天打针输液。

        在前往雨阳村的山路上,记者遇到67岁的阿婆李永桂,她正在送6岁的孙女粟顺英去最近的学前班就读。祖孙俩早上7点出门,中午才能赶到。三年前,粟顺英的母亲在家里生孩子时难产,交通闭塞,大夫赶不到,母子双亡。

        目前,国家卫计委、教育部正在实施“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每年为中西部农村基层输送医学毕业生2.6万名,一定程度缓解了贫困地区医卫人才紧缺问题,但与实际需求仍有很大差距。

        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部分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上指出,对贫困群体要“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

        有专家认为,对于那些重病、残疾失能的家庭,下决心由社会养起来。而在低保等制度外,可让他们以土地等资产入股扶贫项目,增加收入。

        【故事五】农村贫困群体的房子,不仅条件简陋,安全问题更令人担忧。

3月15日,东乡县柳树乡红庄村,村民马他非勒将手伸进已经裂缝的墙体,因为没有钱整修,一家人至今住在危房里。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3月15日,东乡县柳树乡红庄村,村民马他非勒将手伸进已经裂缝的墙体,因为没有钱整修,一家人至今住在危房里。 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甘肃东乡县柳树乡红庄村村民马他非勒家,房子地基已下沉,后墙出现4条裂缝,其中一条足有一个手掌宽。

        贵州荔波县黎明关水族乡懂棚村必格组,一块巨大的岩石赫然突出在村民蒙绍芬家屋内,她的床板就铺在岩石上。全组31人的房子都建在滑坡点上,有时从山上滚石头,所幸目前还没有伤到人。

        这些建在地质灾害隐患点上的房子,一旦发生危险,后果不堪设想。

        在四川昭觉县新城镇拖都村,村民告诉记者,历史上这里多次挖过煤窑,山早已是空心,一到下雨天就听见屋子下面轰轰作响,大家十分担心山体垮塌。国土部门曾来勘测,鉴定该村有滑坡隐患。

贵州省罗甸县龙坪镇对门村一座简陋木屋的墙壁上,不知哪个孩子用稚嫩的笔迹写下了一句“万丈高楼从地起”(3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李柯勇摄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3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